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九鲤湖游记

    九鲤湖游记

      九鲤湖在仙游县东北的群山丛中。此次来九鲤湖,先是步行了十多里蜿蜓曲折的山间小径,小石路,其间还经过几座小山村和一大片山顶的平畴,然后始达九鲤湖之所在。这些山间小径和村落,给我以一种山林之幽静的感觉。山径旁,时或尚能看到若于生机焕发的古木,心窃爱之。尤为使我感到欢喜的是,一路间,一直沿着一道又一道的山溪前行,时或要过一道小木桥、一道小石桥。那些小石桥,藓痕斑然,故意盎然,桥下流泉潺潺,觉得此等景致,目下已颇不容易看到了。将抵九鲤湖时,好象一路经过的诸多冈峦忽然一一后退,现在一片开朗的、山崖上的平野良田来。这时,乃沿着冈上田滕前行,而山溪则在悬崖之下的茅草、芦苇丛间流淌,得闻其声,未见其影。过此平畴,又过一小山坡,则一湖在望。它原来便是九鲤湖了。我在来九鲤湖之先,读了徐霞客的《游九鲤湖日记》。日记中写道:“…山屈曲行,三里,平畴荡荡。正似武陵误入,不复知在万峰顶上也。…南通通行桥,越小岭而下,为公馆,为钟鼓楼之蓬莱石,则雷轰祭在焉。”看来,我此次来,所经过之道路,可能就是徐霞客当年所探寻、所经过的道路。“越小岭而下”之后,他所说的雷轰祭,即九鲤湖的第一祭第一瀑,因为筑了一座小型水电站,已不复存在。所以,我是在一种十分幽静的气氛中,而不是在瀑布声中,进入九鲤湖胜境的。不知何故,我并不急于看湖,看瀑布,先至雷轰祭“遗迹”所在之西边,登石阶,到九仙祠看看九仙朔像的丰采,随后才到祠前凭栏眺望这座万山丛间的湖。对此湖,这时我忽然有一个感觉,认为与来前所设想中的湖的形象相比,它显得意外之小,而且平静。

      我感觉,九鲤湖是一座平静的、没有浩瀚的烟波的湖。我又感到,它,勿宁说是一座处于高岭之颠的、Q清可见底的浅潭。我还感到,它的情致和形象颇似庐山的玉渊潭和乌龙潭。是的,它清可见底。我见到其水底全是平坦的、巨大的岩石,而又有石洞石穴。在徐霞客的目中,此水底的洼洼坎坎,如灶,如臼,如樽。我自己没有这种感觉和联想。在我的目中,就水底的整个形相看来,以为如一块天造地设的、疑固的、硬坚的大石棉或蜂巢。我立于湖畔的岩石上,心中种种想法。我忽而想到一句格言式的话:“百川归海,海却不满。”(这似乎是《圣经》上的格言,已懒于查考了)。于是,有一个奇异的幻觉,以为这座小湖有如一座大海,天上的雨,以及众山谷中的山泉流入众山溪,又汇流至此,湖却不满。我忽而又想到,这座湖,它真的如我的目中所见的和心中所感受的,是一座平静而柔和的湖么?或则,是一座平静的、寂寞的,虚怀若谷的潭么?

      我在这里有种种感受。我感觉到,湖的平静、甘于寂寞,悄无声息与瀑布的倾泻、奔驰、激发和喧哗、轰鸣所形成的对比,静与动的对比。是的,立于湖岸上,除了间或有些风声,以及林中传来的鸟语外,天地之间悄无声息。是的,湖静极了,万籁似乎也正在屏息着,正在悉心谛听着什么。而到了我从湖左一条高峻的、逼仄的山径走下一个峡谷时,不觉瀑声盈耳,抬头一望,只见百之上,水从湖出,又从一巨石决出,形成一大瀑布,如狂怒,如激愤,悬空泻下,坠入百丈深潭。随后,水又从潭出,复向百丈深的峡谷泻下,成为万斛水珠缀成的飞帘,远望颇似武夷之珠帘飞瀑;成为巨玉琢成的双柱,远望颇似庐山香炉峰倒悬的银河;真是一一蔚成壮观。九鲤湖之瀑分九漈,自三漈以下,即从珠帘,玉柱以下,尚有六漈,有石门,有棋盘石,有将军岩诸胜,瀑、岩、潭、石在草木掩映间各展其奇,但山深路塞,一般游者不得而至。我自度不能胜,终于未能工巧匠尽穷九漈之胜,心中不免怅然。回途仍循原路而返,似乎又有些重复的、但又似乎较为深刻的某些感受。是的,回程中,一路又经过那些小山溪,小山涧,又过桥,走坎坷的小山径,恍然领悟到这些从深山野林间以及峡谷里所出的小水流,原来是湖的不竭的水源,原来九漈大瀑布的源头。“为有源头活水来”,感到此行对于某些人生至理,为学至道有一点小小的憬悟。为此,也不虚此行了。

      作者郭风,福建莆田人,现代著名散文作家,现任中国作家协会福建分会主席。著有《你是普通的花》、《鲜花的早晨》、《笙歌》和《开窗的人》等散文集、散文诗集。与他人合作主编《曙前散文诗众书》和《曙前散文众书》。本文选自《散文》1984年第4期《仙游二题》第一节,系作者当年浏览九鲤湖、麦斜岩和菜溪岩时所作。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