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文化综合>聚焦涵江传统

    聚焦涵江传统

      四大名镇首涵江

      曾意丹

    点击查看原图

      东方廿五坎

      清末,闽地沿海有四大名镇:金峰、石码、石狮、涵江,有着丰厚历史文化底蕴的涵江实居四镇之首。

      涵江历史上是个育人文化、海洋文化、商业文化发达的古镇。延福山下的黄巷村,是黄氏宗族聚居的村落。唐开元年间,桂州刺史黄岸在任满经海道返乡途中,为避风浪在此登岸,见此地山水佳胜,便决定将在侯官(今福州)黄巷的家迁至此地,称“涵头黄巷”。一百多年后,留在福州的一支后裔黄璞也迁到“涵头黄巷”。涵头即现在的涵江。

      黄巷的后人始终不忘始祖黄岸。黄岸墓保存完好,位于东南香米业公司旁。墓平面呈风字形,中间的封土墩用三合土护顶。封土后的墓屏墙正中有一块墓碑,额书“入莆始祖”,下书“唐进士桂州刺史封开国公谥忠义黄公墓”。

      公路旁是“黄冈祠”,这座祠堂是纪念黄岸的祠堂。入门在祠前的地坪上有一口井,为黄岸五世孙黄妙应所凿。地坪两侧有石望柱和石像生:角端、虎、马及文臣、武将。这是从明代大理寺少卿黄巩墓前搬来的。从朱熹所撰的《唐桂州刺史封开国公谥忠义黄公祠记》碑中所载,可知黄冈祠始建于唐昭宗太顺元年(890),现存建筑为明、清重修,为二进建筑,皆系硬山顶砖木结构。头进祠厅高悬“黄冈祠”匾,二进祠厅内的神龛供奉着入莆始祖黄岸及历代黄氏名人的画像:唐末五代名臣、诗人黄滔,大儒黄璞;宋代宰相黄镛,状元黄公度;明代方志学家黄仲昭,大理寺少卿黄巩,布政使黄琏等。

      黄巷还有后人将黄璞故居改建成黄璞祠及黄巩祠。通过祠堂所介绍的内容可知,黄氏一族历代就有进士二十多人,所出的名人很多,这也反映了闽地育人文化的成绩。黄巷村在唐代还出了两个著名高僧,他们是同胞兄弟。兄为妙应(俗名黄文矩),是囊山寺的开山祖。弟法号本寂(俗名黄崇精),19岁时在福清灵石寺出家。咸通初,云游赣州高安,拜洞山良价为师,参禅十年。又赴曹溪参拜禅宗六组慧能之舍利塔,归途经过江西临川荷云山,便卜居此地,并改山名为曹山,弘扬禅宗。他和洞山良价创立了曹洞宗。兄弟俩在父母去世后,舍俗家旧宅为国欢寺。这些都体现了闽地宗教文化在禅学方面的成绩。

      离涵江老城区不远的三江口为对外海港,航运业十分发达,涵江很早就有人出海到南阳谋生,因而涵江是侨乡。总之涵江是个海洋文化发达的地方,盐业非常兴盛。盐在中国历史上是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物质。盐有岩盐、井盐、池盐,最大宗的还是海盐。古代皆用煎煮海水成盐,费力、费事、费钱,产量也不高。发明晒盐法是一个革命性的突破,这个突破就发生在涵江。时为北宋初年,是由家住涵江东山(今涵江涵东苍然居委会辖地)的陈应功发明的。陈应功曾规劝割据一方的陈洪进纳土归宋,顺应国家统一的潮流,有功于北宋的统一大业。宋太平兴国七年(982),仙游林居裔起事,陈应功奉命率军征讨,在战斗中阵亡。关于晒盐法的发明有个故事。

      陈应功有一天在家用海水磨墨写字,待砚台干了之后,发现砚池有盐粒出现。这一发现给了他很多启发,他想如果把海水灌到小池里,借助日晒,海水一干也会出现盐粒。他做了几次实验,屡试不爽。因而由发现进而发明了晒盐法,将海边滩涂辟成盐田(盐池),底部铺上瓦片,借助潮汐,潮涨时,用闸拦住海水,借助日光将海水晒成卤水,再渐渐结晶成盐粒。这样就节省了大量燃料和人力,工效大为提高,产量也大增。因而晒盐法的发明也是闽地开拓创新文化的重要内容。此法教给老百姓后不胫而走,迅速传向全国沿海地区。陈应功被盐民尊为“盐宗”、“盐神”、“盐公”。在涵江的紫璜山,老百姓建灵显庙供奉他。

      因三江口港海运发达,涵江成为商品重要的集散地,兴化府许多富商也汇集于涵江。如黄石遮浪头陈油泉、陈湖泉、陈济泉三兄弟迁涵江创业,以经营农肥豆饼致富。20世纪30年代,陈氏三兄弟曾合资在前林沟东岸建起占地6亩的巨型栈房贷仓25爿(后又续建4爿),人称25坎,实为29坎。这栈房货仓长200米,外围还加盖连续券拱的骑楼,十分宏伟。这座巨型栈房货仓容量极大,在涵江数第一,每年有五六十万块豆饼从这里进出。

      涵江后坡埕河南岸,有一座双茂隆旧居。这是仙游籍经营蔗糖、纱布的巨富徐启棋三兄弟所建的豪宅。涵江老城区里还保留着许多商人的大厝。

      涵江历史上很重视文教事业。在紫璜山有孔子后裔的聚居地。孔子的四十一代孙孔仲良,于唐宝历(825~827)年间任莆田县令,见涵头环境甚佳,便定居下来。子孙繁衍,遂成孔氏一族的聚居地。三百年后,朱熹经此地,考察了涵江孔氏家族遗留的告身及家谱,与山东孔家的袭封家谱相符,证实当时族长孔宜户(孔仲良八世孙)为孔子四十九世孙。他将此事告知兴化知军,此地便被命名为“阙里”(俗称“孔里”)。宋理宗景定四年(1263)兴化知军杨栋与涵江镇官郑雄在山上建涵江书院,同时建有孔庙,历代有修缮和扩建,书院前还立有“正学门庭”木坊,明嘉靖年间被倭寇烧毁。清康熙元年(1662)重建,嘉庆十九年(1814)涵江士绅又募建孔庙泮池前“正学门”。

      “文革”十年浩劫,孔庙、书院被拆。房地产开发时,又遭到破坏。现仅存紫璜山下宫下街旁的正学门、泮池和通山顶的49级台阶。这里不但是涵江文风昌盛的标志,也是莆田文化兴盛的标志。那49级台阶的来历,据说就是因莆田学子参加全省乡试,中举人数常居各府之首,有时中举达40多人,过八闽半数。

      涵江孔里是闽地文化昌盛、育人文化成绩显著的象征之一。在涵江还能见到蔡襄修的“端明陡门”(水闸)等文物古迹。

     

      白塘秋月话洋尾

      曾意丹

    点击查看原图

      白塘秋月

      白塘是汇聚泗华溪、木兰溪诸水而形成的一个面积数百亩的大水塘。这里清波粼粼,月色如银,满眼但见一片白,故名白水塘。这里河渠港汊交错,长桥短桥勾连;依依垂柳,萋萋芳草,好一派旖旎风光。“白塘秋月”成了莆田一大名景,古今诗人多有吟咏。清朝林舟津就有《白塘秋月》诗:“白塘秋水远连天,沙岸鸥凫掠钓船。万顷琉璃波荡漾,一轮水镜月婵娟。荻花萧瑟银鲈美,桂子芬芳玉兔悬。胜景莆阳应不负,扁舟赤壁拟坡仙。”

