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谈徐霞客九鲤湖之旅的动因

    谈徐霞客九鲤湖之旅的动因

      泰昌元年(1620)夏六月,三十三岁的明代著名旅游家徐霞客,专程探游了驰誉国中的名胜——兴化府仙游县九鲤湖瀑布,并留下了一篇精妙的《游九鲤湖日记》(以下简称《日记》)。笔者研读《日记》,感到 “旅圣”霞客九鲤湖之行,并非随心所欲,而是早已谋划的旅游项目。

      图为徐霞克故居徐霞客《日记》开门见山写道:“浙闽之游旧(久)矣。余志在蜀之峨眉,粤之桂林,及太华、恒岳诸山;若罗浮、衡岳,次也;至越之五泄,闽之九漈,又次也。然蜀、广、关中,母老道远,未能卒游;衡湘可以假道,不必专游。计其近者,莫若由江郎三石抵九漈。”这段文字颇为详尽地说明了徐霞客九鲤湖之行的缘由,更重要的是从中显露了其一生的全盘旅游计划,成为后人研究徐霞客其人及其旅行考察事业的重要文字资料。霞客一生旅游计划,还可以从其天启三年(1623)《游嵩山日记》和崇祯九年(1936)万里西游首篇《浙游日记》的开篇文字中得到补充印证。

      徐霞客出身书香门第,幼年博览古今史籍、舆地图经,熟悉中国地理形势,向往名山大川,胸怀“五岳”之志。我们从上段文字,十分清晰地看到他确立的宏伟旅游计划。首要目标为四川峨眉山、广西桂林和陕西太华山(华山)山西恒岳(恒山),其次为广东罗浮山(广东省博罗县)、湖南衡山,再次为浙江的五泄(诸暨县五级瀑布)、福建的九鲤湖等。由此可见,徐霞客的关注点是天下名山,其中主要是“五岳”名山,兼及桂林等处名水。

      那么,徐霞客此时何以舍主求次,专程赴闽探游九鲤湖瀑布景观呢?

      原来,徐霞客施行其旅游计划,有条重要原则,叫做“游必有方”,即定向而往、如期而还。霞客是个典型的大孝子,深受儒家“父母在,不远游”观念的影响,因念及寡母王孺人年逾七旬,故不忍放志远游,每次出游,总是约束行程和时间,并严格执行,不敢越过雷池一步。其母王孺人倒是个深明大义、豁达爽朗的人。她深知爱子的志向、孝心和顾虑,反而鼓励霞客说:“男子汉大丈夫,应当志在四方。古人所说游必有方,只是说要计算路程和时间,按期往返而已。吾儿怎能为了我,作笼中鸡、辕下马,坐困家园无所作为呢?”并亲手为霞客缝制一顶“远游冠”,以壮行色。又不顾高龄,与霞客一同去宜兴(江苏)荆溪、勾曲风景区游赏,一路上步履甚健,硬是走在前头,以使儿子消除顾虑。而霞客每游名山福地,总是不忘为老母祈年问寿,千方百计采集异乡奇花名果,携回供母赏玩,极尽孝心;每逢出游归来,总是在庭院瓜棚之下,为母细讲他乡风土之异、旅途之险,旁人听得冷汗直出,结舌无声,王孺人却大为快意。因此,如果说徐霞客是旅游“奇人”,其母则堪称“奇母”。徐霞客钟情并能成就旅游事业,是同老母的倾心支持、鼓励分不开的。可以说,其母王孺人是位对他一生旅游事业,有着重要影响的伟大女性。

      徐霞客实施其旅游计划的另一个原则是“顺道兼游,”即确定一条路线,几个目标,合理安排,收顺道、节时、节支之效。如天启三年(1623)游河南嵩山,顺道游陕西华山、湖北武当山;崇祯元年(1628)游福建闽南,顺道游广东罗浮山;三年(1630)由北京顺道游山西五台山、恒山,以及半百之年横跨七省的万里西游,都生动地体现了“顺道兼游”的基本原则。其九鲤湖之旅,亦是以九漈为主景,顺道兼游浙江诸暨之五泄、江山之江郎山等景。我们亦由此可以看出,霞客对于中国地理疆域,山河形势的熟悉程度,正是其早年勤奋读书识图和游历实践所得,否则是难于周密规划、合理出游的。

      从徐霞客整个旅游生涯看,其五十岁之前均属“有方之游”。如万历三十五年(1607)游江苏无锡太湖,万历三十七年(1609)游山东泰山、孔林、孟子庙等,万历四十一年(1613)游浙江天台山、雁荡山,万历四十二年(1614)游金陵(南京),万历四十四年(1616)游安徽白岳山、黄山、福建武夷山,万历四十五年(1617)游江苏宜兴善卷洞、张公洞,万历四十六年(1618)游南京九华山、江西庐山、安徽黄山,万历四十八年(1620)游福建九鲤湖,天启三年(1623)游河南嵩山、陕西华山、湖北太和山(武当山)等,其特点是游程有限,速去速回,一般一二个月游期,且多是“顺道兼游“的方式。至老母以八十一岁高寿仙逝后,孝子霞客感慨万端说道:“古人因慈母在世,不敢以身许人。如今父母已逝,难道不可以献身山水吗?”服丧期满,遂去双亲墓前拜辞,开始其放志远游的新阶段。此后,便连年频频出游。如崇祯元年(1628)游福建将乐玉华洞和漳州等地及广东罗浮山,崇祯三年(1630)游福建省永安桃源洞等地;崇祯四年(1631)春,游浙江天台山、雁荡山与江苏无锡太湖,秋游北京和山西五台山、恒山等。基本上是连年出游,跨省联游,甚至一年多次出游,游程更远。其后,又经过两年时间的准备,毅然于崇祯九年(1636)开始了为期四年的万里西游,历经江苏、浙江、江西、湖南、广西、贵州、云南诸省。他本来拟定赴缅甸出境游,因长年跋涉之劳,瘴疠之害,脚疾致残,遂于崇祯十二年(1640)抱病而归,因积劳成疾,不幸半年后即病故,终年五十六岁。徐霞客实现了其放志远游、许身山水的诺言,何其壮哉!

