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九鲤寻梦

    九鲤寻梦

      春天,美梦如花。故乡仙游成立了九鲤湖梦文化研究会,并举办旅游开发研讨会,邀请在外的一些莆仙籍专家学者和省市旅游部门人士参加。我欣然赴会,聆听县里开发九鲤湖景区的介绍和构想。

      在春意融融中,重游了闻名遐迩的九鲤湖。我的祖籍钟山,便是九鲤湖的所在地。传说何氏九兄弟在这里修炼成仙,乘鲤上天,成为祈梦的圣地。流传着一个个求仙梦的神奇故事,为优美的自然风光,增添梦文化的神秘色彩。

      和我同游“福建三绝之一”的九鲤湖名胜古迹,有我在厦大中文系的高足、曾出版《中国梦文化史》的杨健民,更有“梦韵”。旧梦萦回,新梦如缕。记得在故乡念小学时,父辈承制关于九鲤湖的线装书,我也帮忙装订,书页中的诗句“清泉石上流”,至今犹奔流心河,那时就做了游九鲤童年之梦。在钟山的亲戚,时有来往,逢年过节,送来白米果、竹笋、照明的竹片之类,山里人的醇厚和九鲤湖回荡在幼小的心灵中。直到上大学第一年暑假回乡,在欢庆家乡解放的锣鼓声中,钟山亲戚带领我和姐姐、堂哥等爬山越岭到他家做客,初游了梦寐以求的九鲤湖。主人盛情招待,中午喝了自酿的美酒,微醺,进入梦境似的九鲤湖自然风光之中。

      时光如流水,从青年步入中年。上世纪80年代初,慈母仙逝,我带着最小的孩子,从厦大回家过春节,以慰风烛残年的父亲。在校就和几位同乡学生约好,大年初六一道游九鲤湖。从除夕到初五夜,雨下不停,在春雨潇潇中,反侧难眠,心想九鲤之游可能泡汤了。不想,老天作美,朦胧中醒来,朝阳窥窗,天已放晴,如约到车站乘车,和“莘莘学子”们一道兴高采烈,一路欢歌笑语。下车后,步行到九鲤湖,山上桃花盛开,恍如置身于世外桃源。在古寺前的一片坑坑洼洼的岩石上戏水、照相,如痴似梦。当时幼子的年龄和我现在身边的小孙子相仿。人事非昨。当地的一位学生,尽地主之谊,挑了一担食物,在寺庙里自炊,大家共享了一顿分外有趣的“野炊”大餐,九鲤之游留下终身难以忘怀的“梦境”。

      此次再游九鲤湖,便有那时的学生林丹娅,如今已是著名作家、教授。她说,回忆当年情景,真是如诗如画,我亦似有寻梦之感。先在何岭头的钟山湖亭停车,眼前一片一望无际黄灿灿的油茶花,犹如黄色的海洋。大洋溪水静静地流淌,流入九鲤湖的怀抱,陪同的开发九鲤湖景区的策划者,指着这条溪流说:准备将它扩宽,可以放竹排游览;在这一带种梅花、桃花、桂花、杜鹃花,因地造花,扩大景区;还要在何岭主峰悬崖峭壁显眼处刻“仙游九鲤湖”“梦”等,为进入景区添韵增辉。

      在入口牌楼门上,见赵朴初书写“道法自然”四个大字。这里将建构“九仙传说画廊”,以石雕、国画展示何氏的故事传说,作为祈梦盛典的依据,使游客身临梦幻意境之中,营造祈梦的文化色彩。又将开辟“徐霞客广场”,造徐霞客的塑像,以纪念这位旅行家在九鲤湖留下的足迹和珍贵的游记文字。

      我们一行沿着河边漫步,踏着新铺小路上的鹅卵石,见湖上亭阁新盖,溪边翠柳依人,桃花尽情开放。驻足古寺,寺的前侧有一株“不见春”,它因春天落叶,夏天发芽长叶而得名。“不见春”是另一种的“不争春”,有它的独特品性。伫立寺前,不禁想起20多年前和学生们在这里聚餐的情景,如今有的远在异国它乡,有的就在身旁;或成专家学者,或成作家诗人,也有党政干部,风物依稀,人已不同。

      此次来九鲤湖,基础设施已改善,因而,想下到瀑布的最底层,弥补过去半途而返的遗憾。逐级而下,在“观瀑亭”边的小店歇息,和曾挂职仙游副县长的散文家章武等在这小木屋里饮茶观瀑,坐在木板建构的小铺漫语,章武觉得这建构虽简朴,但与自然环境协调,胜似白玉雕砌。继续一步一步往下,终于到了瀑布泻下的深潭前,真正领略到徐霞客九鲤湖游记所写:“峻壁环锁,瀑流交映,集奇撮胜,唯此为最。”面前的珠帘氵祭和玉柱氵祭刚柔相济,奇景引人入胜。想到开发者介绍:将在上游兴建两座水坝,增大瀑布的水量,凿通三公里的引水隧洞,还水于“瀑”后,用于发电;湖区主坝加高,扩大湖面,加浓水色,每天都能观赏壮观的飞瀑。新梦诱人,旧梦重现,新旧交集,衷心祝愿,美梦成真。(许怀中)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