      白塘岩边有一座洋尾村,这是一座历史文化名村。这个村是李氏一族聚居的村落。宋咸平二年(999),唐朝江王的十四世李伯玉由南安迁入白塘洋尾。由此可见,洋尾村人是唐朝的天潢贵胄陇西李氏的后代。

      这个村古民居、古祠很多。有纪念宋代李富的李富祠。李富祠是由李富故居改建成的,为明清建筑,祠堂坐北朝南,有二进建筑,头进为门厅,二进为正厅,面阔三间,进深四柱,悬山顶。正厅有李富着官服的坐像,墙上悬挂有反映李富生平事迹的图画,以及李纲、文天祥、郑岳等人为李富祠题的词。祠内还有一通《永思堂碑记》。大宗祠也是为纪念李富而建的,始建于明初,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重建。

      在白塘湖边的古官道上,还有三座牌坊:“佥判第坊”、“白塘科第坊”、“柏府归荣坊”。科第坊上悬挂有一块长长的“白塘科第”匾,记录有李氏子孙的科名。李氏有功名的人很多,这正反映了洋尾村科第之隆盛,也说明了闽地育人文化的成绩。

      宽阔的白塘湖心有个浮屿,屿中有一座妈祖行宫。这是李富当年带兵经海道北上抗金,在海上遇到巨大风浪,祈求妈祖保佑。果然不久风平浪静,李富带兵顺利抵达抗金战场,并打了胜仗。返乡后,李富为谢妈祖,便在浮屿上建了妈祖行宫。

      洋尾村确实承载着历史,我们在这里读到北宋抗金的历史。

      李富(1085~1162),字子城,号澹轩,是唐宗室江王之后。由于家境殷实,李富从小既学儒又学武,成了文武双全的人才。但他无心科举功名,平时热心公益事业。他所处的时代,正是国家多难之秋,金兵屡侵中原,生灵涂炭,天下不宁。李富一直盼望能有机会报效祖国。

      靖康二年(1127)金兵又一次大举南侵,攻陷北宋帝都汴京,掳走了宋徽宗、宋钦宗父子两皇帝,史称“靖康之变”。康王赵构登基于南京(今商丘),起用李纲为尚书右仆射(右相)。值此国家危亡之秋,主战派李纲致书宗亲李富,促其举义兵抗金。同时高宗也下诏各地起兵勤王。李富经过一番思量,毅然输财募兵,他招募了兴化子弟兵3000人,自带粮饷、武器,从海道乘船北上抗金。抵达前线,李富随韩世忠收复建州,攻克大仪,屡立战功,迫使金兵向北方撤退。在战斗中他总是“身先士卒,苦乐同谋”。他善于运用灵活多变的战术与敌人周旋,战胜敌人。所至之处,金兵“皆闻风丧胆”。宣抚使张渊赏识李富的为人与才干,向上推荐他出任殿前统制司干办公室官(简称制干)。他又积极向朝廷进言抗金复地主张,遭投降派秦桧所忌,并被降职。李富见奸臣当道,事已难为,因此便以母亲年老为由,辞官返回故里。

      在家乡,依然是古道热肠的李富,捐资在莆田县境内建造了大小桥梁34座。他还捐巨资修缮兴化军学,建卧云轩和梅峰书院,聚徒讲学,资助学子费用,培养了一批人才。郑樵、林光朝、黄公度、陈俊卿皆与他过从甚密,成为挚友。李富除了讲学,还著有《春秋注解》、《澹轩集》等书。

      绍兴八年(1138),李纲又致信李富,请他再次举兵出山,协助岳飞、韩世忠北伐。

      李富见秦桧仍当权,此举必无果,便复函李纲告以此意。果然在秦桧等奸人当道下,北伐计划无法实现,岳飞还被杀害。

      绍兴三十一年(1161)九月,金主完颜亮背盟弃约,挥戈南下。这时卧病在床的李富,听说有人从北方回莆田,急忙打听消息,得知宋军节节败退,李富长叹数声而气绝。

     

      大洋:奇山异水,道家圣地,科甲流芳

      曾意丹

    点击查看原图

      瑞云山全景

      大洋乡位于莆田市东北部,与永泰、福清交界。这里在古代是百丈镇辖地,也叫清源西里,曾是军事要地,明代设过巡检司,驻有军队。

      这里冬暖夏凉,山奇水媚,景色以瑞云山森林公园为甚。一进入森林公园,满眼绿色,流水淙淙,空气清新,让人赏心悦目。在这儿,你能见到古松、古桧、古槐、古樟、大树杜鹃等古树珍木,其中一棵古榕,据传已长千年,直径38.5米、围长12.1米,六七人手牵手才能抱住它。更应留意的是这里有恐龙时代遗留下来的活化石——刺桫椤、银杏、红豆杉等。

      我们沿着溪旁的小路进山,拐了几道弯,突然见到一道瀑布自天而降,这就是“凤尾瀑布”。它的怪异就在于它几乎是直接从一座山峰的峰顶悬挂而下的,峰顶哪来这么多的水?待我们跨过山溪小桥,沿着石蹬攀登到足够的高度,回头望去,这才发现,悬着瀑布的山顶背后还有一道山梁将此峰与远处一座高大的主峰连在一起,谜团解开了,原来水脉来源于主峰。这道瀑布犹如戏剧道具——挂在嘴边的长髯。真可谓白髯三千丈,飘逸且绵长。

      水是怪异的,山则更奇。这里是火山岩地貌,多奇岩怪石,酷似各种生灵和神仙。境内最精彩的地方就是永兴岩,也叫鬼岩。《莆田县志》记载:“永兴岩一名鬼岩,削壁可三十丈,上有飞瀑霏霏承留春夏间,若曳练然。旧有洞,可炬行。宋绍兴中,山鬼为厉,张真君以巨石封之,患息。今无敢发者。前即祀张公。岩左有石狮、石象、香炉、玉女诸峰。前有将军、石门峰,皆极形似,非他山可比……”

      在接近永兴岩时,环视诸峰,我们见到了正昂首朝天咆哮的“天狗吠日”,气宇轩昂的“雄狮守门”,慵懒斜倚的“老君望月”,对镜贴花的“玉女梳妆”,踽踽西行的“负重骆驼”……

      经过艰难跋涉,终于来到了永兴岩,这高耸的悬崖足有三十丈。正如明万历中莆田知县何南金在《永兴岩记》所述:“岩身光紫,圆腻直插,一幅云母屏,冠万山顶,特异它岩。”永兴岩基部有三个洞窟,洞内有洞。民间传说:宋绍兴年间,山鬼占据此岩,残害百姓,张真君特意赶来驱鬼镇邪,他将山鬼锁在里层洞内铁柱上,并用巨石封住洞口,平息了鬼患。张真君的民间道教信仰,影响甚大。他是永泰人,原是农家子弟,原来的名、号在其信仰地区所传皆不同,永泰说他是靠采薪、鬻(卖)锄头柄为生,所以别号“张锄柄”。而兴化府则说他原名张吉,福州说原名张其清,号慈观。关于他的除暴安良、驱魔除怪的传说故事也多有不同,但都说他被玉帝封为“监雷御史”。张真君信仰地区包括闽南、台湾、南洋。

      永兴岩的三个洞窟用工整的石块券成拱形洞。内部又用仿木结构的石柱、石柱础、石梁、石斗拱搭建成张公祖殿。三洞分别供张真君、观音、龙王等神像,并配祀有五谷神、土地公。石构建筑始建于南宋,元元贞三年(1297)重建,至正二年(1342)重修。文物考古学称为石窟寺艺术,然而石窟寺艺术多为佛教的石窟,而以道教为内容的石窟艺术则罕见,因而十分珍贵,已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张公祖殿前的石驳岸边有几株野山荔枝树(不属无患子科),他们的果实小,外形似荔枝,也有颗粒状红色外壳,食之甘美。我们就是口啖这似是而非的荔枝下山的。

