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梦中妈祖缘

    梦中妈祖缘

      我与她从来未谋面,只是多年来,我在参加贤良港天后祖祠举行的重大活动时,总是耳闻在遥远的异国他乡,有人捎来了真诚的祝福和问候。就凭这,我早已体会到那一颗对妈祖至虔至诚的心。

      日前,我有幸见到了这位虔诚的妈祖信友,并聆听她与妈祖之间的情缘。这天,她和她的妹夫一家又来贤良港谒祖朝拜。我们董事会的几个同志在会客厅热情地接待了她们。一番热切的问候和深情的关切之后,宾主开始自由的交谈。我刚想向她了解当地妈祖宫庙建设和当地妈祖信众的概况,她就饱含深情地说:“我和妈祖之缘完全是由我的梦开始的,还是先和你谈谈我的梦吧……”接下来,就让我们一起分享黄女士及家人与妈祖在梦中缔结不解之缘的经历,去感受这份真实而感人的“妈祖缘”。

      一

      “上世纪90年代,我莫名地做了一连串奇怪的梦,梦里有一个美丽而圣洁的女神总对我说,她是天上圣母,我的祖上就一直供奉她。”黄女士回忆道,“我起初刚听‘圣母’二字,以为是圣母玛利亚,因为我们那里的人们大都信奉基督教,一听‘圣母’,就自然而然地联想到‘玛利亚’,根本没想到是妈祖。”

      “后来,她又托梦告诉我:‘这里古时就有座我的宫庙,现仍保存一块天上圣母扁额和一本《敕封天后志》,就藏在山上破庙之中,你去找找。’那座破旧的宫庙已废弃多年了,根本无人问津。第二天,我独自一人不敢前往,于是,带着我的妹夫一家到那里去寻找。真得在废墟中翻出了一块‘天上圣母’的扁额和一本《敕封天后志》的书。你知道,我们当时的心情是多么激动,大家都惊呆了。赶紧把扁额和书捧回家,翻开书一看,才知道‘圣母’根本不是什么‘玛利亚’。我们赶紧请教了众多学者和先者,才大概知道是海上女神,是救护海上航行船只的神灵。大家猜想:定是祖上从家乡请来的神是在此供奉着,只是年代久了,大家便把她淡忘了。于是,乡亲们纷纷表示,祖上遗留的神灵,这么灵验应该把宫庙重新整修,并重新供奉才行。因为大家都知道妈祖托梦给我的事,不到一年,荒废的宫庙被重修一新,乡亲们又都开始到新安的宫庙中上香祈福了。”

      我入神地倾听黄女士动人的神奇经历。我心里想:妈祖是怎样走进她的梦中?也许,是漂洋过海颠沛流离的生活,勾起黄女士对根或者说是对先祖生活的思念,那荒废的宫庙是先人遗留下的神秘殿堂,正好触动黄女士思念的灵感。也许是黄女士在儿时从先辈那里得到深情的嘱托或神奇的传说,它们蕴藏于她的灵魂或血脉之中,在许多年以后的今天又重涌心头。也许……不容我细想,黄女士接下来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二

      “那里宫庙是修好了,可是又有问题了,圣母菩萨长怎么样?大伙都不知道。”黄女士接着说,“又有一个晚上,圣母托梦对我说:‘你到我家乡看看,我会指点你到达的。’”

      “你知道,我刚听这话,我当时就吓呆了。你说这中国那么大,我到哪里找圣母的家乡,这难道不是‘海底捞针’吗?”

      “我就和她商量了。”黄女士笑着说,“我说‘你要我到哪里去找啊?除非你给我出车费。’说来也怪,她就告诉我四个号码——2、6、9、8。第二天,我就把这事告诉我妹夫,他有买彩票的习惯,结果,当天他就中了一万了。可这样,我更急了,这不是明摆着让我去找她的家乡吗?当晚,我又做了个梦,只见黑洞洞的山洞中有道亮光直射出来。我不解其意,第二天只好去请教我们当地的一位老者,他会解梦。他打坐了好一会儿,想不到他所见的情景和我一样。他说这是好梦,我会找到的。”

      “于是,我就四处打听,还上网搜索,好不容易才知道圣母是诞生在莆田。这样,我就在1999年8月开始启程,来到湄洲岛,再来到贤良港。那次行程,才让我真正认识了‘天上圣母’,我把圣母的形象用相机拍回家,还请了一些圣物——令牌、宝剑之类,在我们的宫庙中安了妈祖宝像,宫庙才得以顺利开光。我的这段经历,乡里的乡亲们都传开了,那里的香火自然又重新鼎盛起来!我与妈祖之间的缘份就更深了!”谈及这段回忆,黄女士仍激动不已。我也不禁为黄女士神奇的经历感到惊讶。

