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北京会馆中的妈祖文化

    北京会馆中的妈祖文化

      北京自明清以来,不仅是全国的政治、文化中心,而且也是经济中心,随着城市经济的繁荣和发展,商品流通的扩大,工商业更加繁盛,工商业者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或协调工商业务,或互相联络感情,以应付同行竞争,排除异己,需要经常集会、议事、宴饮,于是就有了工商会馆之设。这类会馆,一般都是按不同行业,分别设立,所以也叫“行馆”。北京崇文门外缨子胡同22号的延邵会馆,就是在乾隆初年建立的纸业会馆。我们来到这里时,延邵会馆因等待建筑,已经成为一片空场。两位附近的老住户告诉我们,早年还常见会馆旁边有晒纸、染纸的活动,后来会馆里开了灯笼铺。即便如此,会馆中还依稀可以看出当年因纸业商机而呈现的盛况。大殿悬挂了乾隆四十七年大学士、曾任上书房师傅的福建漳浦人蔡新所题写的匾额“海邦仰圣”。

      每年妈祖生辰3月23日和春节,福建纸商和同乡都在会馆搭建戏台举办谢神联欢,妈祖文化在当时无疑起到了凝结商人团结、发展纸业经济的积极作用。

      崇文门外长巷二条的汀州会馆北馆主院五开间正房也是天后娘娘殿。这个会馆现在被列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院里的老住户刘大爷告诉我们,汀州会馆始建于明孝宗弘治年间,正房一直供奉着天后娘娘的高大牌位。在老人的指引下,我们看到会馆正屋廊檐下支撑着犹如象鼻子状的椽子,这在会馆建筑上是罕见的。会馆镂刻的砖雕犹蹲至今,可以辨认昔日雕梁画柱的风貌。

      据考证,在宣武区南柳巷建宁(今建瓯)会馆后院原也有天后殿。另外,在今天的北京站东街原东便门外通惠河上大通桥边有妈祖庙,通县运河边也有两座天妃宫,这样算来,北京至少应有六处表现妈祖文化的天后宫或天后殿。北京的妈祖文化是和当时漕运、纸业的兴盛以及会馆的建立息息相关的。

      明朝开始,因科举文化和城市经济的发展需要,北京出现了许多为举子来京应试服务的同籍文人会馆和为工商业者服务的工商会馆。明中叶后,福建文化教育和工商业也得到长足发展,因此,闽省各府、州、县也纷纷在京设立同乡会馆。据《北京的会馆》一书统计,不包括台湾会馆,明清二代福建在京设立的有省馆2所,府馆11所,州馆2所,县馆11所,另有议而未建的福宁会馆。民国李景铭《闽中会馆志》指出:“闽中会馆多创于明代,最远者为正德年间。”而会馆则几乎都供奉神灵,以作为维系会馆生存的精神支柱,形式通常是宫馆一体。福建的会馆除了供奉常见的城隍、魁星、文昌帝君、财神外,奉祀妈祖则比他处会馆普遍得多。笔者考证,目前已知在京闽中会馆供奉妈祖神像或神牌的至少有6所。

      1.莆阳会馆:创建于明朝,原址在高家寨,习称旧馆,光绪间坍坏后出售,御史江春霖等人募捐创置新馆。据光绪间涂庆澜《荔隐居楹联偶存·会馆》载:“己丑年在贾家胡同建有莆阳新馆,前后三进,各四间排,后进为景贤堂,祀文昌、天后及四乡贤。神龛前,余各制有联及大门、屏门等处,岁悬桃符,焕然一新……”涂庆澜(1839-1912),字海屏,原籍莆田常泰,同治十三年进士,任职翰林,他是参加置建莆阳会馆的当事人之一,因此该新馆修建真实年份为光绪己丑年(1889)。址在今北京宣武区贾家胡同35号。至于《林则徐日记》所记他于嘉庆间住过的莆阳会馆,则是指位于今福州馆前街1号的高家寨巷莆阳旧馆。我们已不知道旧馆的神祇供奉详况,但莆阳新馆则明确记载在第三进景贤堂中供奉天后。涂庆澜还为天后神龛题写对联:“神力云帆济沧海,帝京香火似湄洲。”可见当时会馆中的妈祖香火颇为旺盛,一似故乡湄洲。

