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探访莆田的“闽南村”

    探访莆田的“闽南村”

      核心提示

      近几日,莆田的寒意颇深,然而晚报“边界行”采访组再次出发了。11月19日,采访组走进地处仙游县最南端的园庄镇,探访了该镇东坪、岭北、义路、六户四个西濒泉州南接惠安的闽南话边界村,从中感受闽南腔与莆仙方言交融的别韵和昔日土坯房今日小别墅的喜人变化。

      而在此行中,给了我们最大帮助的是莆田市第一医院的党委书记林杰成,作为莆田最权威的医疗专家之一,林书记的忙碌可想而知,但他还是抽空作为“导游”陪我们走一遭。因为自己就是东坪村人,一路上,林书记十分详熟地向我们介绍了几个村的情况,大至一个项目的引进投产,小至某个村民的家庭琐事,让人惊叹,而让人感受最深的便是他对家乡的关注和眷念之情,脱去了专家、名医的“外袍”,他就是一位热爱自己家乡时刻盼望家乡越来越好的普通的东坪人。

      一天的行程繁忙而充实,行走在边界村,与其说是一次采访,不如说是一次心灵的旅行,远离喧嚣、远离繁忙,大家在青山绿水中享受到片刻的悠闲、短暂的慵懒、还有偶尔的思维停顿,呼吸也变得细致绵长。

      东坪村:走的是康庄大道

      东坪村与惠安县土岭镇(现划泉港区)黄田村毗邻,走进村落,一条平坦整洁的村级公路盘旋而上,没有预想中的尘土飞扬行路难的场景,我们的车沿着8.5公里的水泥路从园庄镇依山蜿蜒而上,直达全县最南端的一个自然村落——龙坪头。这个和泉州洛江区一湖之隔的小村落人口只有700多人,全部讲闽南话,从已浇灌的村小路到泉州仰恩大学只有半个小时的路程,村民外出泉州、惠安比进县城还方便。独特的地理位置还给人带来不少惊奇,正如我们首站造访的浮洋水库,耳畔是风吹枝叶的簌簌声,眼望的是一汪绿波宛如一颗绿宝石荡漾于群山之中,美景不胜尽收,而最奇特的是这个水库立足“三国之势”,既处仙游境内,也和泉州、惠安毗邻交界,站在交界处,往往不知身处何方,转身抬脚却已是一脚踏两区。

      东坪村64岁的村民王仁春是个热心人,看到我们来访,便热情地用闽南腔的普通话向我们介绍起村里的情况,水泥路、公厕、路灯,豪华的别墅楼,精致的小洋楼……这些都让这个地处三区交界的小村落显示出异乎寻常的“阔气”。“要致富先修路”,这句被无数次提起的口号应用到东坪村再合适不过了,有了四通八达的村公路,村民外出方便了,孩子求学方便了,村里的生计也因为路通而百事通。傍着世外桃源般的美景,看着头上扎着红围巾酷似惠安女装扮的东坪女人坐在屋檐下一边做手工活一边唠家常,你仿佛会忘了时间和地域的分界。

      东坪村的村支部书记叫林育民,一个个子不高朴实憨厚的中年男人,一路随行却不多言语,已经在村里当了16年的村支书。他告诉我们,东坪村也是一个老区村,村里的劳动力基本上都外出打工。这几年村里的变化日新月异,这得益于几届市领导的扶贫挂钩,也得益于镇领导的重视帮扶,而最重要的是东坪村有了通往外界的康庄大道,昔日村里人一直上访希望划归泉州的现象不见了,大家都安心地出门经商打工,走上致富路。

      义路村:出的是“财神”、“贵人”

      在义路村,让人印象最深的是密密麻麻依山而建的房子,邻里隔墙而居,鸡犬相闻,让人仿佛走进“东家捣米西家闻,邻里有话隔墙传”的世外桃源。这种群居的方式被当地人称为“蜂窝穴”,据说村民建房不用看地理风水,随地而建都是风水宝地,所建房子不是背靠背,就是面对面,颇具地方特色。义路村与泉州洛江区罗溪镇洪泗村交界,也属闽南话语系,是闽中人民游击队东南支队队址和联络站,也是革命老区据点村,直到今天,村里领政府补贴的老革命还有14位,是全县最多的一个村,可见那时的义路村地下革命开得是多么的轰轰烈烈。

      在义路村,有很多闽南来的媳妇,也有很多本地姑娘嫁到闽南去,采访时,我们刚好遇到一家村民娶媳妇,装饰一新的房子门口立着三个大红气拱门,十分醒目喜庆,仿佛一场盛大的开业典礼,据说亲友在婚礼上送气拱门也是从闽南那边传过来的习俗。沿着小路下山,我们遇到78岁的郑阿婆,她扎着红头巾,穿着旧式斜襟衣,拄着拐杖细步沿着村小路回家。她凝望着自家三层小洋楼,用闽南话告诉记者,60年前义路村还属惠安县,她就是从惠安的另一个村嫁入义路村。那时的婆家穷得三餐都揭不开锅,她经常得翻山越岭回到娘家要点粮食回来接济。几十年来,村里发生了很多变化,自己的三个孩子相继走出山门到闽南一带去做生意。现在一年回来一次,孙子也在外读书,平时就自己和老伴守着大房子过日子。“以前日子苦,但热闹,孩子在身边,乐活着呢。现在日子好了,却老了。”许是思念在外的儿孙,太过寂寞的老人似乎有些心酸,喃喃地计算着过年的日子。

      而最让义路村民引以为豪的是义路村是个出“大官”、出“财神”的地方,近年来光是在职厅级干部就有两个,财产千万以上的有四五个,这对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来说,可谓是奇迹之造。而有了这些“贵人”相扶,义路的发展也有许多便利,自然,这样的利民之事定是会让很多村民和后人感念的。