      大洋乡兴学较早,宋天禧年间(1017~1021),方咏、方洞兄弟俩创办“寿峰义学”,在兴化府也算较早的私人学堂。宋熙宁九年(1076),清源西里(今大洋乡)凤博村人薛奕高中武状元。薛奕家族的入莆始祖有二说:一说是薛奕为薛仁贵的第十二世孙,薛氏的入莆始祖为薛德海,于唐玄宗时任莆田守备,从此落户莆田。此说不可靠。另一说则是薛氏一族为唐代全闽第一位进士薛令之的后代。令之的第六代孙薛延辉任莆田县百丈镇将,因而就在百丈镇安家落户。薛延辉的儿子薛峦于太平兴国五年(980)中进士,是兴化县(太平兴国四年立兴化县)第一位进士,历官至殿中丞。薛峦之孙薛利和为宝元元年(1038)甲科进士,累迁至屯点员外郎。薛利和早先无子,收侄子薛奕为嗣子。薛利和待其如己出,着意培养,文武兼修。薛奕在熙宁九年(1076)考中武状元。可见薛奕家族是科第世家,簪缨世家。有意思的是,同年文考,莆田延寿乡的徐铎高中文状元。宋神宗赵顼听考官上奏说文武状元皆出于兴化军,非常高兴。随即赋诗,诗中有句:“一方文武魁天下,四海英雄入彀中”。同一个地方(兴化军),同时夺得文武状元,这在中国科举历史上是很罕见的,是科举史上的佳话。薛奕、徐铎两位同乡互相祝贺,并结为儿女亲家。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兴化府科举隆盛,也体现了闽地育人文化的骄人成绩。

      民间还流传一个有趣的故事:

      考中状元的徐铎、薛奕两人相约一同衣锦还乡。两人来到河边,到底该谁的船先走谁后走成了难题,两人约定岀对联来定先后。徐铎让薛奕先出联句,薛出句:“二舟同行,橹速(鲁肃)哪及帆快(樊哙)。”这是个很难对付的谐音联句,暗含文不如武之意。徐铎一时没对上,就让薛舟先行,薛又客气了一番,最终是两舟齐头并进。此事徐铎一直耿耿在心。

      元丰五年(1082)八月,宋神宗依徐禧之议,在银州东南筑永乐城,以便对抗西夏国。西夏国倾全国之兵三十万,猛攻永乐城。宋援兵又被阻,城中乏水。薛奕在永乐城的统帅徐禧麾下,仍率兵英勇作战,头部中流矢,壮烈殉国,年仅34岁。

      又过了一些年,徐铎儿子娶亲,在婚宴中,乐队奏起喜庆的乐曲,触发徐铎的灵感,对出了当年薛奕出的上联。他的下联是:“八音齐奏,笛清(狄青)怎比箫和(萧何)。”徐铎对出下联后,想起壮烈殉国的亲家,不禁十分感伤……

      我们在大洋乡寻找凤博村,因是古地名,现在不知已改名什么,一直未能找到。但我们终于得知薛奕的墓仍保存完好,就在大洋乡孝慈村的山地上。那么孝慈村是否是凤博村?我们驱车至孝慈村,天色已黑,只好在心里留下一个让人牵挂的文化悬念……

     

      霞溪与夹漈草堂

      曾意丹

    点击查看原图

      夹漈草堂

      夹漈草堂在巩溪村的夹漈山上,离莆田城区约22公里。茅庐、草堂常住着一些有学问的人。诸葛亮躲在茅庐静观时变,终于被刘备三顾茅庐而请出来,翻云作雨,辅佐刘备成就了一番事业。而住过草堂茅屋的杜甫,曾经感叹茅屋为秋风所破。然而他以“语不惊人誓不休”的志向,经受住各种风雨的考验,用心血写出的诗,终于成为一代史诗。我们兴化这位住在海拔750米高的夹漈山上的郑樵,更是甘于寂寞三十多年,呕心沥血写出了一部700万字、传之不朽的史学名著《通志》。

      《通志》与唐杜佑的《通典》,宋马端临的《文献通考》被学术界称为“三通”,归入典章制度政书类的经典。然而《通志》与其他“二通”还是有些不同,虽然也可供研究典章制度的参考,但主要的是纪传体通史,从三皇五帝写至五代。《通志》的体例,正如郑樵所说,他参用司马迁之体,而异司马迁之法。他在设本纪、年谱、世家、列传之外,极有创意地另设了略。略共二十,自上古至唐,计有氏族、六书、七音、天文、地理、都邑、礼、谥、器服、乐、职官、选举、刑法、食货、艺文、校仇、图谱、金石、灾祥、昆虫草木等。其中氏族、六书、七音、都邑、昆虫草木为旧史所无,更具价值。他在史书著述上的创新,正是闽地开拓创新文化中突出的一例。兴化向来以“文献名邦”闻名,他与蔡襄、刘克庄、黄仲昭、郑纪、柯维骐是这方面最杰出的的代表。郑樵一生著述宏富,计有80多种,900余卷。除《通志》外,多已亡佚,仅存《尔雅注》、《夹漈遗稿》。

      郑樵(1103~1162),字渔仲,人称夹漈先生,兴化军莆田霞溪村(今广山村)人。他不走科举之路,居夹漈山上三十年,访书十载。既重视苦读文献典籍,也重视实地考察天文、地理、草木、虫鱼,他还虚心向渔樵野老讨教。他不满宋人空谈心性、讲求辞章的风气,推崇司马迁、刘知几,主张实学。在完成了《通志》之后,于绍兴三十一年(1161)上临安将书献给朝廷。翌年,积劳成疾,与世长辞。

      我们驱车至巩溪村,村口矗立着一座夹漈草堂牌坊,坊后侧有两棵古老的杜松树。夹漈草堂位于夹漈山五峰包绕的山顶盆地中,山中环境清幽。郑樵自撰的《草堂记》已有生动的描述:“斯堂也,本幽泉、怪石、长松、修竹、榛橡所丛会。与时风、夜雨、轻烟、浮云、飞禽、走兽、樵薪所往来之地。溪西之民,于其间为堂三间,覆茅以居。”

      这座覆茅的草堂,在郑樵去世后,宋乾道五年(1169年),知军钟离松易茅为瓦,成了瓦房。屡经风雨沧桑,草堂已十分破败,近些年进行重修。钟离松所题“夹漈草堂”扁早已不见了。现草堂院门的“夹漈草堂”扁为书法家沈鹏所书,背面的“夹漈草堂”扁则是文怀沙所题。草堂为悬山顶建筑,面阔三间,前面两廊房各位三开间。天井中立有宋高宗授予郑樵右功郎的圣旨碑。草堂左侧有涧水淙淙。丞相陈俊卿有《题夹漈草堂》诗:“流水三间屋,公曾半席分(另一半应指与其同居草堂读书的堂兄郑厚)。帝尝招此老,天未丧斯文。人去留青竹,山空只白云。升堂时想象,金石恍惚闻。”

      草堂神龛中,悬挂着郑樵像,堂中有许多名人如陈俊卿、郑侨等的题诗、题联。朱熹的题联是“云祁会梧竹,山斗盛文章”。朱熹曾亲自上山来拜访夹漈先生。那是朱熹刚登上仕途,往同安县任主簿时,途径湘溪,打听到在夹漈山上甘于寂寞苦读的郑樵,便上山相会。两位博学的学者谈古论今,相见恨晚。当天,郑樵以“四白”(白姜、白盐、豆腐、荞头)款待朱熹,并说,怠慢了。朱熹风趣地说,你这是尽山尽海款待我呀!笑声溢满草堂。这成了君子之交淡如水的一个典故。

