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鲤湖经典 旅家绝唱

    鲤湖经典 旅家绝唱

      解读徐霞客《游九鲤湖日记》

      泰昌元年(1620)夏六月,明代著名旅游家徐霞客专程探游了驰誉国中的名胜——兴化府仙游县九鲤湖瀑布。这是他向往已久的一个探游名山计划,并借机为母祈寿,以尽其孝。此行还为我们留下了一篇精妙的《游九鲤湖日记》,用清新俊逸的文笔,记述在鲤湖景区的旅游历程、所见所闻和观感,涉及自然环境、社会经济、民俗风情等各个领域,堪称鲤湖景区的经典之作,游记绝唱。

      《日记》是山水画卷。鲤湖九漈,是大自然造物主遗赠人间的山水精品。大洋溪水以“雷轰”之势入湖,继而溢“瀑布”,悬“珠帘”,挂“玉箸”,叩“石门”,回“五星”,跨“飞凤”,过“棋盘”,谒“将军”,逐级跌落,曲折奔流,与沿途的宫祠亭阁、桥磴洲岛、危崖奇石、飞瀑奔泉、竹木花草、日月云烟等,构成一幅博大恢宏、姿态万千的天然山水画卷。《日记》以游为线索,将沿途美景一一串起,包罗鲤湖全部景观,其中有名有字的桥洞石岛、湖潭涧峪、馆祠亭阁、以及九漈奇瀑等,计有25处,可谓集奇撮胜,尽收画中,令读者犹如身临鲤湖其境,探游玩赏飞泻于层崖危涧的飞瀑奇观,不啻百瀑大观园。如写第三级珠帘漈、第四级玉箸漈: “珠帘之水从正面坠下,玉箸之水从旁霭沸溢,两泉并悬……上与天并,玉龙双舞,下极潭漈。潭水深泓澄碧,……峻壁环锁,瀑流交映,集奇撮胜,唯此为最!” “双瀑从空夭矫…旭日正在崖端,与颓波突浪掩晕流辉”,不惜笔墨,将鲤湖九漈之精华——珠帘、玉箸双瀑、极其形象生动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令人如临其境,俯仰应接不暇。《日记》将景区景色写得条理清晰,层次分明,情景交融。有高峰与平畴的呼应,有山与水的交谈,有石与泉的碰撞,有声与色的烘托,还有景与人的感应。整轴鲤湖山水长卷,如诗似画、情景和融、意境深远,恰如一曲旋律雄伟、百声和呜的山水交响曲。

      《日记》是游家绝唱。徐霞客以时为序,以路为纲,将旅途所见景点逐个叙述,绝不遗漏。从仙游道亭起,过通仙桥,经公馆、钟鼓楼、蓬莱石、仙灶仙臼仙樽仙井、雷轰漈、九仙祠、鲤湖、石鼓、元珠石、古梅洞、九仙阁、水晶宫、十洲三岛、瀑布漈、珠帘漈、观澜亭、天然座石及亭、玉箸漈、白龙谭、五星漈、飞凤漈、棋盘石漈、将军岩漈等,计达26处景点。对于各景点的方位、路径及景观,也有详细记录,实为一幅形象、准确、实用的鲤湖景区全景图和导游图。《日记》描述了景区石姿水影的多样性和可赏性,对鲤湖景观有概括性的归纳,并对其旅游资源价值作出公允评价: “若水之或悬或渟,或翼飞迭注,即匡庐三叠、雁荡龙湫各以一长擅胜,未若此山微体皆具也。”认为九鲤湖之水,有的悬空而下,有的聚成碧潭,有的悠然飞荡,有的重迭奔流,千恣百态,异彩纷纭,可谓瀑布大观园。高度评价其 “微(无)体皆具”即 体态丰富多彩这个特色和优势 。《日记》对游人探游要旨也有精到的论述,认为九漈景观灿烂绚丽,源于山水,这正是游趣之所在,游人不必刻迹求名,过份追求其命名。此外,通过《日记》对九鲤湖、石竹山景区之景观、道路、馆舍、民谚(如“春游石竹,秋游鲤湖。”)和祈梦习俗的记述,可以了解明代兴化府鲤湖地区当年旅游活动的发展状况。

