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难为妈祖传承人

    难为妈祖传承人

    点击查看原图

    林金榜在妈祖祭典上

      一、人事有代谢

      1997年,对湄洲祖庙来说,是非同寻常的一年。年初,湄洲祖庙妈祖金身破天荒首次离开湄洲岛,赴台湾巡游100天,真是“千年走一回”,在台引起极大轰动;年中,湄洲祖庙南轴线主体工程—天后大殿奠基,拉开了祖庙有史以来最大规模扩建的序幕;入秋,由祖庙倡议、各分灵庙响应的 “世界妈祖联谊会”着手酝酿,这是后来正式成立的“中华妈祖文化交流协会”的雏形,与此同时,成立了湄洲妈祖文化研究中心,取代了历经10年卓有成效的妈祖研究会;而这一年的“重头戏”,无疑是祖庙董事会面临换届!因为祖庙董事会董事长林文豪已77岁高龄,常务董事长林聪治亦已67岁了,年纪不饶人,人事代谢,这是自然规律。

      换届,这本来只是一件平常稀松的例行公事,却因湄洲祖庙日渐提升的社会地位和她在海峡两岸的巨大影响而变得至关重要、举足轻重了。作为祖庙的主管,湄洲岛国家旅游度假区党工委书记李德金早在几年前就开始谋划了。别的都好办,只是董事长人选一时无着落,让他踌躇,让他心焦。现任董事长林文豪,常务副董事长林聪治,他们是两个距离很远、身份迥异的人,却共同担当一个配合默契、效率极高的职位——湄洲祖庙董事会董事长。林文豪是莆田市政协主席,德高望重,桃李满天下,1986年起兼任祖庙董事长,他将一个纯属民间社团的祖庙董事会打造成名闻遐迩、作用巨大的统一战线组织;林聪治是一介平民,天生具有领军能力,1978年起带头上山修复祖庙,在湄洲岛呼风唤雨,凝聚信众,使历劫祖庙重兴,使妈祖精神再发;林文豪主外,林聪治主内;林文豪尚文,林聪治尚力;林聪治努力吸引更多的信众尤其是台湾信众前来拜妈祖,而林文豪召集一批专家学者著书立说,告诉人们为什么要拜妈祖……历史将公允评价他们两人的功绩。人们有时称林聪治为“常务董事长”,有时又称她为“常务副董事长”,其实,无所谓“常务董事长”或“常务副董事长”,她和林文豪两人共铸一个“董事长”。可这是个特殊年代产生的特殊人物、特殊现象;如今要换届,第二届董事会不是第一届董事会的重复,也不可能再出现第二个林文豪和林聪治。那么,到哪里寻找一个既能挑起湄洲祖庙重担,又能兼有林文豪、林聪治二者优秀品质、超强能力的人才呢?这令李德金头疼!

      李德金是莆田市上下公认的顶尖的年轻干部,他从师范生成长为一名独当一面的领导,主管湄洲岛国家旅游度假区的建设与发展,深知肩负重任,不敢懈怠。我同他有点交情,工作上也有些来往。有一次,我们议论了“阿八”(林聪治的俗名)的后继问题,他在充分肯定“阿八”功劳的同时,也指出继任者须让“阿八”放心,这也是他绞尽脑汁难以解决的问题。他认为,湄洲祖庙是湄洲岛国家旅游度假区的核心,某种程度上说,没有祖庙就没有这个度假区,因此,搞好旅游度假区的关键是朝圣旅游,搞好朝圣旅游的关键是湄洲祖庙,而搞好湄洲祖庙的关键是选准董事会董事长。李德金甚至觉得,选一个度假区管委会的主任也比选这个董事长要容易得多。不过,李德金是个聪明人,有一天他突然“聪明花”大开,他看中了一个人,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二、天将降大任于斯人

