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戏古

    戏古

      慈父病故,做“头七”那天,一位精明利索、年近七旬的老人,携带几位男女觋公,摇头晃脑,正为父亲招魂哼唱呢!我定睛一瞧,那位老人不就是阿非么?从我懂事起,他就是家乡小镇有名的“戏古”。

      莆田是闻名全国的戏剧之乡。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中期,年过二十、血气方刚的戏古,可是家乡小镇街道业余剧团的“鼓头”。他伫立在乐队前头,只要鼓槌在空中划着孤光,高高举起,沉沉落下,整个乐队爆发出一阵排山倒海般的锣鼓声,惊得在天地坛那几株二百多年的大榕树上栖息的鸦雀,嘎嘎嘎直往天空飞去。戏古又是街道业余剧团的导演兼演员,他一会儿挪动柔软的腰肢,迈着碟步细步,扮装古戏中的小姐;一会儿手握水烟筒,满脸傲气,踱着八字步,活像催租的地主老财。有一次,我和孩子们坐在天地坛戏台下,观看戏古导演的讽刺话剧《过年》,说的是在旧社会过年那天,小镇上街中医桂永生,恨不得疾病成灾,他药房生意才会兴隆;下街棺材店老板钟宝山,也恨不得闹瘟疫,死人成堆,他棺材店生意才会红火。有位主持正义的穷书生编出谎言,戏说棺材店老板钟宝山犯重症,又戏说中医桂永生家中病死人。于是钟宝山派人抬着棺材往上街中医桂永生家,桂永生又背着藤药箱匆匆赶往下街棺材店,途中相遇,丑态百出,令人捧腹大笑。

      戏古当鼓头和编导演员,还是物色业余演员的行家里手。街道业余剧团男演员好找,那些店员、中小学师生人才济济,而性格开朗的女演员却甚为难寻。小镇有位名中医,生的两个姑娘天生丽质,嗓音清亮,挺适合当业余剧团的女主角。两位姑娘父母却有点儿顾虑,推托说:“女儿都快奔二十,正是找对象的芳龄,整天在戏台上疯疯癫癫,羞死人哪!”戏古找上门动员姑娘父母:“喂,老先生老阿婆,姑娘上台演戏,名声更响,找对象如锦上添花!”

      戏古那一席话儿,顿时让名中医夫妻脸上乐开了花。

      那两位姐妹上台演戏,一会儿演小姐,一会儿演丫头,活灵活现,婀娜多姿,博得居民们一片喝彩声,都称赞她俩是天生一对演戏的料子呢!

      戏古年轻英俊潇洒,早赢得小镇一位年轻貌美姑娘的芳心。那天,戏古在台上扮演打虎武松,龙腾虎跃,神勇无比,逗得台下观众欢笑声一浪高过一浪。谁知,戏古刚卸下戏装,往台下与年轻貌美姑娘约会,就挨了姑娘一巴掌,她还娇声娇气骂道:“呸,谁叫你迟到啦!”

      那情景被我和孩子们偷窥,大伙编个顺口溜,嘻嘻哈哈地唱着:“戏古戏古,台上演武松,台下找个母老虎!”

      戏古当鼓头的剧团,在小镇街道文艺会演比赛中夺魁,还推荐到县、地区、省参加群众文艺会演,捧得优秀奖杯。恰时,小镇男女老少皆知戏古大名呢!

      谁知,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街道的业余文艺剧团被打成黑剧团解散,戏古也变成宣传封资修的毒草被连根拔掉。那年月,为维持生计,戏古当过民工,在街旁排过小摊……后来凭着音乐喜剧天赋,他组织一支吹拉弹唱样样俱全的小乐队,专为小镇居民操办婚丧喜庆,吹吹打打、闹闹唱唱呢!

      慈父“做七”那天,我和戏古促膝谈心。如今,家乡小镇呈现一派风和日丽的祥和气氛,群众文艺如雨后春笋般欣欣向荣。戏古挺怀念解放初期街道剧团那段红红火火的日子呀!那夜,戏古与我握手道别,他知晓我是搞宣传耍笔杆子的,再三叮咛:咱老了不中用,但发展社区群众文化,莫忘多培养几个像模像样的业余文艺骨干呀!

      我不禁热泪盈眶,嘴里默念:“戏古呀,家乡小镇人不会把你从心目中抹掉!”林俊豪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