      三

      当我对她及一家人对妈祖事业的关切表示由衷的感谢之际,她深情说:“这是妈祖交待我做的,我必须去做。记得前几年,我在事业上一直不是很顺,一天晚上,妈祖又在梦中嘱托我,‘你到我的家乡做一些功德之事,我会庇佑你的!’因为有了以前的经历,我对妈祖的话坚信不疑。所以,对于妈祖故里的许多活动我都积极参与,因为我们的根就在这里。我参与‘妈祖回娘家’活动好多年,有时由于有事实在不能脱身,我都会打电话过来,就当作给家里的妈祖捐上一份问候。”听了黄女士一番深沉的表白,我为她那份虔诚深深打动。

      “我这次来,是因为我在梦里梦见圣母说身后的三尊‘阿伯公’(当地对‘福德正神’的尊称。)无人问津,嘱托我来看看。你们知道这里有哪三个‘阿伯公’的庙空着呢?”

      听到黄女士的询问,在场的几位董事都议论开了,大家都开始回想祖祠的周围哪里三座闲置的土地庙,可总是想不起来。黄女士补充到:“我妹夫也梦见了,而且妈祖交代,她身后的一尊‘阿伯公’说,他马上要被推倒了,显得异常可怜。妈祖还特别嘱托把这三尊‘阿伯公’请回家供奉。噢,三座土地庙有大有小,都在妈祖的周围。”听了这话,我想到在新塑的妈祖石像后有座土地庙,在丛林中,平常根本无人照看,不知是否还在。我这一提醒,其中一位居住在附近的董事林庆棋老先生立刻回想起来说:“在!应该在!可那已十多年没有人去照顾了,村里的人早已把他忘记了!”我就问其他董事,另外的两座会在哪里?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在记忆中寻找周围的另两处土地庙。常年在故居看护的一位董事说:“故居旁有一座土地庙也空在那里好多年了。”还有一位贤良港后厝的董事说:“祖祠山西侧的新兴宫,也有一座土地庙,那比较大。”

      听到大家的讨论,黄女士异常兴奋,激动不已,急匆匆地拉上妹妹和妹夫,叫我们去寻找并探访梦境中的“阿伯公”。她激动地说:“是,一定是大家说的这三座,我有一种预感,你们看我全身都兴奋起来了。一定是。”

      大家沿着故居路,先来到故居旁,真找到一座,先前立土地庙的人家早已迁到新居,荒废在那已经多年了,只是距道路较远且四周杂草丛生,根本无从问津。见到这,黄女士又兴奋又略带伤感了。新兴宫的那座土地庙好找,就在“祖祠山”的西侧。

      另一尊土地庙就难走了,大家从新兴宫后的羊肠小道上山,穿越丛林,多费了不少周折。到那一看,一座土地庙在丛林的掩映之中,四周的树木早已将它淹没,它只是孤零零地立在那里。抬头一看,就在妈祖塑像的身后,兴建塑像时新翻的泥土真的马上就填到土地庙了。见此情景,黄女士早已啼哭成泣,热泪纵横,跪下祈祷,嘴里不停地念叨:“就是这!就是这……,找到了!找到了……”这时候,在场的人无不感动,无不惊诧,为黄女士神奇的梦所折服!

      四

      “我的祖庙发展的好,我很欣慰,可是,我的出生地并不景气,你们该去帮衬帮衬!”

      傍晚,踏着漫山落日的余晖,在新塑的“妈祖——林默”雕像前,大家纷纷膜拜,由衷感谢圣母的恩泽和指点。

      晚上,宾主在会客厅举行晚宴,叩谢神恩。席上,话题从梦里到梦外,畅谈不已。

      黄女士及一家人对祖祠的发展谈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和观点,还对祖祠为广大信众谒祖朝拜提供吃住问题提了合理建议。

      她对我们深切地说:“圣母曾在梦中对她说过,“我的祖庙发展的好,我很欣慰,可是,我的出生地并不景气,你们该去帮衬帮衬!”听了她的话语,我们深受感触,一句真诚的话语,引发我的太多思考,鞭策我们奋勇前行……,我坚信,这也是圣母给我们深切的嘱托……

      听完黄女士这番神奇的梦中妈祖之缘,再回想亲眼所见的经历,我完全可以体会到一份至虔至诚的妈祖情是怎样缔结而成的,也完全相信普天之下的芸芸众生是怎样膜拜于圣母的足下,去沐浴她大慈大爱的恩泽!也完全感受到妈祖的精神是怎样传承,令万世敬仰、千秋永祀!黄志霖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