      我记得,就在那一年,有一次林文豪同我谈起祖庙董事会换届的事,他说,李德金征求他的意见,是否调林金榜来当董事长,他觉得很合适。我一听,表示惊讶。因为林金榜我认识,他就是“阿八”的大儿子。我最深刻的印象是“古意人”。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他母亲家门口的大树下。那时他是村支书,他从外头回家,遇到林文豪与我正同他母亲站在树下交谈。他打了一声招呼,站在那里,显得很腼腆,没说几句话,脸就红起来。如此老实巴交的人要在祖庙这样纷繁热闹的地方与各色人等打交道,他应付得过来吗?林文豪看出我的疑虑,坚定地说,你别小看金榜,他有足够丰富的经历,具备出任董事长的条件。

      后来,我才慢慢了解到,林金榜的成长过程可谓十分崎岖,十分艰辛。他从农村的最底层起步,摸爬滚打,渐渐提升为经验丰富的中层管理干部。

      林金榜出生于1949年,是新中国的同龄人。他只上完初中就下海干活了,这在他那个年龄段的人中间,是很平常的事。他15岁就当上“火头军”—伙,其实就是为两艘出海打鱼的船员煮饭做菜,提供后勤保障。一个年轻小伙子,打理如此琐碎的事务,金榜的耐心是可想而知的。两年之后,他回村务农,先当生产队的记工员,后当会计,与此同时他还是海防民兵班长、排长、指导员。不久,他改任村出纳,同时又任村共青团支部副书记、书记,由于干得不错,他被信用社聘为“站干”—吃上半份“皇粮”,还兼湄洲人民公社的共青团副书记。这些拉里拉杂的工作,金榜却干得很认真,很负责,很有成就。接下来的经历就比较顺了。1981年,他被选任湄洲岛莲池村的党支部书记,在家门口为乡亲们谋事,一干10年,直到1990年转干,随即转任湄洲镇经委主任,大小是个“官”了。1993年升任镇党委委员,1996年调任莆田县笏石镇党委组织委员,不久,转任笏石镇人大主席团主席。

      林文豪说得不错,金榜的人生经历,为他成就更大的事业提供了先决条件。正如古人所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林金榜从草根出身,在那么多个几乎须拼尽全力的岗位上,心志得到磨炼更显成熟,体魄得到磨练更显强健,筋骨得到磨炼更显硬朗。我不得不佩服李德金的眼力。问题是,他是如何在他的视野之外,竟然找到这样一个合适不过的人选?李德金笑答: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其实,真的很简单。尽管李德金是湄洲岛管委会党工委书记,林金榜是笏石镇人大主席团主席,一个在南,一个在北,然而林金榜家在湄洲岛,节假日他要回家。他回湄洲岛就容易被李德金遇见。当李德金带着祖庙传承人问题的思绪,不期然遇见林金榜时,脑中忽然一亮,这不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吗?

      李德金很兴奋,但他先不去惊动林金榜,他知道问题的关键不在林金榜而在于林金榜的母亲—阿八身上。他专门找阿八谈心。他对阿八说,你是个祖庙重兴的开创者,你有很大的功劳。你希望能有一个可靠的人来接担子,这完全能够理解。如今我找到了这个人,就是你的儿子金榜,你看如何?阿八先是感到万分意外,接着想想还是可以接受的。他对李德金说:“不管选谁,我要求这个人一定可靠,我才能放心……既然你们中意金榜,我没有意见。但我有顾虑,毕竟是母子,怕难以服众。而且金榜现如今是干部,吃政府的饭,是否可能来庙里当庙公?”李德金对阿八的顾虑和担心表示同感,不过他有办法排解。他告诉阿八:“如果你同意,金榜的工作由政府来做。不一定让他直接到祖庙任董事长,可以先到管委会工作,兼顾祖庙,过渡一下。”

      李德金想,林金榜是国家干部,有组织纪律管着,很好办。于是,他向市委报告,等待市委做出决定。

      数日后,市委叶书记到笏石镇指导工作,林金榜在同叶书记握手时,突然听他冒出一句话:“……我看还是回(岛上)去做嘛。”林金榜傻傻站着—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知书记所指为何。不过,想想也就过去了。

