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神奇的湄洲岛

    神奇的湄洲岛

      一直以来都有个心愿,就是写一写湄洲岛,不仅仅因她有令莆田人引以为豪的妈祖,也因她是我曾经工作了四年的地方。虽然在那里的时候生活和办公的条件都还相当简陋,却丝毫未曾影响我对这座小岛的虔诚和挚爱。

      “神奇”两个字用在任何一个地方,也不会比用在湄洲岛更为贴切。

      妈祖,这位传说中在湄洲岛羽化升天,这位北宋莆田海边以扶危救急、行善济世为己任,受过历朝帝皇褒封、享受“春秋两祭”礼遇的奇女子,今天在全球已有了五千多座庙宇和两亿多的信众。单在台湾,据说就有一千多座妈祖庙。三分之二的台湾人,奉妈祖为心中最膜拜的神。2009年的秋天,妈祖信俗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成了国内首个信俗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如果你有心一一问过,恐怕在莆田还找不到几位会说自己不信妈祖的人。相反,这里总是传颂着各种各样关于这位女神的灵异故事。从几次特大风暴的绕境而过,到每次妈祖祭祀纪念活动的天气突然转晴,从湄洲妈祖金身巡安金门天降甘霖、结束金门旷日已久的旱情,到妈祖巡游队伍经过时台湾著名艺人白冰冰之女白晓燕失踪多日、让全台警方焦头烂额的遗体突现,等等等等,不尽详述。

      每当这里的人们遭受灾难,遇到危险,甚至有了烦忧,心中都会自然而然地想向妈祖祈祷,期盼这位圣明的神能够帮助化危为安,驱走愁云消灾除祸。

      那年暑假,和小学一年级的儿子参加华东五市旅游从上海回来,飞机临近福州上空时突然剧烈地抖动起来,后来才知是地面刮了台风。

      强烈的气流推搡着机身,使飞机一会儿摇摆一会儿俯冲,有几次甚至是直线坠落。机上的旅客从疑问、惊慌到尖叫、呕吐,最后有几个人已经放声大哭起来。而空乘人员却消失一般不见踪影,广播也始终闷声不响。

      那几分钟,真是比一个世纪还长啊。在机上满是绝望的气氛中,我一边帮儿子系紧安全带,一边搂过他让他紧紧挨着自己,希望借此能让儿子少一点惊恐。然后我一直闭着眼,双手合十,口中默念。此时脑子里闪过的尽是些悲伤的念头,想着可能从此要与那些最亲最爱的人天人永别,就心恸纠结。

      感觉飞机好不容易着地的那一刻,大家却没有丝毫放松,因为那种拼命前冲的速度明显的不正常,果然很快飞机就再次离地,并急速爬高。几分钟后,广播终于开口了,说因地面台风无法着陆,改飞厦门停机。后来儿子问我在机上口中念的是什么,我告诉他我在祈求妈祖保佑我们平安。自此,每当走进妈祖庙,儿子都会主动肃立合掌,默默礼拜。

      从市区去文甲码头的公路,已不再是曾经的颠簸和荒凉,四十分钟的车程,如果你不想阅览两旁迎风的花树草木,亦不想搭理四周或古朴或壮伟的“莆田沿海人”的私家建筑,那么你就舒适地靠在座位上闭目小憩一番吧。

      当阵阵海浪声挟裹着略微咸湿的海风钻进你的车窗时,赶快睁开眼睛吧,眼前大约早已是一片浩瀚汪洋了。

      在文甲码头登船上岛已不下百次了,从最初的木壳柴油机船、渔民的小舢板,到现在的天妃一号、二号甚至五六分钟就可以到达对岸的快艇。可如今站在风中的码头遥望天边与四处,我依然会怦怦心跳,会魂不守舍。

      直至上岸,登三百二十三级台阶,过五洞山门、圣旨门、钟鼓楼、太子殿、梳妆楼、升天古迹,在烟蕴缭绕的正殿插上几炷清香,再过升天楼,进妈祖公园,到登上祖庙山顶,凝视那尊著名的慈眉善目、气定神闲的美丽妈祖像时,方觉得魂魄归身,淡定自如起来。

      这尊高14.35米,用365块花岗岩砌成的巨型妈祖像,身披霞衣,头顶冕冠,手持如意,迎风屹立在万绿丛中的山顶。

      站在妈祖像脚下放眼四望,如果你在文甲码头感受的海还只是一片汪洋,那么此时此刻,眼里已尽是无边的澄蓝与明净了。天际处缓缓驶过的渔帆,像是被无数闪烁的水晶撑托着,那样的悠闲,那样的散漫,那样的安然,伴着山脚下传来的海浪声声,让人浑然忘了城市里的行色匆匆,忘了那些烦忧、失落和纠葛不清的种种,只想在这里,凝神,谛听———岛上让人留驻的美丽,绝不仅仅只在祖庙山上。从北部到南端,从东岸到西边,每一片大小不一的沙滩,每一块形色各异的礁石,每一个你不经意间涉足的角落,都可能带给你一份感动和欣喜。

      我对这座小岛的虔诚和挚爱,还在于岛上的那些不可多得的自然景观。那天籁般的湄屿潮音,是莆田二十四景之一;还有莲池澳的沙滩花,鹅尾山神石园,九宝澜黄金沙滩等等,都令人流连忘返。

