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湄洲行随笔:感受妈祖

    湄洲行随笔:感受妈祖

      湄洲岛被世人瞩目,因为有了妈祖。每年的农历三月二十三妈祖生日和九月初九妈祖的“升天祭日”,信徒们从四面八方而来,寻根谒祖,割火过炉,祈祷平安,岛上居民办庙会,唱大戏,抬着妈祖神像巡游,庆祝这特有的节日。今年是妈祖1049年诞辰,在今年的庙会举办前夕,我来到了这个神奇的妈祖故里--湄洲。

      从莆田的文甲码头到湄洲岛约为一点八海里,还在轮渡上,我就看到了矗立在岛上最高点的妈祖石雕像。她站在流动的云彩里,目视前方,高贵端庄。迎着大海的风涛和明艳的阳光,显得坚实而执着。

      建造在湄山上的殿宇错落有致,金碧辉煌。远远望去,犹如传说中的蓬莱。这里的庙宇分两大块,一块是分布在小岛西轴线上的祖庙群落;一块是分布在南轴线上的新殿建筑群落。祖庙自大牌坊起到山门、圣旨门、钟鼓楼、正殿、寝殿、朝天阁、升天楼、佛殿、观音殿等,大小建筑三十六处,有"海上龙宫"之称,新殿建筑群落坐北朝南,自山顶的妈祖群雕像起向南延伸,建有寝殿、敕封天后宫、献殿、钟鼓楼、山门、牌坊和可容万人活动的天后广场。与祖庙群落相比,新殿群落更有一种"布达拉宫"似的宏阔气象。

      攫住我心灵的,却不是这些庄严巍峨的建筑,而是祖庙的天后宫寝殿。

      农历三月二十三前的一个夜晚,天空飘着蒙蒙细雨,岛上的朋友约我来祖庙夜游。拾阶而上,满眼看到的,都是熙熙攘攘的香客。在妈祖寝殿,里里外外的地上都坐着躺着许多人。来得迟的挤不进去,就在寝殿下面的凉亭里搭帐篷过夜。我心中纳闷:这么多的男人、女人、老人、孩子,不远千里而来,不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以恢复旅途的疲劳,却要在这里挤上一夜,岛上的旅馆费用并不高嘛。正要上前询问,被岛上的朋友拉住了:“这种情况我们在这里太常见了。他们是想用这种方式告诉妈祖自己来祖庙朝拜的虔诚之心。”我释然。我不是妈祖的信徒,但那个成百上千人席地而卧的景象却让我久久难以忘怀。细细回味着这"虔诚"二字。感觉有一种东西,像潮水一样,从心底而起,漫涌而来。这种东西的名字,叫做信仰。信仰使然,我相信,和妈祖在一起,他们的梦一定是安宁而甜蜜的……

      祖庙寝殿里供奉着两尊妈祖雕像,一尊是宋代的金身像;一尊是元代的石像。它们的完好保存,恰恰证明了民间对妈祖精神的渴求和对妈祖神力的确信。和其他的建筑相比,寝殿是最朴实无华的地方了。它掩映于一片气宇轩昂的建筑之中,显得陈旧而简约。但作为真正的妈祖祖庙所在,它又是亿万妈祖信徒心目中最为神圣的殿堂,是所有祖庙建筑的灵魂。每一个朝圣者来到这里,带来家乡的糕点、鱼干、瓜果和菜蔬,带走的却是心灵的满足和灵魂的寄托,是妈祖给予他们幸福和平安的承诺。年年月月日日,它不知疲倦,承接着喧嚣、求索和苦难,用一双看不见的手,为人们抚平生活的褶皱,修复命运的伤痕,然后站在高高的山头,目送他们远行……

      我不禁想到了“妈祖”这个名称的由来。

      千余年前为救助海难而捐躯的湄洲女子林默娘,虽然受到历代帝王的嘉奖褒封,却没有因此而造成老百姓与林默娘情感上的疏远。人们沿用中国南方尤其是福建莆田一带人对女性长辈的敬称:亲切地称她为“娘妈”。到了明末清初,许多福建移民渡海移居台湾之时,从湄洲带走了不少“娘妈”的神像,视湄洲娘妈庙为祖庙,每年要到湄洲来进香谒祖。久而久之,便有了“妈祖”的称呼,意为“娘妈”之祖。这个朴质而又亲切的称谓,拉近了人与神的距离,也显示了民间信仰的纯朴。“宋代坤灵播,湄洲圣迹彰。至今沧海上,无处不馨香。”一位勇敢聪慧、事亲至孝、乐善好施的渔家女子,用她流星般短暂而绚丽的人生为后人点燃了心中真、善、美的神灯,千年不灭。这是中国老百姓和林默娘共同缔造的传奇。

      在祖庙寝殿里,我看到了这样三个小孩,他们挂着妈祖平安包,挥舞着小龙旗在寝殿的神龛之下,香炉之间大呼小叫地躲藏嬉戏,没有丝毫禁忌。朋友告诉我,从前岛上的一些乡亲外出务工或者出远门时,都会把自家的孩子放心地送到祖庙里来,让妈祖看护。而被看管的孩子,从来都不会出事。这个故事让我怦然心动:在岛上的乡民心中,妈祖既是那个救苦救难,为芸芸众生播撒甘霖雨露的神灵,又像是自己家中照看儿孙的老祖母,亲切而慈祥……(东南网记者 吴颂洁)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