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妈祖信仰的社会功用

    妈祖信仰的社会功用

      妈祖信仰历千百年而不衰,不仅归功于妈祖精神的高尚和伟大,也由于妈祖信仰在现实社会所发挥的积极功用得到广泛认可。探讨妈祖信仰的社会功用,对认识、传承和弘扬妈祖精神,对增强人们战胜困难的信心,对纯化社会道德、协调人际关系、维持社会稳定,乃至于对促进祖国统一、整合和调动海内外华人华侨的力量共同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本文主要探讨妈祖精神在现实社会特别是当代社会的基本功用。

      一、妈祖信仰的精神激励作用

      精神的力量这些年被横流的物欲所冲淡,变得似乎可有可无了。其实,在人类同大自然和社会恶劣环境进行艰苦斗争的过程中,精神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就如作为海神的妈祖,她的精神激励作用,就成为人类走向大海时与威力巨大、难以预测的海洋抗争的重要精神力量和制胜因素。

      在险风恶浪汹涌扑来的时候,妈祖精神对航海者具有激励意志和毅力的作用。海上的狂风和恶浪,往往都只是发生在一定的时间段内,谁能坚持得住,谁就有可能渡过危机,化难成祥;谁惊慌失措,丧失信心,放弃努力,谁就可能被凶险的风浪所吞没。妈祖信仰以及妈祖精神给了人们战胜灾难的希望、信心和勇气,让他们坚信当他们面临危难的时候,妈祖会来解救他们,于是他们顽强坚持,等待救助,并终于渡过了难关。认真研究妈祖显灵、妈祖救助航海者的一些传说,我们可以从中发现妈祖信仰的这种精神激励的作用。比如元代周伯琦撰写的《台州路重建天妃庙碑》中有“盲风怒涛,危在顷刻,叩首疾吁,神光下烛,划时静恬,顺达所拟”的记载;明代的危素在《河东大直沽天妃宫碑记》记载了一起海难:“所乘舟触山石,几覆,乃亟呼天妃,俄火发桅杆,若捩其舵,遂得免。”在这些记述中我们可以发现从此类海难中获得救助的原因其实应该是舟人在妈祖精神的激励下,坚持了下来,并终于赢得了生机。

      在危急关头,妈祖精神还具有激发潜能作用。现在世界上很多专家学者重视人的潜能的开发,并把它当作一门科学来研究。实际上,在特定的环境中人的潜能假如能得到发挥,就会产生自己平时都难以想象的力量。妈祖精神在航海者面临危急状态的时候,就起到了激发潜能的作用。明万历年间高澄在他的《使琉球录》一文中有一段生动的记载,说:“船摇荡于暴风雨中,篷破、杆折、舵叶失、舟人号哭、祈于天妃,妃云立即换舵可保平安。在巨浪中舵叶重二三千斤,由于神庇,力量倍增,平素换舵须百人以上,今日船危三数十人举而有余”。在巨浪中重达二三千斤的舵叶,在平时须百人以上才能换成,而当时数十人举而有余,与其说是妈祖的庇佑,不如说是人的潜能在妈祖精神的激励下得到迸发,与其说是妈祖保佑了他们,不如说是妈祖精神帮助他们战胜了困难。

      妈祖精神的激励作用还发生在一些战争中。比如在南宋军队抗击金兵的战斗中,宋代丁伯桂的《顺济圣妃庙记》文中有这样的记载:“开禧丙寅,金寇淮甸,郡遣戍兵,载神(妈祖)香火以行。一战化黡镇,再战紫金山,三战解合肥之围。神以身现云中,着旗帜,军士勇张,凯奏以还。”以现代观点来看,这只能理解为妈祖精神激励了抗金士兵,使他们勇气大增,取得了战斗的胜利。其实,在人们面对各种危难的时候,信众出于对妈祖的信仰,都可能从妈祖精神那里获得某种精神上的激励。

