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林兰英:和“祖姑”的不解情缘

    林兰英:和“祖姑”的不解情缘

    点击查看原图

      科学与神话象浩瀚太空中两颗陌生的星体,“天上圣母”—妈祖林默娘和“中国太空材料之母”一一院士林兰英都出于福建名门九牧林,是姓氏血缘的亲情把她们联系在一起,兰英从小称妈祖为“祖姑”,而且从20世纪80年代起,她和她的家人在妈祖信仰的“复活”和繁盛过程中,起到了外人无法替代的作用。

      我接受采写《林兰英院士》的任务时,曾搜索记忆:自己仅见过院士一面,那还是在1992年秋天,急忙翻找剪报本,终于找到了《我市隆重举行(妈祖)邮票首发式》的报道,导语是:"10月4日,正是农历九月初九重阳佳节,250多万套《妈祖》邮票被翘望已久的妈祖故乡莆田人民购去。于是,这位一千多年来寄托着炎黄子孙多少善良情感的护海女神,其雍容大度和慈祥目光在蔚蓝色天幕的映衬下,带着中国邮政的庄严的字号走遍祖国的山山水水,飞越台湾海峡,飞向东南亚,飞向世界。全国科协副主席林兰英等同志为《妈祖》邮票揭幕。”由此推测,林兰英院士在身体健康的时候,尽管重大科研任务缠身,但只要可能,她都会赶回故乡参加妈祖纪念活动的。因为自童年时代院士的心中就牢牢地凝结着对“妈祖”无限敬仰的情结。

      少女时代的林兰英在寒暑假期经常随家人去湄洲岛。湄洲岛离城70里,当时还要到贤良港去坐船半天才能到达。但她的祖父林竹庭对妈祖这位宋代的“祖姑”十分尊敬,对湄洲妈祖庙有不少捐献。历史上妈祖屡受褒封,地位显赫。但曾有一度,妈祖至高无上的地位不复存在,妈祖庙宇门庭冷落。可是莆田林氏依然保持对这位终生未嫁的“祖姑”的尊崇。兰英在湄洲祖庙寝殿里抬头观望,透过袅袅香烟,樟木的房梁上清晰地镌刻着“丁亥年秋董事林竹庭携男剑华(林兰英的父亲)倡募重建”的字样。

      兰英是个细心而勤快的女孩子,每次住在湄洲岛,祖父都让她抄写《妈祖经》、《妈祖签枝》等。”英对古文不感兴趣,毛笔字也写得不如她的两个弟弟,却十分虔诚认真,抄写得极其工整,至今湄洲祖庙中还保存着当年林兰英抄写的《妈祖经》。

      妈祖庙建在湄洲岛最高的山上,传说是当年妈祖羽化升天的地方,并留有“升天古迹”和“观澜”等摩崖石刻。祖庙山上,生长着郁郁葱葱的相思树。相思树的生命力极为顽强,在沿海强劲海风和烈日酷暑的环境中,在石缝和贫瘠的土壤中茁壮成长,躯干扭曲、蛇枝嶙峋……林兰英在抄完《妈祖经》后来到山上,抓着相思树那嫩绿的叶子玩。湄洲的乡亲告诉她,这种树叫做“松柏”。“松柏”就是相思树,相思树一直都是男女情感的象征。林兰英院士终生未婚,她的内心情感秘密始终是人们感兴趣的话题,但故乡的人们出于礼貌(莆田人议论长辈的婚事是个禁忌),从不敢公开谈论,但仍在年长者中悄悄流传着一些故事。这一点与妈祖林默娘也有点相似。

      当年我在忠门镇工作时,曾听到一些妈祖的婚嫁传言,有些还是出自当地乡村“读书人”之口,但这些年所有的出版物从未见这方面的蛛丝马迹。因为历代官家和妈祖文化学者们认为:林默贵为“天妃”、“天后”,如果在生前与凡夫俗子有任何情感上的纠缠,就是对妈祖崇高“神格”的亵渎。着名剧作家郑怀兴创作戏剧《妈祖—林默娘》时,在林默的婚恋描写上虽然几经反复的推敲,但似乎仍然难以满足人们对各自心目中妈祖形象的认知。

      任何伟大坚强的人物都应有人的七情六欲,她们曾经的情感经历一点也无损于她们崇高的人格,无论是古代的妈祖,还是当代的林兰英院士都是如此。我愿以鲁迅的诗为本文作结: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淤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