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温文尔雅 自成一格——访中国书协会员温建茂

    温文尔雅 自成一格——访中国书协会员温建茂

      人物小传:温建茂,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仙游人。九十年代毕业于福师大历史系,学士学位,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莆田市作家协会会员。其书法作品于05年获西泠印社首届国际艺术节中国书法大展;08年入展全国首届册页书法作品展并获得莆田市百花文艺奖二等奖,同年度还入展第六届中国书坛新人作品展等;2011年9月入展全国十届书法篆刻展。发表散文作品若干。

    点击查看原图

     

      去年九月,在全国第十届书法篆刻作品大赛中,中国书法协会会员温建茂先生创作的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行书作品在5万多件参赛稿中脱颖而出,成功入展。闻此好消息,近日笔者就书法艺术采访了他。

      自小生长于仙游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温建茂,谈及练习书法的初衷,他深情地回忆道:“练习书法,我并无多少家学渊源。小时候,我伯父书法好,在村里颇受乡邻尊敬,人家都说他有学问水平高。后来,自己读的书越来越多,逢年过节也需写写对联,就觉得练好书法也大有必要。”怀着这种朴素的愿望,温建茂对中国书法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和动力。十年如一日地墨池研习,他凭持聪明人做笨功夫的一股干劲,不断在书法艺术道路上寻求突破与创新,写出了颇具个人气质与风格的书法作品。如今的温建茂,早已把书法当做一种高雅的艺术追求和人生志趣。研练书法,早已成为他内心的一大需要。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书法艺术大大丰富了他的精神世界,也让他的思想情感有了一方挥洒纵横的天地。我想,这点对每个人而言都显得格外必要。

      当笔者问及该如何看待书法练习中的“临”字诀呢?温建茂认为,学书必经“临摹”这一关。因为古人的一些经典作品是我们后人学习书法的艺术源头,也是今人无法企及的文化高峰。我们只有懂得从它们身上去汲取丰富的营养,转益多师、取法乎上,处理好继承与创新的关系,才能学有所成。结合自身学书心得,他强调学习书法应当注意以一种书体为主,其它各家为补充,才能做到画面活泼生动,多彩多姿。

      回顾来路,温建茂介绍,大学期间他先从柳、欧楷书作品学起。其中欧体,他下得功夫最多,临摹学习了两年多时间。后他专攻《张玄墓志》之魏碑写法,坦言受其影响颇大。笔者从他今天的作品风格上能充分感受到魏碑的字体痕迹。当然,本着“转益多师、博采众长、为我所用”的原则,西周《散氏盘》、明清王铎、米芾等名家经典作品都成为他静夜学习悉心交流的“好朋友”。采访期间,当我屡次抬头端视他挂在墙上的书法作品时,发现温建茂的作品风格既有灵动飘逸,温文尔雅之意趣;又有俊迈朴茂,拙厚高古之境界,真让人心动神驰,向往不已。已过不惑之年的温建茂深切体味到“业精于勤而荒于嬉”的道理,所以他不怕“终日酿蜜身心劳”之艰辛,但求能有“但得蜜成甘众口”之功效。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次次地在灯下挥毫泼墨,一遍遍地在黑夜咀嚼啃啮经典作品,全身心地趟入中国灿烂辉煌的艺术长河中,只求能迸发出属于自己的艺术花朵来。

      谈到青少年如何练好书法?温建茂强调的观点有三:首要在培养坚持不懈持之以恒的意志品质;其次需走正确路,找准方向,选好帖临好帖;最后还得加强人文修养,用文化做支撑,注重人文情怀的培养。他多次举例提及,《兰亭序》、《祭侄稿》和《寒食帖》三大行书,都是书家情思勃发、笔随意至、心手合一的神来之品。透过字里行间,我们完全可以触摸到古代书法名家那一颗颗悲天悯人,炽热真诚的心灵。

      想及此,我们要进一步理解温建茂对书法艺术的人生感悟,不妨从他的散文《爱》中去寻找答案。文中提到:“书法是一项非常抽象的艺术,也是一种可以寄托自己情感的艺术,就象《兰亭序》,就象《祭侄稿》,我们至今依然可以透过墨迹清晰地读出作者的心迹,书法就是这样让我们怦然心动,让我们心有灵犀……”“我想书法还远远不能够主宰一个人的一生,是情感的变幻才导致人生的变化,是人生的蜕变才导致了书风的蜕变,是情感的升华才提升了书法的内涵……”凭借对中国书法的满腔热爱,依靠对艺术文化的执着追求,温建茂早晚会登堂入室,在中国书法艺术殿堂里占有自己一席之地。

