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坪盘赏柳

    坪盘赏柳

      谁也不会想到,在春暖花开的季节,很多游客都是冲着争奇斗艳的涵江区白沙镇坪盘村的油菜花而来,而唯独我对这里不足2000平方米的池塘边上的柳树情有独钟。

      凭心而论,我以前对柳树并不怎么看好,也没有太多的印象,觉得她再平常不过了。但这一次来到坪盘村,在一个雨水把万物清洗得干干净净的日子,我们漫步在绿荫下,与柳树零距离接触后却大感不同,甚为惬意。这使我想起了南宋著名词人兼音乐家姜白石诗词:“看见鹅黄上柳条。”这里的“鹅黄”,就是指柳的芽锥初萌。柳芽尖尖的、嫩嫩的、绿油油的、娇滴滴的,飘拂在人的脸上,就像少女纤细轻柔的手在抚摸着脸颊,既感到轻微的痒感,又觉得格外温馨幸福。陪同的主人说了一句,柳芽初萌,细闻有些幽香。靠近一闻,还真有这么一回事。这是我先前所没有想到和听到的。

      人常说:“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我想,柳树,她有极强的生命力,只要你从柳枝上取其一节,随意插在池塘边的泥土里就能成活。最为令人感动的是:她仿佛就是报春的百灵,更是春天的信息员、传播者。在乡村,有柳绿即春一说,意思就是柳报春,春亲柳,皆是造化笔下的一幅风景画、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坪盘的柳树虽然比较稀疏,就整个池塘一周也不过几十棵,或许说这不过是一个柳树的缩影罢了。你看那柳枝和柳叶随风飘动,就像是刚刚降临人间的春姑娘在婆娑起舞,婀娜多姿,在周围的油菜花、桃花衬托下,更显得妩媚动人,让人以无限的遐想,这使我想起了清代诗人袁金恺在赏春时留下的诗句:“岚重山客近,春清树荫繁。”

      坪盘村,距市中心不过30来公里,第一次来到这里,确实让人耳目一新的美感,使人不仅沉浸在浓浓的乡情之中,更为山村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所感染。富裕起来的山民们家家都盖起了别墅,而且错落有序、整齐划一地“一”字形排列在村道的东侧,像一排排列队的士兵在接受着四方宾客的检阅。我仿佛看到了城乡一体化的雏形,统筹城乡发展,它并不是梦,而是近在咫尺。

      坪盘村山上山下,有柳树成荫,有油菜花开,有瓜果飘香,有千年古树,有连理树枝,有飞泉瀑布……真可谓是山青水秀、万木昌盛、溪流淙淙、鸟语花香,看池塘边柳树亭立,触目可及,或粗或细,或壮或弱,悄悄,默然,盈育生机,焕发活力,报春气息,令人感慨不已。今年春来晚。当寒意还未完全消失时,柳的枝头已缀满暗绿的叶子,飘飘欲飞,诡秘奇幻。是留恋?是否定?是抗击?端直轻韧,别具意蕴。其姿其色,令人蹈奋励志;那与大自然相生的气势,犹如金鸡报晓,旭日东升,给人以新的希冀。正如唐朝“诗圣”杜甫《小至》中诗词“岸容待腊将舒柳,山意冲寒欲放梅”的意境,“诗圣”把“冬天即将过去,春天很快到来”的美好景象描绘的淋漓尽致、活灵活现。

      当坪盘村山与溪的角落里还有寒意料峭的时候,是默不作声的柳,摇曳着温馨最先报春了。柳的枝条渐变青柔,并悄悄生出鹅黄幼芽,精灵般小巧玲珑,犹如那刚出生婴儿攥紧细嫩的拳头,又像是情窦初开羞羞答答的少女,还像那含苞欲放的花蕾,煞是好看,吸人眼球。那青,很淡,淡得纯朴安然;那柔,很静,静得悄无声息;那黄,很浅,浅得娇嫩新鲜;那香,很清,清得百闻不厌。这时,有几缕清风吹过,溅起柳的声音,如微笑,似交谈,像轻叹,若吟咏,轻歌曼舞、美轮美奂,美妙至极。如此泄漏春光之景致,虏人之情,俘人之喜,夺人之爱,仿佛生命进入了另一番境界。赏柳如诗,我顿有唐代诗人贺知章“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宋代梅尧臣“春风骋巧如剪刀,先裁杨柳后杏桃。”清人金农“千丝万缕生便好,剪刀谁说胜春风。”明代著名学者胡应麟读王维“入禅”之作之感:“读之身世两忘,万念俱寂。”等等诸多之感慨。坪盘的柳树,挺立之态苗条之容无畏之势,导之以情理哲思,柳报春来,生机盎然,给人以一种力量的涌动,焕发出一种别具韵味与激情,遂随岁月风雨衍化为山里人的图腾与希冀。

      坪盘村,柳树多姿,繁枝闹暖,芽叶暗香,虫鸟悠韵,好不爽心悦目耳。徜徉其间,恰似携春而行,自己也不知不觉地豁然开朗而浪漫起来,引无尽之遐思,浮想之联翩,思绪之万千,随之而留连忘返,只想把春天留在有限的生命里,把情感抒发出来,引起共鸣,以飨读者。□方 人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