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莆仙乞食(乞丐)诗

    莆仙乞食(乞丐)诗

      乞食,乃为莆仙方言,意为乞丐,指的是没有职业,以行乞为生的人。

      乞食诗,乃是乞食行乞时,为了讨得施主欢心,增强乞讨效果而演唱的诗歌。

      会演唱乞食诗的乞食,多少都得有点文化基础,有一部份这样的乞食:祖宗列代,从富到穷,穷到不得不求乞为生。这样的乞食,往往会有一点家学渊源。有一首乞食诗,唱的就是这样的乞食:

      头一代创业真艰苦

      第二代享乐当财主

      第三代破财去嫖赌

      第四代无衣无食拍筒鼓。

      ……

      “拍筒鼓”的竹制筒鼓,就是乞食演唱乞食诗时夹在胳肢窝下的竹筒小鼓,既敲节拍,又增强演唱效果。

      出生于1939年的我,因为爱听乞食诗,所以经常跟在行乞的乞食身后,走街串村,挨家挨户,听乞食求乞时演唱乞食诗。新中国建立后,到改革开放以前,会唱乞食诗的乞食还不少。改革开放以后,城乡经济差距越拉越大,“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乞食“走高”都跑到城市去了。但是,就我进城观察,当今乞食,已经没有一个会唱乞食诗了。莆仙乞食诗,作为一种文化遗产,已经面临消亡。

      莆仙乞食诗,其实就是民歌的一派支流,也是民间文学一种,是民间口头创作,由乞食口唱流传的一种诗歌,它表达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意志、要求和愿望。这种乞食诗,让其失传,非常可惜,得要有人来做抢救性工作。为此,我不自量力来做这种工作,近二十多年来,我记录、抄录、整理莆仙乞食诗35本。

      按理说,抢救应从艺术形式和文学两方面一起着手。就其乞食诗演唱的艺术形式来说,有独唱,有合唱,有筒鼓伴唱;更早的时候,有的乞食还牵着经过训练的小狗,踩着跷板拍节拍;有的文化较高的乞食行乞,或二三人,或三四人,组成合唱队,唱起乞食诗,远近人都会围拢去听……如此这般的艺术形式,如今已经很难看到。

      我抢救乞食诗的方法有两种:

      一种是口授笔录。做法是,请会唱乞食诗的老人,他演唱,我笔录。这事,做起来很难。会唱乞食诗的老人有的从前当过乞食,唱过乞食诗;有的仅仅是乞食诗爱好者,不管是哪一种老人,由于记忆力衰退,都唱不全了。但我尽力寻找能够唱好唱全某一本乞食诗的老人,他一句一句地唱,我一句一句地记,终于一本一本地记录整理出来了。

      一种是整理孤本。莆仙城乡各地,广播、电视非常普及,可听歌、可唱歌的传媒物件也很多。因此,会唱乞食诗的老人也不经常唱了。“拳不离手,曲不离喉”,离得久了,就陌生了,唱起来忘三忘四残缺不全。问他们有没有本子,回答多说自己没有本子,听说某地某位老人有本子。他们说,学唱乞食诗,都是口口相传,偶然看到本子,也是残缺不全的孤本。于是,我千方百计寻找乞食诗孤本。所谓孤本,指的是世间仅有一份,没有排版印刷,没有广泛流传的乞食诗。我寻找到的手抄乞食诗,不但是孤本,而且是残本,多是不完整的断简残编。我把它们辨识、补字、补句,甚至与保存人一起回忆添加,一本一本整理,抢救保存。

      就其内容意义来说,我抢救保存的35本乞食诗,有着四种价值。

      第一种是史料价值。辛亥革命以后,在仙游县,在福建省,以至全国,是个什么样的局面?现在很难找到这样的史料。即使有人写一本厚厚的《中华民国史》,恐怕也难见到仙游县当年的状况。但是,我小时候听到有的乞食唱一本题为《民国史》的乞食诗,就把全县全省全国都唱进去。一五一十唱得头头是道,我很想把它记录下来。但是,很多年来,既没有听到人唱,又没有见到本子。直到1989年5月29日,一次偶然机会,听人说,本镇洋圹村一位叫桂春的古稀老人,家中有一本手抄破损的乞食诗《民国史》。我早出晚归一连去他家三天抄录整理,才把这本5000多字的题为《民国史》的乞食诗抄录整理下来。诗的头两句是:“中国民国无主宰,自称皇帝袁世凯”。因为“无主宰”,所以军阀混战,诗中保存许多全县全省以至全国人民遭受灾殃的资料。

      第二种是抗争价值。在旧社会,贫穷家庭的男子,很多要不起老婆,对此,社会舆论说是“月老注定”。但是,乞食唱的乞食诗,反映穷人无妻男子对月老的强烈不满。我访求到一本题为《天官海阁》的乞食诗,诗的内容是:“古时有个老汉万开宗,有三个男孩子,家贫讨不起媳妇。他去睡仙梦,月老说他的三个儿子皆是命中注定无妻。他不服。梦中他走到海边,见八仙正在过海,于是,呼唤海龙王留住八仙听他诉说。其中吕洞滨很抱不平,与东海龙王一起上天庭,在玉皇上帝面前与月老辩论。玉皇上帝判月老无理,终于改变万家三兄弟‘月老注定’的命运,都娶到满意的妻子。”我抄录整理的这本孤本乞食诗,共4060字,其抗争内容,为穷人娶妻争了口气。

      第三种是颂廉价值。在旧社会,老百姓没有当家作主的可能,因而寄望于“当官为民作主”。当官的人要能为民作主,必须具备两种品格:一是清廉,二是亲民。从仙游出去的明朝户部尚书郑纪,就是清廉亲民的好官。我小时候,曾经听到乞食唱颂郑纪的乞食诗。很想把它抄录收藏,但是没有机会。2002年,我在度峰中学工作,听一位炊事员说,本镇剑山村林开堂先生家里,就有一本说唱郑纪的乞食诗。我借出他的手抄孤本,整理、抄正、保存。整本《颂郑纪》的乞食诗,记述郑纪从出生到刻苦读书,到当官廉正亲民的全过程,很有颂廉价值。

      第四种是翻案价值。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任何一个版本,都是生前相爱,死后化蝶,几乎已成定案。这个“化蝶”情节,无非是为了冲淡悲情,勉强添一条“光明尾巴”。但是,我小时候,听到的乞食诗,却与众不同,诗中演唱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恋爱故事,不是悲剧而是喜剧。前几年,我发现一本很厚的题为《梁祝喜史》的乞食诗。诗中情节,完全翻案,大意是:梁山伯与祝英台殉情之后,阴间舆论,大为不平,阎王判其双双起死回生。回生之后,梁学文,赴京应试,高中状元;祝学武,因其仍然女貌男装,所以,学武有成,边塞立功。最后,双双锦衣还乡,梁山伯容光焕发,祝英台换回女装,双双奉旨成婚,两家皆大欢喜。分为上下集的这部《梁祝喜史》,我整理,抄录出13000多字。其内容,与别的版本的梁祝故事迥然不同,如果演唱起来会给听众耳目一新的感觉。

      莆仙乞食诗的价值,岂止内容意义,其艺术形式更是丰富多彩,常用比兴、夸张、重叠、谐音、隐语,双关语等表现手法。(吴金富)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