      就在那一周末,金榜照例回家,渡轮刚靠湄洲码头,就接到湄洲管委会主任李飞亭的一个电话,说是李德金书记有事找他。他赶过去。李德金开门见山:“金榜啊,市里想调你回来,去祖庙兼任董事长……”林金榜这回是真傻了。他始料不及,竟是为这事;他马上联想到前几天叶书记那句无头无脑的话,终于明白了。他的第一反应是“说不”,他连说了几声“不”。可是李德金稳稳的,也不着急,他说开了大道理:选你林金榜当祖庙董事长,于公于私、于方方面面都有利。一来台湾信众对我们协助祖庙工作有误解,你是老董事长阿八的儿子,完全可以淡化政治色彩;二来阿八最迫切的要求是继任者应让他完全放心,儿子接母亲的棒,自然是放心了。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

      金榜反问:难道就没有其他合适人选?比如,林金赞、杜阿?

      金榜的反问亦有一定的道理。林金赞是阿八的小儿子,长期跟随在母亲身边,是祖庙董事会的总干事;杜阿是阿八的女婿,也常常参与祖庙的工作。按说他们也具备接班的条件。

      可是李德金只是摇头。他让金榜回去认真考虑考虑,还说这是市委的意见。

      林金榜勉强答应,但仍然犹豫不决。

      过了周末,金榜回笏石镇上班,向同事和好朋友说起回湄洲工作的事。同事、朋友几乎一致反对,有的人甚至规劝:人往高处走,你已走出海岛,理应往城里市级机关去谋差,哪有倒退回海岛的道理?

      金榜有点后悔了。朋友的规劝正好打中他的思想要害。其实他也向往城里。倒不是因为城里更舒适或是更风光,而是因为几个孩子都在城区上学,未来还可能在城区工作,如能去市里工作,随便干什么,一家人都在一起,以后更好安度晚年。可如今……事不宜迟。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是市委的意见,那就得找市委领导解决。

      三、妈祖因缘妈祖情

      中共莆田市委常委共11人,重大事项尤其是人事得由他们做出决定。林金榜这时有点豁出去的勇气,逐一找常委反映情况,说明自己不宜回岛兼任董事长的理由。他苦口婆心、不厌其烦,接连找了9个常委,只剩下书记、副书记两位了。就在向第9个常委反映情况时,这位领导是莆田人,听完金榜倾诉之后,用道地的莆田话干脆利落给打发了:金榜啊,到此为止吧,不要再找了。你的事市委常委研究过两次,这个“董事长”比一个乡镇党委书记还重要。不要再找了,免得“乞无酱,打破盏”!

      乞无酱,打破盏!这个老兄真是言简意赅,直捣黄龙。金榜死心了,只好服从组织安排,掉头回到湄洲岛,名义上任景区管理处主任,实际上就是要挑起祖庙董事会董事长这副重担。

      1997年9月13日,湄洲祖庙董事长举行换届选举,林金榜当选为董事长,前任董事长林文豪、常务董事长林聪治被聘请为名誉董事长。

      祖庙董事会换届的事总算尘埃落定,李德金心上的一块石头也总算落了地,只有林金榜发出长长的感叹:这都是命中注定啊!

      多年后,林金榜在接受我的采访中,仍然耿耿于怀,他说:“从1980年到1990年的10年间,我有三次招工机会,都因种种原因而失去,倘若招工到外地了,还会来当这个董事长吗?”我说:“也许是宿命,也许是妈祖的召唤呢!”他说:“对对对,应该是妈祖的召唤,我真的听到妈祖的声音。”

      于是,他说出一段关于“神示董事长”的灵异故事。

      林金榜生长在妈祖的故乡,这里男女老少几乎全是妈祖信徒,他也不例外;加上母亲阿八对妈祖的虔诚和狂热,给予他的影响是深刻的。儿时,他常随母亲去拜妈祖,当然,只是拜拜而已,对妈祖的概念十分模糊,唯一印入脑海的是妈祖保平安。后来,他长大了,入了团、入了党,当了干部,拜拜也相对少了。他的母亲领头修复祖庙时,社会上还是把妈祖当迷信。他多少有点替母亲担心,但又不能反对。担心的原因是母亲是家中的顶梁柱,是10个子女的依靠,万一出事,如何了得。不过他看到有那么多人聚集在母亲身边一起做事,有那么多人甚至是领导干部明里暗里保护母亲,也就释然了。后来,他母亲当了祖庙董事长,妈祖也热起来了,他偶尔也会到祖庙看望母亲,顺便上香,不是很刻意。一直到1997年接任董事长之前都是如此。

