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重游壶公山

    重游壶公山

      谷雨后的首个星期天,春雨乍歇,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广电中心的几位朋友,相约重游壶公山。久违了十几年的壶山,你还好吗?

      凡是莆田人,都知道壶公山,知道“壶公致雨”,知道关于它的古老而美丽的传说。有的说壶山像一个执笏的官员在面圣,郭风说“像酒醉时坐在那里的李太白”,朱熹早年到夹漈草堂拜访郑樵,路过城关看到壶公山时,曾惊叹曰,莆阳人才辈出,皆此公作怪也。民间也世代相传,看见壶公山,“聪明花”会开。为此,家乡北洋平原的民居几乎户户面对壶公山,晨起,一出门就可以看见壶公山,乃至婴幼儿时,祖父母、父母就会抱着宝宝,指着壶公山说:“山、山!”从小教你认祖归宗,打上终身难忘的烙印。至今想来,这是一种十分有趣美丽的文化景象。

      出了城区,沿着宽敞、整洁的城港大道,向渠桥(今叫新度)镇进发,很快到了壶公山麓的村道(街道?),我注视着从车窗外向后奔跑的高楼大厦,高速公路、立交桥以及五彩缤纷的新农居,不由心潮澎湃,脱口而出:“新度跟城里都差不多了,这里地皮都升值了吧?”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曾下乡驻在渠桥公社几个月,当时下乡大概是催耕种,确保甘蔗种植面积吧,记不清了。印象较深的倒是工作组几个人,偷闲沿着青宅后山的小路攀登过壶公山;另一次印象较深的是1984年山顶电视发射塔落成,以后还参加过“玉皇文化研究会”活动等等。

      这次登山是坐车上去的,故不敢说登,只能算游,游山玩水吧,一呼吸新鲜空气;二领略沧桑巨变。盘山公路由原来凹凸不平的沙石路,变成了平坦的水泥路,山上的树林长高了、长密了,相当部分可谓茂林修竹了,可喜可贺。记得多年前提出,要把壶公山建成美丽的森林公园,加油啊,壶公山。

      半山顶有个闻名遐迩的凌云殿,供奉玉皇大帝、玄天上帝等神灵,香火颇旺。殿前新挖了一个池塘,池边座落几个小亭,增添了一个景观。稍事休息后,乘车直达山顶。山顶除了电视转播台(发射台?)外,有个很大的圆球屹立于不远处,有人说是部队系统的,我猜想那是为了捍卫祖国领空的高科技设施,我们应该向那些驻守高山的无名英雄们致敬。我们参观了市广电中心属下的机房、宿舍和厨房。工作人员好像一周换班一次,他们说上山的第一餐吃面条,之后,生活较清苦。山上没什么娱乐活动,有的年轻人感到寂寞。我开玩笑说:“我喜欢如此清静之地,住上几个月没问题”,有个年轻人说:“好呀,我们向领导建议,把你调上来。”我说:“行呀,我可以在这里搞创作。”不过,他们的工作条件的确比较艰苦,应该改善一下。为了广大市民能够收听收看到优质的广电节目,必须有人驻守在壶公山顶,年轻人,让青春在壶公山闪闪发光吧,我也向你们表示敬意。

      “登东山而小鲁”,登壶山而小天下,站在海拔788米的山顶,俯瞰兴化大地,好像在看儿童玩的积木、沙盘一样。“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我敢说,莆田市区比原来的小县城扩大了几百倍,作为历史的见证人,我壮怀激烈,直想仰天长啸……

      下山后,在大板村一位广电中心退休干部家中用便饭。村容村貌焕然一新,农民户户建了新居,村道均为水泥铺成,干净、清爽,道旁有下水沟,即便倾盆大雨,路上也不会积水。我们来到一座铁门前,里面的犬吠了起来,主人开门后,互致问候,犬安静了。三间厢(四目厅?)两层楼加上辟舍(厨房),加上一个埕头(院子),我说:“如果在城里,这房子价值三百多万元。”我们坐在客厅品茶,不一会儿,主人煮了一高压锅干饭,三盘菜,一盘韭菜炒蛋,一盘炸豆腐干,一盘卤牛肚,一个汤是豆腐海蛎汤,清淡可口。同行的一个小孩说:“比我家里的好吃一百倍。”这餐农家饭我觉得比酒家的好吃多了。门外不远处即大村道,可通小车,两旁有店铺,是乡村或城区?我分不清了。这样的乡村与城里的小区差不多吧。而且此地有一种田野风趣,空气清新,更是宜居之所在。马克思预言的“消灭城乡差别”,不久将在这里实现吧?想至此,心中欣慰不已。并预祝壶公山明天更美好,期盼重新出现“壶公山下千钟粟”、“金覆平畴碧覆堤”的美丽景观。

      “麦子平铺青似绣”、“漫道江南风景好,水乡鱼米亦如之”,谢觉哉、郭沫若笔下的莆田秀色,在科学发展中发扬光大,不亦乐乎?(许培元)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