      草堂附近有平坦巨石,据传为郑樵的“晒书石”。草堂后有一高台,上面有一尊郑樵读书的石雕像。再后有20世纪20年代,一位米行老板,也许是为儒商,出资建造的一座纪念郑樵的祠堂和庙堂。这是一座儒道兼具的建筑,已辟为郑樵纪念馆,馆扁为赵朴初所题。

      郑樵纪念馆是二进建筑,头进门厅与二进祠厅皆为悬山顶建筑。祠厅供奉着郑樵的神主牌。祠厅的对联为清末翰林张琴楹所作:“三十年力学不下山,度量包罗天地;五百部著书曾诣阙,精神贯彻古今。”祠厅左侧还建有紫竺亭,供奉观音大士。出紫竺亭边门,就到了郑樵的洗砚池遗迹。石砌的洗砚池有三池。逐层升高。上池为八角形池,龙头吐出泉水流入池中,再流入圆形的中池,中池复流入方形的下池。池畔有篁竹掩映,是个雅致的地方。

      郑樵隐居山上,并不是消极避世,当听到“靖康之难”的消息时,郑樵与堂兄都被震动了,多次上书枢密使宇文虚中,请缨抗金,收复失地。但在昏君权奸把持朝政的岁月里,连岳飞这位精忠报国的良将都被以“莫须有”的罪名冤杀。郑樵深感“有心报国,无路酬君”。

      绍兴五年(1135),堂兄郑厚再举礼部奏赋第一,走上仕途。孑然一身的郑樵便毅然投进夹漈山的怀抱,决心力学著述,心不旁骛。隐居山中,并非只顾享乐,而是力学著述,这是另一个角度的积极入世,为传统文化做出了贡献。

      郑樵还有一首《自题夹漈书堂》诗,讲述了山中的清苦生活:“堂后拖柴堂下烧,柴门终日似无聊。蓼虫不解知辛苦,松鹤何能慰寂寥。述作还惊心力尽,吟哦早觉鬓毛凋。布衣蔬食随天性,休讶巢由不见尧。”

      郑樵能有毅力完成700万字的《通志》及其他著作,自有他的思想动力和物质基础。为了进一步了解郑樵,从夹漈山下来,我们又到湘溪对岸的霞溪村(广山村)。很巧,我们在村中遇到一位75岁的老人家。他带我们到广山书院(亦名广业书院)旧址,这里原先是郑樵的故居,清乾隆时改为书院。一条水圳的水流正汩汩流过,村民正准备将书院重新修复。据老人说,在书院前,原有两口井,叫日井、月井。广山村整号夹在两条溪的交汇处,村东偏南为湘溪,村西偏北为庄边溪。郑樵出生于书香之家,祖父郑宰,熙宁三年(1070)进士,任过官。父亲郑国器是太学生。郑国器和苏氏夫妇共同在湘溪倡建苏洋陂,这个陂可使700亩农田受益。为了建陂,郑国器还卖掉不少田产,后人建有石构的小颛祠一座,纪念郑国器个苏氏夫妇。由此可见,郑樵的先辈就是热爱社稷及乡土的义士,为了民众的利益,可以捐出家产。郑樵的思想品德自然得益于先辈的言传身教,这就是郑樵能够在山中力学著述的思想动力。通过其父捐田产,可知郑樵的家境是较为富裕的。这就是郑樵能够访书十年,力学著述三十年的物质基础。可贵的是,郑樵在山中却过着布衣蔬食的节俭生活。

      另外一点,郑樵能编出700万字的《通志》及其他许多著作,必须有广博的知识,必须读许多书,参考许多书。而恰恰他出生在兴化军,访书主要在兴化军和闽南。这两地在宋代,文化都较发达,都是“海滨邹鲁”之地,有许多知名藏书家,他“遇有藏书之家,必留宿,读尽乃去”。这就是他能写出鸿篇巨制的外部条件。

      郑樵有一首怀念故乡、故宅的诗:“双鲤迴环认故居(村形似双鲤交会),门前日月井泉流;苏洋陂外添新景(指小颛祠),血食于今正未央。”

      郑樵的墓,由陈俊卿将其移至白沙灵源寺东,离此不远,现已纳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千年古刹国欢寺

      陈志平

    点击查看原图

      国欢寺外景

      国欢寺,是一座闻名海内外的千年古刹。它位于涵江区国欢镇塘西村国欢坡上。千年来,国欢寺曾多次兴废,重新修建。国欢寺历代高僧、名僧辈出,有唐代的妙应大师、本寂禅师;宋代的宗超;明代的超元;清代的诗僧明炜,以及近代的性莲禅师等。

      寺址系唐名僧妙应、本寂(中国佛教曹洞宗理论的创始人)兄弟俗家故居。妙应大师不仅是闽中第一高僧,也有人称他为“伏虎祖师”,他还是历史上著名的科学预言家;还先后创建今天的石室岩寺等寺院,并化缘重修灵云岩(今广化寺)和紫霄岩。由于德行高善,他颇具感召力,在囊山建寺院时,得到闽王王审知的援建,成为八闽禅宗丛林之一。本寂禅师则是著名的佛教曹洞宗的创始人。

      据载,该寺始建于唐中和元年(公元881年),闽中名僧囊山慈寿寺开山祖师妙应禅师与其兄弟本寂禅师二人都出家,其父母双殁后,于其双亲墓西侧的旧居建庙奉佛,献住宅而为寺院的。初名“延福院”,为囊山慈寿寺下院,后逐渐扩建为寺。后梁开平四年(910年)报请朝廷拨款建造佛像和赐额命名,适闽王王审知的长孙王昶出生,因赐匾“国欢寺”,寓以王孙出世举国同欢之意,并厚施,增建法堂与两庑,雕塑佛像。从此这地方就叫国欢坡,今涵江区国欢镇的命名也是由此而来。明嘉靖年间,国欢寺被倭寇烧毁。明万历四十年(公元1612年),僧人如忍和黄起龙及善男信女一道,重修国欢寺佛殿、“藏经阁”,他们重建主殿大雄宝殿,并且抄来经书一部,藏于藏经阁。清康熙八年(1669年)监院赵旻又把国欢寺修葺一新。民国35年(1946年)又重建。1989年得侨僧资助,重新修复。自唐以降,历代统治者对此寺重视程度从中可略见一斑。

      现存的国欢寺主体建筑物主要保留着明代的建筑风格,虽然规模很小,但透露着一种古朴浑重的气息。整座寺坐北朝南,占地面积4000平方米,整个寺庙掩映在绿树花丛中。四周围墙和寺前密植着蓊蓊郁郁的龙眼树;殿宇古色古香,山门上方挂着“国欢寺”三个大字,古朴苍劲。现存主要建筑物有山门、拜亭、大雄宝殿、法堂、两廊;大雄宝殿为重檐歇山式,抬梁结构,飞檐斗拱;面阔五间,高大宏伟,质朴典雅,虽已陈旧,仍不失昔日的雄伟庄严。在大雄宝殿屋檐下,有两枚刻有“太平天国”的木制钱币,堪称是该寺的一大特色。全寺以大雄宝殿为中心,金柱高大,斗拱叠架,柱础呈八角形,雕刻花卉走兽图案,生机勃勃;加建的一排排“美人望”(即排倚窗),富有乡土特色。两边回廊,给人以庭院深深之感。走进轩昂的大雄宝殿,正中供奉着元代雕刻的释迦牟尼佛像,其刻工细腻,线条清晰,颇为传神。在大殿的侧案上还供奉着超元的佛像。据说,超元是莆田僧人出国传教的第一人,也是莆田历史上第一位侨僧。他是明末清初时国欢寺的住持,字道者,为福州雪峰寺亘信禅师弟子。明永历四年(1650年),他东渡日本弘法、弘教,住持长崎崇福寺,传“盘王圭”派,日本佛教著名的“盘王圭派”就是他所创。明永历十二年(1658年)回国;康熙元年(1662年)圆寂于国欢寺。有《南山道者禅师语录》一卷留世。日文《盘王圭禅的研究》一书对他的生平行状和禅风均有评介和推崇。现在东京、长崎等寺有法裔数千人。可见,超元为中日文化交流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主殿内外楹联题刻琳琅满目,真、草、篆、隶美不胜收。石柱上雕刻有诸多名人的楹联,如林森的楹联“水碧山青看重现庄严还是本来面目;虎驯莲净示许多神化无非大事因缘”和“山似悬囊云气直从岩际出;僧来乞火莲花长向灶中开”;邑人江春霖的楹联“赖有金绳重兴梵宇;愧无玉带留镇山门”;张琴的楹联“欢喜诸天金经蟠贝叶;清出法界火宅现莲花”、“是辟支佛后身舍宅不离悟性;为须菩提说法太虚本即矢名”、“能及菩提心一念无非清净;同登极乐国众生皆大欢喜”、“法本无为心原清净;国名极乐山亦欢喜”等。

