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仙游正月初三“做寿”与九仙梦验传奇

    仙游正月初三“做寿”与九仙梦验传奇

      仙游作为文献名邦有其不少堪称文明奇特的民俗文化传统,有春节初三“做寿”不但与莆田迥然不同,而且在全国乃至于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她不同于莆田的“拜寿”,更不同于全国各地的“周岁诞辰”。这一独特民俗与榜眼祈仙梦得仙泉有关。

      传说当年北宋神宗元丰六年(1983年),当朝刚由中书舍人提拔为神宗皇帝身边大红人的鸿胪卿(相当于中央办公厅主任)陈睦榜眼,衣锦返乡探亲。时值十二月二十五,接近除夕。陈睦到家才得知家中近几年发生的以下情况:

      原来,老奶奶为早逝的陈睦父亲秘书丞陈动之日夜伤心哭泣而双目失明,又患脾胃胀气,消化失调,骨瘦如柴,大有日落西山之虞。陈睦那与父亲同考进士第一名的叔父陈悦之,已经年老致仕返乡,千方百计为老母亲请医治病,总不见效。于是陈悦之他不顾年老体衰,特地坐轿到九鲤湖祈梦问卜,求教于九仙公,也在返回的时候脚也摔伤了。正当老状元公母子俩痛惜万分之际,刚好陈睦探亲由县令陪同到了家门。

      当陈睦得悉以上情况时,二话没说,谢过迎接并陪同他到家的县令后,就立即骑马趁天色未晚,提桶策马向九鲤湖再取仙泉去了。当天夜里,陈睦便宿九仙祠中祷告九仙佑护老奶奶与叔父早日康复,重见光明,并予指点迷津。

      陈睦梦中,见得大仙公和颜悦色对他说:“凡事虽曰偶然,实为必然,都有一定缘故。百善孝为先,你叔侄实为天下至孝之人,天心可表!我可再赐你仙泉与九仙茶如常应用,老太太定能复见天日,并且脾胃康复。不过秋收冬藏,数有前定,来日无多。教你一法‘可借众星拱月之势,以冲波激浪托船浮度之力,以避过浅滩险岸之一劫’。”果然,这陈睦遵循九仙梦示照办无遗,不但到大年初一日,用仙泉把老奶奶的眼疾治愈,使其重见光明,而且用其仙泉烹九仙茶把老奶奶脾胃病治愈。

      于是,这年的新春初一大吉之日,整个后坂村可沸腾了——老奶奶仙泉治瞎的消息不胫而走,远近亲戚朋友拜年之时,都为之啧啧称奇。尤其是陈睦的在京为官的那一大帮仙游老乡同僚,本来都约齐此次一同回乡,初一要为陈睦拜年,连同祝贺他的四十九岁生日的,现在大家又意外得知老太太与老状元公化险为夷,脾胃康复,重见光明的特大喜讯,无不拍手称贺。

      就在这为陈睦祝生日的欢乐谈笑甚欢之际,陈睦忽然灵机一动,回想九仙梦示之言,望着这星光闪耀,意气风发的进士出身同僚群体,非常诚挚地对大家说:“我的生日微不足道,只是我老奶奶今年九十岁,她生日是下月初三,今年三月初三是我叔父的七十岁生日,三月初六是我哥哥陈侗的五十岁生日(嘉佑二年进士)。我等在京为官,圣命在身,难得几时可在家膝下承欢,享天伦之乐,未若趁此,难得围聚之机,承蒙各年兄官运亨通,神星高照,我想借此难得良机以迎福纳祥,于后天正月初三权作老祖母九十大寿与叔父七十大寿、哥哥陈侗五十大寿一并举行寿庆礼仪,以作否去泰来,锦上添花,海屋添筹之颂如何?”

