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萧一平:妈祖文化研究的开拓者

    萧一平:妈祖文化研究的开拓者

      出于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和对一位逝者的承诺,我于2010年初接过蒋维锬老师的遗稿,开始着手旷日持久且充满艰辛的《湄洲妈祖志》编纂工作,至2011年11月终于完稿成书,出版发行,了却一桩心事,亦藉以告慰九泉之下的蒋老师。两年间,批阅资料,钻研史书,同时也涉及许许多多有关妈祖文化的人与事,林林总总,琐琐碎碎,其中有些已被化为文字,有些因志书的规范要求而无法采用。然偏偏这些遭弃的材料反倒更有趣更生动,每每有遗珠之憾。为此,我在编稿之余,将其稍作记录,然后整理成文,冀能充做志书之补。

      妈祖信仰在“文革”中同其他民间信仰一样被禁,除了极个别虔诚的信众在家偷偷祭拜之外,社会上根本见不到真正意义上的妈祖庙和妈祖神像,更谈不上有人去研究它。直到改革开放之后,思想禁锢稍显放松,于是在妈祖的故乡莆田率先出现了“敢于吃螃蟹”的第一人。有人说,莆田第一个接触妈祖题材的研究者是蒋维锬,他于1978年7月在《文物》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涵江天后宫的明代星图》的文章,算是“文革”之后第一篇涉及妈祖文化的文章。有人说,应当是萧一平,因为他于1985年的全国民俗学年会上提出“妈祖学”研究课题,自己也率先写出几篇学术论文,引起与会许多学者的兴趣,甚至使日本鹿儿岛大学教授下野敏见慕名前来湄洲岛实地考察。我的看法是后者萧一平。理由是,蒋老师那篇文章尽管发得早,但文章意在天文图而不在天后宫,而萧一平不仅登高一呼,而且身体力行,单独抛出几篇专论妈祖的论文,如《海神天后东渡台湾》等。至今记得第一次看到萧先生将文稿呈送林文豪先生审阅时,那文稿还是用粗糙的纸张油印的,印象深刻。

      萧一平是莆田城区一所中学的老师,多才多艺,能言善辩。我年少时常见他在我家对面的一个铺面中下棋。店主外号“耶稣恩”(笃信基督教),是个象棋迷。店中常有棋师对弈,萧一平是此中佼佼者,他曾连续夺得数届莆田县象棋比赛冠军,可见棋艺相当了得;此外,他还常在古谯楼上摆案说书,说些三国水浒或地方历史人物故事,听他说书的听众很多,至今一些年长者还会提到他。他嗓门大,语速快,思维敏捷。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常在“耶稣恩”店门前与莆田另一个“别古”的人——“近视聪”抬杠争论,双方常争得面红耳赤。那时我只是个懵懂小孩,所以往往“鸭母听雷公”,不得要领。但我印象中“近视聪”稍逊一筹,萧先生更有内涵。

      据说,当时莆田文化人陈佳润曾撺掇萧一平往妈祖研究方面下些工夫,并提供资料,同他切磋,甚至最早涉及“海峡和平女神”这一新名号。萧一平在陈佳润协助下,初战告捷,文章颇有影响。后来,他一发不可收,又发挥其口若悬河的特长,说动地方领导,策划主办了1986年的“妈祖诞辰1026年学术讨论会”。这是史无前例的第一次,尽管规模不大,但影响深远,会后将会议论文辑成《妈祖研究资料汇编》一书,开创了妈祖信仰研究的新局面。

      如果就这样一路走下去,我估计萧一平先生无疑将成为一位妈祖研究的权威专家、学者。

      可是命运捉弄人,萧一平先生不幸于1987年夏天突然病逝,他的妈祖研究事业戛然而止!这不能不说是莆田文化界的一大损失,是妈祖研究工作的一大损失。

      斯人已逝。饮水思源。每当我看到眼下越来越旺的“妈祖热”,看到不断涌现的妈祖研究丰硕成果,便不由想起萧一平先生这位开拓者,心中默默向他致敬,为他悼念。学圃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