      眼前的一切带给所有来访者的感觉是晨钟暮鼓,诗韵悠悠;在香火缭绕处,风含古意,树摇幽情,千年古寺更显得幽深和神秘,让你无处不感受到悠远绵长的韵味。国欢寺既是宗教圣地,又是融合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于一体的旅游胜地。

      目前,国欢寺重修、扩建工作已经基本完成。高大的山门、庄严的天王殿、肃穆的大雄宝殿、清净的法堂、高耸的钟鼓楼以及双塔、藏经楼、方丈室、客厅等都已修葺一新。绿意嫣然的广场也成为各地游客以及附近居民休闲的好去处。

     

      囊山名刹与古囊列山献

      吴山

    点击查看原图

      囊山寺

      囊山海拔639米,位于涵江区江口镇西北部,古称古囊列山献,是莆田二十四景之一。囊山来自澳岭,与九华山、紫霄岩相连,鹤立于群峰之中,为兴化平原西北屏障。山上多为裸露的花岗岩,半岭处还有一列层层叠叠似古代炊具陶,又像一朵巨大的莲花。此山为什么称囊山呢?唐代莆阳文章始祖黄滔有句诗云:“山有重囊势。”意思说其山势犹以重囊,故名曰囊山。山上群岩耸立,有辟支岩、文殊岩、佛日山、古竹山、须弥台、伏虎石、鲎姆石等,又有降龙涧、半月池等,山奇而怪。故有“古囊列山献”之誉。

      山麓的古建筑群便是全国重点保护寺庙之一的慈寿寺,俗称囊山寺,离城有20公里。囊山寺座北朝南,背靠囊山,面临南北洋平原。寺的布局与莆田诸名刹基本相同,主要建筑物座落在中轴线上,依势而建,自下而上,有山门、佛殿、大雄宝殿等六进。左右两厢还有殿宇屋舍。面前第一进巍峨壮观的山门是1996年新建的,结构为城楼格式。上面的“囊山慈寿寺”题额是现代世界华僧会副会长释寂 法师所书。再上去第二进是80年代所建的山门。拾级而上第三进便是天王殿,中供奉弥勒佛。他笑口常开欢迎游客和信众前来观光朝拜。弥勒佛座后,那尊神像是韦陀爷,是寺院中的保护神。殿两侧四尊高大的神像是“四大天王”。

      绕过放生池再登阶上去,那是第四进大雄宝殿,它是寺的主要建筑部分。殿中供奉“三世佛”,中间那位是释迦牟尼;左边是药师琉璃光佛,他能为众生医治疾病;右边是阿弥陀佛,亦称无量寿佛。大殿两旁是十八罗汉。大雄宝殿的建筑物是清末按原式重建的,80年代进行整修。殿前那副石柱楹联:“伏虎初兴慈寿寺”,“敲鱼重振古囊山”。这副楹联反映寺的兴建始末。寺初建于唐中和元年(881年),名为延福院,为名僧黄妙应所建。相传因为他驯服二虎,常骑虎来来往往,所以后人称“伏”虎祖师,上联所指的便是他。光启二年(886年)重建,因闽王王审知为祝母寿,故改名为慈寿寺。光绪8年(1882年),僧通源决心重兴慈寿寺。他率领众僧手敲木鱼、口念佛号,四出化缘,鸠集建寺资金。经过几年的奔波,得到涵江商贾、侨胞和信众的支持,光绪11年(1885年)重建大雄宝殿。故有“敲鱼重振古囊山”之联名。目前,寺的建筑规模是在侨僧等的支持下逐步扩建的。现有建筑面积1.3万平方米,大小殿堂30多处,屋舍150多间。大雄宝殿后面那殿宇是第五进法堂。左边殿堂为“妙应祖师堂”,供奉唐代开山祖师黄妙应。

      寺内那块“虎石”碑刻,传说是伏虎祖师用竹杖所书。大殿左边下廊庑后面空地上有口千年古井,相传是唐景福元年(892年)妙应祖师率众僧开挖的,后人称为“唐井”。另一古井相传为宋代所建。“唐井”旁那大石槽刻有“无咎”两字,下刻“熙宁岁在已酉十二月谨题”。此物系是宋熙宁间(1069年)所造,至今也已近千年了。我们再到大厨房里参观三口大铁鼎。各个鼎直径一米高,一次可煮大米饭100斤,据说是明代铸造的,足以说明当时寺之兴旺。

      从寺后沿着石级登上辟支岩参观第六进祖师殿,祖师殿建在妙应祖师当年开山时静修处,是近年才建的。整个殿宇用36根石柱支撑屋面,右旁是新建的云涛轩。

      沿着山路,不远就是辟支岩。辟支岩,“其中可容数塌,旁有八小石负之。玲珑明澈,如窗棂然。”“岩石间有小窍甫径寸”,传说“时迸异香”。“前有二巨石,对峙如门,右有石,高广可二丈,后人因设药炉,茗碾于其上。”

      辟支岩下方有块特大巨石,俗称“鲎姆石”,高约100米,宽60米。这块巨石有“特异功能”,随着天气的变化,石色也随着起变化。这块花岗岩天气干燥晴朗时,石呈白色;受潮湿空气影响要下雨时,石变为湿灰色,南北洋平原基本可以看到,是一块天然的“晴雨表”。

      辟支岩西约一公里莲花石之处,那是天元岩、民国初年建筑殿堂清基时发现一块古铜钱,有“天元”二字,故名天元岩。可依槛向前方眺望,眼前南北洋平原的村庄、沟渠、田畴和城涵两地高楼大厦历历在目,是一幅很美的天然如墨鱼图。倚栏望去,兴化湾外海天一色,风光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此地真是一处登高远眺的好所在。天元岩后面山上群石累累。看那一块大石头如屋盖,下有岩石顶住,形成了不少岩洞。进入洞内,洞中又有洞,再入洞,又一洞,洞洞相连,人称如民居大厅和厢房,以及护厝,门户相连。如“江口林氏百廿间”。洞内姿态各异。入洞探奇,很是奇妙,其乐无穷。进洞寻幽探奇,如置身于仙境。

      囊山寺、古囊山自古就是莆阳名山胜景。寺前是古时驿道,有不少名人来此游览,并留下不少诗句。据载,自唐以来有莆田文章始祖黄滔,宋代名臣蔡襄,南宋著名诗词人刘克庄,宋绍兴状元黄公度,宋理学家朱熹,明景泰年间状元柯潜,明万历间宰相叶向高及近代名人等来此游览或借宿寺中。朱熹往同安任主簿时曾投宿囊山寺,有诗为证:“晓发渔溪驿,暮宿囊山寺”。

