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石室云烟(外一首)

    石室云烟(外一首)

      石室云烟

     

      沿着一座山行走的姿势,我看到同样行走的阳光。

      左边是山,右边是水,行走于城市的边缘,把惆怅的心绪交给郁闷的山风。

      铛铛铛——古刹的晨钟,洗尽一段夜的铅华。

      走进古刹,仿佛走进历史生命沧桑的原色,岁月的尘屑伴着袅袅的檀香越积越厚。时间驻足在石阶上,谁能寻找先祖烙印的智慧。

      一石的空,一石的静。人走了,铺阶人的影还在。在永恒的沉默中,一种坚硬,呈现出粗糙的棱角,平铺直寂的一帘山风秋雨声。

      一步三曲,叩敲释迦牟尼的大门。

      笑口相逢到此都忘恩怨

      肚皮若大个中收尽乾坤……

      眼前豁然开朗,天地宽敞无比--千年古松,碑林石塔,黄墙青瓦,大殿前的平台上,三三两两的僧人正在晒太阳,个个眼角颤动着深遂的光,空灵无语。

      寂静中有天竺之音袭来,佛光在此闪现。

      智慧闪烁凛凛寒光,从鼻息里呼出内心的虔诚。

      我来了,终又要离去,去也终须去,但也终究有所不同,神祗的经文在心里,是一支燃烧的希望……

      来时自是寂静,去日更恭欢喜。

     

      木兰春涨

     

      溪水鸣溅。碧水叮咚。

      这是哪条迂回的溪河上流淌出来的声音?

      大雨过后,山水何其辽阔。

      从高峡平湖的窄隘的泄孔喷流出来的--时如金石交响,时若游丝欲断,淙淙瞿瞿,泌脾峻骨!

      水者!击碎石石剪影雪亮的琼花,在石上奔跑,撒落穗穗珍珠般圆润的果实,心胸何其辽阔。

      此伏彼起的山歌野调,乐音跳荡

      涟漪不已……

      烟雨氤氲。一条灰色的格调,隐隐泊着的,云的陂。

      挑担的小村人走过古陂。烟雨中,他的身影就像一株在水中波浪起代的草棘。

      将兰水从兰溪中打捞,做一方水田的守护者。白鹭飞来。

      自然的笑容。(许军展)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