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延寿溪的诗

    延寿溪的诗

      延寿溪是唐诗之溪,在延寿溪流淌的每一个氧分子和氢分子中,都浸润着延寿溪的诗意。徐寅虽然名闻天下,却仕途坎坷,便效仿汉代严子陵垂钓的故事,愤然辞官归隐延寿溪。“赋就长安振大名,斩蛇功与乐天争。归来延寿溪头坐,尽日无人问一声。”在延寿溪归隐的日子里,徐寅虽有几分落寞,但更多的是“何人买我清贫趣,万两黄金未足论”的逍遥自在。

      夏日的延寿溪布满了迷人的黛色。我仿佛看到了徐寅一个人在延寿溪边踯躅、徘徊,日出而钓,日落而息。他把自己在延寿溪边的所见所闻写入诗篇。归鸟、飞花、荔枝、田野,构成了一幅中世纪的风景画,诗人不由地吟咏出“啼归明月落边树,飞入百花深处烟”、“荔枝初熟无人际,啄破红苞坠野田”的呓语。那呓语,如梦如幻,如烟如雾,如电如露。归飞的宿鸟,迎风摇曳的野花,千丛绿中万点红的荔枝,散发出阵阵幽香的田野,远处袅袅升起的炊烟,该是多么迷人的世外桃源啊!徐寅所营造出的诗境的美感,是延寿溪自然美的升华。忙碌的你我,有闲在延寿溪畔寻幽访胜时,你一定也会领略到徐寅笔下所描绘的延寿溪的美丽。

      延寿溪,是唐诗之溪。“树树荔枝村舍隐,九华山下延寿桥。”徐寅的诗为我们绘就了一幅美丽的古典山水画。被誉为“福建文章初祖”的莆田人黄滔,在写给归隐延寿溪的徐寅的诗中,也有“匹马有期归辇轂,故山无计恋桑麻”的诗句,以抒发对徐寅归隐延寿溪的向往。“欲知身后成何事,已在莆中购钓舟。”这是唐校书郎余熇描写“绶溪钓艇”的诗句,可见“绶溪钓艇”作为莆田二十四景之一应滥觞于唐代。“秋晚卷簾看过雁,月明凭槛数跳鱼。”这是徐寅远离尘嚣,归隐山林悠然自得心境的真实写照。“村步如延寿,村原似福平。无人相与识,独自故园情。”这是唐代晋江人欧阳詹入赘莆田林家后,写给妻弟林蕴的五言绝句。从诗中,我们可以知道欧阳詹已在延寿溪畔筑有住宅,并把延寿溪视为他的故乡。难怪欧阳詹百年之后,他的后人按他的遗愿把他安葬在莆田广化寺旁,以了却他当莆田人的心愿。在唐代,福建还没有任何一条溪流,受过这么多同时代诗人的青睐。南宋理学大师朱熹路过莆田时,也特地到延寿溪寻访徐寅当年垂钓的徐潭、钓矶的遗址,并为延寿溪徐家题诗云:“延寿溪徐东陇徐,一徐分作两徐居。壶公山下千钟粟,延寿桥头万卷书”。从朱熹为延寿溪徐家题诗,可见朱熹对延寿溪这条唐诗之溪的迷恋。此后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在前往“福建三绝”九鲤湖探胜时,也是选择延寿溪这条唐诗之溪的。他在去九鲤湖的路线不是选择现在的濑榜线,而是从莆田城关出发,经延寿溪往莒溪北上。看来延寿溪不仅是唐诗之溪,还是一条霞客之路呢。

      延寿溪因为有了徐寅,才赋予诗的灵魂,徐寅也因为拥有了延寿溪,才写出他那瑰丽的诗篇。延寿溪的诗情是波澜壮阔的,延寿溪的美感则是自然纯朴的。徐寅在这美丽的自然氛围中,完成了他在道德上的升华,诗歌创作上的丰收。诗人的精神是富有的,诗人的生活则是平淡的,他在延寿溪边结茅而居,自甘淡泊的选择,在穷得只剩下钱的现代人的心目中,无疑是一个另类,但只有这种另类,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才有美丽的延寿溪。

      你说是吗?朱金明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