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银同”与“银同妈祖”

    “银同”与“银同妈祖”

      2011年4月15日,台湾高雄市旗山洲溪朝天宫120人进香团,奉请287年前“银同妈祖”神像,来到同安南门内土堀墘天后宫会香。长期以来,当地民众供奉“银同妈祖”,但不知道“银同”是什么名称。更不知道“银同”就是同安。直到去年,他们透过两岸文化人士的牵线,又由妈祖神示、“卜杯”,终于找到了“银同妈祖”的祖庙——同安朱紫门左(即南门内)天后宫。

      因此,这里有必要再把“银同”一词向读者略作解释。

      同安于五代后唐长兴四年(公元933年)正式实施县治,浯洲(金门)“浯阳”二世陈洪济为首任县令,辖区包括现在的金门县、厦门市各区(海沧部分)及龙海市角美镇。南宗绍兴十五年(1145年)县令王轼于双溪汇流处创筑县城。城因“东西广,南北隘,如银锭样,故名银城。南溪有三石,状若鱼,色若铜,故又名铜鱼城。”(康熙版《大同志》卷一)这就是同安县城称为“银城”、“铜鱼城”的由来。后来因“银”、因“铜”(同)衍生的“银同”、“银邑”、“同邑”也就成为同安的泛称了。民间甚至流传“无金不成银”、“无金不成同(铜)”的俚语。意思是说:金门(浯洲)素称“贵岛”,盛产“贵人”(同安历代文武进士225人,金门籍占50人),同安的古文明,倘若缺少金门这块“金”,那就不完整了。

      据我接触的文献资料,“银同”一词最早见诸朱熹的诗赋。南宗绍兴二十三年(1153年)朱熹首仕同安县主簿,任上曾游同安县安仁里蔡林社并为之标题八景。其中“珠屿晚霞”一景附七言诗一首:“宝珠自古任江流,鏁断银同一鹭洲。晓望平原灿日色,霞光映入满山邱”。后来“银同”一词常作“同安”的代称。明崇祯元年(1628年),太仆寺少卿何乔远为蔡献臣(金门琼林人)撰写《蔡虚台先生筑海丰朱埭堤岸功德碑颂》铭曰:“银同崇崇,苎水溶溶。水央则陷,堤成则丰。……”台北大龙峒保安宫藏有刻写“银同弟子高辛衡敬奉”的瓷花瓶。台南前街清代道光二年(1822年)修建的“银同总庙”的正殿有以“银同”冠头的楹联:“银海不扬波,万象稳渡星槎远迩;同民皆乐业,举世遍歌母德渊源”。

      由上可见,“银同妈祖”就是从同安分灵的妈祖。

      那么,“银同妈祖”又有怎样的“身世”?

      这还得从同安东市林姓说起,同安东市林氏属东晋入闽始祖晋安郡王林禄的派裔。唐乾符三年(公元876年),“九牧”(闽林十七世)林藻之孙林翘为晋江县令,徒居马坪 ,为“锦马”始祖。林翘之五世孙林汲次子林怿(闽林二十四世)任同安掾吏,择居同安东市(址在原城隍庙西侧),为东市林氏始祖。妈祖林默(960-987年)是晋安郡王二十二世孙,也是同宗林怿的“姑婆”,因此,林怿自湄洲奉请妈祖神像在自家厅堂奉祀。南宋绍兴年间建成,城有五门:东曰朝天,以同山五显庙观世音为守护神;西曰厚德,以西亭古庙保生大帝为守护神;北曰拱辰,以北镇宫玄天上帝为守保神;西北曰庆丰,以朝元观玉皇上帝为守护神;南曰铜鱼(明万历二十五年易名朱紫),则以妈祖为守护神。自此,妈祖神像由东市林家厅堂移至南门(即朱紫门)城楼供祀。

      关于南门天后宫(即银同妈祖庙)的历史沿革,清代康熙三十年间,同安县教谕蔡骥良(同安县安仁里东西蔡人)写了一篇《天后宫记》,兹将前半部分文字抄录如下(后半部文字主要记述妈祖生平事迹):

      “邑之有镇神也,城隍为之主。而保障一方,不能无扞御之助,则东、西、朔、南各有神以司之。如天后者,同之南关锁錀也。旧祀于城之南楼,虽祀典弗载,而邑之人咸尸祝焉。盖声灵之赫濯,由来尚矣。而所最着者,如前代戊午御侮,清戊子之解围,则不特锡福于民,而且竖勋于国,与祀典之所谓御灾扞患者何多让焉?日以海氛,同之城圮而楼俱废,神弗护栖,迁于邑外双溪之南。虽保障如故,而于锁錀之司,当扼要地,则际诸海晏河清之日,金汤倍昔,而不迎天后之驾旋归旧辖,可乎哉?惟神实取其衷,而都人士乃更谋所以迓神庥而壮庙宇者,卜地鸠工。佥呈邑宰,而问余序之……

      从《东市林氏族谱》和蔡氏撰记可以看出:大约北宋皇佑年间(1049-1054),妈祖侄孙林怿自湄洲祖庙奉请神像供祀家中厅堂。自南宋绍兴年间建城,移祀铜鱼门城楼,作为县城南门守护神。相传城楼面溪向南,妈祖神像长期受香烟熏染,脸色呈黑。又传说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年)五月,倭寇攻打同安南门,妈祖显灵,“以阴兵击贼,脸色尽紫”、“成黑色不褪”,成为黑脸妈祖。清顺治五年(1648年)8月,清兵陷同安城时,妈祖又显圣扞患,但原来的庙宇被废,金身栖于南门外佛岭郡马府“七宫”之处(据考在水河宫)。康熙二十九至四十五年间,才在南门内旧址重建银同妈祖庙,蔡骥良特为作记。

