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龙女”与妈祖九牧林出身

    “龙女”与妈祖九牧林出身

      有人提出,“历史文献显示,有宋一代,‘莆田九牧’与妈祖尚无任何关系,只是自元代中叶以后方有此说。”这至少是少见多怪的偏颇之见。

      破解这一质疑,得先从“龙”这一林氏特殊的家族“徽号”说起。

      战国时赵国着名宰相林皋,系林氏始祖林坚之三十四代孙,权倾一时,德高望重。他有九子:林仁、林年、林升、林昶、林文、林曜、林岳、林佐、林卫,各自德才兼备,时人称为“九龙”,林皋则被称为“九龙之父”,其林氏家族也被称为“九龙门”。至今林氏宗祠通用联乃称“十德堂中深树德;九龙门内再腾龙。”新加坡“九龙堂”林氏大宗祠厅堂楹联,与之大同小异。

      唐代,林默远祖、“九牧林”之一的林蕴,为其父林披所作的《睦州刺史府君神道碑》(墓碑铭)引述曰:“故相国常公衮廉问福建,……语于宾伴曰:现林公出处,其犹龙乎?”说明身为唐相国的常衮,就曾盛赞林披“犹龙乎”。常衮(729-785),字夷甫,唐代着名状元宰相,京兆(今西安)人。曾任福建观察使。

      因此,太学博士李丑父(1194-1267,字艮翁,莆田人),他于宋开庆元年(1259)所撰的《灵惠妃庙记》明言:“或曰:妃龙种也,龙之出入窈冥,无所不寓,神灵亦无所不至。”其中称“妃龙种也”,即用此典故。他在文末的诗赞中还称妈祖“嘉仕女兮敬恭,消疵疠兮淳和。”不管“龙女”也好,“仕女”也罢,都透露出天妃林默的高贵身世——至少并非寻常百姓之家,一般的渔家女。

      宋代丁伯桂《顺济圣妃庙记》载:“神,莆阳湄洲林氏女,少能言人祸福。殁,庙祀之,号通贤神女;或曰龙女也。”可见,妈祖的“九牧林”“龙种”血脉十分清晰。而且,其“龙女”之称,是跟她的最早称号“通贤神女”并称于宋的。

      这些史料表明,从战国的林皋,到唐代的林披,直至宋代的“龙女”林默,“龙”一直成为林氏家族的特殊“徽号”。也许,由于比干的忠烈,历代帝王对此也特事特办,予以宽容。因此,古今中外遍布国内外的林氏宗祠通用联还往往带有“龙”的标记:“十德堂中深树德;九龙门内再腾龙”、“派衍九龙绵世泽”、“系出九龙,仰先世破浪龙门”、“派会梓溪,到龙门腾浪万里”、“龙宇焕新光祖德”……位于莆田西天尾澄渚乌石(现属龙山村)的“九牧林”祖祠,作为其发祥地,从唐代以来也一直美称“丹凤之穴,应龙之潭”。

      明代着名文史家张燮《东西洋考》亦载:“天妃……人呼神女,或曰龙女。”清代,文人着述和各种方志中,关于妈祖“人呼为神女,又曰龙女”的记载比比皆是,恕不一一引述。明代访华的西班牙传教士冈萨里斯·德·门多萨《中华大帝国史》有关“娘妈”的记述颇有意思,文章中说“她是该城一位贵人之女”,人们把“她尊为圣人”“仙女”等等。也就是说,直到明清,还只见“贵人之女”、“龙女”,而不见“渔家女”踪影!

      还有人疑惑:妈祖不是统管四海龙王吗,怎么还屈居“龙女”呢?这也是不知晓林氏与龙的特殊历史渊源的缘故。

      总之,妈祖的“龙女”身份,“龙种”出身,说明她其家世乃封建社会的官宦之家,而并非当代个别人猜测臆断的“渔家女”。林默的“九牧林”家世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历史事实,而并非什么“民间宗族追认达官贵族为祖先借以自抬身价”。 许更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