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清清溪水木兰陂

    清清溪水木兰陂

      如果我们想穿越古老莆田的历史走廊,了解兴化的人文景观,我们就必须去木兰溪故道上走一走,就像到了埃及我们得到尼罗河悠久的河岸上走一走。

      穿过果林,采风团一行人徒步走在木兰溪畔,一路上看不尽的田园风光。清清溪水在两岸如诗如画的景色中,蜿蜒奔流着,带我们来到了一个叫“霞林”的地方。

      霞林,嵌在莆田市区南面的一颗明珠。当我们走近它的时候,自然就想起“木兰春涨”和“钟潭噌响”等美丽的人文景观和自然风光。清清溪水,漫上陂首的石桥,从堰上流泻下来,水流一下子变得湍急起来,浪花四溅,发出轰雷巨响,流出气势雄伟壮观的瀑布来,——这就是“木兰春涨”的景色。与四川都江堰相媲美,位于霞林的木兰陂,是中国古代水利史上的一大奇观,保存最完整的全国五大古陂之一,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在观赏美景的同时,我们也为它古老的传说和厚重的文化底蕴所吸引。来到陂南回澜桥外的木兰陂纪念馆,看到石牌上记录着建陂有功者的芳名。

      上千年前,木兰溪水经常泛滥、满溢,两岸百姓遭受旱、洪、涝、潮袭击的苦难。所以,那个时期,治水就成了当务之急,水利是南北洋沃野富庶的前提和保证。

      在木兰陂纪念馆,听完了关于筑陂治水的许多故事,令人思绪万千……

      早先以为木兰溪跟花木兰从军的故事有关,好像花木兰曾经路过这里饮马。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大陂建在霞林的木兰山,所以得名木兰陂,溪流也取名木兰溪。只是另一位女中豪杰,她的名字却真正与木兰陂紧紧连在了一起,为木兰溪留下功利千秋的同时也留下一抹凄美的色彩。

      官宦小姐,芳龄十八,本该是在绣楼上莺声燕语,在闺房里春梦慵懒,在后花园荡秋千、扑蝴蝶的花季。要不就学一点女红、读一些诗文,舞一点笔墨,吟几句“似水华年、如花美眷”。在富足悠闲的官府里,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手执一把纨扇,巧笑倩兮,带一个丫鬟,偶尔幽会一下情郎。

      然而,她却以金枝玉叶的千金之躯,携带家财,抛头露面,带领群众治水。

      她的治水,和李冰父子一样,与王权无关。而是一种理想和义举,立志兴修水利,造福后人。

      我们仿佛看到,她轻盈的身姿飘逸在木兰溪畔,卷起长袖,香汗淋淋,开始垒石筑陂。

      山洪冲开了将军岩前刚刚筑成的大陂。

      她跳进溪水里,滚滚东逝水淹没了她的悲愤和韶华,香消玉殒。香山埋香魂时,她的鼻血飘洒下来,飘洒成红色的杜鹃花。

      至今人道是钱妃!

      她就是钱四娘。我想郭老(郭沫若)为她吟咏这诗句时,脸上应是流露出凭吊、瞻仰之情吧!

      钱四娘的同乡进士林从世倾所有家财再次筑陂,却同样因选址不当,被潮势攻搏而溃。先贤们前仆后继,时隔不久,闽侯人李宏应诏而来。得到高僧冯智日全力协助,选择在溪面宽阔、水流缓慢、溪床岩石亘连的霞林木兰山下建陂。如果说木兰陂是母亲河木兰溪馈赠给霞林最好的一大赐礼,那么,霞林也同样为木兰溪献出它最宝贵的地理位置。

      站在陂前,看溪水昼夜不停地奔流着,没有人像孔圣人那样发出“逝者如斯”的慨叹,而是更觉得先贤的恩惠至今犹存。

      来到木兰陂北岸,在果树的掩映下,我们找到了智日和尚纪念堂。面朝木兰溪,显得格外幽雅清静,是霞林一处人们乐游的人文景观。想起这位来自于福州鼓山的得道高僧,没有选择西天取经路,却南下莆田,为木兰陂作出实质性的工作和贡献。

      说到对木兰陂的贡献,蔡京应该是功不可没的。尽管他生前因权倾朝野时的各种是是非非而留下了骂名,但我们不能因人废事。就木兰溪筑陂之事,我们应该还历史真相。在王安石变法期间,他与苏东坡不但政见不同,连主义都不一样,充满浪漫情怀的苏东坡在他畅游赤壁、高声吟咏“大江东去”时,务实的蔡京关注更多的却是民生问题——“水利兴修”。是他“发出募捐倡议书”主创木兰陂,又向北宋朝廷“申请拨款”,才有了木兰陂建造资金的成功筹备,成就了李宏和智日和尚的功德圆满……

      时近黄昏,夕阳染红了两岸青山。站在木兰陂首的枢纽工程上,我们犹如翻开霞林的古文化画册,我们看到一部抗争自然灾害又与大自然彼此交融在一起的史诗……   (陈子熠)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