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冬至

    冬至

          冬至是二十四节气之一,俗称“冬至”,《史记  律书》载:“气始于冬至,周而复始。”春秋时期的周历便以冬至所在的建子之月(厦历十一月)为岁前。相传从汉代时就开始过冬至节。冬至古有“亚岁”之称。

      冬至的前夜也有“冬除”、“二除夜”之夜。宋江代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载:“十一月冬至,京师最重此节。虽孤贫者,一年间,积累假借,至此日更易新衣,备办饮食,享祀先祖。官放关朴(为财钱之戏)庆贺往来,一如年节。”《八闽通志·兴化府风俗·冬至》载:“前期粉糯米为丸,是日早熟,而荐之于祖考。”

      一、粘丸仔

      每年冬至节前夕,各家各户备:“晾箔”(用竹编制的竹箔)一个,购买福桔。取福桔一个,在福桔上插“三春”(即“福禄寿”纸化)。冬至日晚,合家人要围在一起搓丸,制作丸仔,搓丸时,先捏塑元宝、银锭、秤砣、杵,牛、小猪、小狗等,象征财源广进,六畜兴旺。圆丸分为大丸和丸药仔。大丸内包红糖和炒花生馅,丸仔是实心的(没有包馅子)。有的还制作车丸。无论是自家制作还是商店买回的丸仔,冬至节,要将丸和板糖、姜母、一副(10双)新红箸,“三春”一起摆在灶公爷前过夜。另外,江口、涵江等地聚回的媳妇还学娘家另搓一串如珍珠大小“客鸟丸”,待次日天蒙亮时抛置屋顶上,以吸引喜鹊来食报喜。小孩们因想吃丸仔总盼天亮,故有“爱吃丸仔天不光”的谚语。冬至晨,丸仔加姜、糖煮熟后,先供神祭祖,焚香敬土地公,灶公、公妈后,合家分食,小狗、元宝等则粘贴在门上。而仙游县的东莠人则将“秤砣”、“银锭”摆在灶公前。

      若逢谁家有事,则不敢舂制米粉,需由亲戚馈赠。主人回送生姜、白曲,红糖、麦芽饼、五谷种等作为回礼,表示见“白”不忌,寓祝吉利发财。是日,也有上山扫墓之俗。

      冬至“团圆节”更有趣。相传很久以前,兴化府兴泰里有个寡妇叫余莲香,丈夫早逝,带着一个两岁的小孩名叫元元。莲香除种田外,农闲时用麦杆编斗笠,赚点钱供元元读书。元元有志气,二十岁叁加会试中了状元,当了京官。因为元元是穷人出身,所以当了官后不敢忘恩,一连三年没有回乡省亲,但心念老母。元元每次都把薪俸留下一半,年底叫家丁张二送回家,奉养母亲,可是这个张二,一生好酒,每饮必醉。几次路上出事,丢了银两,半路转回。每次都说假话,骗了元元。有一次,皇帝问起元元的家世,为莲香的志节所感动,就下旨赐元元为母亲建造“贞节坊”。元元领旨回家,一路十分高兴。哪知,莲香在家三年不见儿子音讯,以为儿子享荣华,受富贵,忘了母子之情。三年死活不顾,如今去来建什么“贞节坊”骗人!于是心中生气,躲进深山,住山洞,吃野果,死也不跟儿子见面。元元回到家乡,不见母亲,问了乡亲,这才明白是张二误事。于是,元元决心进山找回母亲,可是满山遍野,杳无人影。眼看冬天已到,野果野菜也没了,母亲体弱,如何过寒冬?元元急中生智,用糯米做成山果模样,煮熟后粘在山顶树上,让母亲采食,自己躲起来观察,几天后,果然发现了母亲的行踪。但他没有突然惊动母亲,让她知道儿子的心迹,只是顺路执丸仔粘到山下,直至自家门前,诱导她回家。这天,正是冬至日,他母亲不知底细,一直采到厝前,想进山已来不及。只见儿子跪在面前哭喊母亲。莲香悲喜交集。母子抱头痛哭。元元才把张二误事的经过诉说一番。莲香转悲为喜,回家团聚。人们为了让子孙孝敬上辈人,便代代相沿,把丸仔粘在门窗上。

      二、耍“ 马鞭”

      不用问节气,不用看日历,单看那山岭上冷凝的白云和岚烟,看看那由浊黄变得清洌的溪水,和溪水边一丛丛粉粉细细的野菊花,就知道,冬至快到了。

      在故乡,冬至节如清明节一样,是祭祖的时节。莆田传统乡俗,凡是在清明节前死亡造墓的,就在清时节扫墓;清明节后重阳节前死亡造墓的,就在重阳节扫墓;在重阳节后和冬至节前身故造墓的,就在冬至节扫墓。

      每逢冬至,小孩子总跟大人一起,天麻麻亮就起来,匆匆吃过汤丸仔,就荷着小锄,挑着土箕,上山去扫墓。

      无论林外山、北埕山、三山……冬至早晨的山径上,都满了扫墓的人群。溪水淙淙注流过小桥,野蔓伸出手来牵人衣衫。而岚烟迷蒙的松林中,山窝里噼噼啪啪的鞭炮声既令人销魂,又使人舒心。最活跃的是扫墓人群中的儿童,满山遍野地采摘一种叫“黑鸡眼”的酸野果。他们像小麻雀一样,忽东忽西,银铃似的叫嚷声,填满了山谷云蹊。祭墓之后,要摘一些青树枝回家,希望子孙能发家致富。红衣女孩手执一把小巧别致的青松马鞭,得意地挥鞭追在她前头的同伴。这支小马鞭是用松枝尾巴制成的,用刀削齐松针,隔一段剥去一层枝皮,形成一节青、一节白的马鞭,煞是好看。弟弟向爷爷闹嚷着:“我也要马鞭!我也要马鞭!”爷爷让他缠得没法,攀到一个山崖边折了一枝松树尾梢,用小刀为他削了一把青松马鞭。他好高兴,也挥舞起小马鞭,向着高高的山上冲去,只觉得山路上的许多小孩都在看他,连山上的野菊花,天上的小山也和他一起旋舞。那舒心的快活,教他激动了好久好久! (卢金城)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