      二、妈祖信仰的道德教化作用

      《汉书·董仲舒传》指出:“教化立而奸邪皆止者,其堤防完也;教化废而奸邪并出,刑罚不能胜者,其堤防坏也。古之王者明于此,是故南面而治天下,莫不以教化为大务。”亟言教化的重要性。詹世友在《简论道德教化》一文中说:“从本质上说,教化是道德真正的存在方式。如果道德理论不能影响人的心意态度、情感归依、意志品质和行为倾向,那么,它就只能是天下虚文。道德教化正是在善的伦理价值层面上,把人从人的本性状态提升到人性状态的工作。”(《光明日报》1998年9月25日)指出了道德教化具有把人从人的本性状态提升到人性状态的作用。笔者以为,道德教化的功能主要有:淳化心灵,健全人格;高尚行为,规范操守;净化社会,纯朴风气;牵引舆论,倡导文明;纯洁政治,遏制腐败等。妈祖集真、善、美于一身,历史上历代最高封建统治者之所以一次又一次的对其加以褒封,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看上了妈祖信仰的道德教化功能。妈祖所体现出来的高尚精神,比如,慈悲博爱,无私无畏,救人急难,公平诚信等等,都是令人景仰值得仿效的道德典范。司马迁赞颂孔子:“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史记·仲尼世家》)赞颂孔子的品行才学象高山一样,让人仰视,让人不禁把他的作为当成行为准则。妈祖因其高尚的行为和精神而千百年来得到民众的称颂和信仰,成为人们行事做人的楷模,成为人们追求高尚远离卑鄙的精神动力。妈祖精神所具有劝善、求真、倡美的社会道德教化功能只要得到充分发挥,就能在社会上产生明荣知耻、倡导高尚的作用。当前中国处于社会转型阶段,出现人性浮躁,物欲横流,道德失范,社会失序,诚信缺失等现象,在社会道德滑坡情况严重困扰着人们的时候,一千多年前妈祖的事迹及精神可以成为我们的一面镜子,烛见我们的卑微,引发我们的反思,提振我们的道德。

      三、妈祖信仰的社会和谐作用

      妈祖精神的一个重要内涵就是妈祖的宽容和谐精神。北京大学陈寿朋教授认为:“妈祖信仰和其他民间信仰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它不强调等级观念。”“她自己是普通人,救助的也多是普通人。在妈祖文化的原始记述里,没有对其他人的过多训导,没有对别人的压迫与控制。她的追求,简单而直接,就是帮助别人、救助别人,而且不惜牺牲自己。以人为本,人类应该互相帮助、互相关心,妈祖精神的源泉就在这里。”妈祖的爱是一种超越等级观念、民族界限、性别差异的广博的爱,是一种无私无求的真诚的爱。它指向了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和真诚的关系。即使对于某些陷入错误甚至罪恶泥潭的人,妈祖也采取一种在惩戒的基础上劝其向善,让其改邪归正的办法,这在许多其他神只那里是较少有的。元代黄渊在《圣墩顺济祖庙新建蕃厘殿记》一文中对妈祖与其他诸神进行过比较,他认为:“他所谓神者,以死生祸福惊动人,唯妃生人、福人,未尝以死与祸恐人,故人人事妃,爱敬如生母。”妈祖是一尊不以生死祸福威慑人,而是一味保佑人的神,也正是妈祖精神中这种特有的内涵,使得妈祖这尊女性之神,具有了更多的母爱色彩,具有了更多的亲和之力。在发挥妈祖的道德教化功能的过程中,妈祖的这种神格特征,有利于调节人际关系,有利于促进人间和谐,有利于建设和谐社会。

