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屈金屋漏出风神——方纪龙花鸟画摭谈

    屈金屋漏出风神——方纪龙花鸟画摭谈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点击查看原图

      在当今的中国画坛上,能诗能画能书的可谓凤毛麟角,方纪龙的花鸟画直接师承闽派双钩白描大师陈子奋,诗词学赵玉林、书法拜沈瑾寿为师,堪称闽中诗、书、画三绝。

      闽派在明代盛极一时,在清朝入主中原后,闽派进入一个沉寂期。

      上世纪三十年代,中国的文化进入了空前的繁荣期,由莆田籍画家朱铎、张琴、李霞、李耕、郭    (师从朱铎)、林节与福州的吴适、陈子奋诸家,在省城福州成立“龙珠画苑”,尊推著名花鸟画家朱铎为社长,使闽派又一次复兴。李霞、李耕的仙释、高士人物,朱铎的花鸟、郭    的仕女、陈子奋的双钩白描花鸟蔚为大观,使沉寂三百年的闽派画坛再次崛起,这时候的闽派,一时俊彦云集,群星璀灿,照亮了八闽星空。

      双钩白描是中国画的最基本的绘画语言。中国的美术史,是以线描为纽带连接的。近代的齐白石以金石入画,把中国画的线描推向高峰。接踵而起的,是闽派陈子奋以金石入画,开创了中国画线描的新生面。

      方纪龙作为闽派线描大师陈子奋的入室弟子,能秉承恩师家法而有所创新,是闽派白描花鸟的代表人物。著名书画评论家孙克在谈到方纪龙的白描花鸟时称:“方纪龙的工笔以线描为主,勾勒传神行笔微颤,流转中富迟涩,顿挫中含腴润。可感到行笔的专注与力度,从而避免了大多线描勾勒疾滑、率易而令人产生的单调、枯索之病。应该说,在线描艺术上,他的作品上继陈子奋之后,达到高水准的一位”。

      作为我国著名的书画评论家,孙克对画家艺术作品的评判,历来独具慧眼,惜墨如金。而他对方纪龙白描艺术的赞许,称方纪龙是继陈子奋之后的线描高手,足见方纪龙的白描功力在时下的中国画坛是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

      中国花鸟画,由于自“五四”以来民族文化虚无主义思潮的泛滥,特别是在陈独秀、徐悲鸿诸人以西画改造国画的论调的影响下,那些以西画的技法代替中国画技法的所谓画坛权威,笼断中国画论坛的话语权,利用国家开设美术院校推行千篇一律的素描、色彩、透视等西洋技法,使中国画一昧崇洋,毁掉了国画原有的笔墨工夫,使时下的国画,成为了“乡巴佬穿西装——不中不洋”的四不象。

      中国书画文化的审美标准历来讲究:“庙堂之气、正大之美”。而楷书和工笔、则最能体现中华民族的审美情趣。故历代书画家,不管是上至庙堂之碑刻,匾额,下至民间之牌坊,宫廷之绘画,无不以楷书、工笔体现他们的庙堂之气、正大之美。

      方纪龙在庸俗文化横行的年代,能够自甘淡泊,坚持他的艺道操守,守望闽派这一优秀的白描传统,确实是难能可贵的。

      时下的许多画家,为了媚俗,在他们的花鸟画作品中,重施粉彩,专描娇态,追求画面    丽迷人。以迎合世俗的眼光。却离中国高雅的诗境越来越远。

      清人郑绩在《画学简明》的画论中,对这一媚俗的行为有段发人深省的议论,他指出:“画花草一道,行世与传世道分两岐,不可不辨。欲行世,必须抹脂调粉,专工艳丽,描其骄态,仍能取悦当时;如欲传世,则究以笔墨,苍遥简炼,想其意,写其神,    志于古,不为时尚所移,正是安贪乐道,去市绝尘”。

      郑绩在花鸟画坛上,对那些一昧媚俗,以     艳华丽之法画花鸟的流行风气,进行了苦口婆心的告诫。想不到,在二百多年前郑绩批评的画界媚俗之风,至今却成为画界的正统。关于画家的画是追求时髦之画风还是追求高雅之作?在画界曾经流传一个生动的故事,说得是元代的吴镇与他的同年盛子昭,由于盛子昭的花鸟画媚俗,向他求画的人应接不    ,而吴镇则门可罗雀,他的老婆多次劝吴镇也学盛子昭,在画画时“重施脂粉,专攻艳丽”。吴镇则对妻子说:“你们不要太俗气了,百年后,我将名震艺坛,子昭只能是入市”。几百年后,果如吴镇当年所预言的那样,吴镇成为著名的元四家之一,而后世有几位能认识盛子昭其人呢?

      所以,方纪龙在花鸟画上,不求媚俗行世,而是自甘淡泊,不为时尚所移。在闽派这块双钩白描的沃土上辛勤耕耘。“扫却铅华存铁骨,屈金屋漏出风神。”这两句诗,是对方纪龙白描花鸟艺术成就的生动写照。可以说,在当今的中国花鸟画坛上,方纪龙的双钩白描的艺术成就,必将传之于永远。□朱金明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