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宋明莆阳科甲冠八闽

    宋明莆阳科甲冠八闽

      明嘉靖44年(1545年),莆田县知县徐执策在今荔城县巷南北两端分别建竖“海滨邹鲁”和“莆阳文献”两木坊。明万历16年(1588年),知县孙继有又把两坊改名为文献名邦和壶兰雄邑。从此,莆田有了文献名邦之美誉。当时,莆田文化教育发达,读书之风日盛,“比屋业儒”,“邹鲁遗风”,人才辈出。文献名邦这项桂冠戴之无愧,并不过誉。

      莆田文化昌盛其源来自中原。自南北朝以来,中原地区部分氏族纷纷南迁避乱,不少书香后裔传播文化扎根莆田。南朝陈时、郑露三兄弟从永太入莆,建书堂于今广化寺左侧教读子弟,传授文化。原城内北门有座“开莆来学”木坊,就是颂扬他们为莆阳倡学之始的功绩。进入唐代,文化日益发展;到了宋代,民间读书之风盛行,莆人以“读书为故业”,《一统志》云:“读书为八闽之甲”。当时,不但有朝廷创办的府学、县学等书堂,而且还有民间兴办的书堂、书院。宋有名的理学家林光朝攻读之处蒲弄草堂(今前沁附近),他讲学的黄石红泉书院;白湖陈俊卿的仰止堂;黄绩郡城外望仙门建的东湖书堂;郑耕老的郑氏书堂;方万的一经堂;林安中的澄渚梯云斋,郑樵的夹氵祭草堂和郑厚的溪东草堂等。当时,书堂、书院请名师讲学授徒,学风大兴。明代兴学之风更为鼎盛,民间创办了不少社学,“四厢三十里”设有社学收徒教读。明天顺6年(1462年),全县设有社学62所,可见民间办学之盛,为士子登科扎下根基、铺平道路。

      莆人读书者多,藏书也较为丰富。宋时,方氏家族藏书甚富,方略的万卷楼,方万的一经堂,方渐的富文阁,方于宝、方崧卿藏书也都达数万卷之多。到了明代,各地藏书比比皆是。民间读书人也藏有数量不等的书籍。藏书之多为读书者提供精神食粮,增长学识,为后来登科取士创造良好的条件。

      宋王迈的《兴化军修学增禀记》中云:“莆壤坠褊小,……而家习诗书,多出魁人韵士,为中州冠。”宋代,莆田科甲鼎盛,有“十室九书堂,龙门半天下”之誉。游西泽《通判题名记》中称,“科名之盛,甲于闽中”。宋代,莆阳士子登金榜者为数甚多。据有关志载,宋代320多年,登进士者就有826人。徽宗政和5年(1115年),一科就中24人。宋代状元有徐铎、黄公度、郑侨、吴叔告、陈文龙五人。熙宁九年(1067),徐铎举状元,薛奕中武状元,神宗誉为“文武魁天下”。绍兴8年(1138年),黄公度为状元,陈俊卿中榜眼,当时流传“杉榆未五里,魁亚占双标”之语,名噪一时。

      清乾隆《人物志》序中云:“莆僻处海滨齐名邹鲁,非人物彬影故欤?盖肇于唐,盛于宋,尤盛于明。”明代,莆人登科者人数更多。276年间,开科取士88科,莆人科科榜上有名,科名鼎盛,俟于中州,共登进士538名。最多的武宋正德12年(1517年),一科有19人,有兄弟、叔侄同登进士榜。状元有林环、柯潜,探花有黄日易、林文、李仁杰、戴大宾四人。明代,莆人中举者更是人才济济。福建乡试举人89科,莆人中举1753名,平均每科近20名。中解元(头名举人)的占30科。最多的景泰4年(1453年)乡试中举者44名,占近半榜。嘉靖元年(1522年),一科也中40名。中举人数之多甲八闽。  吴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