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小西湖诗碑》是原碑还是重刻?

    《小西湖诗碑》是原碑还是重刻?

    点击查看原图

    三清殿碑园内的《小西湖诗碑》 爱红/摄

      今三清殿碑园内有一块《小西湖诗碑》(以下简称《诗碑》)。《诗碑》上的所有文字历来大家都认为全部是明代岳正(岳太守)所题写。中间特地刻三个大字“小西湖”;右侧(上款)刻“成化四年八月。”;左侧(下款)刻“蒙泉居士戏题。”并刻有一首五言律诗:“性癖耽山水,莆阳不负吾。林峦清欲滴,城郭隐如无。天险关形胜,坤灵效画图。全功些子欠,我设小西湖。”

      至今大家都确定这块《诗碑》是岳正的原碑,无一人提出异议怀疑《诗碑》是重刻之碑。

      为了研究考证起见,现将几部具有权威性的早期古籍及笔记,其中有关《诗碑》的记载引录如下:

      (一) 北京图书馆古籍珍本,明代弘治四年(1491)木版印《八闽通志· 地理·山川·兴化府·莆田县》记载:“(岳)正作小西湖时,有诗云:‘性癖耽山水,莆阳不负吾。林峦青欲滴,城郭隐如无。天险关形胜,坤灵效画图。全功些子欠,我作小西湖。’湖中所产鱼、荷岁入府学,为师生会馔之助。”

      (二) 明代周瑛、黄仲昭《兴化府志·户纪·山川考》记载:“小西湖,在城中,成化三年(1467)知府岳正作……尝自赋诗云:‘性癖耽山水,莆阳不负吾。林峦青欲滴,城郭隐如无。天险关形胜,坤灵效画图。全功些子欠,我作小西湖。’乃自书‘小西湖’三大字,并前诗刻置湖上。”

      (三) 明代著名学者涵江人姚旅的笔记《露书·韵篇上》记载:“岳相公正守吾郡,善青乌术,于城中堰一湖,潴水种荷其中,命之曰‘小西湖’,作诗纪美云:‘性癖耽山水,莆阳不负吾。林峦青欲滴,城郭隐如无。天险关形胜,神灵效画图。全功些子欠,我作小西湖’。”又记载:“我乡林休征考馆时,用岳太守(岳正)《小西湖》诗曰:‘万里林峦青欲滴,九重城郭隐如无’。”可见亦是“青欲滴”不是“清欲滴”。

      《八闽通志》、《兴化府志》以及《诗碑》三者第6句均是:“坤灵效画图”。而唯《露书》第6句诗是:“神灵效画图”。分明存在“坤”字与“神”字的不同。

      那么,是“坤”字正确,还是“神”字正确呢?笔者个人认为:“坤”在地,“神”在天,《诗碑》等是描写“小西湖”,小西湖在地上。并无描写天上的任何景象,应是“坤”字正确。

      《露书》可能是由于刻板(版)工人把“坤”字误刻为“神”字的缘故,除此之外,笔者经研究考证后,得下的结论是:《诗碑》不是原刻之碑,而是后来诗句等中的文字被人篡改后的重刻之碑,其主要理由证据有以下几点:

      其一,《八闽通志》、《兴化府志》、《露书》第3句诗均是记载:“林峦青欲滴”。而《诗 碑》第3句诗刻“林峦清欲滴”。可  证:其中的原“青”字被人篡改成了“清”字,后重刻在《诗碑》上。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此处用“青欲滴”比“清欲滴”要恰当合理得多得多。

      其二,《八闽通志》、《兴化府志》、《露书》第8句诗均是记载:“我作小西湖”。

      而《诗碑》第8句诗刻:“我设小西湖”。可证:其中的原“作”字被人篡改成了“设”字,后重刻在《诗碑》上。斯说有何证据呢?

      (1)《八闽通志》开头就记载:“(岳)正作小西湖时”,是“作”字。

      (2)《兴化府志》开头就记载:“小西湖,在城中,成化三年(1467)知府岳正作”同样是“作”字。  可佐证:原先《诗碑》是“我作小西湖”。不是“我设小西湖”。

      其三,明代姚旅《露书· 韵篇上》记载:(《诗碑》第3句诗原先是刻“林峦青若滴”)“一布衣谒之曰:‘“若”字与“如”字合掌,公请易之。’布衣谓‘若’字不如‘欲’字,岳(正)欣然改之。今刻石‘欲’字补迹犹可按。”(“按”字是查验的意思)。

      姚旅这段重要的记载大意是说:《诗碑》上原先第3句诗是刻“林峦青若滴”。一布衣拜见岳正,对岳正说:诗句中的“若”字与“如”字合掌,请公(岳正)把“若”字改成“欲”字。岳正听了布衣的好建议后,认为很有道理,于是就把“若”字填平,补刻(改刻)为“欲”字。补刻(改刻)的痕迹还留在《诗碑》上,可以查验出来。

      这有力地证实:《露书》的作者姚旅当时是亲眼看到原《诗碑》上“若”字被填平,补刻(改刻)成 “欲”字,其补刻(改刻)的痕迹还留在《诗碑》上

      可是,笔者几次到三清殿碑园,用放大镜和高倍放大镜对着《诗碑》上的“欲”字细心观察,看看“欲”字有没有补刻(改刻)的痕迹,其观察结果是“欲”字没有丝毫补刻(改刻)的痕迹。至此可证实:现在这块《诗碑》确是后来重刻的无疑。