     

      东岳观

      金文亨   陈金海

    点击查看原图

      东岳观内戚继光立像

      福厦公路西侧,在锦江畔,有一座占地面积1092平方米的古色古香、宏伟、庄丽的道教庙宇——江口东岳观。

      东岳大帝即泰山神。很早时候起,人们就崇拜“拔地通天”的泰山,把它视为神。秦汉时,秦始皇、汉武帝为了寻找长生不老的“仙药”,都登封了泰山。这样,泰山神就成了“神司”中最高的一级。西汉末,兴起了“泰山治鬼”说。东汉时,为道教所吸收,把泰山神奉为东岳大帝,成为道教诸神之一。以后,奉祀泰山神,东岳大帝庙观到处营建。江口东岳观就是其中之一。东岳观为泰山分镇,东岳行宫,主要崇祀注生大帝。

      从荔城沿福厦路东北行十七公里,进入江口,西拐,经石门牌坊进入东岳观广场,东岳观西南首是戏台,西侧是花园。踏上石阶进入门楼。

      门楼正中高悬着“东岳观”镏金匾额,大门上对联:“东岳行宫宏道观”、“泰山分镇峙名邦”。大门前立着一对盘龙石柱,龙腾欲飞。

      跨入大门,又穿过盘龙石柱,为天井及两庑。正中为中殿。左联:“九华莲花地藏王”,右联:“普陀紫竹观世音”。中殿左边堂供奉地藏王,右边堂供奉观世音。两庑供奉六神像。中殿后,为拜亭,两旁为盘龙石柱,雕工精细,犹如蛟龙翻腾出海。对联:“作事奸邪尽尔烧香无益”、“居心正直见吾不拜何妨”。两庑,供奉八神像。正殿崇祀注生大帝。大门两旁供奉千里眼,顺风耳二守门神。殿前对联:“浩然正气满乾坤”、“天道无私昭宇宙”。注生大帝两侧也供奉文武神像。

      正殿西为中军府,供奉中军,东为文昌阁,供奉文昌帝君。门上匾额:“普育群英”。左联:“岱岳钟灵沾化雨”,右联:“锦江毓秀乐春风”。文昌阁原为锦江书院。光绪年间改建于迎仙寨。

      后殿混元宝殿,即无极殿,也为三清殿,重檐歇山式。中间神龛上方悬着“道元一无”匾额。崇祀上清(灵宝天尊)、玉清(元始天尊)、太清(道德天尊)。左殿崇祀西华王母。右殿崇祀昊天玉帝。

      东岳观创建于元惠宗至元二年(公元1336年)。原名佑圣观。明嘉靖年间,倭寇侵犯江口境,佑圣观被烧毁。明万历三十七年(公元1609年)重建,改名“东岳观”。后四年,立“岱宗天府”匾额。崇祯年间(1613年),莆田人、礼部尚书、书法家曾楚卿书写“东皇司命”匾额,这一嵌金巨匾仍保存着。清嘉庆十二年(公元1807年),重修。道光七年(公元1827年),莆田人、礼部右侍郎、著名书法家郭尚先书写一副对联:“风雨八纮来日观”、“壶华双笏觐天齐”。光绪三十一年(公元1907年),莆田人、监察御史、书法家江春霖书写:“累世蒙麻”匾额。1922年,东岳观又重修。1937年,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书写“五岳独尊”匾额。1987年,再次重修,并扩建,形成壮观的建筑群。现在的东岳观,包括石牌坊、戏楼、三门、中殿、正殿、观音殿、地藏殿、慈航殿、中军府、拜亭、两庑等,都是单檐歇山式,保持清代建筑风格。而雕塑和透雕盘龙石柱,更富有地方特色。

      东岳观左为公园,有廊庑、草坪、花木、华侨纪念馆。公园中,竖立一座“东岳神鹰”,展翅欲飞,象征着千年古镇江口似神鹰,展翅高飞,搏击长空,飞速前进。公园中还竖着伟大爱国者、民族英雄、抗倭名将戚继光立像。戚继光伫立着,顶盔掼甲,腰佩宝剑,栩栩如生,威风凛凛,给人以顶天立地的印象。以纪念明嘉靖年间戚继光率领戚家军二次援莆,驻兵江口,先后进军林墩、许厝,痛歼倭寇,平定倭患,立下丰功伟绩。

      江口可谓莆田道教集中地,共有七座道观,如崇清观,位于刘井,崇祀玄天上帝。创于宋。清达堂,位于杜宫口,崇祀清君。

      江口古名迎仙、锦江,有“锦江春色”之誉称,有“船母”(穴)的传说故事。道观为江口景色添彩。

      东岳观,每年都会组织庙会,举行隆重热烈的民俗活动,国内外游人、香客前来旅游、朝拜,热闹非凡。据统计,每年来此旅游朝拜的人达10万人以上。

     

      宁海桥

    点击查看原图

      宁海初日

      在兴化平原上,在木兰溪下游,飞架着一座莆田最大的古桥梁——宁海桥。

      宁海桥(又名东际桥)古为宁海渡,位于涵江区白塘镇镇前村和荔城区黄石镇桥兜村之间。这里宋代时为莆田重要集镇,又是重要港口。当时为渡口,名宁海度,是涵江、黄石以及南北洋平原间交通往来的重要口岸。这里,靠近溪海交汇处,江宽、水深、浪大,人们往来靠船只摆渡,不便,常有翻船现象,又不安全。行人视为畏途。

      宁海桥始建于元朝元统二年(1334年),由龟山寺僧越浦募建。越浦原是一名武官,因不满朝政,愤而弃官归田,后入龟山寺为僧,法号“越浦”,即越过浦口之意,系木兰溪入海处俗称“浦口”,宁海渡即“浦口”。附近的江东妃宫称浦口宫。到底是奉师傅之命去宁海渡建桥,还是自己立志干番事业而借助寺门众僧化募之力去建此桥已无法考证。但号“越浦”有越过浦口之意,且入寺后即率众僧四处化缘,募得重金,创建宁海桥是有记载的。为了建桥施工,便在孝户创建吉祥寺为工地,旨在建桥“吉祥如意、顺利建成”。越浦大师为了鼓动民众施舍财物建桥和招度众人入寺帮助建桥,用海水泡沫在大雄宝殿的门前方石柱上写下:“入吾门不穷,出吾门不富;舍我者必昌,盗我者必殃。”对联,至今还能清楚地看到。

      吉祥寺围墙范围大,寺庙却不大,只一座大雄宝殿一排共五间,两旁及前面都是空地,围墙很大。大殿前廊上有四方石柱,每边约有30公分承载屋檐,当中两根石柱,近看平平展展没有字迹,手摸也很平坦,但只要后退5~6米(快到围墙大门处),奇迹出现了,左边(西面)石方柱上清晰地浮现出半幅联句“入吾门不穷,出吾门不富”,但右边(东面)石柱上却看不见,因1958年大炼钢铁时,民工们在靠右边石柱垒灶做饭,搭炉炼铁,石柱被熏黑了,后来把烟洗净,联句就这样永远消失,真是神奇不解。建桥时人多手杂,个别私心重的人,时有偷盗建桥材料,看到越浦大师有此法力,没人再敢偷盗财物了。大家认为建桥是为民众办好事,反都捐献财物建桥了,也有穷苦人入寺为僧建桥。