      六户村:“藏”着一批大豪宅

      初到六户村,记者一行对“六户村”的村名产生了兴趣,难道以前这里只有六户人家不成?村委副主任周聪成为我们解开了这个疑惑。原来,这个地处仙游、惠安、洛江三县区交界的偏僻山村,早年主要居住着王、林、魏、卓、周等六个姓氏人家,故称“六户”。如今,沧海桑田,村里虽然早已大变样了,人口也达到了2000多人,但“六户村”的村名一直沿续至今。

      六户村是革命老区基点村,也是园庄镇闽南语系中心村,属闽南语系。和园庄其它几个闽南语系村一样,其原归惠安县涂岭乡管辖,1955年月划归为园庄管辖。上世纪80年代,园庄镇被省定为贫困乡,而六户村是贫困乡的特困村。村民分散居住在各山头的10个自然村里,由于交通不便,基础设施落后,严重制约着经济的发展。于是,一波又一波的人六户人开始走出家门,外出泉州、晋江等地打工、经商,寻找出路。

      当地人说,六户村有80%以上的青年人都在外打拼,如今留在村里的基本上就只有老人和小孩了。今年70岁的林金枝老人,正抱着孙子在家中看电视。有趣的是,老人看的不是电视剧或戏剧节目,他在几个电视新闻类节目之间不断换台。林金枝早年在福州火车站当过列车员,如今退休在家,他的两个儿子都在外地跑货运。在和记者的聊天中,老人显得十分轻松,也很有见识,很快大家就有了共同感兴趣的话题。老人说,他知道福厦铁路年底就要开通动车组了,园庄附近的枫亭就有一个车站,到时他一定要在家门口乘一趟列车去福州再看看。

      “以前,在我们这个老革命朱汉膺、何邦基等人呆过从事地下工作的山旮旯里,通讯要靠人家洛江区、泉港区辐射来的微弱信号;电视要靠天线接收,视频模糊;出门就更别提了,山高路陡……”六户村支部书记王博财告诉记者,近几年来,在市、县各级各部门的帮扶下,村里彻底解决了行路难、入学难、看电视难、通讯难等几大难题,村容村貌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王博财的话得到了村民林秀成的认同。老林说,以前很多村里还闹着要回归泉州管辖,现在,路通了,学校新了,群众看上了最先进的数码闭路电视,还可无障碍地在深山里用上手机,就连交界的洛江区、泉港区几个山村都受益哩。

      的确,在记者逗留的这段短暂时间内,除了感受这里的闽南腔特色外,更绝的是,深山里竟然“藏”着一大批的豪宅,让人惊叹不已。老人们说,现在村里实在显得冷清,很多洋房都空着没人住,但逢年过节的,山村里也是热闹非凡,走南闯北的山村人还要开着几十部小轿车回家过大年呢!

      岭北村:出了一个企业家军团

      沿着长10多公里的园岭水泥公路进入仙游与泉州洛江交界的岭北村,记者一行被这里的山清水秀的山村面貌以及错落有致的崭新楼房、厂区震憾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又会想到,这个地处仙游大山深处的小山村竟是眼前的繁华景象。

      岭北村支部书记林天生介绍说,岭北村是洛江、仙游两县区相邻的省定老区基点村,风俗与闽南相同。陈金原、郑汉生等老一辈革命家曾在岭北村从事革命活动。目前,全村总人口2860人,村里八成以上的劳动力都在毗邻的洛江马甲镇从事服装、鞋帽工作。

      讲闽南话的岭北村人继承了闽南人爱拼才会赢的传统,吃苦耐劳、勇于开拓,善于经营管理。经过多年的发展,如今,不少在外闯荡的岭北人崭露头角,成为业界的佼佼者。据称岭北人在厦门、泉州、石狮等地办起了数十家服装厂、鞋厂、房产开发企业等,成了名闻遐尔的“岭北企业家军团”。林天生告诉记者,村里张连枝、张秀姐、林安辉等人在厦门、泉州等地经营房地产,资产都达到了数亿元,近年来,他们在为家乡铺桥修路、捐资助学等方面都出了大力气。

      在外创业的岭北能人不少,如何利用好这份“资源”促进家乡发展,岭北人喊响了“岭北人经济”口号,栽好“梧桐树”,引回“金凤凰”。于是,岭北经济小区应运而生。目前,岭北村已从泉州、石狮、晋江等地“回归”服装厂1家、鞋革厂2家、豆浆厂1家,还有电池厂、电子厂和一些服装厂正在洽谈中。村民张永兴创办的服装厂已从石狮搬迁回来,他告诉记者,虽然目前暂时在自家的楼房中生产,但岭北经济小区厂房一建好,就要开足马力生产,这里的楼房腾出供员工住宿,既可节省开支,又能对繁荣家乡经济尽出一份力量。

      岭北村还有着悠久的中药材种植历史。现在该村种植有郁金350亩,麦冬250亩,川芎50亩,年产值数百万元。村民林秀敏除了自己种植中药材,还当起贸易商,帮助收购村民种植的中药材,每年收入达10多万元。走访中,林天生告诉记者,目前村里已培植了一批药材种植、营销和加工大户,引导群众由药材分散种植走向规模化生产,做大做强中药材种植,并向邻近地区辐射。

      临采访结束,记者一行遇到了正在村道旁的家中指挥盖房的岭北村老支书许通来,许家的新房是一座独院的三层小洋楼,罗马风格。老许当年从部队复员后就回到村里,也是一个经济能人,家里办有鞋面加工厂。老许笑着说,自己当支书那会儿,村里可没这么好的景象,这些年村里的变化确实很大,他们都是见证人。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