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谢“毒舌”骂出大官

    谢“毒舌”骂出大官

    点击查看原图

      宋代陈次升,仙游善化里人,自幼寒窗苦读,只盼功成名就。有一年冬天,次升来到九鲤湖,祈求仙公赐示。梦里仙公告诉他:“功名成就否,回家问尔嫂。”次升醒后感到很为难,因平素与嫂子有隙,不便问话。次日,他在家里的厅堂上踱来踱去,几次见到嫂嫂却难以启齿,急的进进出出,忽左忽右。嫂嫂对他的反常举动很是厌烦,这时恰巧小侄儿到厅堂上玩耍,便趁机指桑骂槐,拉着自己的儿子喝道:“快走开,‘大棺’要抬过去啦!”次升一听,即刻叩拜:“多谢嫂嫂好谶。”原来,嫂嫂本意在于骂陈次升是装死人的“大棺”,可巧“大棺”与“大官”同音,谶出个好兆头。次升果于神宗熙宁六年登癸丑进士,先后任安丘知县、监察御史,累官至朝散大夫。

      这是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画面描写了次升兄嫂的刻薄、冷漠一面以及对小叔子充满敌意的情态,而陈次升在进退两难、处于十分尴尬地步之后最终在矛盾爆发的一瞬间获得的“转机”。 兄嫂余怒未消,拽着小儿用自己作“防线”,再将内心对小叔子的不满情绪通过对不谙世事小儿的责骂发泄出来,既充满生活原味又十分机智。且看三个人物的各自表情和动态:陈次升遭受兄嫂刻毒言语刺激后反而殷勤地表达谢意,兄嫂对这一反常举止的一时难以理解、转身现出诧异情态,小侄儿依偎在母亲身后对大人即时行为的不解眼神,使得这一情节产生了戏剧效果,由此激发读者不得不循着画面去进一步探究故事的原委和机趣。

      着名剧作家郑怀兴在《读〈九鲤湖梦墨〉》文中特别指出:“梦例中有一则“谢‘毒舌’骂出大官”,也发人深省。虽然说宋人陈次升把嫂嫂本意在于骂他是装死人的“大棺”听成是“大官”而拜谢她的好谶,但何尝不是在赞赏陈次升有容人之雅量,方有远大之前程?”由此可见这则故事所蕴涵的现实意义。黄叶 文/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