      温建茂在许多场合都提到练习书法必须做到三个“必须”:写字必须有强烈的个人面目,临帖要深入,尽量与古代接轨,在用笔与技法上有所扬弃有所拓展;必须融入浓厚的个人感情,笔端饱含人文情怀;必须不断加强艺术素养,全面提升自身综合素质。我想,他就是这样站在一个比普通人要高的位置去认识书法,来追求艺术。或许他是对的,在书法与人生之间找到默契点,这显然对他在书法艺术上不断取得新成就是十分必要的。

      温建茂先生深谙“得形体,不如得笔法,不如得气象”之艺术真谛,所以他既重视以古为师、临摹浸研、唯艺是取,又能够熔古铸今、融会贯通、自成一格。想到刚过不惑之年的温建茂在书法艺术道路上已经比普通书家站得要“高”一截,走得要“远”一段,我剩下的只有一腔的真诚祝福了!(林建国){nextpage}

      阿茂印象 ——记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温建茂

      阿茂出生在莆阳的开源地——古邑游洋。过去繁忙的官道(驿道)已渐次寥落,安静的山村岁月覆盖着他的童年,蜿蜒的山道考验着他的耐性,特殊的年代也影响着许多人的生活方式。再加上祖先没有爱好艺术也无从爱好艺术。所以,他的艺术知觉来得有些慢,一切就那样按步就班地过着,是学校和书本让他与山村之间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高中起,他才深深地喜欢上了毛笔字,看到同学字写得好,就把同学的笔记本拿过来一遍又一遍地临摹。在福师大就学时,才接触到一些古代大师的经典作品,那些作品为他打开一扇韵味无穷的窗,让他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光景,经典作品就这样引诱他在这个世界里徜徉瞻望,至今仍不愿离去。

      纵观阿茂的艺术成长之路大体可分三个阶段:一是从福师大毕业后分配到仙游县龙华中学教书的寄居生活,他在回忆中写道:“现在回想起来,那一段日子的关键词有二:书与酒。教书、买书、看书和练书法花费了我很多的心血……”书让他理性地思索现实生活,酒又提醒他不能接受平庸,书与酒的选择,仿佛就是这个时期他对于行草的偏爱和表达。二是2005年3月筹建开心书法社以后,每月定期聚会、交流作品。期间还向著名书法家、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蒋平畴先生讨教技艺,与蒋先生的晤谈,让他找到了心灵的契合点。就象他在开心书法社成立三周年结集出版的后记中说的那样:开心是生活的本质,也应该是艺术的本质,就象空气、水和人。三是2005年8月底到秀屿区工作后,结识了林国强、黄志农等人,从艺的氛围更浓了。这又一阶段的寄居生活促使他由外而内更加关注自己的内心,创作了大量的作品,收获颇多。

      时间就这样在笔墨间行走。2005年10月,当他的作品在西泠印社首届国际艺术节中国书法大展上获得入展时,他的心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以前所有的坚持一下子就有了答案。如果说书法让他蜗居的光阴有了归依,那么写作就是那些光阴的自然结果,《夜读(张迁碑)》、《爱——黄志农人生书法侧记》以及《俗到深处》等文章现在还会经常被提起。

      阿茂认为练习书法必须做到三个必须:写字必须有强烈的个人面目,必须融入浓厚的个人感情,必须有全面的艺术素养。所以,他的许多书法作品诸如《张迁碑》之古拙、《礼器碑》之惊艳或是魏碑之浑厚,水墨与运笔情形交融,情感与视觉淋漓而生,形成自己比较强烈的风貌,让我们怦然心动,让我们心有灵犀。

      过往的经历不断在他心头浮现,小城的浮躁不断磨砺他的心性,在他的散文随笔和评论中,我们经常可以获得一些人性的温暖。很显然,阿茂是一个以人文关怀为价值取向的写手,他经常从人心的原生性和复杂性出发,用小视角承担大格局,用日常生活聚焦核心价值,思考艺术的由来和使命,探寻内心的需求和充盈。这种探寻富有情感的作文风格经常会牵引我的思绪,深入我的内心。

      多才的阿茂住在与永泰交界的那一头,而今夜无眠的我则在常太湖上游的这一头,古邑游洋的磁场,又把我们粘在一起。同城谋生的还有一些志趣同乡,我们常常会在寂静的某个夜晚聚在一起,煮一盅家乡醇香的红酒,或泡一壶山顶的乌龙茶,闲聊着。有时乡情无言,我们就那样坐等光阴一寸一寸的流失,茶香酒气化作一缕缕艺术的青烟,寂寂散去……                 (林文坤){nextpage}

