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林建军:三十岁以后,我的艺术人生用减法

    林建军:三十岁以后,我的艺术人生用减法

    点击查看原图

      林建军,青年雕刻家,雕刻作品多次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金奖、中国工艺美术最高奖“百花奖”金奖等,曾被授予“中国竹刻艺术大师”称号,部分作品被中国木雕艺术馆等机构收藏。现为“莆风竹社”常务副秘书长,“林建军精微透雕工作室”创办人。

    点击查看原图

    八仙系列之泛槎

      林建军,1979年生于秀屿区东峤镇,自小家境贫寒。为了生计,他16岁就追随在莆田工艺厂当开脸师傅的姨妈林秀玉学习雕刻技术。在林建军的记忆中,这是一段艰苦的日子。“这儿一只手,那儿一个头,日复一日,拼接成同一个雕塑。”这种枯燥乏味的机械式劳作重复持续了近十年,在越来越深的自我厌恶之中,他还是打下了雕塑造像的扎实基础。

      在当年工艺厂的师傅眼里,这个面容清秀的青年学徒,似乎从来都乖顺谦卑,谁都想不到,林建军的内心潜藏着理想,他迫切地渴望打破樊篱,解析困惑,发现自我。

      十年养精蓄锐、厚积薄发。2005年,林建军创立了自己的工作室“林建军精微透雕工作室”,从此专注于精微透雕技法。“莆田是工艺之乡,人才辈出,大中小型的雕像都有人在做,却没有人碰精微透雕。既然如此,我不妨一试,就从这5、6厘米的核雕开始。”林建军依稀找寻到了前行的道路和勇气。核雕艺术兴盛于明清时期,它微中见宏,极富巧思。王叔远、夏白眼、陈祖章等为此中名家,他们的众多传世之作,多被历代文人以诗文称颂。这些果核本为弃物,经艺人之手,成为令人回味不尽的艺术奇珍。它们寄托了中国艺人尊重材质、以物为我的朴素情感。这种情感贯穿了林建军的创作过程,他的《关羽像》、《莲花观音》、《瘦骨罗汉》及《古道独行》等作品除了展示其工艺的日渐成熟,也传达出他的审美意趣。2008年,林建军历时一年完成了榄核微雕《清明上河图》的创作,这堪称是他精微透雕技艺的完美呈现。在一枚直径2.5厘米、长4.2厘米的乌榄核上,林建军以高浮雕的手法,再现了北宋画家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段构图最富戏剧性的汴河码头。在拇指大小的乌榄核上,共雕刻有上百个人物,以及众多的驴、马等牲畜。人物纤细如发,各具形态,有挑担货郎、负绳纤夫,有摇橹船工、闲散行人;汴河水流湍急,满载货物的船只有的正逆流而上,有的正泊岸卸货;横跨榄核的虹桥上车水马龙,商铺内陈货历历可见,桥边树木枝桠亦清晰可辨……整件作品精巧绝伦,繁而不乱,令人叹为观止。酷爱传统工艺的青年作者陈丹观后叹道:“放大镜下,林建军以一只蚊子的视野,深入纷繁生活的细枝末节……这真是经典之作,时下亦少有比肩之人”。

      除了扎根传统雕刻技法,林建军也广泛汲取西方艺术之精华,大胆创新,独辟蹊径,开创了“纹雕”新技法。其纹雕作品表现手法巧妙,刻法精细入微,生动传神,在全国性工艺大师精品比赛中屡获殊荣。2008年,林建军核雕作品《三仙醉酒》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金奖;同年,竹刻作品《溪山行旅图》获中国收藏协会最受喜爱的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金奖,林建军同时被授予“中国竹刻艺术大师”称号。

      虽然获得如此殊荣,但林建军并未安于现状,总觉得“刀法到了头,无法表达”。他不想仅为取悦于人,而没有实质,更不想陷入刻意为工的泥沼。经好友大荒的启发,林建军又开始向高贵、珍罕的沉香、檀香等材质发起挑战。沉香质地坚硬、纹理繁复,沉沉的黝色,在浮华和喧嚣中更显质朴和内敛。“只有内心沉静如水的人,才会在纷扰的环境中领会它独特的馥香。”林建军这样评价他眼里的沉香。而他自己作为一个年轻的艺术家,在朋友的眼里,何尝不是和沉香一样,颇显骨格清净和质朴内敛?不做作的谦虚,不修边幅的诚恳,“不敢为天下先”的圆融和达观,林建军把自己一贯的风格从生活中带到了自己的艺术语境中。他用独特的艺术语言,表现着一个年轻艺术家立足精微透雕事业,挥斥工艺美术疆域的胸襟和视野。功夫不负有心人,2009年,林建军用沉香雕刻的《八仙系列之泛槎》获中国海峡工艺品博览金奖;2010年,沉香雕刻《林苑献瑞》获中国工艺美术最高奖“百花奖”最佳创艺奖;2011年,沉香作品《十八罗汉引佛》荣获中国工艺美术最高奖“百花奖”金奖。

      伴随着作品的大量获奖,林建军的生活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他的作品被众多媒体争相报道,海内外的知名藏家争先收藏。2011年,林建军荣膺“莆风竹社”常务副秘书长一职;同年,其原创作品《达摩祖师》、《观音》被泉州少林寺收藏,作品《牧归》被中国木雕艺术馆典藏。按常理说,建军的年纪不大,正是精力旺盛的阶段,凭着他在精微透雕方面的天赋和他作品在当今工艺美术界的地位,正是他聚敛财富和名声的黄金时期,然而建军却在这个时候,选择了做减法。工艺美术界流传着他的趣事:他经常从酒会上偷偷溜出来,虽然饭局上有喜欢他作品的收藏家。按说,有人喜欢自己的作品,又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个堆很适合“扎”的。然而建军说:“花上几个小时,跟一些不熟悉的人坐在一起吃饭,打发无聊的时间,说一些无聊的话,确实很不自在,实在有些不好玩。”

      “再多的目标都不重要了,再多的诱惑都不要,我现在就只剩下一个目标,把和艺术无关的事情尽可能放下,将精微透雕的工艺钻研透,超越我之前的水准,所有的艺术能量都集中在这唯一的一个目标上,这才好玩,才能玩出个意趣来。”当人们赞叹作品、仰慕荣誉的时候,林建军看到的却是自己近二十年来对美、对木雕艺术的感悟和艺术创作的不足。林崇森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