      接任后,林金榜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开个全体人员的大会。这很正常,机关单位里都是这么做的,林金榜当了多年干部,对这一套是轻车熟路了。他让办公室提前发了通知:定了时间、地点、内容,然后就准备大会讲话了。

      殊料,通知发出后他就病倒了,还病得很怪,一直咳嗽,连续几天,吃药、打针都不见效,到后来咳得说不出话来,喉咙发不出声音了。他感到莫名其妙,他一向身强体壮,从未出现这种病况,问医生,医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他很痛苦,很着急,马上就要开大会,发不出声音如何去大会上讲话?

      还好他老婆找到了问题的症结。

      金榜的妻子也是湄洲人,是妈祖的虔诚信徒。她对金榜说:“你当祖庙董事长算是向主管的李德金书记报到了,可你是妈祖祖庙的董事长,你还没有向妈祖报告呢!”

      真是一语道破天机,说得金榜犹如醍醐灌顶,一下子从迷失中醒悟过来。原来如此!怪不得妈祖怪罪,不让我开会讲话。事不宜迟,金榜夫妇立马备办供品香烛,直奔祖庙寝殿,在妈祖面前虔诚跪拜,献上三炷香。金榜对妈祖发愿:“从今往后,我林金榜一愿作妈祖的虔信者,二愿作妈祖文化的弘扬者,三愿作湄洲祖庙的传承者……”说来也怪,金榜当夜病愈,不咳嗽了,能说话了,声音照旧宏亮,结果只推迟一天就召开大会。他在发表演讲之前,先说了刚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灵应故事,结果引来全场最最热烈的掌声……

      四、长短相形,前后相随

      我在前面提到,李德金就人选问题征求阿八的意见时,阿八有顾虑,怕子承母业引起人们的质疑。其实,阿八多心了,几乎没有人对此提出质疑。而出乎意料的是,金榜上任不久,碰到的第一个难题是:母子间对祖庙管理的理念有分歧—母亲的粗放管理、人情管理与儿子的规范管理、制度管理产生了碰撞,甚至擦出火花。

      这一时期被金榜称之为磨合期。他与母亲几乎没有一件事是意见一致的。他感到苦恼,没想到开局如此艰难,有时他真想打退堂鼓。他有兄弟姊妹10个,大家看到他的难处,就不约而同地两边做工作。这边劝母亲:妈,你不要干涉太多,要支持金榜做工作。那边劝金榜:对妈要尊重,小事可迁就,原则问题可顶住。

      金榜很感谢兄弟姊妹的大力支持,于是改变工作方法,尽量婉转,尽量避让,然而,对待事关原则的大问题,他绝不退让。比如,那一年在殿中值守的三个人共同犯规,铸下大错,按规章必须罚款,然后予以开除。可其中有个人的父辈原是祖庙重建时的参与者,曾经同阿八一起共过患难的,他们找阿八求情。阿八想,这个面子是必须给的,于是要求金榜网开一面,手下留情,尽可能顾及他们的名誉。金榜不假思索就拒绝了。他知道如此重大的犯规而不受处罚,那如何让众人信服,还有谁会把制度当回事?他除了向母亲说道理,还发动众兄弟姊妹一起做工作,渐渐使母亲息心。金榜很感欣慰。他知道母亲重人情,这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能因人情而徇私。母亲最终还是能够和自己站在一起,以公为重,以事业为重。