      四、妈祖信仰的约束惩戒作用

      妈祖信仰作为一种民间信仰已逾千年,妈祖的精神已作为一种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为妈祖信众所广泛接受,在信众心里成为一种自我约束的力量。当信众做了违背妈祖精神的事情的时候,往往会产生某种心理冲突,会产生自我谴责心理。这是妈祖精神融入信众心里后所产生的一种自律心理。而作为神的妈祖,尽管它不以生死祸福威慑人,但她毕竟不是善恶不分、正邪不辨的神,她仍然对信众具有一种神的权威,依然会在冥冥之中对信众产生一种威慑力,让那些心存邪念欲行不善之事的信众产生某种畏惧心理。妈祖的这种神威,在一些文献中有过记述,元代宋渤在《顺济庙记》中云:“邦郡邑人奔走为祠享神,血食东南,人所信响,若验符契,有年矣。其光景见于肸响(音xīxiǎng,意:散布,传播。也作“肸蚃”),威怒奋于雷霆,骇人心目之事非一。”在妈祖的这种神威面前,信众担心自己会因为不善不德之举而受到妈祖的惩罚,从而产生一种心理压力,这是一种来自于神的他律。今天,我们正在建设一个法治社会,照道理,我们应当依靠法制的力量去惩恶扬善,而无须借助于神的力量。然而,现实社会虽云“法网恢恢”却并非“疏而不漏”,往往会有奸恶之徒乃至罪大恶极的大奸大恶之徒逃脱法律的惩处,特别是当社会上出现“无法可依”“有法不依”现象,奸恶之徒大量逃脱法律惩处的时候,人们往往转而寄希望于报应,寄希望于冥冥之中神的力量。这是现实社会中平民百姓的一种无奈的选择,也是一种社会的悲哀。

      五、妈祖信仰的心理缓释作用

      列宁说过:“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这一说法是正确的,实际上所有的宗教都具有麻醉作用。问题是并非任何时候、所有的麻醉都是不应该的。当人处于极度狂躁或极度痛苦的时候,要是无法获得心理的调适和精神压力的缓解,就有可能导致精神的崩溃。因此,一些人从宗教信仰中得到某种精神上的慰籍和心理压力的释放,是无可厚非的。我多次观察过妈祖信众在妈祖像前虔诚地上香,然后默默地祈求和诉说的情况,不由产生一种感觉,作为一个民间信仰场所,当民众有了一些在现实社会难以排遣、难以解决的烦恼和痛苦的时候,这种诉说和祈求不失为一种有效的精神解脱。他们寄希望于妈祖,向妈祖诉说着心里的痛苦或自己的希望,祈求得到妈祖的庇护和保佑。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获得了心理压力的缓释和精神上的解脱,增强了面对生活的信心以及与困难或灾难斗争的勇气,并可能从而恢复了正常的心理,回归正常的生活轨道。假如说这是一种麻醉,那末,对于那些可能陷入精神狂躁或精神抑郁的人来说,那应当是一种无害甚或有益的选择。有人说当今社会进入了一个“焦(焦急)郁(忧郁)碌(忙碌)”的时代,紧张的人际关系、复杂的社会现实、快捷的生活节奏使得不少人精神压力和心理负担过重。在这种情况下,对于大多数无法获得心理咨询和心理医疗的人们来说,宗教信仰不失为一种选择。我们无须视妈祖信仰的这种心理缓释作用如洪水猛兽,而应当合理发挥它对社会有益的作用。

      六、妈祖信仰的和平统一作用

      在中华民族复兴路上,有一个亟待破解的难题,就是大陆和台湾的关系问题。没有两岸的统一,就没有中华民族的真正复兴。大陆和台湾,同根同源,有着共同的文化传承,有着共同的民族意识。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两岸被一条浅浅的台湾海峡所隔断。我们需要架设各种各样的桥梁,来沟通海峡两岸,而妈祖信仰就是其中一个最好的沟通桥梁。妈祖作为海神,在沿海民众和台湾民众中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在台湾,妈祖信仰是最具有影响力的民间信仰,信众约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二,成为台湾民间第一大信仰。(《海上和平女神:妈祖信仰在台湾》曹曦艾明江 编着 福建教育出版社)妈祖信仰的力量不是任何政治势力可轻易遏制的。 1989年5月6日,200余名台湾同胞冲破台湾当局的禁令,乘船直抵湄洲朝拜妈祖祖庙。 1997年1月至5月,湄洲妈祖金身巡游台湾103天,驻跸36个宫庙,接受台湾妈祖信众1000万人次的朝拜,在台湾岛内引进了巨大反响。2002年7月25日,妈祖金身直航澎湖,万人朝拜,轰动一时。2004年湄洲祖庙祭典团赴马祖岛贺诞举祭。2005年,连战和宋楚瑜先生分别为湄洲妈祖祖庙题词:“神昭海表”,和“圣德配天”。 2006年9月,台湾四千三百多名信众抵达厦门,与大陆台商、妈祖信众组成七千人的进香团,赴湄洲拜谒妈祖。2009年2月13日,台湾妈祖信众在两岸基本实现“三通”之后,首次从台湾直航湄洲岛祖庙进香。2009年5月15日,台湾妈祖信众直航湄洲进香活动成为海峡论坛的首场活动……在台湾某些政治势力企图以文化台独来阻隔两岸,割断两岸传统文化联系,割断台湾的精神及文化脐带的时候,妈祖信仰以其特有的影响力冲决了那些人为的樊篱,发挥了沟通两岸的桥梁和纽带作用。正如台湾学者郑志明所言,“对台湾方面而言,到大陆进行谒祖、进香、迎神的意义,不仅只是一般祖庙情结的文化寻根梦而已,同时也加强了信仰仪式的文化传承”。妈祖信仰成为维系两岸血肉亲情的纽带和跨越两岸历史鸿沟的桥梁,在海峡两岸交流中发挥着积极的作用,随着时间的推移,妈祖信仰将在祖国和平统一大业中显现出她越来越大的作用。

