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寂静的三紫山寂寞的茶

    寂静的三紫山寂寞的茶

     

      寂寞的理由是什么?

      是不甘寂寞。

      著名剧作家郑怀兴说:“怀才不遇的原因是什么?是无才。”

      莆田三紫山千年历史的龟山茶如今因何寂寂无名呢?是因为品质不佳,或是缺少文化积淀,没有美丽传说,缺少名人效应?

      回答都是:否。

      太阳明晃晃地高挂头顶的时候,同宗小老弟郑亦新开着他的越野车出了城西,过了霞皋向右边的山中拐去,我脑子里正转着上述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上了山,我才问:“这就是去你那郑庄村,你那镜湖农业公司、三紫茶场啊?”

      他回答说:“是啊,就这里啊。”

      我又问:“你村里这条路,几公里啊?”

      他答:“五公里。”

      怎么会这么近呢?印象里,龟山、三紫山应该是从濑榜路、华亭镇方向往山上走的啊,若如此,这三紫山真是离城太近了,简直就在城边啊。车子过了郑庄路口,继续往南盘山而上,很快就到了孤立山中的镜湖农业公司综合楼。站在二楼透过窗玻璃往东望,山下的楼群从两座绿色山包的斜角上露出来,有一种俯视都市喧嚣的超然意趣油然而生。

      年轻的郑亦新是郑庄村党支部书记,给我的名片却是“镜湖(福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泡的茶自然是公司产的“三紫茶”了。这样的双重身份虽不鲜见,我还是一时有点懵,边喝茶边打量他脖子上挂着的一条很粗的金项链。他敏感地意识到什么了,解释说:“我回来当村支书,就为村里这条路,我向乡亲承诺,要把这五公里的路扩宽成双车道。”

      我问:“最初这条路是谁修的?”他说:“那些领头修路的村干部都走了。是他们领着全村三百人口的男女老少用双手挖出这条出山的唯一通道,那还是在1995年冬天的事。”

      我用记忆的经验还原这种原始的久远的画面:贫苦的村民,老的老,少的少,扁担、锄头、铁镐、铁锹,顶酷暑,冒严寒,为了打开一条共同的生存之路,在竭尽所能地艰苦劳作。有一篇文章的标题令我记忆深刻——当代愚公开山门,说的也是修路的事,似乎是远离都市的深山沟。应该是我自己编发的吧!当时对愚公两字不太满意,但也没有更好的词,就那样发出去了。如今细想:谁愿意当愚公,还不是被逼的;命运让你降生在大山阻隔的地方,你不当愚公,只能老死深山之中了。

      眼前这位郑亦新就不是愚公,也不用当愚公。他那条从村口到公司的路就不是用双手挖出来的,而是用挖掘机挖出来的。他父母都是村里老实巴交的农民,但他从小不安份,如果家境好,那就是活泼,家庭穷,就是捣蛋鬼。他书念得不好,不是不想念,实在念不好,只考了山下那个农职中(如今改叫科技中学)。他看到这样的书念下去实在没有前途,十三岁那年,便逃学到城里去混了。母亲气得吐血,父亲爱子心切,从怀中掏出卖柴挣得的仅有的13.5元钱,抹一把老泪,送儿子下山……

      郑亦新生逢好时代。这时代群英崛起(或叫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他进城混进了好圈子,如今最赚钱的圈子之中,掘得了第一桶金,于是回到郑庄村,对村干部说,我要入党;对镇党委书记说,我要当支书。村支书是要党员选的。他对乡亲们说:你们信任我吧!我不会亏了父老乡亲的。他用实际行动兑现了回村的诺言。如今,这镜湖农业公司他是董事长,村干部和全体村民都是股东。

      我与他在镜湖公司进行了近两小时的漫谈,以我这阅人无数的挑剔眼光看,这位比我年轻两旬的小老板的话令我刮目相看,郑庄村民对他的选择是正确的,千年茶山孕育着重新勃发生机的无限可能性。

      三紫山和龟山茶最不缺的是历史和传说。

      《莆田县志》云:唐时,龟山寺开山祖师无了僧在龟山开辟茶园,年产茶数十公斤。《兴化府志》载:“莆诸山产茶,龟山第一,柯山第二。”明代每年上贡茶叶104.5公斤。万历年间,寺僧胜权恢复龟山茶园特产“月中香”远近驰名……

      县志记载莆田产的茶名,有毛蟹、梅占、本山、水仙、佛手、黄旦、铁观音、福云、政和大白等,光看茶名,就令人垂涎欲滴,可惜如今却快湮没于商海尘埃之中了。

      龟山茶名的由来,有两种传说。一说是唐时无了和尚漫无目的地寻找卓锡之地时, 有六眼神龟迎上前来,无了遂于此开山,寺名龟山,所种之茶称为“龟山绿炒”。

      二说是我老师杨祖煌搜集的,说是远古时三紫山濒海,近海渔民救了神龟,神龟为报恩,赠以茶种,渔民种茶,不但治好自己儿子的病,还使这种神赐之物流传开来,成了茶的起源。若以时间(唐代)来说,此说可谓茶文化的“活化石”了。

      三紫山峰峦重叠,四季云深雾浓,清幽阴凉,历来就有“龟洋积雾”之称。明朝礼部尚书莆田人陈经邦题龟山寺联云:“山中楼台半天寺,云中钟鼓月中僧。”这是陈尚书最有才气的一对联。这尚书无甚建树,名气在莆仙地区却很大,因为他是那位为爱妃当不了皇后而几十年不上班的万历帝的老师。

      为三紫山写下华章的,还有当代著名散文家郭风的祖先——郭尚先。他是清朝嘉庆十四年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官至大理寺卿。他的《题三紫山》:

      遥看列嶂绝尘埃,

      鼎峙绵延晓色开。

      远接龟峰低万壑,

      高悬斗极峙三台。

      苍凉夕带白云去,

      耸翠朝扶红日来。

      好是天灵生紫笋,

      神仙海外忆蓬莱。

      □文/郑国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