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湄洲祖庙乾隆御赐对联考析

    湄洲祖庙乾隆御赐对联考析

      莆田湄洲妈祖祖庙天后大殿内刻有一副清代乾隆皇帝的御赐对联:

      忠信涉波涛,周历玉洲瑶岛;

      神明昭日月,指挥水伯天吴。

      这副对联亦是天后宫的通用对联,如今在台湾、在大陆,甚至国外的许多天后宫都争相复制此联。有清代皇帝给妈祖庙宇颁赐的匾额并不少见,但是给妈祖庙宇颁赐的对联,笔者所见,仅有三副,这一副为其中之一,影响最大。

      这副湄洲乾隆御赐联早在乾隆四十三年(1778)林清标编纂的《敕封天后志》中就已有记载。该书卷上《历代致祭诏诰祭文·国朝诏诰祭文》载:“乾隆年御赐‘德孚广济’匾额、赐联一对:‘忠信涉波涛周历玉洲瑶岛,神明昭日月指挥水伯天吴’。”木刻本《天后志》在“乾隆”后只印一个黑块,看不出具体年份,所以乾隆帝是否御赐、何年御赐湄洲对联,多年来处于存疑状态。这个悬案一直到近年才得以解决。2003年,中国档案出版社影印出版了《清代妈祖档案史料汇编》一书。该书第103-104页收录有清乾隆五十三年(1788)二月二十五日《军机处录闽浙总督伍拉纳为张挂天妃庙匾对安奉珠幡供器事奏折》,其中载:“护理福建巡抚印务奴才觉罗伍拉纳跪奏:为遵旨张挂天妃庙匾、对,并安奉珠幡供器,仰祈睿鉴事,窃照兴化府莆田县湄洲天妃庙仰荷皇上颁发御书匾、对,并珠幡供器藏香等项。奴才敬谨将匾、对刊刻完竣,亲赍至兴化府,由贤良粤(澳)渡海泛舟抵湄洲地方,择吉于二月二十四日敬将御书匾、对、珠幡等项于庙内张挂供奉,拈香行礼讫。”由此可见,乾隆皇帝确实于1788年御赐湄洲祖庙匾额和对联,并由“福建巡抚印务”觉罗·伍拉纳亲自负责刻制和渡海至湄洲祖庙张挂。张挂时还举行了“拈香行礼”仪式。按伍拉纳(?-1795)为满洲正黄旗人。乾隆时由户部笔帖式升福建布政使、河南巡抚,乾隆五十三年(1787)至六十年(1795)任闽浙总督。

      不过,笔者经考证发现,这副对联最早是乾隆二十二年(1757)赐予苏州三山会馆天后宫的。乾隆《钦定南巡盛典》载“乾隆二十二年丁丑……书赐三山会馆天后宫额曰‘德孚广济’,联曰‘忠信涉波涛周历玉洲瑶岛,神明昭日月指挥水伯天吴’。”其时受赐匾、联的妈祖宫还有霞漳会馆天后宫、邵武会馆天后宫。因此,湄洲祖庙确实得赐此联,但它是三山会馆天后宫的旧句。虽然如此,因朝廷派大员负责制作并专程赴湄洲张挂,故仪典隆重,对后世的影响也最为深远。

      考上联的“忠信涉波涛”系用典。《列子》记载,有一次,孔子从卫国返回鲁国,在河堤上休息时,见到一处瀑布高达二十多丈,湍急的漩涡达八九十里,连鱼鳖都无法在此逗留。可是这时却有一个男子要准备渡过去。孔子看到,赶紧派人去制止。可是那男子毫不在乎,于是渡过河去,从水中钻了出来。孔子十分惊奇,就问他有什么“道术”。那男子说:“始吾之入也,先以忠信;及吾之出也,又从以忠信;忠信措吾躯于波流,而吾不敢以用私,所以能入而复出者,以此也。”意思是说他入水之前、入水后到出来,全凭忠信之心,没有一点杂念,才完成这惊险过程。孔子听后,对弟子说:“二三子识之,水且犹可以忠信诚身亲之,而况于人乎!”意思是说,水都可以凭忠信之心而用身躯去亲近它,何况是人呢!“忠信涉波涛”成为后代不惧艰难险阻的常用典实。如唐代高适《送柴司户充刘卿判官之岭外》诗云:“风霜驱瘴疠,忠信涉波涛。”清代夏子阳《使琉球录》:“夫往返可以夏冬计,而采取不可以岁月程,波涛可以忠信涉,而藩篱不可以精诚破。”联中的“周历”即周游、遍历的意思。“玉洲瑶岛”均指海外仙山。上联意指女神妈祖,凭着忠信之心,不畏艰险,故能周游天地之间,拯溺救难。

      下联的“水伯天吴”,代指各种水神。其典出《山海经·海外东经》:“朝阳之谷,神曰天吴,是为水伯,在虹虹北两水之间。其为兽也,八首八面,八足八尾,皆青黄。”又《大荒东经》:“有神人,八首人面,虎身十尾,名曰天吴。”水伯就是天吴,为掌水之神,其形象是半人半兽的怪物:人面却有八个头,八只脚,甚至是虎身加十条尾巴,全身青黄。水伯天吴代表的是魔法无边的水怪。下联意指妈祖神功,昭映日月,其法力无边,连水伯天吴这样的猛神都被降服并听从她的指挥调遣。

      这副对联写得十分典雅,对妈祖的忠信精神、非凡神功都作了充分的肯定,堪称是一副妈祖庙宇的经典对联。  刘福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