      2.福州会馆:始建于明代,原在宣武区虎坊桥南下洼子,习称老馆。嘉庆十一年刑部尚书福州人陈若霖告老还乡,“舍宅为馆”,习称新馆。该馆于道光、光绪间屡为重修。其新馆正殿供奉天上圣母塑像。考《林则徐日记》“嘉庆二十一年正月二十八(1816年2月13日)”记:“早晨,赴福州旧馆,移奉文昌帝君、武圣、天后神座安供福州新馆,午后设供。” 可见,新馆的天后神像是从老馆移奉过来的,主持人为林则徐。至1941年该馆妈祖神龛及塑像尚存。新馆大殿前有一个铁鼎炉,铸文曰:“同治甲戌会试”,“万年清轮同人叩献谢。”原来万年清轮乃福州马尾船政局所造的第一艘轮船,同治甲戌年(1874)它首次“护送举子来津”,此炉是赴京福建举子等为叩谢妈祖庇佑而敬献的。

      3.延邵会馆:位于崇文门外缨子胡同,始创于乾隆四年(1739)。道光十六年(1836)秋重建人之一的光泽人上官懋本在《延邵纸商会馆碑》文中介绍原馆创建因由云:“延、邵二郡纸商,每岁由闽航海,荷神庇,得顺抵天津。既在帡幪之中,宜隆享祀之报。乾隆四年,乃佥谋于崇文门外缨子胡同,合建会馆,以祀天后。”该馆为闽北延平、邵武二府纸商所合建,故又称“纸商会馆”。会馆正殿为天后殿。悬“敕封天上圣母”直匾。殿前又有“海邦仰圣”团龙金字匾,为乾隆经筵讲官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兼管国子监事务的漳浦人蔡新所题。殿前有楹联云:“荼壁药房,环佩九天来姽婳;蕙蒸兰藉,馨香万里驻连蜷。”戏台也有“安澜永庆”、“裕国佑民”、“响遏流云”、“赏心悦目”等题匾及楹联云:“疏缓节兮安歌,水肥帆饱恩波远;陈瑟竽以浩倡,楚尾吴头利泽长。”闽北纸商每年多于十月入京售纸,例必祭拜妈祖,演戏酬神。

      4.漳州会馆:漳州在北京有三座会馆,其中东馆创建于明隆庆万历年间,址在冰窖胡同。顺治间苏明《建置会馆序》载该馆“祀吾郡城隍之神”,未记载奉祀妈祖。但至迟在此后,会馆开始供奉天后。清福州人梁章钜《归田琐记》卷四“洪文襄公”条载明末降清大臣南安人洪承畴就曾“到漳馆天后神座前拈香”。当时漳州会馆是“馆役洁整神龛,洒扫庭院,具茶以待……五六辈者竭蹶步随,甫入馆门,见公拈香已毕,请诸位登堂叙话”,颇有受宠若惊之感。这尊洪承畴上过香的妈祖神像,直到1937年卢沟桥事变时,因漳州东馆租给他人,才被移到漳州西馆供奉。李景铭感叹说:“岂意累代受封之天上圣母,昔受洪阁老蜡烛藏香展拜者,今竟移居他所。”

      5.建宁会馆:创建于明代,址在粉房街。据清乾隆《重修建宁会馆碑记》记载,会馆因“入内城颇远”,故于康熙四年(1665)集资在今宣武区柳巷内置建宁新馆。该馆后院正殿神龛,竖“天上圣母”神牌,上书天后的道光六年所封32字封号。每年三月廿三妈祖诞辰和九月初九妈祖升化日,乡人必聚集会馆,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相沿成俗。直到1941年,尽管会馆已衰落,但祭祀妈祖活动仍未停止。

      6.汀州会馆:倡建于明万历间,位于前门外长巷二条,分南北两馆,隔街相对,规模宏大。其先建之北馆内有6个院落,13个厅堂,33个房间。正院为会馆祠堂,中祀妈祖神像,上悬“德配坤元”、“慈恩广被”两匾额。神殿有楹联二副,一为乾隆进士永定人廖瑛题:“酬尚义之功,北阙盍簪,风雨攸宁歆俎豆;丽同人之泽,南天连袂,梓桑必敬集冠裳。”另一联为宁化伊秉绶之孙知县伊绍鉴题:“湄岛慈云瞻日下,鄞江福耀丽天中。”殿前走廊还有光绪江苏漕运京局总办道员上杭人邓心茂所题联:“渤海靖鲸鲵,万廪千仓遵职贡;舟车驰水陆,南征北运仗神威。”

      以上除延邵会馆是商人同业会馆外,其他主要是为举子服务的文人试馆,但他们都供奉天后妈祖,这一方面是因为福建举子入京会试也往往乘船北上,需祈求妈祖护航;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妈祖是福建女神,更容易得到闽中会馆各界乡人的认同,能更好地起到联络乡谊、团结互助的积极作用。这应是北京福建会馆较多供奉妈祖的主要原因。刘福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