      由上可见,徐霞客九鲤湖之行,并非心血来潮、一时冲动所为。对于志在名山的霞客而言,鲤湖之胜无疑有着巨大的吸引力,是其通盘旅游计划的一个重要项目。西南之峨眉、桂林,西北之华山、恒山虽居其要,却因“母老道远”而暂不取;华南之罗浮、衡山,因日后可以假道顺游,也不取。故此,九鲤湖之旅,对时年三十三岁,身强力壮、精力充沛,却因母老一时难于远游和久游的徐霞客而言,乘机进行向往已久的九鲤湖之行,无疑是个较佳的选择。此为其“九鲤湖之旅”成因之一也。

      从有关资料看,九鲤湖仙梦之习俗,引发霞客为其老母祈梦之愿,是其“九鲤湖之旅”又一重要动因。自唐宋以来,九鲤湖九仙祠,便以祈梦之俗名闻遐迩,至明代更是盛况空前。四方达官贵人、文人墨客,纷至沓来,争相祈梦许愿,引为时尚。霞客早年凡游名山,总是不忘为老母斋戒,祈年问寿,对鲤湖“仙梦”之灵当有所闻。其时老母年近八旬,体弱有病,作为孝子的徐霞客,借探游九漈之机为母问年祈寿,也是顺理成章、一石双鸟之事。从《日记》关于祈梦的记录看,霞客是如愿以偿的。如此,将为母祈梦之愿,作为霞客鲤湖之行的另一动因,是合乎情理的,并可从《日记》中和相关文字资料得到佐证。

      对霞客鲤湖祈梦之事,不妨多费些笔墨,将有助于对霞客其人其事的了解。霞客作为中国封建社会后期的知识之士,具有较多的科学知识,友人称其“不喜谶纬术数家言”,在其旅游生涯中,总是不为种种“神魔妖怪”之说所阻拦。因此,以纪实为宗旨的《日记》,对鲤湖祈梦之事,仅以“是夜祈梦祠中”数字带过,并未过多张扬。但从其亲友的有关诗文看,霞客自鲤湖归家后,曾较为详尽地向老母及亲友传述祈梦之事,宁信其灵,以慰老母。幸而三四个月后,母病果然痊愈。此事于今看来,当然主要是延医诊治之功,但自九仙所得喜梦,对激发老母情绪,促进身心健康,亦不无积极效应,契合于现代医学,重视病人精神状态,对其肌体具有双向作用的理念。对此,霞客大喜过望,重修厅堂,并取鲤湖梦中仙言,命名为“晴山堂”,以志神赐,并寓慈母贵体转机之喜。此举虽与霞客不信天命鬼神观念有悖,但宁信其灵,以尽孝心,也是人之常情。

      霞客亲友对此事多有记述。其好友吴国华所作《徐霞客圹志铭》称:“(霞客)游东(泰山)、白(安徽白岳山)、玄(恒山)三岳,斋戒为母祈年;至九鲤湖求梦,为母卜算”(《徐霞客游记· 附录》,引书下同)。其亲友陈继儒所作《寿江阴徐太君王孺人八十叙·载记》亦称:“闻宏祖(霞客原来名弘祖,因避讳改宏祖)祈梦于九鲤湖,九鲤之仙告之曰:‘汝母寿逾百岁外。’自今以始,由期及颐,余更续文一通,以为太君觞,并持余文,走焚九鲤罏中,以见仙梦之不妄也。”霞客亲友陈仁锡所作《晴山堂记》,更为详细记载了霞客鲤湖祈梦过程:“辛酉(1620)六月,澄江(江阴)徐振之(霞客字振之,号霞客)谒九鲤仙祠,问母寿。仙不云乎:‘四月清和雨乍晴,南山当户转分明。’醒得签诗,有‘门无俗客惊罗雀,幽洞追随但老樵’句。阅四月,孺人病疽寻愈,孝感也。颜(书匾牌)其堂‘晴山’,以志神贶。”充分披露霞客鲤湖祈梦之缘由及前后过程,成为探求徐霞客九鲤湖之行动因的力证。

      综上所述,霞客九鲤湖之行,系其既定计划,乃志在名山与孝子情怀的冲动,及其对鲤湖九漈瀑景与祈梦民俗的向往,从而驱动了名闻古今的“九漈之旅”。从徐霞客一生旅业看,其早年确立的旅游计划,除了四川峨眉山因当时少数民族起事半途而废外,均得以成行。尤其是始于崇祯九年(1636)的万里西游,行经七省,历时四载,途中三次迂盗,四次绝粮,遭遇种种艰难险阻而一往无前,创下中外古代旅游史上惊天地、泣鬼神的伟绩,足以见证徐霞客是一个胸怀大志,脚踏实地,坚韧不拔,事业有成的“千古奇人”。九鲤湖之旅,无疑是“旅圣”徐霞客,整个旅游长卷中一个异彩夺目的亮点,其传世游记名篇《游九鲤湖日记》,亦成为后人脍炙人口的不朽华章。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