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另一道风景

    另一道风景

      石室岩距离市区不远,山色苍翠,林木葱郁,古寺、宝刹、憩亭点缀其间,早就听说是市民最钟情的怡情休憩之处。我记得,以前曾游览过那一带,只是在暮霭般的灰色笼罩下佝偻着腰爬山,的确没有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景致,便不想再去了。星期天的上午,差不多快奔十点了,稍事准备,我们一家三口便徒步向石室岩进发了。

      “石室藏烟”是莆田人引以为自豪的地方名景之一,早已名闻遐迩。想象中,青山如黛,古寺傲立,薄雾飘逸,晨钟悠长,自然是游人向往的所在,特别是具有怀旧情绪的人。去石室岩寺的石阶小道上游人稀疏,走了一程,到了半山腰的寺庙,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尽管回身便可观览市区全景,可是,累得气喘吁吁,又有何心情驻足留恋哩。到了山顶,有几爿巨石,其间的空地上凌乱地散布着几棵松树、几簇杂树和野草。山并不太高,不过足可以欣赏山下市区的概貌了,木兰溪似一条莽带从莆田市南郊缓缓流过。上山时习习的微风渐渐变得猛烈起来,松枝、灌木、野草在风中摇荡。抬头看天,远处天幕下卷来一层层墨色如黛的云,苍天像一位娴熟老道的丹青高手,稳健地在天幕上泼墨写意,纵横恣肆,一泻千里,风助推着云势,时而堆积,时而舒展,未雨绸缪之势逾越浓烈。不知怎么的,我突然内心深处萌动着一股希冀,祈望着早早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倾盆大雨,不管带不带电闪雷鸣,我都会张开双臂迎接,让雨像涤荡天幕一般将我的灰暗心情洗个彻底,使我心境空灵而清新。乌云、烈风和骤降的气温吓走剩下的几拨游人,山顶只剩下我们一家子,妻见风卷着漫天的乌云一层层压过来,提醒我快点下山。我没有理会,我喜欢甚至期盼着与烈风暴雨搏击时刻的到来……然而,暴风骤雨没有如期而至,吝啬地落下几滴雨后,竟脚步轻轻地离开了。我有些失望,心情顿时又落入冰窟。

      下山路途中,一块写着“天泉寺”的破旧木牌指向林木深处,湮灭的山间小径没能阻挡住我们,踏着齐膝的灌木和杂草,冒着沁入心脾的凉意,穿过幽邃阴暗的松树林,跌跌撞撞地来到又一座古寺前,寺门正上方写着“天泉寺”三个镏金大字。进入寺内转了转,寺庙正处于装修期,便折身出来。

      刚出门,便见一位老者赤裸着上身,光着脚板在距离正门不远处的水池旁接水,身边停放着一辆非常破旧的自行车和大大小小七、八个塑料水壶。也许觉得老人有些与众不同,便与他攀谈起来。老人姓林,今年57岁,几年前从单位病退在家,他每天都会来天泉寺提水,风雨无阻,除家里人喝点儿之外,多数免费送给邻里乡亲。我有些诧异,若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他会将自己辛辛苦苦担回的甘泉无私地送给别人。多年前,老人就开始免费送水给邻居了!以前,老人一次只能担回20斤水,而现在最多一车可以运回180斤泉水。老人虽然快60岁了,可是看得出来,他身板硬朗结实得很。老人洪钟似的声音、健壮的身躯,还有那满脸写着的矍铄、知足与快乐,无不深深震撼着我。孔子曾言:先进于礼乐,野人也!难道不正是如此吗?将自己的心紧紧包裹,遮蔽的心患得患失,于是,总会有太多的失意、惆怅与烦躁,如果换个生活方式,敞开胸怀,与博大为伴,与宽容为伍,和无私相亲,世界也许会显示出另一抹亮丽色彩。

      天空中早已经没有了雨意,霞光坚韧地透射过重重的云层,给天空染上了微微的红意。别了老人,我们向山下走去,脚似乎不再无力,心头的阴霾也开始渐渐散去……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