      宁海桥两桥墩间跨度为8.8~11.8米,共建船形墩14座、桥孔15个,共75根巨石梁长225.7米,桥宽5.8米高10米多,南北各建桥亭一座,是我省现有古代石梁桥桥墩跨度最大的,每根石梁长10~13米,宽、厚1.2米左右,即每根有10~13立方米至1.69立方米。按比重花岗岩为1:2.2;宏武岩为1:3.0折算,每块花岗岩石梁就有27~35吨。每吨20担有540担~720担重,在665年前没有运输工具和起重机,是怎样架上桥墩的呢?是神仙、是佛力吗?都不是,是劳动人民用智慧创造性地采用“水托法”把石梁架上去的。原来把大蚶上开凿成石梁推下海边,在涨潮后海水漫到海边时,靠水的浮力从海里捞上搬到船仓内,省了许多力气。把石梁运到宁海渡桥墩旁,也滚下海待用,到大潮时拉上空船,由于水托着很轻,就这样一块一块地架上桥墩。民间流传:“宁海建桥由天助”、“连海龙王也把海水加涨三尺浮船架石梁”,30吨上下的石梁就这样架上桥墩,靠的是天然力量。

      从此,天堑变通途。但不久即至正十年,桥就被洪水冲毁,又以船为渡。明太祖洪武三十三年,在原址重建宁海桥,历时10年建成。后屡毁屡修。至康熙十九年(1680年)桥又被洪水冲决五门。康熙三十九年,提督吴英捐银六千两,主持重修,这已是第六次修建了。雍正十年(1732年),第七次兴修。这一次重修,用银五千两,历时15年竣工。这次重修的宁海桥,建筑极为科学坚固。大桥在木兰溪洪水和海浪汹涌中屹立了将近300年,堪称人间奇迹。1981年起,由于交通运输业发展的需要,兴修涵黄公路,在古石桥上又修建公路桥。公路桥利用古桥石墩,架高2米,铺设混凝土空心板桥梁。桥长214米,净宽7米,两旁人行道各1米,桥孔15个。可称为桥上桥,又增添一奇观。

      宁海桥不仅是一座雄伟的建筑物,精美的古石桥,而且有“宁海初日”这一闽中重要景观,还是一处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纪念地。明嘉靖年间,伟大的爱国者、著名将领戚继光指挥戚家军发起林墩战役,歼灭长期为害兴化的倭寇四千多人,捣毁倭寇在福建三大巢穴之一——林墩,救出被俘百姓二千多人。敌我双方曾在重要战略通道——宁海桥展开激烈战斗。宁海桥载入了中国人民反侵略战争的史册。

      1961年,宁海桥被列为福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5月,宁海桥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江口林氏百廿间大厝

    点击查看原图

      百廿间大厝

      江口是侨乡,自古就是集市,贸易发达,宋代曾名江口市。这里出有不少人才,特别是善于经营的巨商。在江口旧街中段之北就有一座人称“百廿间”的林氏大厝。这座大厝建于乾隆五十一年(1786),是由著名富商林植亭所建。林植亭是江口港下村人,他将本地的土特产桂圆干行销至湖南湘潭及广东等地,生意越做越红火,终成巨富。他发家后便建了“百廿间”。这座建筑坐西南朝东北,背靠大岭顶,面向大帽山,整个建筑群成井字形。中轴线为五进五大厅,两旁各有二列护厝。外护厝两旁,左边建有书亭,这是供子弟读书的;右边建祠堂,是供尊祖敬宗用的。中轴的大门也很讲究,门框上安六角形木雕门簪,门槛两旁安放着弧形顶门枕石,正面分别雕有鹤(寿)、鹿(禄)图像。中轴五进厅堂间有廊厅相接,各进殿基逐渐抬升,这样就构成了灵活的空间格局,有利于采光和空气流通。这里要特别介绍一下,各个天井上空原有铁条网,每条有指头粗,这是防盗用的,可惜在1958年大炼钢时拆除了。

      林氏后裔有一部分传衍到南洋,如今重新装修的祠堂就是其后裔、侨胞林学质捐35万元重修的。

     

      一条河流的名字叫木兰

      黎晗

    点击查看原图

      木兰陂

      一

      木兰溪怎么看也不像“溪”,郑樵说木兰溪,“集三百六十涧总而为一,故有无穷之流。”木兰溪光是干流,全长就有170公里。其流域面积广阔,达到1700多平方公里,占整个莆田市总面积的近一半。莆田孩子读地方校本教材,上面说,“木兰溪是莆田母亲河,为福建八条主要水系之一。” 福建省主要水系,闽江、九龙江、汀江、瓯江、飞云江、鳌江,它们都叫“江”,只有木兰溪叫“溪”。也真是奇怪,明明是一条很有气势的江流,我们的祖先却要把她叫成“溪”。木兰称溪,境内别的河流自然都不敢充大,仙水溪、延寿溪、龙华溪、大济溪、柴桥头溪、中岳溪、溪口溪,龙华溪、松板溪、苦溪、莒溪、长岭溪、渔沧溪、兰溪、后溪、萩芦溪、沁后溪……在莆田,无论是山区平原,还是大海之滨,只要是流动的有名头的淡水水流,你找不到一处不叫“溪”的。

      这样别致的叫法,或许可以看出我们老祖宗的谦逊和低调,或许却刚好透露出了他们的别样情怀:我们的先人在晋之后由中原各地陆续南迁,其文化血脉与北方故国紧紧相连,在他们多少有些倨傲的眼里,恐怕只有雄浑辽阔的黄河和长江,才有资格被叫做江河,其他的任何水流,无论多长多宽,顶多也就是迁居地家门口的一汪细流。

      有意思的是,从修辞角度看,“木兰溪”三个字就是好听。无论怎么琢磨,“溪”,就是比“江”比“河”更有味道。

      二

      木兰溪是莆田的母亲河,她的流动翻滚关乎此地民生,所以郑樵说,“此邦民贫,不任竭作。”木兰陂建成之前的木兰溪,几乎就是个“败家子”,阔的时候花钱如流水,没落的时候连自己的口水都喝不上。为了驯服这个浪子,我们的先人没少折腾,郑樵在《重修木兰陂记》里说,“钱女吐愤”,“林叟衔冤”,他感叹的是前朝这两位“知不可为而为之”的草根英雄。十一世纪中后期的钱四娘和林从世,他们难酬的壮志是要在这条溪上修一个陂。所谓陂,就是“蓄水坝”,他们要教木兰溪这个浪子学会理财,别涝的时候涝死,旱的时候旱死。难能可贵的是,钱女和林叟都是异乡长乐郡人士。古人憨直,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他们大老远跑来的。可惜钱女和林叟累个半死,最后都失败了。没过几年,又一位外乡人,侯官人李宏又来了,这次他获得了莆田当地一位高僧冯智日的帮助,李宏出钱,冯智日筹谋,精英联手,木兰陂终于成型。再过了几十年,史书上有载,绍兴二十八年(1158年),莆田县丞冯文肃主持重修木兰陂。这项当时最伟大的民生工程竣工时,莆田最有名望的作家郑樵提笔为之写下了一篇雄文《重修木兰陂记》。

      古代的文人很有意思,一个个有名气的文坛大佬不是喜欢在深山结庐隐修,就是躲在高高的院墙后面玩蚂蚁逗蛐蛐。可每当外面社会上有什么大事发生,他们又都纷纷跑出来,写微博,发短信,在论坛上发帖,以各种方式表明自己的态度。县老太爷把有限的政府财政拿出来做善事,远在深山的郑樵看了高兴,于是文兴大发,左手磨墨,右手疾书,刷刷刷刷,牛文面世,字里行间居然看不出半点“寒儒”的酸朽气。

      现代作家矜持,远的如北京奥运场馆,一座座赫然是人间奇迹,可就是没有一位当代大文豪为其写下一篇微博;近的如莆田建成妈祖阁,当地作家诗人也没几个为之兴奋振奋的,更别提主动为之吟诗作赋了。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无论北京的鸟巢,还是莆田的妈祖阁,从建筑的时代难度看,还是远不如当年的木兰陂。所以作家诗人们内心未受震动,情绪难获感动,灵感也就怎么也抖动不起来了。

