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妈祖保佑我

    妈祖保佑我

    点击查看原图

      恳请却病   周秀廷/画

     

       “平时不烧香,事到抱佛脚”,这是佛家对那些平素不虔诚的香客的嘲讽,我祈求妈祖庇佑,但愿不是属于佛家嘲讽的那种人。

      经CT诊断,我得了食道恶性肿瘤,当接到医院的诊断报告书后,我仿佛感觉天就要坍塌了,因为据说“癌症就是绝症”。

      我们总感叹人生无常,当死亡的脚步向你走来时,你只能感到大自然赋予我们的生命是多么的渺小和无助。

      人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既然得了绝症,却还是要到处寻医问药,这大概就是人们常常讥笑的“垂死挣扎”吧!

      对于死亡,我们的古人有看的开的,也有非常想不开的。中国的道家,是积极面对死亡的,而中国的儒家,虽然提出了“死生有命,富贵在天”的命题,但对死亡却充满一种悲伤的心境。关于面对死亡的态度最典型的,要数道家的惠施了,当惠施的老婆死去时,他不但不悲伤,反而鼓盆而歌。而当孔子发现他的好友原壤在父亲死后不悲伤反而高兴时,便指责原壤为“人老不死是为贼”。

      我不是道家,对死亡没有道家那么豁达,但多少有点道家的感悟,也能勇敢面对死亡。但蝼蚁尚能惜命,作为求生的本能,我还是决定求医。后来,在莆田学院附属医院肿瘤科主任刘国泉的极力推荐下,请来全国著名食管癌专家佘志廉光临寒舍为我诊病,佘主任看了我的病情诊断书后,对我很客气地说了许多安慰的话,但我还是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但他背后对我的妻子却说了真话,我的生命顶多只有三个月时限。妻子顿时“泪飞顿作倾盆雨”,我从妻子的眼泪里,知道了其中的不详之兆。这时,我反而释然了,我想,我的生命系大自然赋予的,大自然现在既然要收回我的灵魂和肉体,那也就归还自然吧!

      是的,大自然赋予人们的生命。往往既脆弱又顽强,当生命将要走向尽头的时候,还是盼望生命的奇迹会出现。最终,我还是决定请佘主任为我治病,佘主任认为最好的方案是先开刀后放、化疗。但福州九三医院PET检查,我的食道肿瘤与支气管粘连,不能动手术,必须先放、化疗。于是又由省肿瘤医院陈俊强专家施行放、化治疗。

      至于我的突然得病,妻子总是怨气不小,认为我天天为妈祖写文章,为什么妈祖却不保佑我?回想起来,自1987年至今,我确实为弘扬妈祖文化写了不少文章,特别是1987年的《妈祖信仰的初期传播》一文,运用翔实的史料、反驳了泉州海交馆一些专家提出的妈祖的传播是在泉州港发端。后来,发生了泉州、莆田两地争办妈祖国际学术研讨会的纠纷,记得莆田市委宣传部是以我的那篇文章的观点为依据,反驳泉州方面关于妈祖的传播发端在泉州的说法,最终省委宣传部发文决定由莆田市独家召开妈祖国际学术研讨会。在1990年的妈祖国际学术讨论会上,我撰写于三万多字的《儒与妈祖文化》一文,在世界上首次提出了妈祖与儒家的文化渊源关系。同时,在朱合浦的抬举下,市政协林文豪主席在妈祖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闭幕式上的闭幕词由我起草,由林主席以铿锵的声调在大会的闭幕式上宣读,记得其中有这样的一句如散文诗且带有煽情的语言:“莆田是世界妈祖文化研究中心,莆田也应当成为世界妈祖文化研究中心”。林主席的慷慨陈词,使我周身涌起一股暖流,自此后,奠定了莆田市作为世界妈祖文化研究中心的地位。

