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鲤江庙故事

    鲤江庙故事

      戏台背后,一座红柱碧檐的庙宇静静依偎着周边民居,虽历经风雨沧桑,仍香火袅袅。我背着行囊,虔诚探着头,庙宇内的老人家问都没有问,就请我进去看看。还有一些老人坐在板凳上,专注地聊着神明的问题。

      庙宇曾被开设为镇文化馆,小时候的我们总喜欢流连于此,挥洒童年的快乐。现在的大戏台,以前是工人俱乐部,两层水泥楼的小院子里,耸立着几颗参天的玉兰树。虽然斗转星移,但如今我仿佛还能看到青年男女参与书画展览、竞猜灯谜,脸上不时绽放出难得的笑容。

      她就是我在文化馆里碰到的女孩,另类的土布花衣引起了我的注意。她无忧无虑地跑过街道,突然在俱乐部门口摔了一跤。她父母在旁边开了家小食店,舀汤、烫菜、切肉,香味弥漫的小店座无虚席。他们态度和善,面容和蔼,每个客人能很快体会到他们的真诚。

      她从小被她父母送给“界外”人抚养。偶尔回涵江玩,亲生父母也会带她去新桥头看船。终于有一天,她望着新桥头渐渐稀少的船只,低着头不说话,眼里透着一丝丝的忧愁,没有了小时那种激动的喜悦。她开始懂事了,知道这里已经不是她的故乡,亲生的父母再热情,也终归要回到养父母身边。

      再次碰到她的时候,她焗了金黄色的头发,眼睛悠悠地看着远方,然后深沉地吐出一口气,人到中年的她更像是邻居的大妈。她说,世事有悲有喜,但最放不下的还是对亲生故土的眷恋。

      多年前,我也告别家乡去了远方。我和她一样,风可以吹散眼前的繁华,却吹不老对故乡的思念。在高楼林立的大城市里,有着一次又一次的离别,习惯和麻木让我们失去了落泪的冲动。每当我一步一步离开时,我其实是想和某个人告别,让我悲哀的是,找不到这样一个可以拥抱告诉的人。看到街上男女脸上的倦意或笑容,那些表情告诉我,无论是谁,无论在哪里,他们都在过着自己的生活。我与他们无数次擦肩而过,哪怕是擦破了衣服,却没有擦出内心的火花。

      我不清楚这些问题的答案在哪里。一年之中难得几次回家,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来这里拜访这座庙,哪怕是背着重重的行囊。数百年前,为了防御倭寇侵扰,以笏石为界,沿海的居民被赶进城里,他们就模仿那里的城隍庙,在这里修筑了这座庙。在不少人看来,这座庙就是老涵江的一个符号,读懂了她,就等于叩开了涵江历史的大门,不管是被开设成文化馆、俱乐部的过去,还是恢复到香火旺盛的现在。

      这座庙,就是涵江鲤江庙。你可以在这里看一会儿戏,也可以和这些老人家聊几句,只要你悉心摩挲,可以慢慢抽剥出含蓄深沉的故事来。李宋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