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有关妈祖的录书与志书

    有关妈祖的录书与志书

      “录”,顾名思义是一种记录,是将过去的实事忠实地记录与保存,不做任何主观诠释。“录书”就是把许多相关的记录汇编刻印成书。“志”,记事的书或文章。“志书”,是记载某地区的地理、历史、人文、自然、经济、政事等方面的书籍,如县志、府志等。所以录书编写是过渡志书的雏型。有关记载妈祖的专著也经历“录”书与“志”书的二个过程,这些录书与志书就成为今天学术界研究妈祖文化与信仰的重要依据法码。

      一、《明著录》

      《明著录》今已失传,仅是在其他传世著作中窥见到引述的痕迹。据元代程端学《灵慈庙志》及《天妃显圣录》等文献。元世祖至元十八年(1281)进封妈祖为“护国明著天妃”,一直到元文宗天历二年(1329)为止,元王朝有五次诰封妈祖,且采用加封和改封相结合的方式,其中有“护国”与“明著”封号顺序一前一后基本保存下来。故《明著录》书名是由“护国明著天妃”取义而来。据南宋黄岩孙《仙溪志·祠庙》载:“在枫亭市西,里人崇奉甚谨,庙貌甚壮。神父林愿,母王氏,庙号祐德。宝祐元年,王教授里请于朝,父封积庆侯,母封显庆夫人。妃之正庙在湄洲,而父母封爵自枫亭(始)。详见《明著录》”。《仙溪志》成书于宝祐五年(1257),但妈祖于元至元十八年(1281)始封为“护国明著天妃”,《明著录》这部书可算为元代之作。诚然《仙溪志》此条记载是元代延祐年间再版时增纂的。可惜《明著录》一书已佚传,成书时间无法确考,但最早不超过元代延祐年间(1314-1320),其内容现也无法验证。

      二、《圣妃灵著录》

      《圣妃显著录》书名最早见于涵江《白塘李氏族谱》忠部中南宋廖鹏飞所撰《圣墩祖庙重建顺济庙记》,廖文标题下注有“载《圣妃灵著录》。”《白塘李氏族谱》还载有明进士李延梧《天潢流派图》,其中云:“张翥《灵著录》载制于创祠舍地及保义郎振公奉使高丽事”。关于张翥,历史上与妈祖有关系的有二人,一位是元代张翥(1287-1368),字仲举,号蜕庵。山西临汾人,一说云南晋宁人。官至翰林学士承旨,加河南行省平章政事,曾经奉旨下江南沿路奉祭妈祖十四庙。另一位张翥,见于《天妃显圣录·拥浪济舟》中介绍:“洪武七年甲寅……时又有张指挥翥领兵出海,默祝神妃保佑,果得显应,由泉装木料来湄洲,构一阁于正殿之左,名曰‘朝天阁’。”蒋维锬先生断定张翥是创建湄洲祖庙朝天阁的泉州卫指挥,可能即是《圣妃灵著录》的修纂者,其具体年代当在洪武五年至永乐七年(1372-1409)之间。这有一定道理。

      对于《圣妃灵著录》,又见于明正德《琼台志》卷二十六《坛庙》“海口天妃庙”条:“按《灵著录》,妃莆田人,都巡检林公愿第六女。母王氏,于宋建隆元年三月二十三日生妃于湄后林之地……雍熙四年九月九日,居室二十有八而升化。尝朱衣旋舞翩翩焉于水上飞行。乡人(遭)水旱、疫疠、海寇,求救响应。余灵异甚多,备见《录》”。这为学术界佐证了许多重要证据。首先是确证了《圣妃灵著录》一书的存世。其次证实妈祖生卒年的时间。

      三、《天妃显圣录》

      《天妃显圣录》草创于明万历末年,原编者未详,明天启间林尧俞为这部残抄本作序,并交给湄洲祖庙主持僧照乘保存。僧照乘于明清鼎革之际刊世,清康熙、雍正年间其徙普日、徒孙通峻重修。清初僧照乘复请大明遗民林兰友、林嵋、黄起有作序。至康熙二十年(1681)左右,才由丘人龙重新编辑,至清朝重修时,林兰友、林嵋、丘人龙因参加反清复明,被清朝印行时删掉名字,后到乾隆年间以《天后显圣录》梓行时又恢复三人名字。

      《天妃显圣录》主要内容有序文五篇,历朝显圣褒封共二十四命;录宋徽宗宣和四年(1122)至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间二十四次诰命;历朝褒封致祭诏诰;录宋光宗绍熙元年(1190)至清雍正四年(1726)福建水师提督蓝廷珍题请匾联文等诏诰、祭文、奏折等三十三则;天妃诞降本传及妈祖生前灵异事迹十六则;妈祖成神居灵应事迹三十八则。

      总之《天妃显圣录》是传世留下第一部有系统整理妈祖史料的书籍,其内容较为丰富,对妈祖有关褒封、灵应等方面都作了记载,为研究妈祖信仰及文化提供了翔实资料。

      四、《天后显应录》

      《天后显应录》是由“僧照乘刻而传之”,实质是《天妃显圣录》增纂翻版,两本书内容大致相同,不同的是《天后显应录》在神话传说部分中增有“圣槎示现”、“助册封春秋两祭”、“中山传信录助救济圣迹”三段,而且神话传说部分按年代排列。又《天后显应录》分为上下两卷,在编排上把神异放于上册,并明确分为“本传”与“灵应”两类,而褒封、诏诰等放在下册。《天后显应录》在内容上比《天妃显圣录》有较多的补充。在序言方面,《天后显应录》增补林兰友、林嵋、丘人龙、林有胜等序。