      三

      郑樵褒扬木兰陂“伊昔甚伟,于今有芬”,他这么说可能还有一份隐藏的私人感情。这件事说起来有些绕,“私人感情”要扒梳清楚,也不得不绕。话说陈永定二年(558年),有个叫郑露的大儒与其弟庄、淑自永泰徙居莆田南山(现称凤凰山),创建“南湖书堂”,由此“开莆来学”,世称他们兄弟为“南湖三先生”。邑人咸谓:“莆之衣冠文物,实自郑氏兄弟开先之也”。又谓:“莆邑之称为‘文献名邦’,实肇于陈代之郑露。”

      后,郑露奉召赴任离开莆田。临行前,人们感戴他功高泽宏,扶老携幼到溪边十里长亭欢送他。为了表达对南湖大先生的敬意,送别的人们采摘木兰花,将花朵撒向舟上、溪里。一时间溪面上水波微动,花团锦簇。郑露的船慢慢离岸,向下游飘去,那些美丽的木兰花朵也逐水而歌,相伴而去……

      郑露开莆田儒学之先,莆田人很快就掌握了儒家的礼仪之道,而且发挥得特别有诗意,特别有情意。据说郑露钟情木兰花,南山书堂周围曾经遍植,书香与花香四溢,成为当时一大雅事。木兰花是落叶小乔木,高可达5米;木质有香气,小枝紫褐色,芽有细毛;别名辛夷、紫玉兰、木笔,是著名的早春观赏花木;早春开花时,满树紫红色花朵,幽姿淑态,别具风情。

      从木兰开花的季节推理,莆田乡亲送别“南湖大先生”时,应该是在早春。早春,有些微寒,然而并不凄清,空气中已经有了暖意,这样的时候送别客人,似乎要比古代常见的那些离别场面温馨诗意得多。人们把满手满掌紫红色的木兰花朵撒向水面,显然也表达了祝福大先生前程似锦的美好愿望。此情此景堪比李白的“桃花潭水”,甚至较之还要富有人间温情。

      此后,莆人为了纪念“南湖先生”,就把这条溪流命名为“木兰溪”。

      而六百年后,木兰陂重修竣工,欣然为这一盛事撰稿的郑樵,正是当年为吾莆文化教育工程奠下基石的“南湖三先生”的嫡传后裔。

      有关木兰溪名字由来的传说,我们可能不懂,也无法从史书中查出依据。然而郑樵一定知道,他可是写了《通志》的稀世大儒。而煌煌200卷的《通志》, 可是“集天下书为一书”的天下奇书。

      你看他赞美木兰陂的用词,“伊昔甚伟,于今有芬”。——“芬”,不是说花的香味吗?

      四

      郑樵《重修木兰陂记》堪称莆田文学的扛鼎之作,我曾反复咏诵,佩服不已。在南宋后期那样羸弱不堪的时代,小小莆田能出这样豪迈雄奇的文字,实在让人惊艳。时代虽然羸弱不堪,但木兰陂“甚伟”,木兰溪“有芬”,我们可以放胆遐想,与其说是郑樵赋予了木兰陂文化的光芒,不如说是木兰溪激发了他澎湃的文学激情。

      木兰溪真是一条神奇的河流,四百年后,又一位莆田大儒的文学激情被她点燃,写下了另一篇雄奇的美文。陈经邦的《宁海桥志》我遍寻不得,只在网络上搜到两个句子:“跨溪海之吭喉,束潮汐之吞吐”。单从这两个句子,我们就可体会到全文的气势。陈经邦亦为莆田大儒,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累官至礼部尚书兼学士,甚至还当上了太子的老师。陈经邦善于书,工于诗,人称其诗“质而不浮,丽而有则”。

      陈经邦为宁海桥写志,和郑樵为木兰陂撰文应该是基于同样的情怀。其实,同样是木兰溪上的水利工程,宁海桥修得比木兰陂还艰苦。史载,自元代元统二年(1334年)至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的三百多年间,宁海桥六建六圯。现存的桥,是从清雍正十年(1732年)开始,耗费15年修建的。

      宁海桥为石梁式,全长225米,面宽5.8米,两墩之间的净跨径在8.8-11.8米之间,据说比我省著名的五里桥和洛阳桥的跨径还大。宁海桥的桥面用75块长13米、厚1.2米的巨石铺设而成。过去大人训示小孩“走桥要念志”,为的是不忘前人缔造之功。宁海桥的“志”《宁海桥志》,是陈经邦写的,现在肯定没人念了。与宁海桥有直接联系的莆田俗语有“面皮比桥兠桥的石墩还厚”,宁海桥南岸村庄叫桥兜,所以宁海桥又俗称桥兜桥。说一个人的脸皮“比桥兠桥的石墩还厚”,这也实在夸张。还有一句俗语是“像桥兠桥下的水,流入无声音,流出哗哗响”,此语形容某人喜欢占便宜。这个比喻生动,为了验证其准确性,我曾专程到宁海桥上去听水流,去了多次,果真属实,海水涨过桥下时,还真的是一点声音都没有。有一次在桥上听水流,我突然心头一动,我身边有谁是“流入无声音,流出哗哗响”的?我想了好久,最后有了一个非常快乐的结论:我的朋友里没有一个这么小气的。

      有关宁海桥,还有一个传说非常好玩。元统二年某日,莆田龟山寺僧越浦禅师到宁海渡,欲乘船去南洋化缘。越浦禅师目睹渡口船翻人亡惨景,恻隐之心顿生,遂双掌合一,口出“阿弥陀佛”之言,发愿募捐建桥。

      修建跨海大桥,非一日之功。为了做好准备工作,越浦一边募捐,一边在宁海渡北岸创建吉祥寺为龟山寺下院,作为建跨海大桥的落脚点。工程艰巨,花钱多,时间长,人心慢慢崩塌:寺僧外出募捐,渐渐泄气,有人甚至一去不回;造桥工场上,千辛万苦筹来的材料,也时不时地被附近百姓偷走。见此“不给力”的情景,越浦禅师很是生气,便以手指作笔,用海水作墨,在吉祥寺的石柱上写下了一对对联:“施我物必昌,偷我物必殃;入吾门不贫,出吾门不富!”

      呵呵,这话说的。有意思的是,据说越浦的字犹如凿刻在石柱上一样,入石三分,民众和众僧都感到震惊,自此,再也没人敢偷吉祥寺的材料,小和尚们也不敢逃离修桥工地了。

      我很喜欢这个传说,我喜欢越浦生气的样子,他的对联真是刻毒,听起来不像是一个有修行的和尚的口吻。看来即便是高僧,急了也会骂人。

      有意思的是,至今宁海桥北岸的吉祥寺还在,更有意思的是,越浦禅师当年用手蘸海水写下的对联也还在。

      这是我在莆田四处游历见到的唯一一处传说中的奇迹。可惜只剩下了一边,另一边据说是“文革”时候,民众在吉祥寺大炼钢铁,烟熏火燎,字迹被烧没了。留下的半对对联很是神奇,你站近了,目审手扪,就是一根光溜溜的石头柱子,啥都没有。可你慢慢退后,字迹却渐渐浮现了出来。

      我孩子曾经跟我一起去看过那半对对联,她觉得太神奇了。孩子马上要上高中,脑袋里装了一些所谓的“科学”,她用刚刚掌握的物理、化学、生物知识解读了老半天,愣是没解出半点奥妙。我看了觉得好玩,随口说了一句,“很多时候,我们离一物太近,确实是发现不了它的神奇的。”

      孩子听了,扑闪着眼睛,愣住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