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钟山浪桥地下鸣响现象

    钟山浪桥地下鸣响现象

      1983年5月7日起在仙游钟山浪桥一民屋中,有三天陆续发生了地下鸣响的异常现象,当地干部和群众议论纷纷,说是要地震。为此,钟山公社负责人就将此异常现象上报到仙游县人委。于5月16日,在县人委指令下,仙游县地震学会配合县地震办和县地质大队,到钟山浪桥进行现场考察。

      仙游钟山浪桥是与莆田交界的一个小山村,一字型的集体房横排在一座高山底脚山麓,山头裸露的一块硕大的大岩石,状如猪头似地朝向莆田方向。

      发生鸣响的地方是在村民董寿富家中,因为董寿富家的房屋正好是魁星楼的原址,自从人们听到鸣响声后,有人说是埋在魁星的金银要飞走,所以地中发响;有的人则认为,这是要发生大地震前的地声,说是地要下沉。诸种说法,闹得人心惶惶。

      考察人员先到董寿富家调查。据董寿富侄女反映,7日下午3时左右,她和几位小孩在楼上打扑克,听声音如汽车声,把耳朵贴在木箱上听,觉得是在楼下发响。董寿富反映说,当时他正在楼下,突然听到有警报般的响声,好像是从墙壁中发出的,就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听,并用手去摸,不像是从墙壁中发出的,若是从墙壁发出,必定手会发麻。后来巡查到灶前,才觉得鸣响声是从灶膛中发出的。隔壁邻居几位男人和妇女都反映说,那天他们在各家都听到好像是飞机的声音。据调查当天全村大人小孩约有30多人都不同程度地听到鸣响的声音。

      据董寿富之弟董寿海(小学教师)反映,5月9日晚七时左右,他是在隔壁看书,嫌广播声吵耳,把喇叭插头摘下,不一会儿,又听到与前天相同的鸣响声。自开始听到至声音消失约有一、二分钟之久,在5月11日,他再次听到鸣响音,不过这次响的时间较短些。

      考察人员察看了董寿富屋里的炉灶,这炉灶是先靠在后墙,与后墙相距1米左右是一个压力抽水井。之后,考察人员又转到屋后山上,察看整个浪桥村的地形地貌,整村就是那一整排的集体屋组成的,方向成东北——西南向,约七、八十米长,而发生鸣响的房屋正好处于集体屋的中央。村后就是三、四百米高的基岩出露的山地,纯是由晶洞花岗岩组成的。

      由于当时的现场没有再发生鸣响,考察人员只能是根据调查来的现成材料进行粗浅的分析,认为董寿富家发生的鸣响现象有可能是地下水和地下径流急速流动,压缩岩层空隙空气而发出的鸣响现象,不是临震的地声。经过解释,一时安定了群众和干部的波动情绪。

      当时仙游地区邻近区域震情:1983年5月10日台湾苏澳、宜兰之间发生6.0级地震,5月12日福建武平发生4.2级地震。根据福建省地震台网记录的P波初动方向判断,苏澳、宜兰之间6.0级地震的主压应力方向是北西西(即近东西向),而武平4.2级地震的等震线是呈近东西向,表明发生钟山浪桥地下鸣响现象的期间,在邻近区域发生了两个相隔很短时间的地震,这两个地震可能是受到同一近东西向的构造机制所制约。

      钟山浪桥的地质构造是位于永春——笏石东西向断裂的北侧。武平4.2级地震的震中方位恰是在此断裂带的延伸方向的武平——龙岩东西断裂带上。而台湾宜兰盆地中,尚难见到东西向构造形迹,表明这两地的地质构造与仙游钟山浪桥所处的位置有着特殊的关系,即是同受东西向构造所控制。

      地质研究表明,地壳和岩石圈不是完整的,而是有不同级次的断裂,如盖层断裂,地壳断裂和岩石圈断裂等,这些断裂为气体的运移和聚集提供了天然通道,特别是地下气体在各层面之间容易受阻而聚集。

      对钟山浪桥地下鸣响现象的可能原因分析认为,1983年1月份至4月份,本地连绵不断降雨,地下水位升高,岩层内那些“受阻碍而聚集”的气体被压缩。既然钟山浪桥所处的构造带与台湾宜兰、福建武平两地发震构造有一定的联系,那么在两处震源高应力的驱动下,钟山浪桥地方岩石裂隙发生蠕动。在传播蠕动的端点,由于应变积累而发生挤压、浅层地壳形变,从而造成孔隙压力的变化,尤其是在多孔隙的晶洞花岗岩中,那些被压缩的气体将从较薄弱的地方外逸,就会产生高压流量较大的气流,既能使地下岩洞发生鸣响,也能使浪桥那民居灶膛后墙不远的压水机井与1978年唐山地震后北京万泉庄枯井喷气发响类似的喷气发响。   (吴松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