      后来由于我忙于自身工作,未继续与妈祖文化结缘。几年前,因我的小子朱申在《莆田侨乡时报》总编刘荣清麾下任“妈祖文化”专栏责任编辑。“近水楼台先得月”,我才得以经常在该报“妈祖文化”专栏发表研究妈祖的文章。使我能利用《莆田侨乡时报》这块妈祖文化研究的阵地,对妈祖文化的发端,妈祖宫庙的产生、圣墩祖庙的遗址等方面作出系统的研究和探讨,特别是《圣墩祖庙考》一文,揭示了作为世界最早被宋王朝勅封的妈祖庙遗址在当今的墓兜村宫后桥一带的问题。

      我虽然为弘扬妈祖文化作了许多工作,但对妻子认为为妈祖作了一些工作,就要求妈祖回报自已的想法倒是觉得妻子有“施恩图报”的念头。

      妈祖作为大慈大悲之人,她生前为人民作了许多好事,死后被人们奉为神,这大概就是“聪明正直谓之神”的儒家圣训吧!

      妈祖既然是大爱之神,她既然为那么多的人解厄济困,她也应当会为一个妈祖人解厄济困吧!

      可能是受到妻子“施恩图报”的诱发,我在医院动手术的过程中,也默默祈求妈祖能保佑我。

      在手术过程中,我十五天滴水不沾,最难受的是在全身三处手术切口达80公分的情况下,医生还要你尽力吐痰,否则,有可能死于肺炎并发症。肉体的创伤的痛苦是不言而喻的,但在精神上,我想到了妈祖,我在与癌魔作斗争中,以妈祖精神为动力,默默地叨念着“妈祖保佑我”的佛号。说来也真灵验,在我被病魔折磨的死去活来时,恍惚之中,是妈祖来到我的跟前,给我消除痛苦,使我从死亡线上挣扎过来,度过了手术难关。并得到了很快的恢复,我很高兴地看到佘主任在我的病历的证明上,签上“食管癌治愈出院”。

      癌魔似乎是一个煮不烂的石头。

      尽管佘主任为我撤除了在我身上的癌变病灶,但为了保险起见,我出院后,依刘国泉主任的建议,我还必须继续化疗,以防万一。我又请了刘国泉主任给我化疗。在化疗的第一天,由于紫杉醇的毒副作用,我的心脏跳动加快,整个人好象就要断气了似的,非常难受。这时,我又想起了妈祖,口中默默地念道:“妈祖有灵,请保佑我”。隔了约半个时辰,奇迹再次出现,我化疗的不适状况消除了。全身有一种莫明的轻松感,还能下地走路近二公里。我高兴地把妈祖在我身上的神迹应验告诉了刘国泉主任,刘主任在电话中很激动地告诉我,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作为一个妈祖人,以妈祖大爱精神为动力,是能够战胜病魔的!

      对于妈祖的神迹灵验,对我这个曾经受过马克思主义教育的人,不是有意在弘扬妈祖的现代神迹,但妈祖神迹在我身上的应验,又让我这个不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无法解释。我只好以西方有许多科学泰斗仍信奉上帝,当他们遇难时,总要喊出:“阿门,上帝保佑我。”以期去厄消灾作解释。我不是洋人,无缘得到西方上帝的青睐,但我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为妈祖文化呼号的妈祖人,我要喊一句:

      “善哉!妈祖保佑我”!

      如今,我的生命已超越了医疗诊断书上所显示的只能活三个月的极限。我想,这一切都是妈祖在冥冥之中对我的庇佑。妈祖在庇佑我的具体的神迹应验,是她还特地指派了佘志廉、陈俊强、刘国泉这些名医给我了第二次生的希望。我想,作为医疗方面的资深专家,佘志廉、陈俊强、刘国泉等人均是妈祖故乡的孩子,也是忠实的妈祖人,他们必能以妈祖的大爱精神,为需要帮助的人消灾赐福。  (阿明)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