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仙游地区摹声构词的方言 ——莆仙方言探讨之一

    仙游地区摹声构词的方言 ——莆仙方言探讨之一

      在汉语中,有许多摹仿声音的词汇,它们有时在句子中独立成词,有时与其他的词汇组成了各种关系的词组。例如:“乒乓”这一摹声词,表示的是两物碰击的声音,在“被碰得‘乒乓’发响”的句中,“乒乓”这词作为副词来修饰响声;当它与其他的词组合,如“乒乓球”,则构成了以“乒乓”这一声音修饰“球”的偏正结构名词。

      在仙游地区的方言中,同样地也存在着与汉语有相同的摹声构词形式。所谓的方言,乃是一种语言的地方变体。由于各地区的人们的风俗习惯以及文化涵养各有差异,各地区的方言,在语音、词汇、语法上各有其特点,故此各地区的方言也就不同,这是语言分化的结果。某地区流行的方言,在另一地区的人不一定能理解或听懂,如仙游地区的人们摹仿猫的“喵—喵—喵”叫声称猫为“喵吆”(字底横连线表示两字连读的切音,以下同),而莆田地区的人们则是根据猫捉鼠的功能称猫为“摸鼠”。

      1、摹声为名词的形式

      (1)在仙游方言中,经常是用 [Kao (“咔敖”的切音)] 读音来表达碰击声,其中的主音“咔”是从摹声词“咔嚓”的“咔”的入音转化而来,而“敖”则为“咔”的末音轻读,切音为“咔敖”。本地人把鼠夹称为“老鼠‘咔敖’”,因为老鼠吃诱饵时,鼠夹的机关被碰落,弹簧夹即刻“咔敖”了一声夹上,就把老鼠夹着了。人们就根据这个“咔敖”的声,把这个夹鼠工具称为“鼠咔敖”。在这里,“咔敖”是作为偏正结构的名词。

      (2)过去,本地的乞丐经常是一手拍着竹筒蒙皮的小鼓,一手打着竹片,唱着俚歌挨家挨户乞讨,因为小鼓会发出“咚咚咚”的响声,所以称为“咚鼓咚”,而竹片的响声则是“咔敖—咔敖—咔敖”,人们就把这竹片叫做“乞丐咔敖”。在这里,“咚”和“咔敖”也是作为偏正结构的名词。

      (3)水泵抽水时,从水龙头流出的水会发出“啵翁啵翁啵翁”的声音,为此本地人称水泵为“水龙啵翁”。

      (4)皮碗唧水时会发出“支由—支由—支由”的声音,所以本地人称皮碗为“水支由”。

      (5)汽车,顾名思义是以蒸汽为动力的车,即是用木炭燃烧锅炉以产生水蒸汽,让水蒸汽推动活塞使车轮转动。早期的汽车,就是身上背负着一个十分笨重的烧炭锅炉,因汽车蒸汽机的功率很低,故此行驶之时总是发出“轰轰轰”的响声,尤其是在起动之时或爬坡的时候,轰轰的声音更大,所以老一辈的郊尾人就以自己对其声音的感受,将这种的车叫做“轰车”。

      (6)摩托车的响声是“卟卟卟”,老一辈的人特称摩托车为“脚车卟”,因为本地的老一辈人称自行车为“脚车”,而摩托车形状与自行车相同。

      (7)本地人有时把聚餐叫做“吃‘咔敖咔敖’”。因为聚餐时,围坐在一起的人们汤匙纷纷伸进汤碗中舀汤时,汤匙碰磕汤碗,会发出“咔敖”、“咔敖”的声音,所以人们就以此声音形象地代替了餐食的叫法。在这里“咔敖咔敖”的摹声就成了动宾结构的代名词了。

      (8)汽车的马达响声是“哦,哦,哦歌”,而汽笛声是“嘀,嘀,嘀”,为此,本地人在教小孩子认识汽车时,总是把汽车称为“哦哦歌”,或“嘀嘀”。例如,大人指着汽车对小孩说:“看,哦哦歌来了。”或说:“我们坐嘀嘀去。” 这里的“哦哦歌”,或“嘀嘀”的摹声是作为代名词使用的。

      (9)这里的人们常把戏台上锣鼓的“啪—啪—啪”声音作为演戏的代名词,叫做“啪啪唉”。常有大人带小孩去看戏,说:“走,我们去看‘啪啪唉’。” 这里的“啪啪唉”的摹声也是作为代名词使用的。

      (10)对一些动物的叫法,本地人是根据其叫声而称叫的。如,猫的叫声是“喵—喵—喵”,人们就称猫为“喵吆”;牛的叫声是“黄—哞吗”,人们就称它为“黄哞吗”;羊的叫声为“黄—咩”,人们就称它为“黄咩”;宰猪时,猪会“依—依—依”地乱叫,本地人跟小孩讲话时有时就把猪称为“依依”; 蟋蟀的叫声是“唧—吱—唧—吱”,人们就称它为 “唧吱”。

