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千古胜地谁来比

    千古胜地谁来比

      百景千姿观不尽,八闽胜地菜溪先。请让我们踏着郑侨等先贤们的足迹,一路拾阶而上,去探访那座飘摇千载风雨的深山古刹,去观览那方圣光披露的人间仙境,去聆听封存在岁月记忆里的古老传说。

      吟哦着清代严光汉“游人莫讶溪名菜,自昔茎根逐水来”的诗韵溯流寻觅一叶流处遗踪,一缕缕源于大山深处的梵音飘摇而来:当唐朝高僧智广禅师和他的弟子们结庐隐居、诵经礼佛、漂洗菜叶的故事栉风沐雨后渐次褪色时,清代名臣朱翰春把“一叶流处”四字牢牢镌刻在寺扉前的石碑上,那此起,“菜溪”便成为了这座名山亘古不变的记忆。

      坐落于仙游县境内的菜溪岩不仅是佛家圣地,也是儒者皓首穷经、吟风弄月、传道授业的理想处所,数百年来释儒两家隐栖此处各领风骚,闪烁出耀眼的智慧光芒,打开《四库全书》发黄的书页,缕缕墨香扑鼻而来:宋代龙图阁学士刘克庄于淳祐八年任福建提刑时挥毫的《题菜溪岩陈聘君》的诗句特别醒目。曾任北宋监察使的陈易(字聘君)厌倦官场上“笼鸡有食汤锅近”的腐朽与黑暗,决然神往“野鹤无粮天地宽”的闲适生活,慕名前来菜溪岩隐居。菜溪岩的“峰岩叠峻、灵山秀水、溪泉溅玉”秀美景色使的诗情如裂隙里清泉喷涌而出,在一个云淡风清的月夜下,他深情地吟咏着《蒲庵歌》,其中“饥来苦菜和根煮,叠石为床困即眠”流露出诗人乐天知命的人生态度,尽显归隐论道的魏晋风骨。

      追古怀远,据史料记载唐朝诗人胡令能“莆田隐者,唐诗人少为负局锼钉之业。曾梦菜溪仙人剖其腹,以一卷书内之,遂能吟咏。”尤其他精工细琢的《小儿垂钓》描述得形象逼真,呼之欲出,其艺术成就堪与杜牧著名的《清明》相媲美。

      菜溪风景几多娇,引无数学子竟折腰。数百年来,菜溪山上下人才辈出,文星粲灿。其中成就最高的首推郑侨,秀丽的山川天成他的异禀,他年少时便刻苦好学,山水花木俯拾皆文章,乾道五年,他入京应试,才压群儒高中进士,参加殿试时,孝宗皇帝以一句“蕊蕊黄花,千秋丹桂谁能折”求得下联,他以家乡的“三鲤朝天”为据,朗声对曰“滔滔白浪,万仞龙门我独登”,对仗工整,心胸开阔,有海纳百川之势,龙颜大悦,遂钦点他为新科状元。郑侨博学多才,廉政勤勉,深受孝宗、光宗、宁宗三代皇帝的器重,他历任两代皇帝的国师、吏部尚书和参知政事。沉浮宦海几十年,他仍笔耕不辍,留下了许多浓墨重彩,绍熙三年,他出任福州知府时曾重游故乡菜溪,写下了《八闽胜地菜溪先》等不朽诗篇。

      古树凌云兢插天,奇峰叠秀各争妍。

      飞瀑穴从天际落,石屏巍然屹眼前。

      天门有径天梯登,宝伞重阴古刹顶。

      百景千姿观不尽,八闽圣地菜溪先。

      可见,菜溪岩的奇峰异石早已镶嵌在状元郎的梦中魂中了,这首诗也成为了吟咏菜溪岩百花园中一朵光耀千古的奇葩。

      相传兴化才子郑五哥有光盖临川之笔,菜溪岩厚重的人文底蕴和旖旎风光使他神迷心醉。游菜溪岩时曾触景生情巧对钦差成就了一段千古佳话,钦差见田间豆苗破土而出,即兴吟出一联“黄豆出土,双手拜天承雨露”以遣怀,游兴正浓的才子以蘑菇石入对“红菇戴笠,单脚着地受风霜。”钦差暗惊,仰视菜溪岩高峰四个山口明暗相间,接着又抛出一联“四口为图(圖),小口终归大口管”,五哥放眼远眺,凉伞峰高耸入云,灵感顿现,随口对答“五人合伞(傘),小人还望大人遮。”钦差惊叹世间藏龙卧虎,不得不佩服兴化大地风光无限,人杰地灵。

      明神宗的帝师陈经邦,万历十三年隆冬时节,他告假返乡,携夫人到菜溪岩猎奇揽胜,乡间瑞雪纷飞、阡陌交错、鸡犬相闻景致迸发他的满怀诗情,于是自吟一联“鸡犬过霜桥,一路梅花竹叶”,但仓促之际,却无物以对,遂闷闷前行,待至“龟蛇相会”处时,突然灵光一现,吟出下联“龟蛇浮水面,两样玉带荷包”。夫人笑其不雅,陈经邦回敬答道“二月春风似剪刀”句中的剪刀尚可入诗,‘荷包’为何不能入联?”真是山水皆画笔,俯拾即文章!

      菜溪岩真可谓一路跻攀,一路传奇。守候在田埂之上的卧牛石似乎在向游人陈述着唐伯虎“祈梦”仕宦的故事:唐伯虎少年时曾梦游菜溪放牧耕牛于田间,梦断惊醒,唏嘘功名渺茫,但是他不坠青云之志,倍加勤奋,终于在甲午年金榜题名,方悟出“田牛”乃神谕“甲午”之意。所以赋诗一首以酬谢神恩,如今“嵯峨怪石倚云间,抛掷至今已有年。苔藓作毛因雨长,藤萝穿鼻任云牵。从来不食溪边草,自古难耕垄上田。”已是牧童扬鞭夕阳的歌谣了。(黄建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