      一时间,赢得众同僚与众乡亲的欢呼雀跃。老奶奶闻之,激动得热泪盈眶,感慨万千曰:“吾家六世父子、祖孙蝉联进士,代代忠君报国,以社稷苍生为重,历来顾不得家中老少婚嫁寿喜家事,且罕见在家过年,更何况能如期在家做生日或如常‘拜寿’?如今能托我孙儿同僚共临寒舍,叙天伦,享五福,老妪何幸哉!”老状元公也泪花闪烁,频频为之行礼致谢不已,并且颇有创意地提出,“既然承蒙我侄儿一片孝心,一改旧俗,根据现实异乎以往寻常之处,创下正月初三‘做寿’之例,不如也将我侄儿四十九虚岁一并纳入三代同堂‘做寿’,既省去多次花时操劳之累,又赢得如今贵人济济一堂难得一聚之机,将其一家三代‘做寿’之庆,分与大家同享,其乐融融,岂不皆大欢喜?不知大家意下何如?”

      谁知道,经他这么一说,大家无不称赞他“真正不愧为‘老状元公’,就是想的与众不同,这一提议简直是‘神来之笔’既饶有新意,又入情入理,且颇合我等常年在外为官难以抽身顾及家事的实际,真是考虑得再周全不过了!”说话间,陈睦夫人朱氏与他的三个后来都成为进士的儿子:彦文、彦直、彦武上来请大家到大厅,里面已经备好酒席。陈睦随即招呼大家落座边吃边聊,并以薄酒相酬,以表谢意。席间,觥筹交错,谈兴更浓,探讨更深入。

      这时候,陈睦的族兄弟,秉性耿直,刚正不阿,勇于弹劾权奸,时任监察御史的仙游善化里(今大济镇)人熙宁六年(1073年)进士陈次升(1044~1119年),激动的按捺不住,站起来对前面老状元公提出的“三代同堂‘做寿’”方案带头表示一百个赞成!席间大家纷纷拥护之余,又一致推荐作为陈睦的族兄弟的陈次升充当主持“做寿”司仪官之职。这陈次升快人快语,当仁不让,当场宣布曰:“请诸位即速通知亲友,待后日正月初三为老太太与状元公隆重举办提前‘祝寿’也即新改之‘做寿’大礼,特别强调今年在京同僚探亲返乡的,一定要悉数通知赴会!”

      当陈次升说完正要清点今天到场的同僚人头时,刚好,那个被誉为有宋一代“理学名臣”的度尾人余象老前辈,也气喘吁吁赶来了。反而,平时与陈睦往来很密切的那蔡京蔡卞俩兄弟还没到场。这下,陈次升可借题发挥狠狠地数落了蔡家俩兄弟一顿:“摆什么臭架子,人家余家老爷子中进士的时候他们父母都还没有‘暗结珠胎’呢!他们凭什么敢怠慢陈家?我们高祖兄弟后坂村陈氏老祖宗陈峤于唐文德元年(888年)登第名列榜眼,是莆仙人陈姓的第一位中进士者,后官大理司直兼殿中侍御史致仕,有文集二十卷行世。到现在近200年了,陈老榜眼以下——儿子宝谦——孙子正则等都是官宦名流。正则公还是太平兴国三年随宗兄南海郡康王陈洪进,早年南征北战,后来纳土归宋,入朝赋诗官授平主簿,官累赠兵部郎中。又有正则公的儿子,也即是陈峤的曾孙陈绛老爷子还是大宋咸平二年(999)进士甲科。”

      那个素有刚直不阿,疾恶如仇的王回御史紧接着说:“何至于此?陈绛老爷子还是开了仙游县宋代科举之先河呢!他中进士的时候,不用说蔡京的爷爷还是个小子呢。何况陈绛老爷子不满足于此,又于景德四年(1007)试贤良第一(等同于贤良科的状元),授右正言,历司谏,起居舍人。天圣元年(1023)二月以工部郎中知福州兼福建路马步军都总管。其子孙又四代登第,时人誉曰:‘自从曾祖初攀枝,直到曾孙不歇枝’他的孙子也就是我们的陈睦榜眼,继其高祖父、曾祖父、祖父、父亲、兄长进士之后,又一举成名,成为嘉佑六年(1061)连捷进士第二名,又是一代名列前茅的榜眼公!当年会试时一气呵成,只是马虎了点儿,弄脏了一个字,不然肯定是状元公呢!一时间,成为朝野争先传诵的科甲热点话题。他蔡家不过只有父亲蔡准才开始中进士,岂可与之同日而语?”

