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状元柯潜的少年故事

    状元柯潜的少年故事

      柯潜(1423--1473)是莆阳大地上土生土长的大学士,是明代兴化屈指可数的状元之一。柯潜品性高洁,深得帝宠,曾各两任乡试、会试主考宫,以荐人隽才而被誉为“翰苑风流”。他文章笔法清新自然,诗律清婉,自成一体。其《柯竹岩集》等均录入《四库全书》中。

      “天”对鸡屎

      柯潜小时,亦无非凡天资,讲话识物,生性迟钝。他十多岁时,父母请来了一位先生赵古,教他读书,刚讲课的时候,他都记着,转眼间就忘得一干二净。教了几个月,只记住了“一”字。有一天,先生用扫帚在地上划了“一” 横,问是何字。柯潜摇头道:“不知”。 先生有点生气:“这不是‘一’字吗?”柯潜答道:“‘一’字才一横,这地上有许多条线。”先生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天,柯潜的父亲问起孩子的学业,先生为夸耀自己教学有方,假意对柯潜涂脂施粉一番,意在保住自己的饭碗,好回去养家糊口。俗语道:“知子莫若父。”柯父临走前丢下一句话:“明天我要亲自考考小子,看看可否如先生所说的那样。”这下可慌了先生。他马上准备了几首诗让他背,企望度过此关。翌晨,柯潜早起背诗,仍半生不熟,一会儿记着,一会儿又丢之脑后。正焦急间,柯潜的父母来了。先生拿出准备好的诗词让主人考,哪知主人接过诗稿后把它搁在一边,却出了个“父”字要儿子对。柯潜刚学对句,无法应对,一会儿瞧瞧天花板,一会儿望望老师。坐在旁边的母亲急了,用手自指胸前暗示他,柯潜灵感顿生:“奶”。这个“奶”字在莆仙方言里即为娘,父对娘不是天经地义吗?先生刚松了一口气,可是,柯父并不就此罢休,他转而一想,又出了个“天”字,柯潜仍对不上来。母亲为替儿子解围,用脚跺地示意,过去的农家院里鸡鸭乱飞,母亲指的地方正好有一堆鸡粪,柯潜马上答道:“鸡屎”, 父亲听了两眉倒竖,一句话也不说就走了。主人生气,先生的饭碗就要砸了,他感到灰心失望,觉得没面子再呆下去,决定离开柯家。柯潜见先生要走,急了,他向先生保证今后好好读书,不辜负老师的期望。先生认为他不是读书的材料,决意要走。

      “聪明花”开

      柯潜见苦苦挽留不住,只得含泪十里相送。一路上,两人默默无声地走了好长路程,前面壶公山已清晰可见,眼前一条小溪挡住了去路,溪里的水溅起了片片浪花,勾起了先生对往事的回忆。几个月来,柯潜读书也是竭尽全力,现在又恋恋不舍一路相送,神情可悯,先生心中有点不忍。这时,他看到水中的石头上生了层绿苔,心有灵犀,遂对柯潜说:“我出个对,你如能对上,我就继续留下来教你。”柯潜点点头,于是先生出对云:

      “水浸石头烂。”

      此联虽明指石头浸久了必生绿苔,实暗讥柯潜读死书不开窍。柯潜听出了弦外之音,正寻思作答,忽然望见山头上一阵龙卷风直冲云霄,触动灵感,随口应道:“风吹山顶动。”

      是啊,在龙卷风的横扫下,坚固的山头也隐约感到撼动,何况人怎能一成不变呢?先生一听,喜出望外,但又怕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意欲再试。恰好这时对面有一女子挑着橄榄擦肩而过,即景生情曰:

      “女子独行随橄榄(后三字是莆仙方言‘谁敢拦’的谐音)。”

      柯潜见先生的背包上绣有一朵石榴花,就借着作对:

      “先生欲去挂石榴(后三字是莆仙方言‘我实留’的谐音)。”

      先生见被对上,心中窃喜道:原来他一点也不傻。人都说他是壶公山神投胎转世,也许今天到壶公山下冲了喜,开了聪明花。

      山神投胎

      莆仙人为何传言柯潜是壶公山神转世呢?

