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施琅征台与妈祖神迹

    施琅征台与妈祖神迹

      施琅(1621—1696),字尊侯,号琢公,福建晋江人。早年为郑成功之父郑芝龙的部属,随郑芝龙降清。后因其上司李成栋在广东起兵反清,施琅东归,投入郑成功所部。不久,施琅与郑成功发生矛盾,郑成功杀死施琅之父施大宣和施琅之弟施显,施琅被迫再次投入清军。施琅降清后于康熙元年(1662)擢水师提督,受命组成一支水师与郑成功作战。郑成功病死后,其子郑经继位。康熙二年(1663),郑经第一次在福建沿海战败,退往台湾。康熙四年(1665),施琅等人率水师攻打台湾,因途中遇到风暴,水师船队被吹散,施琅退回福建。施琅本欲再次兴兵攻打台湾,但清朝已经改变政策,决心用海禁对付台湾的明郑政权。因而,清朝召施琅到北京任内大臣一职,试图招抚台湾。不过,谈判始终没有结局。为了早日平定台湾,施琅多次上疏。康熙二十年(1681)经李光地(福建安溪人,清代大臣、进士,官至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姚启圣(时任福建总督)的极力举荐,施琅再任福建水督,于康熙二十二年(1683)统兵平台,后封靖海侯。

      施琅一生坎坷曲折,平定台湾的决心和毅力可歌可泣,而期间也与妈祖结下了不解之缘。施琅仔细洞察闽台人民对妈祖几百年来的敬崇心理,巧妙运用妈祖神威为水师鼓舞士气。他在湄洲、澎湖等地驻军、作战,与部下数次声称得到天妃保佑,妈祖实际上成为了施琅征台军队的保护神。

      “涌泉济师”,积极备战练兵稳定军心

      康熙二十一年(1682)十一月,施琅为了攻取台湾澎湖而将大军驻扎于福建莆田平海卫,驻地为沿海盐碱地,因此寻找淡水水源相当不易。然而,据《靖海纪·襄壮公传》记载,施琅将军“替朕命,十月(应为十一月)公至军练兵整船,泊平海卫,以需大举。卫地斥卤,旧唯一井,仅供百家,以迁界,泉涸多年,军中艰于得水。公就井拜祷,甘泉立涌,足供万灶炊。因勒石日‘师泉’,异也”。虽是盐碱之地,淡水断涸,但“就井拜祷”后,咸水即变为甘泉,说明妈祖护佑之灵验。

      后来施琅为纪念妈祖的灵威,撰写了《师泉井记》碑文,并勒“师泉”二字石铭。其碑文内容是:“……壬戌(1682)孟冬,予以奉命统率舟师,徂征台湾。……三万有余众,驻集平海之澳,……泉流殚竭,军中取汲之道,遥遥难致。而平澳故迁徙之壤,介在海陬,昔之井廛,尽成堙废。始得一井于天妃行宫之前,距海不盈数十武,渍卤浸润,厥味成苦,原大未达广源,其流亦复易罄。询诸土人,咸称是井曩仅可供百家之需,至隆冬泽愆水涸,用益不赡……予乃殚抒诚愫,祈呈神听。拜祷之余,不崇朝而泉流斯扩,味转甘和。绠汲挹取之声,昼夜靡问,喷涌滋溉,略不显其亏盈之迹。凡三万之众,咸资饮沃,而无呼癸之虑焉。自非灵光幽赞,佐祜戎师,歼殄妖氛,翼卫王室,未有弘阐嘉祥,湛泽汪溅,若斯之渥者也。因镌石纪异,名目‘师泉’,昭神贶也。”《师泉井记》中多次提到有关妈祖的灵助,如“天妃行宫”、“祈星神听”、  “拜祷之余”、  “灵光幽赞”、“佐佑戎师”等。施琅通过神化“在莆田平海驻军期问浚井得到淡水,几万大军不再缺水”之事,从而稳定了军心,使征战大军的“练兵整船”得以施行,缓解了备战之急。