      为什么说是重刻的呢?因为原《诗碑》“欲”字是补刻(改刻)的必定有痕迹存在,今《诗碑》上没有补刻(改刻)的痕迹,所以说是后来重刻的《诗碑》也。例如郭沫若的《木兰陂诗碑》序文原是刻:“木兰陂乃十一世纪南宋工程。”十一世纪是北宋,不是南宋,后把“南”字填平,改刻成“北”字。今碑上“北”字补迹犹可按。假如今《木兰陂诗碑》上的“北”字补刻痕迹不见了,那这块《木兰陂诗碑》就是后刻碑,而不是原碑。

      其四,《诗碑》右侧(上款)是刻“成化四年八月”。岳正成化元年(1465)四月始任兴化府知府,“莆田官难当”,成化三年(1467)不愉快离开兴化府,回到自己的故乡北京。《诗碑》上款怎么会刻“成化四年八月”呢?这与事实大相径庭。“成化四年八月”是《诗碑》重刻时妄加上去的。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任何古籍志书都没有只字记载《诗碑》有落款“成化四年八月”。

      其五,左侧(下款)刻“蒙泉居士戏题”之“戏题”与岳正的性格不相符。岳正的性格是实在,很有气魄,说兴革就兴革,说干就大胆干的威严知府。岳正《诗碑》落款决不会用“戏题”,因为“戏题”给人们的感觉是知府岳正性格散漫,软弱不严格。    

      其六,《诗碑》左侧(下款)是刻:蒙泉居士戏题。首先搞清“蒙泉居士”是谁?

      查民国版《中国人名大辞典》、民国版《中外人名辞典》、《中国历史大辞典·明史卷》、《中国历史人物辞典》、《中国人名大词典· 历史人物卷》、《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中华书法篆刻大辞典》以及《异名表》、《中国人名别号录》、《字号异名索引检字表》等众多的有关工具书里一致记:明朝岳正号“蒙泉”。以上众多的工具书里均查无“蒙泉居士”。最后在民国版《古今人物别名索引》里查到唯一的一个号“蒙泉居士”。这个“蒙泉居士”是明朝人敖璠的号。可证:“蒙泉居士”不是岳正的号。

      落款用“蒙泉居士戏题”。这块《诗碑》的作者就变成了敖璠。与岳正没有任何关系。

      笔者认为:岳正题写的原刻《诗碑》被莆田士大夫叫民众毁掉,不存在了。莆田士大夫何故要毁掉原《诗碑》呢?

      (1)国家正史《明史·列传》“岳正”条其中记载:“成化元年(1465)四月,廷推兵部侍郎清理贴黄,以(岳)正与给事中张宁名并上。诏以为私,出(岳)正为兴化知府,而宁亦补外。(岳)正至官,筑堤溉田数千顷,节缩浮费,经理预备仓,欲有所兴革。乡士大夫不利其所为,腾谤言。(岳)正厌吏职,五年入觐,遂致仕。又五年卒,年五十五。”

      (2)《中国人名大词典·历史人物卷》“岳正”条记:“出知兴化府,欲有所兴革,以所为不利乡士大夫,谤言四起,旋辞归。”

      (3)《二十五史人名大辞典》“岳正”条记:“成化元年(1465)升兴化知府,筑堤灌田数千顷,减少浪费,经理粮仓,欲有改革,士大夫不满意他的作法,诽谤四起,他亦厌恶当官,五年致仕。又五年卒。”

      岳正在莆田任知府时,兴革各种规章制度,莆田士大夫们的利益受到具体的损失,于是士大夫们联合起来无中生有编造事实,煽风点火对民众说:岳正在莆田建桥梁、兴修水利、作小西湖等兴革,一则是其中有利可图,二则是破坏了莆田的风水。莆田民众信以为真,就将“破坏莆田风水”的“蒙泉题”的《诗碑》毁掉。

      那么,莆田民众为什么又要求重刻《诗碑》呢?《八闽通志·兴化府·秩官》“岳正”条其中记载:“好理财,事兴作,人以是疑其营私,谤讟蜂起。及去任后,莆田预备仓积谷数万石,凶荒有备,民始德之。”这就是重刻《诗碑》的原因。但重刻后的《诗碑》多处被士大夫篡改,如:(1)把“青”字篡改成“清”字;(2)把“作”字篡改成“设”字给人们的感觉是:诗句用词不当。(3)右侧妄加上款“成化四年八月”6个字。岳正成化三年就不愉快地从莆田回到家乡北京了,怎么会题款“成化四年八月”呢?(4)左侧妄加下款其中的“居士”及“戏”3个字使人们误认为此《诗碑》是明朝号“蒙泉居士”的敖璠所题的诗。”“戏题”改变了岳正的性格等。致使这块《诗碑》变成不伦不类的后刻《诗碑》。从此可以看出莆田士大夫与岳正矛盾的体现所在。

      笔者经研究考证后认为:岳正原刻《诗碑》全文应是:“性癖耽山水,莆阳不负吾。林峦青欲滴,城郭隐如无。天险关形胜,坤灵效画图。全功些子欠,我作小西湖。(左侧落款仅)蒙泉题”。绝不是“蒙泉居士戏题”。后来莆田民众真正认识到岳正是一位好太守,处处为莆田民众办好事,于是莆田民众不但在小西湖旁建祠纪念岳正,祠的上面悬挂“名德殊勋”的匾额。士大夫受莆田民众的压力不得不重刻《诗碑》,士大夫仇恨岳正,因此在重刻的《诗碑》上人为制造种种不伦不类的混乱伎俩。(林青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