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形神兼备 情趣横生——解读黄羲的《牧童》

    形神兼备 情趣横生——解读黄羲的《牧童》

    点击查看原图

      我家曾经是生产队三头耕牛的饲养户之一,因此我从小就放过牛,可从来不像画面上的牧童那样浪漫天真还兼带闲情逸致哟。我是以家中一个小劳动力从事这一活动的,不过对于牛,还真有很深的感情,始终不把它视为“公家”的而不加爱护(当然那时心很纯,纯到对很多东西都不分彼此的程度,与后来受到的“爱护公物”教育无关),放牛娃的这段经历,便成了我对童年生活的美好回忆。由是面对黄羲的《牧童》,未及动笔就已经百感交集了。

      评述一幅中国传统人物画,无论如何是不能回避“形”与“神”,眼前这幅黄羲的《牧童》可谓“以形写神,形神兼备”的经典之作。品评一幅中国画作品是否有超出技巧层面的审美内涵,也不能抛开“情”与“趣”的话题,黄羲的这幅《牧童》同样充溢着以情写趣,以趣寄情的互动共生。

      黄羲的画以形体准确、格调清新成为闽派传统人物画借古开今的重要代表,创立了富有时代气息的画风。我认为,《牧童》所表现的这一特色,尤为鲜明!这就是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无论是笔墨语言还是精神层面,其融合之完美,衔接之自然,在黄羲作品中似不多见。

      牛背上的牧童,双手支在宽大牛背上,右膝搭左膝,左足又紧勾右膝,背后的斗笠随便而巧妙地滑落在下方,对人与牛衔接部位所发挥的调节作用不可小视。牧童造型优美、自然又极富生活情趣,头微转而往下注视,显然是对正在吮奶小牛犊的娇嗔、任性感到好奇,以至于撂下横在口中的短笛。母牛静静地伫立,颔首回顾,在牧童和牛犊的天性发散中流露出安之若素的淡定和宽厚驯良的温和。毫无疑问,牠一直在扮演着既是哺育初生牛犊的母亲,又是任劳任怨的实干家的双重角色。

      在笔墨具体运作上,牧童是成功的典范。淡淡眉毛下,俯视的双眼以浓墨点成,虽不用细腻地分出眼睑和眸子,却让人在意写的“阿睹”中品读到童贞的水灵灵。精巧的鼻子,附和着两角微翘的含笑嘴巴,圆圆的脸蛋,稍短的下巴,上扬的耳朵,浓墨写出带有童趣发髻的头顶,都是凭精准的勾画真实表达头部各个部位俯伏时的透视关系。嫩嫩的胳膊、小手、双足,也是在中锋细线运行轨迹的微妙变化中显示出符合儿童体征的形状和质感。所有这些,无不体现着黄羲先生把传统线条应用于写实的概括能力,同时也佐证了老画家平素对各种人物动态和特征观察得是何等细致,捕捉得是多么准确!

      不知是不是出于对自己身为传统人物画家而在写实方面拥有优势的自信,抑或有其他的考虑,作者特为牧童配上无袖上衣和短裤来显露四肢,还通过上衣、发髻的浓墨块面,把用线勾成的牧童人体部分和淡赭染出的细皮嫩肉反衬得更加温婉洁净,更具有立体感和质感,以进一步吸引读者眼球。

      如果单纯就牧童上衣的浓墨块面去审察,我们不难发现那看似随意的横涂直抹决不是游离于形体之外的笔墨游戏,个中一涂一抹,都有其实质内容。例如肩胛一括成弧以体现胳膊之圆;腰际以流转纠结的笔意来表示腰肌变化;前幅被右膝盖顶起拱成一抹重笔;前后幅因上身前倾现出的前低后高等等。再如墨块组合间隙的点点留白作为高光来显示立体感,同时又使大片浓墨获得透气而不致沉闷。

      该画主题是《牧童》,牛在画面中的重要性自不待言。实际上《牧童》这一题材有很多画家在创意上着眼点不一定在“童”,而在其放牧之“牛”上,就像擅长画牛的画家李可染先生即是一例。由于黄羲擅画人物,把牧童视为图中的主要表现对象来倾力打造应属题中之义,可对于牛的描写,这位一向认真的画家照样是以一丝不苟创作态度予以对待。从牛的造型之准确,形态之真实,刻画之细腻完全可以看到这一点。尤能使人耳目一新的是,就在这幅《牧童》中,他还插进了正在吮奶的一头小牛,为画面平添了不少情趣,堪称构思奇特,别开生面!

      说到造型和形态,鉴于大家对牛的熟悉,只消观摩画面自可获得感受。总而言之,那种建立在素描写生基础上的笔墨形迹是显而易见的。作为艺术,在此我就不做过多的评述,只想从中找出一些可资后人借鉴的东西,达到为文的目的。

      母牛背上的平面轻施淡墨,虽有突出牧童的用意,但以其淡之亮对应侧面腹、腿部的浓之暗,分明就是在传统国画中使用光影关系表现体积感以凸显母牛硕大身躯的实践,同样的方法在小牛犊身上也可以看出。如果进一步观察,那么从母牛身上干涩的笔迹与小牛身上柔润的墨痕上,我们不难领略到作者针对年齿不同两头牛的皮毛在用笔用墨上的差异。其用心之细和手法之巧,可见一斑。

      《牧童》整体画面以实写为基调,是黄羲先生朴实淳厚性情的外化。姑且不论对人物和牛的用功程度,即使是背景柳树,也画得很真实。主干拔地而起,表皮皱染细谨圆润,低垂的枝条捎着柳叶,柔婉妩媚飘洒而下。后面一片空濛,轻烟袅袅,湿气蒸腾。从放牛娃的着装,柳叶的长势,地面青草的伸展判断,应是初夏时节,耕牛悠闲,梅雨初歇,斗笠随身,这使我想起当地端午节一大早就放牛野外嚼草的习俗,或许,老画家就是凭着这一情境激发了《牧童》图的创作灵感呢。黄 叶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