      阿茂印象——记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温建茂

      夜又来了,我不知道我的乡贤阿茂在那租来的蜗居里做了些什么?不知道面对着那一重又一重的夜幕,他又作何感想?他到底怎样与夜进行对话?又是如何突围书坛而成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他曾拟唐代诗人刘禹锡的《陋室铭》以自嘲:人不在高,有才则名。屋不在乱,有书则灵。斯是乱室,惟吾得馨。谈笑无鸿儒,往来有空气。可以练书法,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有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乱之有?而就在那乱室里,在那简陋的书案上,他先后创作出两幅对他来讲影响比较深的书法作品:2008年5月入展全国首届册页书法作品展、2008年12月入展第六届中国书坛新人作品展。

      他出生在莆阳的开源地——古邑游洋。过去繁忙的官道(驿道)已渐次寥落,安静的山村岁月覆盖着他的童年,蜿蜒的山道考验着他的耐性,特殊的年代也影响着许多人的生活方式。再加上祖先没有爱好艺术也无从爱好艺术。所以,他的艺术知觉来得有些慢,一切就那样按步就班地过着,是学校和书本让他与山村之间的关系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高中起,他才深深地喜欢上了毛笔字,看到同学字写得好,就把同学的笔记本拿过来一遍又一遍地临摹。在福师大就学时,才接触到一些古代大师的经典作品,那些作品为他打开一扇韵味无穷的窗,让他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的光景,经典作品就这样引诱他在这个世界里徜徉瞻望,至今仍不愿离去。

      纵观阿茂的艺术成长之路大体可分三个阶段:一是从福师大毕业后分配到仙游县龙华中学教书的寄居生活,他在回忆中写道:“现在回想起来,那一段日子的关键词有二:书与酒。教书、买书、看书和练书法花费了我很多的心血……”书让他理性地思索现实生活,酒又提醒他不能接受平庸,书与酒的选择,仿佛就是这个时期他对于行草的偏爱和表达。二是2005年3月筹建开心书法社以后,每月定期聚会、交流作品。期间还向著名书法家、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蒋平畴先生讨教技艺,与蒋先生的晤谈,让他找到了心灵的契合点。就像他在开心书法社成立三周年结集出版的后记中说的那样:开心是生活的本质,也应该是艺术的本质,就像空气、水和人。三是2005年8月底到秀屿区工作后,结识了林国强、黄志农等人,从艺的氛围更浓了。这又一阶段的寄居生活促使他由外而内更加关注自己的内心,创作了大量的作品,收获颇多。

      时间就这样在笔墨间行走。2005年10月,当他的作品在西泠印社首届国际艺术节中国书法大展上获得入展时,他的心一下子就亮了起来,以前所有的坚持一下子就有了答案。如果说书法让他蜗居的光阴有了归依,那么写作就是那些光阴的自然结果,《夜读(张迁碑)》、《爱——黄志农人生书法侧记》以及《俗到深处》等文章现在还会经常被提起。

      以文养书,或是以书达文,或许二者并重,原本就是内心的需要。

      前日来到他所在单位的办公室,虽然没能欣赏到他两幅国展作品,却感受到他作品的气息。其字体大量渗入魏碑和隶书的用笔和结构,字型于方直中显圆巧,笔画粗细错综,生动自然。结构组合端正中见揖让相成,用笔既棱角分明,又显得朴厚灵动,整体稍见纵肆而又朴雅秀隽,内敛中富有弹性,静穆中寓有张力,严谨里不失刻板。这或许与他在日日寒窗中领略与古为徒有关,或许与他从一个山里娃成为老师、记者、纪检工作者等等都有关,或许是古邑的风华有了一些微妙的传承。

      阿茂认为练习书法必须做到三个必须:写字必须有强烈的个人面目,必须融入浓厚的个人感情,必须有全面的艺术素养。所以,他的许多书法作品诸如《张迁碑》之古拙、《礼器碑》之惊艳或是魏碑之浑厚,水墨与运笔情形交融,情感与视觉淋漓而生,形成自己比较强烈的风貌,让我们怦然心动,让我们心有灵犀。

      过往的经历不断在他心头浮现,小城的浮躁不断磨砺他的心性,在他的散文随笔和评论中,我们经常可以获得一些人性的温暖。很显然,阿茂是一个以人文关怀为价值取向的写手,他经常从人心的原生性和复杂性出发,用小视角承担大格局,用日常生活聚焦核心价值,思考艺术的由来和使命,探寻内心的需求和充盈。这种探寻富有情感的作文风格经常会牵引我的思绪,深入我的内心。

      多才的阿茂住在与永泰交界的那一头,而今夜无眠的我则在常太湖上游的这一头,古邑游洋的磁场,又把我们粘在一起。同城谋生的还有一些志趣同乡,我们常常会在寂静的某个夜晚聚在一起,煮一盅家乡醇香的红酒,或泡一壶山顶的乌龙茶,闲聊着。有时乡情无言,我们就那样坐等光阴一寸一寸的流失,茶香酒气化作一缕缕艺术的青烟,寂寂散去……□林文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