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妈祖:从人到神的转变

    妈祖:从人到神的转变

      当我们谈到妈祖文化时,必然要探讨妈祖文化的性质。妈祖文化的性质是信仰,也是妈祖文化的灵魂。妈祖文化的形成是民众信仰意识产物,没有信仰就不可能产生妈祖文化,也不可能如此丰富。

      考察妈祖文化发展历史,我们会发现妈祖信仰来自民间。首先是传说,然后是传说的历史化和神化,最后发展为普遍的妈祖信仰,从而形成妈祖文化。

      目前,海内外学者一致认为,妈祖不是杜撰的偶像,而是从民众中走出来的真实人物。但她被神圣化了,成为天后圣母。据民间传说和方志记载,海神妈祖名林默,生于北宋建隆元年(960年)农历三月廿三,卒于雍熙四年(987年)农历九月初九,是生活在福建莆田湄洲岛的民间女子。宋人黄岩孙撰《仙溪志》载:“当地有所谓仙妃庙三座,其一顺济,其一昭惠,其一慈感,皆巫也。顺济谓州林氏女,能知人祸福,即妃也。”《宋绍熙莆阳县志》亦称妃为“里中巫”。由上述记载,又可知妈祖本是莆田一个女巫,“能言人休咎”,“能言人祸福”,死后被庙祀。可见妈祖神迹最初充满巫术信仰特色。这种由巫变神的传说,将巫视为神灵,设庙祭祀的现象,在中国很普遍。

      巫术是人类文化源头之一,也是民间造神运动孵化器。林默娘的“里中巫”身份,是妈祖信仰原始形态。当妈祖从巫的信仰中脱胎出来时,必须要变换身份,升华为神。许多文献记载,妈祖最初不过是懂得巫术的普通民女,死后也只是作为莆田地区的地方神奉祀,影响范围很小。但正如民俗传播规律告诉我们的,作为妈祖信仰风俗发动者,既然被崇拜的对象已经产生,就会坚信不移。同时他们还会在无形中为妈祖增光添彩,增强她的影响力,将自己创造的神灵事迹远播出去,于是产生一系列妈祖显灵事迹。这就引起周围地区人们关注,于是有了更多信众参与进来,妈祖信仰便如滚雪球似的传播开来。

      另外,中国水神信仰由来已久。受阴阳学说影响,古代中国人认为水神属阴,应属女性,而妈祖正是女性中的人杰和航海者最敬仰的海神,因此备受人们关注。海事活动离不开水,特别是明代以后,海上丝绸之路大开,在航海活动中由于信仰心理驱动,认为妈祖屡屡显灵。神迹传说是一种口碑,会不胫而走,四处传播。这不仅增加民众的信仰信心,同时由于当地士宦提议倡导,朝廷也频频给予赐封,妈祖地位变得越来越高。康熙十九年(1680年),妈祖被赐封“护国庇民妙灵昭应弘仁普济天妃圣母”;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又被赐封为“护国庇民妙灵昭应普济天后”。“圣母”和“天后”从此成了妈祖的圣称。

      由此可见,民众的造神心理必须经历一个漫长过程。其间,民间信仰到官方助势,形成妈祖文化这一精神宝库。而特别要指出的是,官方封赐对妈祖文化形成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使妈祖信仰不仅成为海事活动重要组成部分,而且获得合法地位。陶立璠

    ——————————————————————————————————————————————

      妈祖神化的由来

      妈祖由人及神,在宋代实际上与当时道教活动盛行有密切的联系。因为 赵匡胤建立宋王朝政权后,惧怕天下人对他取得皇位不服,便编造所谓 “ 一担两天子 ” 的神话故事愚弄世人。为了巩固自己的皇位,他把君权与神权结合起来,倡导道教文化,而妈祖短暂的一生也正处在这样的时代,由此造就了妈祖其生前死后不少浓厚的神教色彩。如广为流传的“窥井得符”、“化草救商”、“灵符回生”、“神女救船”等故事。尤其是神人授予的铜符,从此妈祖在人们心中神通广大,泽施海上,法力无边,人称“神女”。

      然而,真正使妈祖由人走上神坛地位,还是在宋徽宗时代,因为他本身自称为“教主道君皇帝”,所以十分尊重民间信仰的诸神。而对妈祖首次封号,起源于北宋末代的高丽国王俣病死,其子继位,派使者来宋告哀。“宣和四年,俣卒。初,高丽俗兄终弟及,至是诸弟争位,其相李资深立俣子楷,来告哀。诏给事中路允迪、中书舍人傅墨卿等尉。”(《宋史》卷四八七)路允迪在海上遇险被妈祖显灵救护,才得以平安到达高丽。他回国后将妈祖显灵护佑一事上奏朝廷,宋徽宗赐匾“顺济”于莆田圣墩庙,这是第一次对妈祖赐予的封号,无疑对妈祖的民间信仰文化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宋廖鹏飞《圣墩祖庙重建顺济庙记》云:“独为女神人壮者尤灵,世传通天神女也。姓林,湄洲屿人。初,以巫祝为事,能预知人祸福,既殁,众为立庙于本屿……元祐丙寅岁、墩上常有光气夜现,乡人莫知为何祥。”从中可以得知自元祐丙寅(1086)妈祖民间信仰形成开始,至宣和五年(1123)“赐庙额曰顺济”,在短短的37年时间里,妈祖信俗文化由民间自发信仰发展到官方的公认推崇。

      在随后的年代里,妈祖不断得到神化。南宋开禧元年的紫金山击金和合肥 的解围,也是以妈祖的精神作用来鼓励士气。明万历年间高澄前往琉球的《使琉球录》一书中有一段生动的记载:“船摇荡于暴风雨中,篷破、杆折、舵叶失、舟人号哭、蕲于天妃,妃云立即换舵可保平安。在巨浪中舵叶重二三千斤,由于神庇,力量倍增,平素换舵须百人以上,今日船危三数十人举而有余”。足窥航海者对妈祖的信仰程度。 而郑和七下西洋,亦祷于祖庙……明清大量汉人走南洋开发群岛,均舟载妈祖神像以护佑,这说明妈祖这位“女海神”是在航海业的地位。

      由于得到官府的认可,妈祖神话故事中带有许多道教色彩,特别是在莆仙民间庙宇里,把妈祖列入道教诸神之中,供群众奉祀。如另一尊在莆仙地区影响较早的女神——吴圣天妃,其所在的仙游兴角祖宫里,就最早接纳了妈祖的神灵,开了在山区奉祀妈祖的先河,也是妈祖民间信仰由沿海向山区及内陆地区传播的一个重要标志。

      随着妈祖信俗文化的影响的不断扩大,以真人真事为基础的妈祖传说故事,深受众多善男信女的喜爱。妈祖在诸神中的地位也不断提高,这在明代《三教搜神大全·天妃娘娘》中:“见其舆从侍女,拟西王母云。”把妈祖的舆从车仗,直接与道教尊神西王母相提并论。明代《太上老君说天妃救苦灵验经》中,又把妈祖说为“北斗降身,三界显迹,巨海通灵,神通变化”,这些文章作品把妈祖的信仰文化直接纳入众多的神仙谱系,提高妈祖信仰的可信度和影响力。    (林文坤)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