      (11)对所随身携带杂物的总代称,如,一个母亲抱孩子回娘家,说:“走一趟娘家‘轻空跷摇’就得带一大堆,路上够麻烦的!”其中“轻空跷摇”一词乃是行李中物品相碰的响声,用这一响声来表示行李中杂物的繁杂累赘。

      2、摹声为动词的形式

      (1)把食物装在杯或碗中,之后放在锅中的水里煮,普通话叫做“炖”,而本地人称做Kao(“咔敖”的切音)。由于在煮的过程,锅中的水一直处于沸腾状态,杯子随水的沸腾碰磕锅身,会发出“Kao”“咔敖、咔敖、咔敖”的声音,所以本地的人们就根据这一现象,形象地用其声音来表达这样煮食物的过程,叫做“咔敖”。如,在杯中放入米隔水煮成干饭,本地人叫做“咔敖捞饭”(这里人把干饭称为“捞饭”,因为捞饭是干的,与稀饭是有区别的称叫)。

      (2)用鼠夹夹老鼠,本地人称为“咔敖老鼠”。

      (3)人们在溪河中游泳时,常用两脚击水,发出“卟嗡—卟嗡—卟嗡”的响声,所以人们就把到溪河里游泳称为“卟嗡卟嗡”。后来,连小孩放进洗澡盆中洗澡也称为“洗卟嗡卟嗡”。

      (4)母亲哄婴儿睡觉时,经常是一边喂奶或摇晃其身子,一边口中“哦—哦歌”地用声音来催眠,孩子稍长大了,大人就用“哦—哦歌”这一词来代替睡觉,说:“小妞乖乖,快点‘哦—哦歌’吧!”在这里,“哦—哦歌”的摹声就成了动词了。

      (5)母亲给幼儿把大便时,经常边把边用鼻音“黄—黄呣”地帮孩子用力拉屎,其实是使幼儿产生拉屎的条件反射。以后,要小孩大便时,便说:“乖宝宝,赶快‘黄—黄呣’。”同样的,让幼儿拉尿时,大人也是用“嗤依—嗤依”的口哨声来使幼儿产生拉尿的条件反射,也把拉尿称为“嗤依—嗤依”。

      (6)人在艰苦劳动时经常会发出“孩唉—孩唉—孩唉”的声音。本地人在形容某人的处境时说:“他整天‘啦啊(起头的话音,没有实际意义,轻读)孩呀孩唉’,‘给连烟’(被弄得的意思)睏(睡)都没眠。”在这里“咳唉呀咳唉”就是动词。有时描述某人气喘得说不出话时说:“他咳孩呀孩唉‘格’(得的意思)一句话都说不出。” 在这里“咳呀咳唉”的摹声也是动词。

      (7)这里人把枪响的声音听成鞭炮“噼越—噼越—噼越”响的声音,所以称为“噼越”,所以把坏人捉去枪毙,说成“捉去‘噼越’”。

      (8)本地人把“弹”的动作称为“噼越”,如“弹珠子”叫做“噼越珠”。因为弹出时会发出“噼越”的声音。

      3、摹声为形容词的形式

      (1)有时,常听到有人说:“实在没办法,我‘给连烟格’(被弄得的意思)抖‘咔敖’‘咔敖’”。这里的“抖‘咔敖’‘咔敖’”,有时也叫“着‘咔敖’‘咔敖’”,本意是形容像被鼠夹夹着似地颤抖得发出的响声,其转意是喻“被某事缠弄得无可奈何”。这里的“咔敖、咔敖” 的摹声就成了形容词了。

      (2)人在寒冷中,经常会被冷得发出“嘘—嘘—嘘”的声音,或者人在穷困无计之时总会发出“唏嘘” 叹息声,为此,这里的人用“穷嘘嘘”或“穷唏嘘”来形容家庭贫穷。这时“嘘嘘”或“唏嘘”的摹声就成了形容词。

      (3)有人形容一个女人说:“她说话‘必哩吧啦’给快,声音卜(又的意思)‘叽呀叽’。”

      4、摹声为副词的形式

      豆粒或花生粒落地时的“哒—哒—哒”响在本地的话音是叫“铎—铎—铎”。在反贪运动中,许多贪官被撤职查办,群众说:“一查起来,贪官就‘铎呀铎’落蒂(即免职)了。”这“铎呀铎”的摹声便成了副词。

      5、摹声为歇后语的形式

      本地有一句歇后语:“‘西公’(法师)吹笙——哪咤哪咤”。“哪咤哪咤”是摹仿笙的吹奏音,其意思是说,依然如旧。

      此外,有时在一句话中就有几个摹声词在作不同词性使用,如:

      一个老太婆说,街道商店里的声音(指巨声的音响)响呀“基哩卟浪”大声,她被给“卟旺”得头都大起来。

      在这句话中,“基哩卟浪”的摹声作为形容词使用,而“卟旺”的摹声作为动词使用。   (吴松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