      经他陈次升这么一数落,又继之以王回御史这么再具体补充,大家不禁也为之议论纷纷。

      王回御史话音刚落,只见得素来被苏辙、苏轼兄弟视为莫逆之交的宋熙宁九年(1076年)进士、任京哀排岸司的仙游仁德里(今龙华镇象运村)人林豫,也禁不住指着一幅王安石亲笔写就的行书:“你们看看,连蔡卞的岳父、老宰相王荆公那样傲视天下的人,都为之亲手写下那么感人肺腑的诗篇好墨宝,天下有几人能够担受得起?他们兄弟俩与之相比算得了什么?”

      这时候,陈睦见大家未免把平时对于蔡京兄弟俩,有不同政见和学术观点之争的情绪都用来借题发挥与发泄,未免有太过于情绪化与偏激之嫌,赶紧打住话题,劝告大家说:“其实蔡京兄弟在京城都已经说好,正月初三会到我家为我祝福生日的。谁知临走之前,因为老宰相病得厉害,还有我前不久由中书舍人提拔为鸿胪卿时,特地给皇帝推举他们兄弟俩接任我的中书舍人(主管国家机要的秘书长)职位。他俩现在重任在肩,老宰相病又需要他们轮流照顾,所以特地给我再三说明此事,我也支持这样做。你们千万别误会了他们兄弟,他们平日里对我确实蛮尊重的。”

      陈睦这么一说,才把大家劝住了。不过,由刚才大家从大厅所挂书画引起话题,陈睦大受启发——干脆顺势而为,直白向同僚请求,后天初三“做寿”的时候,一般的亲戚朋友就简单备有一些农村象征性的线面、花粉、炮烛之外,我们这些同僚无不是精通书画的高手,就以其最拿手的书画来增光添彩如何?这么一来,又博得满堂喝彩!

      正因为,此次参加初三“做寿”关乎地方移风易俗大事的,都是当时仙游具有的特殊地位与高智商的一流名人所策划和实施的,所以,初三“做寿”这天,格外隆重热烈。其锣鼓喧天、鞭炮齐鸣、木偶优伶对台演出、十音八乐吹拉弹唱,自是热闹非凡。单单在那些进士出身的达官同僚,除了初一到场的以外,凡是回家探亲的无一不按照通知要求,都带来各自创作的书画中堂前来拜祝。从此以后,初三“做寿”送书画中堂祝贺也成为仙游传统一大礼俗。

      于是,从此以后,果然代代无不争先效法之。久而久之,便相沿成俗,形成了这么一个与众不同的“做寿”民俗——即凡是五十虚岁的那年春节初三开始,就可以坐大厅上面“吃龟”——接受亲戚朋友给你的“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美好祝福!正因为其有别于莆田的五十虚岁以后逢十“拜寿”,和全国约定俗成的 “生日”“周岁诞辰”“祝寿”,所以就故意用“做寿”二字以区别于人家正儿八经的那个约定俗成传统做法。自此以后,凡再遇年龄满“十”那一年,不管是哪月哪日出生的,“做寿”的“最正宗”日子,一般都定在当年的正月初三举行,有特殊原因应付不过来的,也可以变通为整个正月。所以,整个正月,简直就是个仙游人的狂欢节。如此春节初三“做寿”的民俗,无疑构成了仙游城乡民间一道独特的靓丽风景线。而只有一个特例的是,在与仙游交接的莆田华亭镇部分也有春节初三“做寿”的习惯,据说那也是当年陈睦榜眼的妹夫:莆田人黄訚——遇公长子,与其陈睦榜眼的堂妹夫、陈说之的女婿、时官任宁海军长史之姻缘际会,顺理成章地相互影响之故所致。

      尽管仙游人的初三“做寿”礼俗,流传到现在已经近千年了,仙游人还是代复一代地沿袭其传统做法。(续完) (陈德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