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枫塘宫传奇

    枫塘宫传奇

      仙游枫塘宫存有四幅妈祖圣迹故事图轴,这是所有涉及妈祖文化的专家和广大妈祖信众所熟知的。这四幅图轴首次亮相,是在1987年“妈祖千年祭”期间莆田市博物馆举办的“妈祖源流展”之中,行家和观众视为“惊艳”,是此次展览的至宝。当时我看到它时,除了赞叹其内容、画工和完好程度之外,心里有个疑问:它是如何逃过“文革”破“四旧”这一浩劫?又是谁将其收藏并在当下最佳时机献出来的?我问主办者林祖良,他语焉不详,神神秘秘。于是这个疑问就一直留在我心底。

      2010年夏天,编稿之余,随莆田学院刘福铸教授和湄洲祖庙周金琰赴仙游几个宫庙看壁画,也包括去枫塘宫看那几幅宝贝图轴。他们有拍摄任务,而我其实是冲着解开心中长留的那个疑问而去的。

      到了枫塘宫,接待我们的宫庙负责人很热情很客气,但推说保管图轴的人外出,无法取来观看。刘教授与周金琰颇觉失落,我却无所谓,因为“醉翁之意不在酒”。我赶紧拉住几位老人,向他们询问我最关心的问题。据老人们回忆,这四幅图轴“文革”前一直是挂在宫庙的墙上作为妈祖神像的陪衬。可到了“文革”,宫庙难保,神像难保,信众的安全也难保,大家躲都来不及,谁还敢提“妈祖”二字,谁敢关注四幅图轴,只求安度日子,免被拉出去批斗。一直等到“文革”后,上世纪80年代初,渐渐风平浪静,有些人偷偷在原址复建宫庙。没料到宫庙盖好,又刮来一阵风,上头说复建宫庙属封建迷信必须拆掉,除非能证明此宫庙有文物价值。这时人们才猛然想起那四幅图轴,那是清代的东西,是文物啊。可是百寻不见,也许早就被破“四旧”的红卫兵烧掉了。正在人们焦急无奈之际,忽然有人说,这四幅图轴还在,是由本村的林栋成秘藏,这真是天大的喜事。接下来的故事就顺理成章了。为了保住枫塘宫,大家一起动员林栋成把画献出,重新挂上,又请来仙游文管办的人来看了,说这是清代文物,与枫塘宫紧密相连,枫塘宫不能拆,可保护。

      故事说到这,我已听得入迷了。我赶紧问,这位林栋成还健在吗?老人说,在、在、在,他就住在宫旁边不远。我迫不及待,央请他们找他来见见。不一会,林栋成果然来了。我仔细打量,他约70来岁,体形偏瘦,但五官棱角分明,透出一股英气。我问了最最重要的问题,他是如何将图轴藏起来,且一藏那么多年的。他的回答终使迷雾廓清,让我豁然开朗。

      原来,林栋成“文革”前是村治保主任,家里长辈都是妈祖信众,称妈祖为祖姑,他也颇受影响,平时常去枫塘宫,对那四幅图轴十分欣赏。1966年破“四旧”甚嚣之时,有一天乡里召集干部和治保主任开会,布置各村拆宫庙的突击行动。林栋成开完会,连夜赶回家,他趁月黑风高摸进枫塘宫,迅速取下那四幅图轴,回家秘藏于阁楼上的一个木箱中。他知道此事有“成煞”,一旦传出去,只怕性命难保,因此对谁也不说,就连家中父母兄弟妻儿也一概不提。第二天红卫兵闯进枫塘宫,砸了神像拆了庙,虽有一位公安干警提起那图轴的事,但林栋成跟这位公安熟,敷衍几句就瞒混过去了。一晃十多年,“文革”结束,人们对当年如何拆庙早已淡忘了,要是没有这次重修枫塘宫,也许这画就一直躺在林栋成家阁楼上的那个木箱中沉睡。不过,在政治气氛渐渐宽松后,林栋成曾无意中向自己兄弟提及此事,于是,这就成为乡亲们找回图轴的唯一线索了。为了保住枫塘宫,林栋成毫不犹豫地献出图轴,让其重见天日。乡亲们夸奖他感谢他,他只淡淡一笑,说这也许是妈祖的旨意吧。

      谜底揭开,我的心愿得到满足。我问他,为何外界从未提及他的功劳他的名字。他说,当时来借图轴去莆田展览的人也没问呀,况且事情很平常,有什么可说的。我说如果我在文章中写出他的真实姓名,他不介意吗?他点头表示可以。

      在离开枫塘宫回莆田的路上,我还在想刚刚谋面的林栋成。几十年来,人们只一味关注那四幅珍贵的图轴,却没有人关注图轴的收藏者,这有点悲凉。据说,文物讲究“传承有绪”,如果不了解这四幅妈祖圣迹故事图轴的收藏历程,那么鬼知道这些画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又有谁知道这些画是真的是假的?其实,关注图轴固然重要,关注在非常时期冒险收藏图轴的人一样重要。学圃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