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金鲤朝天的传说

    金鲤朝天的传说

      枫亭镇西南部枫慈溪中段有个行政村,位于溪岸的南侧,叫溪南村。村东面与东宅村赤岭自然村毗连,西面依园庄镇塔兜村交界,南面跟泉州市接壤,北隔着枫慈溪相望的溪北、霞社两行政村相峙。全村辖13个自然村,人口约4000多人,其中有个自然村靠枫园公路之侧叫程厝。

      据民间流传,程厝有一个美丽动人的神话传说。话说晋“永嘉之乱”(307-312年),中州动荡,中原多事,洪水灾害频繁发生,庶民生活苦楚难言。其间有一户姓程人家,畏难怀居,举家南渡,主人程玉明携妻带子,从河南固始老家出走南行,浪迹天涯行乞求生,过着风餐露宿的悲惨生活。随着岁月的推移,进入闽中地界,尔后行乞到仙游县唐安乡依仁里,即今溪南村,后改为依安里,明代并入慈孝里,今天枫亭镇慈岳五个行政村。

      初夏的一天下午,皓暑炎热难奈,程玉明同家人就在路旁的一棵大榕树下休息乘凉。他向四周远山眺望,只见山峦叠嶂,绿草怀珠,遍地野花绽放,林间禽鸟啼叫着悠扬动听的歌声,又听到枫慈溪的溪水潺潺地流淌声。他看到这个山青水秀,风光如画的山间画卷,真是世外桃源,顿时心情感到无限喜悦和兴奋。

      是时,太阳将近西坠,他家就到邻近农家求乞讨饭。天色渐渐暗淡下来,因此地生疏,举目无亲,当夜只好宿寄大榕树旁边的一间草屋过夜。由于一天的路途奔波,程玉明已经筋疲力尽,卧在草堆上面入睡。熟睡间,朦朦中得了一个奇梦。仿佛见到一位白眉老翁,手持拂尘,走到他跟前,双手作揖,并言道:“老弟河南千里行,今到溪南村里临,此地比起河南好,在此肇居子孙兴。夫妻勤劳来谋生,开科发达添人丁,和睦乡里众人好,定会发财享天年。”玉明醒后觉得蹊跷,就把梦幻情景告诉爱妻。其妻悟出这是仙人指点迷津,意味今后咱家有个好兆头,真是吉祥如意的梦。夫妻俩商议后便决定暂时留居此地度时光。

      程玉明夫妻是对老实憨厚、勤劳俭朴,助人为乐的人。先给当地财主做帮工,后又租耕佃田,栽种农作物,农闲时上山打柴,肩挑到枫亭南街草市头出售,或时开垦荒地栽植蔬菜,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自耕民的生活。并生育三男二女,生活过得很甜蜜。经过多年的拼搏,积余了银两,就在此地择土取仁,盖着一座土木结构的简朴的房屋。这是程氏所居叫“程厝”的缘由。

      程玉明到了晚年,请了一位地理先生为其择地建茔,经过多方寻找,最后找到在白牛山山腰有一穴风水宝地,叫做“金鲤朝天”。这处风水宝地非同一般,葬下百年之后,人丁兴旺,子孙都有出人头地,成为溪南村的望族,荣耀一时,名播连江、慈孝诸里。后裔为了纪念先祖积德行善,盖起一座程氏宗祠,名曰“程祠”。又在祠宇之侧盖起宫宇,供奉仙人的恩惠及诸神尊,名曰“龙泉宫”,因宫宇距程厝宗祠之侧,世人俗称“程祠宫”,一直传承至今。其宫联书有“威灵显赫护国庇民,执掌森严位列大人”。

      历史沧桑数百年,有一年冬至节,其后裔山上拜祭祖墓,却发现墓穴里溢流一股泉水,浸湿墓埕,人们误以为是湿尸地,有碍先祖的安息。尔后就请了一位地理先生相卜,建议最好还是把坟墓迁移。孙辈认为地理先生建言有理,决定动工迁移。因坟墓是用“三合土”,加糯米构筑,非常坚固,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墓穴撬开,却发现墓穴后边有一股泉水在流动,奇怪的是,还有许多金鲤鱼朝天跳跃,确是一处风水宝地。于是立即用白灰浆堵住,并加固,以防泉水向外流失。结果金鲤鱼被白灰浆毒死,致使这个宝地被毁破。于是程氏族人逐趋败落,人丁锐减,部分后裔外迁异地肇居。至今溪南只有陈、李等姓氏族人,程姓族人几乎不多见了。  吴春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