      此外,金榜也检视自己,发现自己有许多不如母亲的地方。

      他觉得母亲雍容大度,身上有一种无形的吸引力,不仅妈祖信众喜欢亲近她,就是来自各地的游客也常常聚在她身边;尤其是台湾信众,一到庙里就找她,见了她就如同见到活妈祖一样。台湾的顶级信众、90多岁的杨卢玉英来朝拜时,母亲总是同她紧紧牵手,真情切切,让人感动。母亲还谆谆教导后辈,要常怀感恩之心,对复兴初期帮助过祖庙的莆田市内及全国各地分灵庙要感恩,对关心祖庙建设、指导祖庙发展的老领导、老朋友要感恩。金榜觉得母亲最优秀的品质是热心,对祖庙热心,对信众热心,对公益事业热心。许多看似十分艰难的事,由于她的热心而终于办成了。比如,母亲退居后,发现家乡莲池有一个废置的水潭竟被村民的生活垃圾填满了,蚊蝇滋生,恶臭难闻。她就一家家去做劝导工作,动员大家不要乱扔垃圾,又一次次去水电局等有关单位,请他们对水潭进行治理,以便发挥蓄水功能。这样一件十分繁琐十分复杂的事,最终在她的热心奔走呼吁下,办成了,办好了,村民们都夸奖她。

      金榜知道,他传承的不仅是母亲董事长的职责,更要传承母亲的优秀品质和执着追求。

      五、新竹老干同一枝

      时光荏苒,转眼13年过去了。在这13年中,金榜兼任湄洲祖庙第二届、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2007年他又连任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2010年夏季,我在编写《湄洲妈祖志》时,因工作需要,与金榜有一次推心置腹的畅谈。我对这13年来湄洲祖庙的巨大变化十分感兴趣。如今的董事长林金榜,不再有当年与他初相识时的青涩,显得成熟、干练,有一种统揽全局、指挥若定的气度。他对13年来的工作如数家珍,侃侃而谈。

      他说,与过去相比,祖庙更大了—家大业大人员数量大。工作千头万绪,他归结为“五抓”:一抓管理,即以制度管人;二抓硬件建设;三抓文化品质的提高;四抓对外交流;五抓慈善救助。

      他说了很多细节和数字,如果照录,恐怕本文会成为一篇冗长的工作报告,我还是选择几件有趣且有典型意义的事,写下来与读者共享吧。

      说到用制度管人、定指标奖惩,这在所有的企事业都是最通常最有效的事了,可是你听说过给寺庙的缘金收入定指标搞奖惩的事吗?当金榜介绍这一条时,我立即张大嘴巴“啊”一声表示愕然,觉得匪夷所思。金榜却笑笑,说我们就这样搞,而且效果很好,每年缘金收入如GDP一样以10%增长。他说,表面看,缘金是信众香客依各自的心愿随缘的,可多可少。可是,我们做过调查,往往是香客对妈祖精神内涵了解越多,受到周到体贴的服务越多,其所捐缘金数量也越多。于是,我们要求相关员工微笑服务,温暖服务,多向香客宣传妈祖的大德大爱,宣传妈祖文化的意义,不分妇孺老幼,都当作自己的亲人,都当作妈祖的虔诚信徒,一视同仁,有求必应。至于人家所捐缘金多少,各随其便,一分不嫌少,一万不嫌多。这样做的效果是,既宣传妈祖又多得缘金,何乐而不为?比如,负责妈祖祈福光明灯的员工,会经常与功德主联系,了解他们的需求,到了年终点灯到期,都提前与功德主联系,征求是否继续点祈福光明灯。由于服务到家,祈福光明灯的缘金收入逐年增加。现如今,祖庙缘金收入已从过去的每年几百万,通过积极鼓励的方法,大力提高服务质量,实现了逐年增加。缘金多了有利于祖庙建设,归根到底仍是为广大信众和游客服务的,这是良性循环。我们定的指标切实可行,具体执行的员工也有积极性。尽管完成增长指标的奖励不过数百元,但荣誉感很强烈。

      听完金榜介绍,不得不由衷佩服他管理有方。

      再说件与管理有关的事。

      金榜说,祖庙管理制度比许多机关单位还严格,而且执行十分坚决,绝不留情面。他说有一次督查组发现董事会的一位领导与几个员工上班时间打麻将,这是严重违纪,按制度必须重罚。可他是资深董事,又是现任领导,本身就负有“监督”责任。虽然他本人懊悔不已,不断认错,做深刻检查,请求董事长给个面子,只罚款不要公布名字。金榜考虑再三,最终没有答应他的请求,照章在食堂的小黑板上通报批评并罚款,在员工中产生了极大的反响。金榜说,食堂那块黑板真利害,是管理制度的见证。不信你今天就去看看,正好今天上面有一份违规通报。