      银同妈祖庙历经兴修,2003年重修。庙宇坐西北朝东南,总面宽7米,总进深16米。二进砖木构筑,硬山布瓦顶。前进面阔三间,檐廊立两根蟠龙石柱,檐前九级台阶(重修时于原址提高地平1.8米)。宫门两侧置抱鼓石,门上挂“天后宫”直书牌匾,屋顶为三段式燕尾脊。前、后落中为天井,两侧廊壁龙虎浮雕。二进主殿敞厅,抬梁式构架,檐廊圆形石柱及柱珠为清代原件,柱镌“女中圣人牧林钟秀,天下慈母海国静澜”。虽无落款,笔者揣测为蔡骥良题撰。神龛居中供祀银同妈祖(俗称三妈,黑脸,着绿色龙袍),左奉湄洲妈祖(俗称大妈,粉红脸,着黄色龙袍),右奉温陵妈祖(俗称二妈,红脸,着红色龙袍)。神龛上悬“银同妈祖”匾额,墙壁有彰化市永安圣母宫敬赠的“圣德配天”匾额。该宫于2006年被厦门市人民政府列为涉台文物古迹。

      银同妈祖分炉台湾的主要途径有:

      一、 林圮垦台

      林圮与陈永华、洪旭、王世杰等人,都是同安杰出的开台先贤。林圯是同安南门铜鱼馆人(宅在银同天后宫附近)。据连横《台湾通史》载,他是郑成功部将,历战功至参军。1661年3月随郑成功驱荷复台。1664年奉命屯垦浊水溪斗六门,又拓地至水沙连(今南投县竹山镇),1668年与部将同被土番杀害,合葬于林圯埔。光绪十四年(1888年)于林圯埔置县治名“云林”,以志圯功,配祀竹山城隍庙。相传林圯渡台时,于战船中设“妈祖堂”,奉祀南门天后宫的银同妈祖。征战中,妈祖显灵“涌潮济师”,郑军旗开得胜。翌年郑成功在鹿耳门北汕尾重建妈祖庙,奉祀银同黑脸妈祖。林圮也于南投埔里建庙奉祀,因而今天嘉义、云林、南投等地都有供奉银同妈祖的宫庙。

      二、 施琅定台

      施琅(1621-1696年)是晋江衙口人,但他任过同安副将和同安总兵官(他的夫人王氏也是同安人),在同安驻军的时间先后有七年(1656-1662年),所以同安顶溪头有为施琅纪功的“绩光铜柱”石牌坊(已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六月十四日,施琅奉命东征,他的部将如陈昴、郭新、周全斌、林朝凤、蒋熺、吴楠、高淳泳等都是同安沿海人。他们笃信“天妃圣母,为江海上福星”,平时船上奉祀家乡的妈祖(与金门隔海的沃头社明代天启年间修建的广应宫也是奉祀银同黑脸妈祖),渡台时更离不开妈祖的护航庇佑。所以施琅统一台湾后,不但奏请康熙皇帝诏封妈祖为天后,还在诸罗(因同安金门人蔡攀龙救诸罗功被乾隆皇帝赐名嘉义)建“大林天后宫”,奉祀自同安“根据地”恭请渡台的银同妈祖。

      三、 同民迁台

      明清时期,同安有68个姓氏一千余宗支移居台湾,其中陈姓迁台祖就有98人、宗支195支。据1926年台湾总督官房调查课的调查,当年在籍汉人有3751600人,其中同安籍有553100人,占汉族总人口的七分之一,如鹭洲(三重、芦洲)同安籍人口就占97.5%。许多移民的聚落还以同安祖地的地名来命名,如台北的大龙峒(大隆同)、同安村、石碇乡的乌涂窟、金山乡的大同村;台南县南区的同安里,佳里镇的同安寮;台中县乌日乡的同安厝,大甲镇的同安里;彰化县永靖乡的同安宅;新竹县南郊的金门厝;云林县斗六市的大同路等。先民为祈求航海平安,恭请家乡的妈祖神像或神符、香火到落籍地奉祀。后来生齿日繁,逐成村社,便建宫修庙,银同妈祖的香火也就随之兴旺。

      1933年日本铃木清一郞写了一部书叫《台湾旧惯习俗信仰》,书中写道:“因为福建是妈祖的诞生地,所以妈祖庙到处都有,其中湄洲屿和泉州府同安县,都拥有妈祖庙中最大的庙宇。所以当向台湾移民时人们多半从这两座庙里分香,然后带到台湾去建庙。从湄洲屿分香的叫“湄洲妈”,从同安县分香的叫“银同妈”,从泉州府分香的叫“温陵妈”。吴金枣先生编写的《江海女神妈祖》一书也写道:“以妈祖祖庙的正身为据,台湾的妈祖庙基本上可分为湄洲妈、温陵妈、银同妈三大类。即分别为湄洲妈祖、泉州妈祖、同安妈祖的分灵。”这是由于“海洋文化”的拓展,随着地域经济的竞争和宗族势力发展的需要而产生同一民间信仰的异化现象;也可能是渡台先民强化“三同”(同乡、同宗、同船)凝聚力的结果。据高雄旗山洲溪朝天宫进香团总领队戴俊元先生介绍,现在台湾登记在册的妈祖庙已达1001座,每年都有“三月疯妈祖”的信仰高潮,一千多年前的林默娘成了海峡两岸和平的女神。颜立水(厦门市闽南文化研究会副会长)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