      五、《束力封天后志》

      《束力封天后志》简称《天后志》,又称《湄洲志》,清莆田人林清标辑,乾隆四十三年(1778)刊行,道光二十三年(1843)续刻修订本,民国时期亦有印本。林清标,字弼侯,号韦亭,乾隆六年(1741)举人。官任惠安县儒学教谕。其长子林霈,乾隆三十五年举人,后往台湾任凤山县教职。在任职期间,台胞知其为妈祖本支族裔,求妈祖世系史迹,因当时刊行的《天妃显圣录》与《天后显应录》流传不广,而写信请其父林清标在莆田重刊。林清标细阅过去的刻本,觉得“次序错杂,间多有附会事”,决心重新编纂,“仿古人左图右书之法,浮者删之,实者录之,编次绘图以成一部信书,虽不能博采无遗,而分门别类颇易披阅。”

      这部《束力封天后志》是在《显圣录》或《显应录》的原来基础上加以删节,增广绘图加以编次付刊的。其上卷为:1、林清标序,2、前序计五篇(凡林尧俞、林兰友、黄起有、林嵋、林麟焻序),3、贤良地图,4、湄洲图,5、传,6、前代褒封,7、国朝褒封,8、前代诏诰祭文,9、国朝诏诰祭文,10、册使汪、林奏疏,11、将军施侯奏疏,12、册使海、徐奏疏,13、礼部复奏疏,14、提督蓝奏疏,15、提督蓝谢恩疏,16、总督姚大群宫殿庙祷文,17、将军施师泉井记,18、册使徐清春秋二祭,19、册使徐中山记(下卷)。20、神迹图说五十三图(图文各半),21、世系考,22、贤良港祖祠考,23、湄洲庙考,24、捐资与事姓氏。综上所述,《天后志》所集录的仍是有关妈祖的传说等。

      六、《湄洲屿志略》

      《湄洲屿志略》由清代泉州人杨浚于光绪十四年次(1888)辑录完刊行。全书分为四卷,其目次为:卷首,图(湄洲图,贤良港);卷一、山川,宫庙,传略,世系图,侍从,封号;卷二:祀典;卷三:志乘,奏疏;卷四:艺文,感应,丛谈;并附刻:真经与签谱。

      该书与《天妃显圣录》《束力封天后志》等有所不同,《湄洲屿志略》是本地方志书,较集中地反映了湄洲地区与妈祖信仰的情况。其中有集录嘉庆十四年(1809)进士、邑人陈池养的《林孝女事实》一章,力图恢复妈祖孝女的形象,将人与神隔开。总之,此书在史料的集中方面比《显圣录》《天后志》广泛而丰富,不失为一本较有价值的研究妈祖的参考书。

      七、《天后圣母圣迹图志》

      《天后圣母圣迹图志》始编于嘉庆间,但存世之本为蛟川(今浙江临海)周巨涟于同治四年(1865)重修编辑之本。该上卷文字内容基本上与《束力封天后志》相同,下卷《圣迹图说》亦无新意。其目次:上卷:原序;贤良港图;湄洲古迹;圣母本传;天后本支世系考;贤良港祖祠;湄洲庙考;前代褒封;国朝褒封;前代诏诰、祭文;国朝诏诰、祭文。下卷:图说并言:海天活佛(圣母绣像);圣迹图迹(自“感大士赐丸得孕”至“沐皇恩春秋崇祀”共四十八节,左图右文),以钱代签卜图;祈签祝词;天上圣母签(第一至第一百签)。

      八、《天上圣母源流因果》

      该书原本无作者和编纂年代的记录。全文分五十一章。其中前四十八章显然是据三山本的《显圣录》改写的,因其中第二十章、第二十六章、第三十章内容特出于三山本,而为他本所无,成书年代约在清嘉庆年间。其章节目次有五十一章:求传儿大士赐丸、闻殿香我后降世、遇道人秘传玄诀、窥古井喜得灵符、运神机停梭救父、闻疾呼失舵哭兄、资民食泻油生菜、渡沧海指席为帆、救舟人小草成杉、解旱灾甘霖沛野、策铁马代楫渡江、将神将演咒施法、率水族龙子来朝、投法绳晏公归部、莆田尹求符救疫、高里鬼现相投诚、逐双龙春夏雨止、驱二孛南北津通、破魔道二嘉伏地、证仙班九日升天、天地利创始建庙、验水怪咸愿捐金、凭枯楂圣墩立庙、得铜炉锦屏建祠、护粮船额颁灵惠、疗民疫井号圣泉、答神庥千秋崇祀、助皇师一将成功、止阴潦转歉为丰、除水患收魔为将、明前迹神槎再现、助讨逆合家受封、显圣威全人碎首、率神将周寇亡身、钱塘江遏水成堤、兴泉郡招商贾米、庙廊下火焚恶党、波涛中默佑漕船、现火光明师无恙、授丸药吕德望回生、闻仙乐郑和免险、过小矶扬洪脱灾、草弹章托梦除奸、悯军行流泉解渴、平澎湖阴麾神将、过石甘石吉梦佑王臣、昼夜顺风护册使、春秋崇祀沛皇恩、佐漕船利运天津、送册使奉诏中山、警惫兵显灵上海。黄国华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