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妈祖与莆田海运贸易活动

    妈祖与莆田海运贸易活动

      唐代以后,我省东南沿海的海上交通贸易日益发展,泉州港口的繁华盛况极大地影响了莆田的海运贸易。据宋绍兴八年(1138)方略撰的《祥应庙碑记》 载:“往时游商海贾,冒风涛,历险阻,以谋利于他郡外蕃者……又泉州纲首朱纺,舟三佛齐国(今苏门答腊),亦请神之香火而虔奉之,舟行迅速,无有艰险,往返曾不期年,获利百倍,前后之贾于外蕃者未尝有是,咸皆归德于神,自是商人之行,莫不来祷……”明中叶时,湄洲湾秀屿港亦成了莆田、仙游、惠安三县的货物吞吐港口,有“人烟万三”之说(《秀屿港资料汇编》 ) “吉了、小屿、莆禧、平海商贩船,皆集于此”(明弘治《兴化府志》),又据《泉州志》 载:“清雍正年间,兴、泉两郡航海到天津的商人一次就达数百人。可见,莆田的海运贸易,兴于宋,盛于明、清。”

      宋雍熙四年(987年)妈祖去世后,里人建庙祀之,并将妈祖事迹加以神化,逐渐把其塑造成顺济救溺的海神。自从北宋宣和五年(1123年)封妈祖为“顺济夫人”后,人们对她的崇拜观念自然也就增强起来。许多官员、渔民和商贾为求航海安全,吉祥牟利,多在航前或途中向妈祖祈求保佑,从而使海运贸易和妈祖有着密切的联系。对此,清林清标《敕封天后志》有过这样的记述:

      “屿(湄洲)之西,有乡曰门夹(今称文甲),当港口出入之冲,石多礁错杂,有商舟渡此遭风,舟冲礁侵水,舟人号哀求救… … 群见风涛震荡,不敢向前,后扔掷草数根,化成大杉,排驾至前,舟因大木相附,得不沉,少项风平浪息,舟中人相庆。商人三宝,满装异货,要通外国,舟泊州(湄洲)前,临发,碇胶弗起。舟人入水,见一怪坐碇不动。急报,客大惊登岸,向灵女祠拜祷,其碇立起,乃插香一瓣于祠前石间,祈求‘显示微应,俾水道安康’。三年后,三宝果然获利安返,乃捐金修建祠宇。

      绍兴二十七年秋,莆城东五里许,有水市,诸舶所集,曰白湖,神来相宅于兹。章氏召氏两族人,共梦神指立庙之地。少师陈公俊卿闻之,验其地果吉,因以奉神。岁戊寅,庙成。

      宝佑元年(1253年),莆与泉大早,谷价腾涌,饥困不支… … 初广地贾客,拟装米上浙越,偶一夜神示禁曰,兴泉苦饥米贵,速往可得利。… … 逐载入兴入泉,南艘辐辏,民籍以不饥,米价反平。”

      上述四则的传说记载,是妈祖显灵神话中的一部分。它虽然带有浓厚的神秘色彩,却道出了海运贸易一些鲜为人知的情况。它不仅真实地描绘出了莆田湄洲屿港湾、水市“白湖”常有“诸舶所聚”,商贾通贩外国,广商贩米闽、浙等地的莆田海运贸易活动中,特别是商贾中的影响程度。他们由于获利安返,乃大力创建天后宫,做神诞,献祭品。天后宫逐渐形成了我国古代的祭海中心。明郑和下西洋途经湄洲进香祀祭时,每次都有莆田人随同前往海外,如刘杰、柳兴、许癖、张能等。从而说明了当时莆田人从事的海运贸易事业,不仅有民间的,而且也直接参与了国家组织的海外贸易活动。

      在从事海运贸易中,莆田商贾经营的大多是荔枝干、桂圆、食糖和食盐等。早在北宋时期,这里的商贾就已将荔枝干用“舟行新罗(今朝鲜)、日本、琉球(台湾)、大食(今阿拉伯)之属”(宋蔡襄《荔枝谱》)。明代时期,由于制糖业的发展,莆田与江浙的海上贸易,多是以贩运食糖为主,“其沃衍之畴,则植蔗以为糖,于以盛之,万瓮竹络,干以尊之,千艘桂揖,顺风扬帆,不数日而达于江浙淮湖… … ”(明林蒙亨《螺江风物赋》)明姚旅《露书》亦云:“吾乡郑在质贩糖泛海,入姑苏,舟至宁波… … ”涵江是福建的一大重镇,距兴化湾内三江口港仅四公里处,元代设置管勾司(监督盐务),明代设置巡俭司,和黄石同为莆田的二大集市。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后,黄石因屡遭倭寇洗劫。涵头市(即涵江)逐渐跃居莆田的商业中心,帆樯往来,贸易旺盛。至清乾隆时,镇上已有经营桂圆的航海商四十多家。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