      原来,在柯潜未出生之前,他已有了一位哥哥,生得眉清目秀。有一天,爷爷要到附近的山上劳作,孙子闹着要跟着去,爷爷只好把孙子也一起带到屋外的小山坡玩。山坡上堆着一大堆稻草,他就在草堆旁挖洞。这时,突然从草丛中钻出一只黄斑白额虎,张开血盆大口,叼着孩子就走。在山坡附近劳作的群众看到老虎伤人,众人拿扁担、扛锄头,不约而同往深山方向追去。爷爷柯得福也跟在人后,当他追到山林深处,发现地上有一只鞋,他俯身拾起,一瞧竟惊呆了,这只鞋子正是自家孙子的。

      儿媳回家后不见了孩子,又听说公爹上山追虎去了,她心里七上八下,也跟着上山来了。她见公爹在林间哭泣,一股不祥之兆袭上心头。公爹见媳妇来了,触景生悲,不由嚎啕大哭:“是我没带好孙子,哪知草堆里会有大虫。”儿媳见公爹悲戚自责,忙安慰道:“这不关你的事,是孩子的命在劫难逃。”老人硬咽着:“我就这么一个孙子,以后怎向儿子交代呢?”说着就要往山崖下跳,儿媳眼明手快,急忙拦住:“公爹,这是天数,你何必轻生呢?我还年轻,还可以再生啊。”儿媳不顾失子之痛,转而百般安慰老人,感天地,泣鬼神,壶公山神听后深受感动,遂上天庭奏报玉帝。帝感其城,命壶公山神投胎柯家。不久,老人的儿子回来了,虽心痛亦不敢有丝毫的怨言。一年后,柯家又添一子。据说,孩子出生那天,天空中一声霹雳,只见一道红光从壶公山中钻出,直向柯家飞去。人们知道这是吉人出世才有的祥光,猜测这是壶公山神投胎柯家。

      石马识途

      柯潜师徒从壶公山脚回来后,先生循循善诱,启发柯潜的智力。柯潜勤勉好学,学业大有长进。一年之后考中秀才。此时,柯潜觉得家教已无发展潜力,提出到莆田城里去读书,父母也希望儿子出去见见世面,长长见识,同意了儿子的要求。

      从灵川柯朱村到莆田三十里路,当时的交通条件差,路途遥远将带来诸多不便。但这些都无法动摇柯潜上城求学的决心。上学的第一天,家人送柯潜到村外,刚来到村东的一座石桥上,这时,只见桥头那边一位老人牵着一匹白马来了,说是看柯潜有志向,送他去读书,这真是天作之合,柯家人高兴自不必说。

      说来奇怪,这白马不牵僵绳,不用鞭子,一路上疾走如飞。柯潜一闭上眼睛,耳边的风呼呼作响,犹如天马行空、穿云驾雾,不一会儿功夫竟径自直奔学堂门前。而每天下课时,它又准时来此等侯。有一天,柯潜在路上遇到熟人,误了时辰,谁知来到桥头,白马亦姗姗而来,好像通人性一般。

      风来雨去,两度春秋转眼即逝。眼看会试的日子快到了,柯潜在莆学习也将告一段落。据说,白马最后一次送柯潜回家,在村外桥头停蹄不前了。柯潜下马察看,发现白马全身冷冰冰的,原来它已变成了一尊石马。

      字像官轿

      柯潜回家后听人说九鲤湖祈梦问功名十拿九准,就约举人王奎一同前往。白天,他们游山玩水,晚上来到九仙祠烧香祷告,入梦后果见仙翁在他们各自的掌心上写了一个字,要他们明天下山后去找一位田里锄地的老汉圆梦。

      次日,两人早早下了山,顺着莆境小路走,远远望见莒溪村有一老农在锄地,王奎人心急,就抢先跑过去,求告圆梦之事,老农有点为难,推辞道:“我斗大的字识不了几个,怎敢在两秀才面前班门弄斧、搬弄是非呢?还是另请高明吧。”“仙翁点拔说,只有你解梦才具实情,你不帮解,我们还不是白来了,有劳老翁了。”老农经不住他们的软施硬磨,就答应试试看。王奎展开掌心,现出一个“有”字,老农沉思良久,叹道:“从直观上看,你此科功名无望。”王奎听后,惊出一身冷汗,但他还是辩解道:“这明明是个‘有’字,怎么会有相反的解释呢?”老农释然道:“这个字的形状就像名落孙山的考生,背驮包袱、裹着雨伞,败兴而归。”王奎膛口结舌。这时,柯潜也张开手心上的字,趋前请老伯指点。老农一看,连呼好字,老夫先在此恭贺了。王奎在旁心有不甘地反诘道:“这是个‘无’(舞)字啊,你怎么就断言他必高中呢?”老农扫了他一眼,不客气地说:“看字的图形,好比四个人抬着一顶官轿,轻松自如地走来,这不预示着荣归故里的一幕即将到来吗?”柯潜赶紧接过话头:“谢老伯好谶(唱),若斯言成真,小生定当登门厚礼重谢。”讲完,拱手向老伯作揖道别,兴高采烈地往下去了。