      七、妈祖信仰凝聚海内外华人的作用

      妈祖不仅仅是中华民族的航海守护神,更重要的是妈祖信仰已经成了海外华人“民族认同”的精神力量,通过妈祖信仰,海外华侨华人表现出中华民族炎黄子孙特有的凝聚力和向心力。2008年由中国侨联等主办的第三届湄洲妈祖·海峡论坛在莆田举行,来自13个国家和地区的100多名侨领及专家学者就论坛主题“妈祖文化与华侨华人”的讨论尤为引人注目。在讨论会上来自菲律宾中华总商会的卢祖荫指出:“海外的华人社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妈祖宫庙和同乡会馆或商会是一体的,妈祖庙不仅是当地华人社区的政治中心及社区中心,也是其精神支柱。”新加坡迄今已有140多年历史的福建会馆,当年就是在以妈祖为主神的天福宫内设立的。粤海清庙是潮州人祭祀妈祖的主要庙宇,于1845年成立的义安公司,1925年设立的潮州八邑会馆,跟粤海清庙都有一段密切关系。于1909年创立的福州会馆与妈祖的信仰也有着密切的历史渊源。海南人方面也是先有天后宫(1857年),后有海南会馆的。广东人方面,宁阳会馆和广西暨高州会馆都供奉妈祖。妈祖信仰不但在血缘和地缘组织上发挥了团结的作用,它也在业缘组织上产生相同的功能。比如新加坡红灯码头电船公会、新加坡摩哆船主联合会、炭商公会以及其他与航海业、渔业相关的业缘组织都有祭祀妈祖。祭祀妈祖的庙宇,有的是南来华人移民子弟接受启蒙教育的场所。1849年在福建会馆天福宫旁设立的私塾崇文阁,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妈祖信仰崇尚善与爱的力量,随着时间的推移,海外华侨华人将之扩展为“和平、和睦、和谐”的范畴。旅居海外的华人,身处不同的世界观、价值观下,体认着与中华文化截然不同的文化氛围,正是妈祖信仰促进了华人内部的团结和谐。妈祖精神将成为凝聚海内外华人共同实现中华民族复兴伟业的一条重要精神纽带。

      中国侨联主席林兆枢认为,海外华人与住在国人民的和谐同样重要。海外华人与住在国人民有着不同的生活习惯,不同的处世规则,这种种不同归根到底都是源自于不同的文化背景。融会贯通、博采众长是海外华人立足当地的根本途径,而妈祖精神所提倡的“包容、大爱”正是海外华人与住在国人民和谐共处的关键。事实上妈祖文化也已经得到了外国民众一定程度的认同。比如,在1954年时,全世界天主教在菲律宾举行祈祷大会,教皇就曾特封妈祖为天主教七圣母之一,并隆重为妈祖加冠。

      本文只是探讨了妈祖信仰的部分社会功用。妈祖信仰的社会功用将随着妈祖文化的进一步建设和传播而逐步得到更大发挥。(愚言)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