      “引舟入澳”,为出师营造顺应天意氛围

      《敕封天后志》中记载:  “国朝二十一年(1682)十月,将军侯施舟次平海,因谋进取,于十二月二十六夜开船,一宵一曰,仅到乌丘洋。因无风不得行,令驾回平海,未到澳,而大风倏起,浪涌滔天,战舰上小艇,随涛浮漾外洋。天水淼茫,十无一存之势。次早风定,差船寻觅,及到湄洲澳中,见人船无恙,且喜且骇,曰:  ‘似此风波,安得两全?’众曰:  ‘昨夜波浪中,我意为鱼腹中物矣,不意见船头有灯笼火光,似人挽缆至此。皆天妃默佑之力。’将军侯因于二十二年(1683)正月初四早,率各镇营将领,赴湄致谢。遍观庙宇,捐金令各匠估价买,重兴梳妆楼、朝天阁,以显灵惠。”这则“引舟入澳”的故事,主要记载施琅军队的战船遇到台风,战舰上的小船被抛落海里,听海涛漂荡外海,处于“十无一存”之险境,后得天妃“默佑”神助,小船与兵士“无恙”、“两全”。施琅通过对“引舟入澳”的神化,来预示此次率军征台因有“天妃默佑之力”必将获得胜利,从而在水师中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念。后来施琅将军率;降众赴湄洲致谢妈祖,捐金助帛,重修楼阁,以显灵惠。施琅积极扩建湄洲妈祖祖庙,为清代妈祖文化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澎湖助战”,说明克敌制胜乃“默助之功”

      澎湖之战是施琅入台平定的关键性战斗,是关系到能否旗开得胜的第一战。据《敕封天后志》记载:“国朝康熙二十二年(1683)六月,将军施奉命征剿台湾,洋洋大海,澎湖系台湾中道之冲,萑苻窃踞,出没要津,难以径渡。候于是整奋大师,严饬号令,士卒舟中,咸谓恍见神妃如在左右,遂皆贾勇前进。敌大发火炮,我舟中亦发大炮,喊声震天,烟雾迷海,战舰衔尾而进,左冲右突,凛凛神威震慑,一战而杀伤彼众,并淹没者不计其数。其头目尚踞别屿,我舟放炮攻击,遂伏堵驶舟而遁,澎湖自是肃清。先是未克澎湖之时,署左营千总刘春梦天妃告之曰:“二十一曰必得澎湖,七月可得台湾。”果于二十二曰澎湖克捷,其应如响。又是日方进战之顷,平海乡人,入天妃宫,成见天妃衣袍透湿,有左右二神将,两手起泡,观者如市。及报是日澎湖得捷,方知此时即神灵阴中默助之功。将军侯因大感神力默相,敬缮奏闻。”“恍见神妃如在左右”, “梦天妃告之”,“天妃衣袍透湿”,“二神将(千里眼、顺风耳)两手起泡”,文中从酋到尾凸显着妈祖神灵助威之奇、克敌制胜之功。施琅在《为神灵显助破逆请乞皇恩崇加敕封事奏折》中同样描述到“臣在澎湖破敌,将士成谓恍见天妃,如在其上,如在其左右,而平海之人俱见天妃神像是日衣袍透湿,与其左右二神将两手起泡,观者如市,知为天妃助战致然也”。可见,施琅认为有妈祖助战才取得了澎湖之战的胜利,因而为妈祖请封。后来,自清雍正时起,即出现康熙二十三年(1684)因施琅为感谢妈祖神助破敌所奏而晋封天妃为天后之说。

      施琅统兵平台后,在台湾时间不长,但修建了台南天妃宫,以谢妈祖神恩。蒋毓英的《台湾府志》记载:“康熙二十三年(1684),台湾底定,将军侯施同诸镇以神有效力功,各捐俸鼎建庙址,即宁靖王故宅。内庭有御敕龙匾‘辉煌海滋’。”“辉煌海滏”是皇帝给台湾妈祖庙最早的题匾。

      施琅将军顺应历史潮流,善于指挥和调动全军将士英勇作战.取得平台的辉煌成就,可算为千秋之大业。妈祖的神助之功只是神话传说。但是,施琅将军为何如此突出妈祖对征台平台的神助作用呢?一则郑成功两代都崇信妈祖,施琅与他们戎马与共多年,多少受到郑成功父子崇信妈祖的影响,因而也成为妈祖的虔诚信众之一:另则施琅在总结以往征台失败的教训后,有再次征台要想获胜需借助神力保佑的心理需要,特别是福建水师官兵都把妈祖视为共同的“保护神”;再则营造平台是顺应天意的舆论需要,特别是清王朝前期更需要利用妈祖神祗的影响力和凝聚力来争取人心,以安定稳定闽台两岸的社会秩序。妈祖是航海者心中的精神支柱,施琅借助妈祖灵光,为渡海征战创造精神依托是必需的,也是不足为奇的。苏健  沙白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