      后来我真的去食堂看了那块黑板,上面是这样写的:“通报      经督查,×××,×××,×××,×××没有着工作服;×××,×××上班时间没有佩带胸卡;文化园祈安洞×××,×××,×××不按时上班;宫门×××打瞌睡;祈安洞×××不在岗。以上11位同志将按制度处罚。特此通报。人事科2010.8.7。”我之所以对这块黑板感兴趣,是因为我在机关工作多年,如此严厉的通报批评还是第一回见到。它很生动,也很真实。

      人们常说管理出效益,在湄洲祖庙,应该说管理带来新气象、新飞跃。

      如今,你到祖庙,映入眼帘的是殿台楼阁依山而筑,鳞次栉比,巍峨壮丽,犹如海上布达拉宫。这里每年要接待信众和游客一百多万人次,其中台湾同胞就达20多万人次;每年要举办春秋二季的大型祖庙祭典和平时重大活动的中小型祭典;每年都举办一次妈祖文化旅游节,从今年起已升格为国家级文化旅游节;每年要举办一次《海峡论坛》;每年都要举行频繁的慈善活动, 向地震、水灾、旱灾灾区捐款捐物;每年都开展奖学助教和春节送温暖活动,给贫困学生、贫困民众及时送去援助;这里是全世界妈祖分灵庙之祖,所以每年都有数百个分灵宫庙来谒祖进香,互相交流……2009年是祖庙发展的跨越之年、辉煌之年。翻开我正在编写、刚刚完稿的《湄洲妈祖志》第十章《大事纪要》,就可以看到2009年发生的几件可圈可点的大事件:

      5月15日  台湾妈祖联谊会会长郑铭坤率领350名妈祖信众乘“海洋拉拉”号客轮,从台中港直航湄洲岛,到祖庙谒祖进香,拉开了《海峡论坛》活动的序幕,也标志着湄洲岛海上直航台湾本岛旅游线路的正式开通。

      9月30日  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首都阿布扎比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委员会第四次会议经审议表决,决定将中国政府提名的《妈祖信俗》列入世界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名录。

      11月1日  第十一届中国·湄洲妈祖文化旅游节在湄洲妈祖祖庙隆重开幕。开幕式后举行了祖庙祭典和《妈祖缘·两岸情》闽台民间文艺演出。

      11月2日至5日  由湄洲妈祖祖庙董事会与中华妈祖文化交流协会、福建省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台湾彰化鹿港天后宫共同主办的“湄洲妈祖金身巡安兴化”活动盛大举行。四天三夜的巡安行程289公里,沿途200多个宫庙接驾,朝拜信众达80多万人。

      在这些大事中,我最推崇的是妈祖信俗申报世遗成功。这是亿万信众梦寐以求的事,这是祖庙极为难得的天大喜事。这件事在金榜任上实现了,他此生当无憾矣!

      在访谈金榜之前,我特意前去莲池村拜访前任董事长阿八。阿八80岁了,身体仍硬朗,待客热情,脸上挂着那为众人所熟悉的酷似妈祖的招牌式笑容。她思维清晰,言语亲切,让人如沐春风。我问她对金榜这些年的表现满意吗?她一迭连声地说:满意,满意!

      满意!不仅阿八满意,岛上乡亲也满意;不仅大陆信众满意,前来谒祖进香的台湾同胞也满意;不仅主管单位湄洲管委会满意,其他相关单位相关领导也满意。

      平心而论,与前任林文豪、林聪治相比,林金榜毫不逊色,有些地方甚至还有所超越。毕竟是时代在前进,祖庙也在发展,长江后浪推前浪,作为传承者,他以突出的业绩,赢得社会好评。

      在访谈的结尾,我原本想问金榜一个敏感的问题,那就是:“你已连任三届董事长了,第四届会再连任吗?如果不能连任,那么谁将是传承人?”后来想想这有点不合时宜,于是打住。

      相信历史会做出正确选择,就像那次选择金榜为传承人一样。顺其自然吧。朱合浦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