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文征明为莆田人写隶书墓志铭

    文征明为莆田人写隶书墓志铭

    点击查看原图

      《洪君墓志铭》拓片:林青松  摄影:吴芹芹

      笔者对朋友说,莆田林墩村洪氏家族有一块明朝时用粉石镌刻的隶书墓志铭,全称《赠承德郎户部主事洪君墓志铭》,斯《洪君墓志铭》是4位名人合作的成功杰作,他们4人分别担负:

      撰文:太子太保,刑部尚书,莆田人林俊;篆额:通议大夫,兵部右侍郎,莆田人郑岳(按:郑岳的名字“岳”字被破坏掉。郑岳所写的篆额亦被破坏掉,今已看不见郑岳写的篆额了);书丹:翰林院待诏,“吴门四大家”之一,“吴中四才子”之一,著名书画家,诗文名家,江苏苏州人文征明;刻字:手艺高超的刻碑专家,江苏苏州人章简甫(章文)。

      笔者拿出亲手拓的《洪君墓志铭》拓片(如图所示)给朋友看。朋友看拓片后多次怀疑说:这4位历史名人,2位是本邑人,另2位是遥远的苏州人,他们和莆田人林俊、郑岳素不相识,怎么能一起合作,共同担负起《洪君墓志铭》的书刻任务呢?再则,文征明写墓志、石碑等大多数用正楷书写,用隶书书写墓志铭闻所未闻,文征明为莆田人写隶书墓志铭,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在历史上,伪造名人书刻的石碑、墓志等不少,这块隶书墓志铭必定是赝品无疑。这是朋友的结论。

      说实在的,朋友的怀疑不信,从表面上看固然有一定的道理。

      《赠承德郎户部主事洪君墓志铭》残碑高144厘米,宽72厘米,厚23厘米。分刻22行,总共刻有隶书文字692个字,由于历史的原因被人为破坏掉15个字,其现状是断为二截,接合在一起,左上方还缺失一块,用水泥补缺,但文字缺少了。

      这块《洪君墓志铭》是浙江杭州岳飞墓照壁上“尽忠报国”四个大字书写者莆田人洪洙(珠)的父亲墓志铭。洪珠父亲即洪瞻(1458——1508)享年虚岁51岁,字仲谨,号南湖居士,是位布衣。由于洪瞻之子洪珠中进士后,为父亲请铭,才有《赠承德郎户部主事洪君墓志铭》之铭名。《洪君墓志铭》全文如下:

      “赠承德郎户部主事洪君墓志铭。

      赐进士出身荣禄大夫,太子太保刑部尚书致仕凤山林俊撰文。

      赐进士出身通议大夫兵部右侍郎前大理寺卿侍,经筵致仕澄坂郑岳篆额。

      翰林院待诏将仕佐郎兼修,国史长洲文征明书丹。

      林墩洪君仲谨将属纩,遗言曰:‘吾及冠,父逸轩公饶于财,日酬应良惫,忧之,请服厥事。父曰:‘而良,于儒曰不如创也’,叔果举乡进士弟(第)六,言验。吾死,若必不处士葬我。’正德戊辰□月廿一日,年五十一卒。又六年,珠举乡荐,又八年辛已,成进士。明年,以尊号恩赠君承德郎户部主事,配吴,封太安人。乙酉闰十二月十六日,葬君紫帽山西淙下白水南麓,言又验。初君买地东卓,葬仲季三丧、伯氏诸嫂暨君五寿藏备,相守也。青乌家为忌,故有是役,珠来请铭。按状洪出共工,有水德,战国时避仇,易姓曰:‘洪’。宋   太师魏国忠宣公皓后,三评事,自鄱入莆,居镇前三传中夫公,迨子涛、溶、注,联掇仕籍。

      国朝义四居宁海七秀,徙林墩传彦用,传自训,是为君父。醇质有隐望,与母杨修谨,笃内政,尝以宽、以谦、以节示训,故君雅自□惜,倜傥阔达,不规规臆媕阿人,有过面规,而亦不自护秘,又殁,母欲均所业,请曰:‘伯也夭而孤孱,仲也癖而理促,季也达而禄俭,宜悉所腴,儿其敝矣。’人以为难。季死,瑰方在鞠,谓吴曰:‘犹子子也,毋有所薄。’比成而裕,伯氏子瑊,逼后之妒,告诸宗逐之,伯乃有后。洪上世有宁海海桥修督功,□亭,寿四、义四建也,亭圮修之,陈宪副弟负券最多,谓伯曰:‘而疾也,贫甚。’焚之,凡券例不责重息。除夕,邻父子无所承其匮曰:‘其六叔乎’谓君也,果归出酒米以饷,嗣是,岁承邻匮为常。而祠墓祀田延师诲子弟,悉力臆备,晚竟滋以落落,有主事君呼应,亦善酬矣。讳瞻,字仲谨,行建六,号南湖居士。男即主事君暨琨,亦治进士业。女三,翁渠卿、赵以新、翁槃其婿也。孙英奎、应壁、应参、应心凡四。孙女五。铭□:

      □□□□,□我腐拘。曰迹以达,而乃橛株。阴阳橐籥,厥有常化。执以左符,铢两网借。月旦有评,植德如植。雍洪□□,□□□日。旷恩乞灵,亦则多有。亦则多有维。(吴人章简甫刻)。”

      笔者认为:文征明书丹的《洪君墓志铭》是一块千真万确的文物珍品。其主要证据理由如下:

      黄祖绪先生著的《壶山门第》里有一篇《明代名臣——刑部尚书林俊》的大作,大作其中记有:文征明《题四川归棹图奉寄见素中丞林公》诗:“莆阳中丞千人英,怀忠事君老弥贞。向来声华四海倾,一言忤志还归耕。归来忧世殊未已,况也黑头方壮齿。天子俄悬西顾忧,尺一到门报袂起。卷甲宵驰万里轻,竟剪穷凶报明主。捷书朝入剑门关,高情暮在壶公山。豺狼满道不可往,锦城虽乐何如还?功成身退古所难,角中东第畴能攀。蜀江溶溶日千里,归心更比江流驶。玉垒浮云千万重,不如先生归兴浓。瞿塘滟滪声撼空,落日惨淡摇长风。鸟道衡绝悲蚕丛,娥眉宛转开芙蓉。青天一发付回首,江山与我俱无穷。呜呼,江山与我俱无穷,先生一棹岷峨东。”

      文征明的这首长颂诗诗题《题四川归棹图奉寄见素中丞林公》,诗题中的“见素”是林俊的号;“林公”是文征明对林俊的尊称。可见,文征明这首颂诗是写给林俊的,是颂扬林俊的坚定忠实的性格,这强有力地证实:文征明不但认识林俊,而且林俊年龄大文征明18岁,他们两人交情深厚成了“忘年交”。两人关系如此亲密,林俊开口请文征明写《洪君墓志铭》,文征明能不答应吗?文征明必定会欣然接受林俊给予的书写《洪君墓志铭》的任务是理所当然的。

      还有一个问题,《洪君墓志铭》的篆额书写是郑岳,林俊认识郑岳吗?清朝郑王臣辑,热心家乡文化的传播者林煌柏主编的《莆田清籁集选注》卷十四,有一首郑岳的诗,诗题为《奉候林见素都宪平蜀寇致仕》:“幕府功频上,骚坛兴每登。江摇清嶂影,树入碧云层。阵法依诸葛,诗篇出少陵。苍崖看墨迹,长忆汉中丞。”

      诗题中有“林见素”,可见,此诗是郑岳写给林俊(林见素)的,这就有力地证明:郑岳是认识林俊的,而且两人还有诗文往来,是好文友。林俊年龄大郑岳16岁,林俊交给郑岳书写  《赠丞德郎户部主事洪君墓志铭》13个篆额字,按常理郑岳必定会毫不犹豫地点头接受。

      再一个问题,《洪君墓志铭》的左下方刻有“吴人章简甫刻”。章简甫与文征明的关系是怎样的呢?例举有关资料:

      (1)明朝王世贞《弇州续稿》记载:“(章)简甫楷法,绝类文待诏(文征明),兼工镌刻,待诏所书石(碑),非简甫刻石不(愉)快。”

      (2)《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章文”条记:“明,字简甫,后以字行,长洲(今江苏苏州)人。藻父。楷法绝类文征明,兼工镌刻,待诏所书石,非简甫刻石不快。”

      (3)《中国工艺美术大辞典》“章简甫”条记:“明代嘉靖时著名碑刻艺人。生卒年不详。1980年,江苏吴县,藏书公社潘家祠堂遗址发现明代<香山潘氏新建祠堂记>碑。祝允明撰文,文征明书丹并篆额。碑文最后是刻‘嘉靖十七年(1538)岁在戊戌二月立石,章简甫刻’。……碑文楷书24行,计1034字。碑文书法淳熟清劲,镌刻精工端重,字字匀称,一笔不苟。”

      吴县发现的楷书《香山潘氏新建祠堂记》碑、莆田县的隶书《赠丞德郎户部主事洪君墓志铭》都是文征明书丹,章简甫刻。章简甫镌刻文征明的书丹,笔画刻得最准确不变形,不失真,并能将文征明的书写笔意和文字结构的独特风格全部用刀锋表现出来,这就是文征明非常乐意和章简甫长期合作的主要原因。因而有“待诏所书石,非简甫刻石不(愉)快”之说。

      林俊能撰文吗?事实证明:林俊是一位多面手的文化名人,他能撰文;能书丹;能篆额等,这不是瞎说,是有现存的明代石碑为证的:

      (1)《林氏家族族范碑》,林俊撰文。

      (2)《永思堂记》碑,林俊撰文。

      (3)《修杭口堤梁颂记》碑,林俊撰文并书丹。

      (4)《重修二忠祠碑》,林俊书丹。

      (5)《重建忠惠祠记》碑,林俊篆额。

      可佐证:《洪君墓志铭》上刻的署名“赐进士出身荣禄大夫,太子太保刑部尚书致仕凤山林俊撰文”,毫无疑问是真实的。       

      文征明会不会书写隶书呢?大家都知道文征明常书写楷书、行书,草书,但文征明会不会写隶书,知者就甚少了。事实是文征明曾写过真、草、隶、篆四体《千字文》。

      明代王世贞《艺苑厄言》记载:“征仲(文征明更字征仲)常自负隶法则不尚古人。”又记:“待诏(文征明)以小楷名海内,其所沾沾隶耳。”《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文征明”条其中记:“(文征明)隶书学钟繇,独步一世。”

      从以上所记来看,文征明是学习过写隶书,并能写好隶书,在此得到了验证。

      什么叫“书丹”呢?

      (1)《中华书法篆刻大辞典》“书丹”的解释是:“古代刻碑,先以朱笔书于碑石,然后再行镌刻,故名。后称书写碑志等为‘书丹’。”

      (2)《辞源》“书丹”的解释是:“古时刻碑,先用朱笔在石上书写,叫书丹。……后也泛指书写碑志等为书丹。”

      (3)《辞海》“书丹”的解释是:“以朱笔在碑石上写字,以待镌刻。……后通称书写碑志等为‘书丹’。”

      (4)《汉语大词典》“书丹”的解释是:“古时刻碑,先用朱笔在石上写所要刻的文字,称‘书丹’。后泛指书写碑志。”

      显而易见:这几条资料都提到“以朱笔”或“用朱笔”。那么“朱笔”是什么呢?《汉语大词典》“朱笔”的解释是:“蘸红色的毛笔。”

      总的来说:古人刻石碑、墓志之字,首先用毛笔蘸红色的原料在石碑、墓志上面书写红字,然后把红色的地方用刀刻掉,石碑、墓志上的字就变成阴字(即笔画凹下的字),这就叫做“书丹”。《洪君墓志铭》落款是:“文征明书丹”。这就百分百地肯定《洪君墓志铭》是文征明亲手用朱笔在上面书写。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洪君墓志铭》上面有刻划阴线的方格痕迹,每个红字就写在阴线方格内。这种方法比现在刻石碑,将字写在纸上,然后将纸字贴糊在石面上进行打刻文字,其笔迹要准确得多。

      考证文征明书丹的石碑、墓志是否真品,真迹的主要依据是,石碑、墓志上有署刻:“文征明书丹”而无署刻:“吴人章简甫刻”或“章简甫刻”的刻款,斯石碑、墓志就值得怀疑,很有可能是他人代笔伪书的赝品,以冒名文征明的书丹。《洪军墓志铭》左下方有刻款:“吴人章简甫刻”这块《洪君墓志铭》是文征明亲手书写的真迹无需争辩。

      现在来龙去脉已基本上搞清楚:这块《洪君墓志铭》是死者洪瞻的儿子洪珠敬请林俊撰写墓志之铭文;林俊敬请郑岳写篆额;林俊又敬请苏州文征明书丹;文征明请老乡,自己最得意,最满意的刻石碑、墓志高手章简甫去最后完成《洪君墓志铭》的镌刻任务。明显可见,林俊是《洪君墓志铭》书刻的主要联系人。这就有力地说明:洪珠与林俊两人是非常要好的老乡朋友!

      《洪君墓志铭》是一块罕见的,稀有的,极为珍贵的文物。为什么如此说呢?因为它有多方面的价值如:

      其一,撰文是刑部尚书林俊;篆额是兵部右侍郎郑岳;书丹是全国着名的书画家,诗文名家,“吴门四大家”之一,“吴中四才子”之一文征明。并且林俊、郑岳、文征明三人《明史》都有立传。镌刻是手艺高超的刻碑专家章简甫。《洪君墓志铭》是集四位名人于一身的珍贵文物。

      其二,文征明很少用隶书写碑志等;如有用隶书写,字数仅几个字,几十个字,而《洪君墓志铭》奇迹般地刻上692个文征明书写的隶书字,是全国稀有的一块墓志。

      其三,莆田三清殿碑园内,壁上嵌一块乌石竖刻“薇山春意”。落款:“征明”。斯石刻不是文征明的真迹,是他人伪造的一块假货。除此之外,莆田仅存《洪君墓志铭》这块唯一的文征明隶书真迹了,实在难得。

      其四,所有的福建省志、莆田地方志都无记载莆田县这块《洪君墓志铭》。因此,《洪君墓志铭》可填补福建、莆田志书的空白,其史料、资料价值均不可估量。

      其五,《洪君墓志铭》是明朝江苏苏州着名文人和福建莆田着名文人相互友好交往的重要历史见证物,值得重视。

      其六,《洪君墓志铭》对林俊撰文的文风;文征明的隶书书法艺术;章简甫的用刀镌刻的刀法艺术均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和研究价值。

      笔者最后综结一句话:《洪君墓志铭》具有多方面的历史研究价值,是一块价值连城的明朝墓志!(林青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