      湄屿潮音就在湄洲岛最北端的祖庙山北脚下。从祖庙建筑群的南轴线一路下至天后广场西大门拐出来,就是一条通向湄屿潮音景区的滨海小道。

      “湄屿潮音”是因其独特的风蚀、海蚀地貌,在潮汐浪涌作用下,如管弦细响、似钟鼓齐鸣而得名。“自古宫商传水乐,几如风雨作龙吟。”这里少有惊涛拍岸,更多的是倾诉和娓娓道来,仿佛一位远道而来的老朋友,邀你一壶清茶,两把竹凳,作心与心的交谈。

      穿过海边长长的栈道,走进边上的渔村,或许可以看到一派忙碌的渔村景象:男人们挑着一担担的小鱼小虾在满地晾晒的渔网间穿行,女人们一边修补残破的渔网,一边吆喝着不远处光溜溜跑来跑去的小孩。偶尔还会看见一两个“帆船头、大海衫、红黑裤子保平安”打扮的老阿婆在房子附近忙着。

      渔村的这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讨海生涯,一如那恒久不息的浪涛阵阵,一如那经风沥雨的岸边石礁,世世代代演绎着那些原住岛民们的勤劳与淳朴。

      我把莲池澳沙滩上那一大片悄然绽放却生机盎然的黄色小花,称为沙滩花。从岛北到南部,不管是从码头还是从天后广场出发,雇一辆小巧的电瓶车,是不错的选择,既低碳又亲近了自然。

      沿着环岛路一直南下,右边是棕榈树与夹竹桃一路铺开,左边则是原生态的沙滩与石礁交错相连。

      如果是在阳光热烈的初夏来到这里,那么你一定要在莲池澳停一停。不是为了这里宽阔的沙滩,也不是要去面朝大海的“白菜食府”品尝地道的海鲜,只为了寻找沙滩上那一大片悄然绽放却生机盎然的黄色小花。

      说实话,我至今仍不知那些小花的名字,原以为是沙棘,但查了资料图片却不是。不是长在沙滩上吗,那就叫它沙滩花吧。我依然记得第一次看见那片蔓延在海岸边的黄色时心头涌起的感动:一大片鲜嫩明亮的黄,就那样安安静静地铺陈在绿油油的叶子上,在沙滩的爬坡处四处蔓延,肆无忌惮。

      你会忍不住弯下腰去,用指尖轻轻触摸那粉嫩的花瓣,却又生怕惊扰了它们,赶紧缩回了手指。

      原来,生为一朵小小的花儿,也可以如此幸福地存在,让身边的人们这般珍惜和怜爱。

      过莲池澳一路向南,到岛的最南端,也就到了鹅尾山神石园了。

      神石园面积约30多公顷,高低错落,三面临海,浑然一座神形俱佳的天然石盆景,又俨然一片寻觅多时的梦中净土。

      园内山上山下的岩石因受风蚀、海蚀的双重作用,形成众多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自然象形石:海龟朝圣、飞戟洞、斧劈崖、鲤鱼十八节、海门、妈祖书库、龙洞听潮、情侣蛙等等都不容错过。有时候,脚下水洼里蠕动的海螺,岩缝间冷不丁钻出的小蟹,还有那山坡上美丽的枝叶藤蔓,也可能让你驻足不前。

      而飞戟洞是我每次最久久不愿离去的地方。

      穿过一片不高却茂密的绿色灌木林,过了圣泉井再拾级而下,一直到接近海平面,再向左拐一小段路就会看到不远处的飞戟洞了。

      一路洁净无比、纵横交错、似鬼斧神工又浑然天成的花岗岩峭壁旁,突兀地耸立着一个硕大的洞口,洞四周仍是同色的岩石,却叠垒成一座天然的洞门,似摇摇欲坠却又坚牢无比。据说其状因像古兵器“戟”而得名,又说是妈祖神兵追赶海妖飞戟穿石成洞而留名。

      跨过洞门,必定有阵阵凉风扑面而来,而眼前又是另一片豁然开朗。

      连接洞门的是一大片平坦的岩面,一路走来的人都有些累了,可以坐下来歇一歇。

      如今生活中可以称做一尘不染的地方太少了,但这里绝对可以让最有洁癖的人们随意地席地而坐。

      汹涌的海浪总是不停地拍打着脚下的巨岩,溅起的白色浪花时不时地会漫上岩面,舔噬着你裸露的四肢。此刻,岩上的人恍惚已荡舟海面,逶迤前行。远处,天光如幕,涛浪交响,“云山相出没,天地互浮沉”,你怕是早已浑然不知身何处了。而那些飞在云端的理想和梦想,那些人世间的沧桑与困惑,那些在岁月的流逝中从不曾遗忘的情与爱,此刻,都化作苍穹下满怀的宽容与温柔,在胸中弥漫开来……

      如果说不到长城不算到过北京,没去维多利亚港不算到过香港,那么来湄洲岛没去黄金沙滩,那遗憾也是太大了。

      从鹅尾山神石园出口回到环岛公路向左,很快就到九宝澜黄金沙滩了。

      站到黄金沙滩上,你会再一次体验心跳的感觉。

      这片长3公里、宽约500米、背倚上百公顷终年翠绿的马尾松林、水至清沙至纯的金色沙滩,除了用“美仑美奂”来形容,实在想不出更好的词。□周 蓉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