      《日记》是地学百科。霞客之游,并非单纯观赏河山之壮丽秀美,他常常通过对山水景观的考察,探究其间奥秘,实际上已经带有现代野外地理考察性质。《日记》对鲤湖地区的山岭溪瀑、道路交通均有细致的观察和详尽的描写,对自然气候、民俗风情等也有涉及,是研究古时鲤湖地区地理地质的珍贵资料。如对莒溪至鲤湖,沿途山岭的梯状地貌;蓬莱石附近,穴、臼、樽、井、“十洲三岛”等晶洞钾长花岗岩溶蚀地貌的描述;对不同形态的山崖峡石作了大量描绘;对湖潭涧流和奔泉飞瀑,更是重笔浓墨,尽心描绘。尤为难得的是,对水石关系也有更深层次的认识。指出水之姿态系为山崖峡石所制约,水依崖石的不同形势而伸展,从而生成各自的姿势;并得出 “悬则瀑,环则流,潴则泉”的规律性,与现代地理学对山地瀑布成因的论述几乎一致。这表现出作者在对山地自然地理现象的精细敏锐观察,及其科学的思辨能力。对道路交通的记载,做到以里计程,中途所过府、县、镇、村其名,以及驿站、公馆、道亭及乡间小道、山间险道等均予记录,如画一幅清晰翔实的交通网络图。而《日记》所记烈日薰烁的酷暑及峰顶新月、崖端旭日、深峡阴风等,则可推知当年部份气象状况;所提“枫亭荔枝”、石竹山“芳茗”可知当地所出特产。他如鲤湖、石竹山两地的“祈梦”民俗,文物古迹及九仙传说,“春游石竹,秋游鲤湖”的民谚等,也是了解该地区人文地理和历史文化的全貌一斑。充分体现《日记》的科学性,显示其超越历代文人游记的特色和价值。

      《日记》是游记文学奇葩。徐霞客《日记》,是一篇清新俊逸、充满诗情画意的游记文学奇葩。他仅以二千余字的篇幅,描写了三地名山(浙之江郎山,闽之九鲤湖、石竹山),并触及浙之鼎湖山、雁荡山、龙湫瀑、皖之匡庐三叠泉三处胜景,所写景观栩栩如生,各具个性,令人应接不暇,犹如跋涉山水长卷之中。其追述鲤湖游踪,状景写人,妙趣横生,引人入胜。鲤湖景区的崖石泉瀑,不可胜数,其态万千。《日记》却写得井井有条又生动形象:“水乘峡展,既得自恣。其旁崩崖颓石,斜插为岩,横架为屋,层迭成楼,屈曲成洞。悬则瀑,环则流,潴则泉……若水之或悬或渟,或翼飞迭注”可谓天趣旁流,尽极其妙,道出鲤湖胜景精华之所在。尤其善于使用拟人拟物笔法状石形水,如以灶、臼、井拟石穴,以岩、室、楼、洞、瓮拟崖姿,以“玉龙双舞”“万马初发”“飞喷冲激”拟泉瀑泻坠的矫姿和气势,形象逼真,生动感人,可谓神来之笔。他总是通过对景观的实写直叙,将山岭、溪涧、崖峡、盘石、泉瀑、碧潭、日月、竹木、云烟以及泉声鸟语等富有个性的景物元素,融汇成一座山重水复、崖壁屏列、瀑流交映和泉声鸟语回响,博大恢宏、奇伟壮丽又生机勃勃的瀑布大观园,让读者从中直接感受大自然的秀丽与壮美。《日记》写景叙事,由人及景,进入了情景交融的至高意境。如鲤湖之夜:霞客静坐九仙祠前淡神休力,清丽的高山月色,和鸣的雷漈瀑声,与旅家的爽朗神情,交汇融合,如临超然仙境,令人陶醉。增强了游记的文彩和意境。《日记》还不时于直叙中插入若干带有戏剧性的情节,使文章平波起浪,生动地衬托出鲤湖九漈之旅的曲折和艰辛,和作者热爱山川,勇往直前的精神。此外,《日记》文字近乎口语;用字极简,状形传神;造语极工,韵味醇厚,等等,也是特优之处,足以构就一座宏伟奇丽、异彩纷呈的文学殿堂。而《日记》之文采斐然,并非矫饰雕琢,刻意为文,仅仅是实写直叙所见所闻而已。其巧妙在于,看似平铺直叙,却跌宕起伏;看似实写简描,却鲜活传神;看似万山竞秀,却明朗清晰。不但展现鲤湖山川之奇丽,同时抒发作者感情之真挚。这不仅因为霞客对鲤湖胜景之倾情,对九漈奇瀑观赏之细微,还因为他有着极为深厚的文字功力。总之,正因霞客对鲤湖九漈爱之浓、察之细、识之深、言之实,方有文之妙。以其对祖国河山的深情厚爱,旅行考察的艰辛劳苦,和文学写作的高超技艺,铸就了不朽游记之名篇。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