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寻迹“宝峰禅寺”

    寻迹“宝峰禅寺”

      去年十一月初,秋高气爽,阳光灿烂,正是登高探寻的好时节。应九龙谷景区的邀请,为了弄清宝峰禅寺的真相,欣然上山寻访遗迹。担当向导的,是当地一位年近80的老农祥林伯。他是1959年因修建东圳水库,举家从枫叶塘附近,搬迁到溪南村移民点居住的。而这一住,竟然就是半个多世纪!

      从九龙谷景区大门口左侧水泥小路出发,很快就到达了溪南村。兴致勃勃地步出溪南村,沿着村外的一条乡间小路顺山坡上行,一路披荆斩棘,在树林和果园中艰难穿行。由于近二十年来茅草、树枝无人当做柴草,所以长得格外茂密,把原先的路面都封锁住了。因此,原先半个小时行程的5里路,竟然走了将近一个小时。

      终于,在一片郁郁葱葱的枇杷园中,向导停住了步伐。他比划着四周的山地说道,宝峰寺原址就是这里了。中午的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繁茂枝叶,洒落在长满各色青草藤蔓的果林之中,斑驳怪异的光影,更增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氛。大家于是分头行动,看看能否寻觅到一些过去寺院的遗存物。然而,实在是时过境迁,旧貌难寻。最醒目的就是一段一人多高的墙基垒石,大块的岩石上散布者星星点点的青苔,诉说着远久的往事。一棵硕大的龙眼树昂首挺胸,在众多的批把树中异军突起,鹤立鸡群。它那粗壮的树干虬枝,说明至少已经阅历百年沧桑了。

      刘向导告诉大家,他“文革”之前到过宝峰寺。那时禅寺虽然已经废弃,但尚未全部圮毁。当时溪南村大力倡导兴建茶场,那里就作为茶农歇脚的好去处。因此,禅院建筑物还保留下一些。地板是红砖铺的,夏天躺在上面休息,舒服极了,所以印象特别深刻。后来“文革”动乱期间,宝峰寺自然也难逃一劫,残存的几间殿宇也全部被“破除迷信”,夷为平地了。从大致的地理方位判断,此地与九龙谷景区,应该只隔着一条平行走向的小山脉。

      据祥林老伯回忆,宝峰寺内原先还有两个巨大的石头打造的马槽,其中一个被溪南村的农民运回家中,作为洗番薯、芋头的容器了。寺院中一些房屋的木料和石头构建,也陆陆续续被人运下山去,散落在了民间。前两年,一位溪南村的农民响应文物保护号召,就曾上交了他家收藏的“宝峰禅寺”匾额。这面有点残破的杉木、樟木匾额,现在归九龙谷景区管理处妥为保管。笔者在溪南村见到两个硕大的原先寺院的房屋石头构建,直径都是1.2尺,其中一个高1.8尺,另一个高1.5尺。从槽孔形状判断,它们是立柱顶端架设房梁使用的。据此推测,整个殿宇的规模还是相当宏大的。奇怪的是,偌大的“宝峰禅寺”历代莆田史志不见记载。对此,同行的莆田市佛教协会的副秘书长明玉居士也深感疑惑不解。

      宝峰寺山麓,原先还有二十多亩梯田,属于寺院的田产。后来就由溪南村农民予以耕作了。山下的草丛榛莽间,断断续续,依稀还能见到一些原先房屋地基的模样。溪南村现有300余户人家;与之相邻的村庄叫“埔头”, 料想古代曾经也是交通、商贸的繁华之地吧。

      宝峰山下,距离宝峰寺1里地,一条清澈的小溪蜿蜒流向莒溪。潺潺的溪流声,不禁令人想起当年归隐“南溪草堂”的林尧俞《南溪》诗咏:“自知丘壑生来相,好读神仙方外书。旧堰废塍依作沼,松萝藤蔓葺为庐。      溪上间相傍,城市庞公迹渐疏。……松花饷客过寒食,筇竹寻僧度野桥。”

      位于溪南村莒溪斜对岸的过溪村(大队),有座寺院叫做“九座寺”。它与仙游着名的九座寺同名,也建于唐代,据传曾有僧众99人。它是否仙游九座寺的下院,还有待我市宗教界、文物界的进一步查考。据明代黄仲昭的《八闽通志》记载,莆田“县东南三十余里兴福里内”,有座建于“宋皇    六年(1054)”的“宝峰院”。这座“宝峰院”与九龙谷的宝峰寺之间有何关联,也有待进一步的查考、探讨。

      为了营造更加浓郁的人文氛围,九龙谷景区的决策者去年决定另择胜地,重新兴建宝峰禅寺。如今,崭新的宝峰寺巍然屹立于着名的九鲤湖九        之一——棋盘    侧畔,面积达40余亩,总投资5千多万元。今年农历12月初八,即将延请名山高僧开光,明年年底竣工。生于忧患,生生不息。也许,这也应验了佛陀的劫难轮回之说吧?有一点完全可以肯定,届时九龙谷将以更加敞开的大度慈怀,庄严祥和地迎接来自各地的游人、香客。

      据了解,重建“南溪草堂”也已列入九龙谷景区的建设计划。相信不久之后,林尧俞、徐霞客即将双英荟萃,携手重游九鲤湖;《天妃显圣录》与《徐霞客游记》也会更加珠联璧合,熠熠生辉于中华文坛。□许更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