      四娘泄题

      有一天,莆仙大地下起了大雨,雨水满地横流。俗语说:“雨下薛山、水归大海。”人们话语中自然而然就扯起了木兰陂。柯潜听说木兰陂宏伟磅礴,四百多年来经受住风、洪、潮的考验,成为一座引、蓄、灌、排、挡综合性水利工程,自己身为莆田人,应该去那里看一看。

      翌晨,他起早来到木兰陂,天还未亮,他一看眼前这幅比画里还壮丽的图景,心里赞叹不已。正在他心旷神怡之际,忽见陂面上有一绝色女子穿着耀眼的绣花鞋款款走来,那高雅的气质,那轻盈的脚步,那一对带有秋水能讲话的睫毛,还有那酒窝……她的每一举止动态,足会令你每一条尾梢神经活络起来。柯潜眼睛一动不动地注目着她,他自打娘胎出来,还未见过如此漂亮的女子,血气方刚的他一时冲动,就大着胆子上前搭讪道:“这位小姐也赶早来此游玩啊?”小姐见是一介书生,有礼貌地回了一个万福。这一动作做得那样恰到好处,令柯潜魂飞魄散、热血沸腾,他环顾了一下四周,见陂上无人,就放肆起来,挑逗说:“这木兰陂虽壮观好看,还不及小姐尊容的万一,今天我们能有缘相会于此,而且偌大的陂上就我们两人,这是上天的安排,如果能得到小姐的垂青,实乃三生有幸。”说着,跨前一步就要去拉小姐的纤纤小手,小姐刚才见他还斯斯文文的,怎么一下子就撕掉了温柔的面具,变得轻薄动起手脚来了,本想顺势将他推下陂去,在出手的瞬间她看到柯潜原来是“文曲星”下凡,无奈地收住了手,厉声斥责道:“这厮何如此无礼,今念你是个读书人,出个对子与你,对得上,姑且罢了,若对不上,定要你三拜九叩,否则绝不客气。”柯潜经这一斥,头脑也清醒过来了,羞愧难当地说:“小生鲁莽得罪了,还请高抬贵手。小姐请出对吧。”小女子于是吟道:

      “鞋头绣菊,朝朝踢露蕊难开。”

      这联看似简单,实甚难对,怎么把联中固态的东西“活”过来而成为拟物联呢?不然,你画饼充饥的本事再高毕竟饼还挂在墙上,即使是“聪明花”已开的柯潜亦是吃不了它的。柯潜觉得对不上联句是个耻辱,于是只好按照姑娘的要求,行了三拜九叩之礼,至少心里也好受些。女子见柯潜有了悔改之意,也就心满意足,化作一缕清风而去。至此,柯潜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女子是钱四娘化身,在大雨过后还连夜在巡陂呢,他从心里由衷的增添了对钱四娘的敬意。

      不日,柯潜仆仆风尘上京参如会试,皇上亲临考场,这回他一改过去考举就事论道的模式,考题改为对联句。皇上手摇画有梅花的扇子出题道:

      “扇面画梅,日日飘风枝不动。”

      临时改题,众举子难以适从,也一时难以找到“活”化的适合物,这就需要从生活中寻源头,柯潜猛然想起不久前游木兰陂的情景,记忆犹新,觉得考题与钱四娘的对子是天设地造的一对,而且以为这是四娘在朦胧之中对自己的暗示,遂以此来答题,皇上在阅卷中,看到柯潜填的联句生动自然且不娇柔造作,遂圈点柯潜廷试第一(那王奎却纠结于祈梦不能自拔,考场上心慌意乱,终于落第。柯潜高中后,还践言到老农家中去拜谢),从此一举成名。□陈光庭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