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文质彬彬书雅韵——真泉其人其书

    文质彬彬书雅韵——真泉其人其书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初夏清晨,一缕阳光斜射阳台,我常在这时候独自品茗。玻璃茶几下真泉兄送的那盆吊兰,叶腋中抽生出的枝条,悄悄地在伸长。元代谢宗有一首《咏吊兰》写道:“江浦烟丛困草莱,灵根从此谢栽培……午窗试读〈离骚〉罢,却怪幽香天上来。”吊兰本无香,因作者读至《离骚》中的兴处,似乎闻到了吊兰的幽香。生物百科中介绍:吊兰,适应性强,较耐旱,其匍匐茎长可尺许,既刚且柔;茎顶端簇生的叶片,由盆沿向外下垂,随风飘动,形似展翅跳跃的仙鹤。故吊兰古有折鹤兰之称。

      我理解真泉兄的寓意。相知十载,从组织“壶兰墨韵·书友雅集”,到创立“闲云    ”书社;从创建中国书法传播网,到举办莆田市首届硬笔书法巡回展,无不留下我们并肩奔走的足迹。可是,真正到下笔写真泉时,却发现他既熟悉又有些“神秘”,有时还让人琢磨不透。我努力在想他到底“神秘”在哪些地方?是辞职举家赴西域?是携妻儿瓷都学陶艺?还是助“佛协”莆阳探古刹?此间种种感受恐怕只有真泉自己方能体会。

      古人对人品的要求甚于书品,清傅山《论书》:“作字先作人,人奇字自古。”宋·黄庭坚《山谷文集》:“余尝言,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唐·张怀    《书议》:“文则数言乃成其意,书则一字已见其心。”而真泉兄则奉行“以忠为人谋,以信交朋友”的为人准则。《诗经·卫风》云:“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从小养成读书习惯使他在学养和见识方面逐渐成熟,其艺术评论文章和散文也具有一定的哲学思想,深远寓意。“君子中庸也,君子而时中”,真泉向往此言之境,与之相处之人,无论老幼,其和谐谦逊之风常受人赞赏和钦佩。我虽年长于真泉,然在书艺道路上可谓亦师亦友,多年来相互切磋交流,受益匪浅。当然他对待其他书友也是如此。

      欣赏真泉书作,犹如“瞻彼淇奥,    竹猗猗”,仿佛走进陶渊明诗中的“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之意境,又像听得“钢琴诗人”肖邦的《e小调圆舞曲》,那娓娓起伏的三拍子节奏,让人有翩翩起舞之感。观其作品,一阵“书卷气”扑面而来。白鹤在他的《中国书法艺术学》中谈到:“书卷气是文人书画艺术中最有代表性的审美范畴。所强调是作品的内在意蕴、品格和境界,以及物我之间那种生命的‘隐喻’。”此种气息与真泉长期浸淫于汉、魏、晋、唐等法帖息息相关,其书法起于汉隶,小楷入于写经,行书早涉《圣教序》,后对“二王”以及鲁公等晋唐书家手札用工尤深,可谓“池水尽墨”。观其用笔,轻重、牵丝、藏露、浓淡与之结体的倚侧、分割、布白、避让等结合自然巧妙,符合孙过庭《书谱》中的“智巧兼优,心手双畅,翰不虚动,下必有由。”之书写要求。每赏其新作,都有一种似曾相识,又有耳目一新之感。《论语·雍也》云:“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从真泉的书法作品中我看到“文”和“质”的融入,并且不断在升华。

      真泉的行书风格,我个人认为用“典雅”一词来形容较为恰当。司空图《二十四诗品·典雅》是这样阐述典雅风格:“玉壶买春,赏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云初晴,幽鸟相逐。眠琴绿阳,上有飞瀑。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书之岁华,其曰可读。”从“典雅”二字的字面意义上看,“典”含有典范、法则之意,“雅”则有高尚、美好、雅度、雅量之境,二者相结合,“法”是前提,后乃追“雅”。写到此时,我隐隐能体会对到真泉其“神秘”经历的诠释:之所以形成此风格,或许与真泉早年“体埏埴之罔穷,悟空灵之奥赜”不无关系。真泉兄以为如何?

      吊兰无香,真水亦无香,我又呷了一口茶,奇怪,为何有点“甜”?□柯少峰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